新兵文集 眼不容沙指不停 周久耕事件:农耕民族最大之不幸

退役新兵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68.html


周久耕事件:农耕民族最大之不幸

声明一点,对此事件的评论可能有些“小题大做”,可除小题大做之外,已无其他的对待方法了。我国经济建设的成就离不开我党的领导,当人民开始进入网络化时代的同时,注定了一些关于我党的负面新闻会被无以复加的夸大。究竟是属于个别现象,还是集体现象,已经变的不在重要,重要的是从多起关于我党干部的负面新闻当中,能够看出群众的积怨。这种积怨由来已久,但似乎却没有一个宣泄的渠道。一时间,网络成为了厕所,人们不单是在宣泄,甚至是在排便。我们重视言论自由,同时我们更提倡健康的言论。

在疏解干群关系时,我党设立了群众接待日,通过群众与干部面对面的交流,来解决问题,消除抱怨心理。疏解干群关系谈何容易,仅凭如此狭小的疏通渠道,显然有些求不应供。扩大政府机构与构成国家的个体之间的接触面积是困扰任何国家的难题。这个难题,我们不应当一味去追究政府的所需承担的责任,我们本身就负有很大的责任。

中国的封建思想潜移默化的传播,认为政府机构就是衙门,从而敬而远之。有些事情不通过政府解决,更希望寻找彼此的中间人化解。如此一来,政府无法触摸到细节事务,经过长时期的累积,形成了明显的裂痕。而化解问题的中间人,也逐渐的演变成为黑社会性质团伙,他们扮演者中间人的角色,为了延续,单方面形成了行贿的征兆。如今的人们只注意到问题的存在,又因问题难以彻底解决,而抱有偏见去看形成问题的起因。经常挂在口头的爱党、爱国。爱人民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任何一个环节产生反作用力都会切实影响到自身的。

对于周久耕事件,由于材料的真实性欠考证,加之有价信息少之又少,只能是暂定为农耕民族最大之不幸。

一.名字及出生年份

久耕二字,意义颇深,中国的农业模式是精耕细作,粗略的说一下。所谓精耕细作就是在人类无法战胜自然的时候,遵循自然规律种植农作物。其实从我们与西方人价值观的不同就能得知,我们追求的是利益长久化,即认为最大的利益是可以在可以预测的未来分批实现的;西方人的价值观是利益最大化,对于未来的利益,就是单纯的透支。因为只是单纯的透支,所以西方人破坏自然环境的程度是惊人的。

如果没有精耕细作,就没有中国人口从古至今一直是人口第一大国的称号。中国农业有许多第一:第一个进入三餐制的民族,第一个因地制宜的民族(北麦南稻)等。简单的关系,人口数量随粮食产量增长而增加,同样是农耕民族,西方因为粮食产量较低,所以人口没有上来,诚然有欧洲曾经是流行性疾病肆虐的重灾区。同样是农耕民族,朝鲜、日本就脱离了因地制宜是农业术语。日本兴修水利,尽量增加稻田面积,以增加粮食产量。朝鲜农业需要说吗?北方自给都不够,而南方则是靠巨额的政府补贴支撑,当遭遇农业大国的农产品之时,没有丝毫的竞争力。整日夸谈民族保守主义的两方,在这个时候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回到周久耕事件中,他出生与三年自然灾害的六零年。所以,自他出生之日起,就对被烙上了物质贫乏的阴影,而又因为出生所在地江宁为富庶地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历史上,江宁地区是有特别政府机构的,清朝的江宁织造府就是代表。不能绝对的说内心受物质两重天的冲激就一定会形成对奢侈品的追求,但可以肯定一点,周久耕所表现出的几张照片属于如此。无论其真假与否,还是经常或频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奢侈品有一种追求。

农耕民族对奢侈品是有追求的,金银首饰、玉器饰物等,但是农耕民族不追求奢侈品,农耕民族的特征是勤俭,中国历史上兴盛的攀比风大多是胡人乱华时期。称此事件为农耕民族之不幸,是从多角度得出的。不坚守勤俭,反而追求奢侈品,是从其从出生的大背景得出的结论,若从名字角度衡量,亦为如此。中国农业最大的危机就是改朝换代,田地因为改朝换代而变更,因为战乱而毁坏,治军从严的将领都对践踏庄稼的士兵处以极刑,就是为了维护人民利益,或者仅是简单的为自身赢得民心。久耕二字,看似是说耕种周期,实际上是指江山社稷,重点在于中国的土地所有制。只有以江山社稷稳定为假设前提,才能实现土地所有权的正常延续。纵观历史,多少强大的帝国是毁于奢侈品之风?

二.事件折射下的烟、药二农

古语有云:“民以食为天”,此话一语道破了中国农作物主要以粮食为主,借以甄别于西方人种植水果。至于美国的农作物,则是属于欧洲与美洲的结合。农民的分类依照收入分为:富农、中农、贫农(最末为下农)。依照种植物的不同为:茶农、果农、药农、棉农、烟农等。

隐约的从周久耕事件中抽的高档香烟,能够反应出中国部分农民的境况。

中国的烟农分为两种,一个是种植鸦片的大烟农,解放后已改种其他作物。一个就是至今尚存的种植烟丝的农民。中国烟农一律是欠发达地区的农民,而又因所居住环境不适于种植粮食作物,故而种植烟草这类经济作物。产烟大省云南就是如此,或者说,靠烟丝及其一条龙的配套产销网络长久以来是云南的支柱产业。据资料显示,我国烟农接近一亿人,一个可怕的数字。种植烟草,是改变经济状况的有效手段,可随着“入世”之后,经济条件更差的国家,利用价格与质量的双重优势,抢占了中国市场。对于外交而言,烟草是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命脉,能够控制的话,就能确立第三世界的绝对发言权,在掌握大比例的国民收入后,就可以改组该国的经济模式,从而为本国经济敞开门户。这不是干涉他国内政,而是双赢。世界烟民有十一亿,而中国就占三分之一,这个市场份额不可说不大。

对于周久耕所抽的高档香烟,烟丝的产地并不重要。即便是我国的,也不会直接增加烟农的所得。若是他国的,就更没有必要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难道能把这说成是为支援第三世界国家经济建设做贡献吗?世界上政客抽烟最为集中的国家是中国与日本,因为烟能够集中注意力,而恰恰两国又偏爱长时间的会议,可问题在于,周久耕能和老一代革命家相比吗?老一代革命家抽烟,是因为抽烟能够耐饿,以及在巨大的压力下缓解忧虑。如果仅是靠吸烟来集中注意力,只能说其意志可操控神经能力较差,通俗的说就是意志薄弱。

吸烟可以引起多种疾病,最大的损害就是使人脾气暴躁,不禁产生个疑问,长此以往,干群关系可怎么解决?简单粗暴,难道没有因吸烟引起的成分吗?当吸引对身体造成伤害的时候,最普遍的就咳嗽。既然咳嗽,那就吃点止咳药吧!反正都到这个级别了,享受公费医疗也是理所应当的。罗列一下中西药的特点:西药的特点,依托工业革命成就,主要为化工业,特点为疗效快,费用高。中药的特点,主体是种植业,重在根治,费用较低。

周久耕的选择会是什么?是中药吗?那中国的公费医疗费用就可以节省一多半了,可财政预算也没见什么太大变动。我的观点是西药,因为周久耕不会服用重要,中药需要煎服,需要时间等待,可他在家时间都不一定能够等要熬好了。看他的体型就知道应酬较多,应酬时间占用了喝药时间(含熬药与入口的时间差)。这样一来,药农因种植面积(均产量)相对固定,却又难以增加市场,导致收入持平,在通货膨胀中,收入持平就是利益受损。不振兴本国农业,却在起着反作用力,称之为农耕民族不幸,也无可厚非。

不幸的横纵两方向

从不同的角度,能够得到不同的不幸。如,周久耕为房产局局长,但是却成为房产商代言人,却没有流露出半点对房产商雇佣农民工的怜悯之情。试问,若是房产商不低价抛售,如何能够把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漏洞补上?汇总不同的不幸,只是不幸的横向面积得到增加,并无法引向层次。

一个农耕民族,最大的幸事就是信奉共产主义的政党执政。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正是靠着苏联时期遗留下利农发展的政策而恢复元气。粮食对于外交是一把宝剑,在中国周边,美国粮食援助朝鲜,向日本出售大豆,往前追忆,最大的农耕民族居然需要美援大米,一种极大的嘲讽。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告别了贫穷积弱,带领人民脱离了贫困线。对世界上最大的农耕民族而言,中国共产党主政是最大的幸事,而最大的不幸自然是出现害群之马。

最大不幸是在最大幸事的前提下发生的。周久耕事件不应当以经济问题来看待,如果永远只是拿最低要求来羁縻干部,迟早会出事。防患于未然就要把警戒线推前,在思想领域提高认识。一个比较绕口但是异于理解的语句,不幸是建立在幸福的基础上,如果没有特别的幸福,就没有特别的不幸,两者是相互依存的,只有当遭遇到不幸的之后,才会倍加珍惜这份未曾间断的幸福。

退役新兵

2008.12.20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