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两个日本鬼子为什么会和新四军葬在一起?

东篱居士 收藏 3 822



——这个故事还得从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说起……

战斗发生在1943年3月18日。


[size=16]日军在苏北进行的新一波“梳篦式大扫荡”已持续一个多月,参加战斗的4连属于新四军第3师7旅19团2营,第3师正在苏北抗日根据地进行着游击战争。这一天,19团和苏北根据地淮海军分区、淮海地委行署机关都在淮阴北面六塘河一带驻守,2营的驻地叫刘老庄,距离六塘河一小时路程。


边走边吃边战斗

拂晓时分,枪声打响了,“只听见‘唧’一声响,树上的哨兵被敌人打下来了,那时候我们正在吃饭呢,”当时4连的兄弟连3连的连长霍继光回忆,“我们营长看形势不对,要战士们想办法突围。”于是,3连的战士们盛起饭,边走边吃边战斗,4连共82名战士留下掩护。

19团的前身是北伐时期的叶挺独立团,被称为“铁军”,4连是从地方武装发展起来的一支部队,配备的武器很精良。北京新四军研究会的朱宏佑对刘老庄战斗做过深入研究,他说,“连里都有重机枪,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而重机枪手就是连长白思才,他是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七七事变”以后改编到115师,参加过平型关战役。现有的材料中只有他的一张画像,还有一句描述——“16岁就参军,牺牲时才20多岁,已成长为一个勇敢、善战、沉着、机智的年轻指挥员”。政治指导员李云鹏是82人中能找到照片的仅有的一人。

3个排长尉庆忠、蒋员连、刘登甫也是参加过长征的老战士。在今淮安市淮阴区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纪念馆,记者看到了一份14人的名单,纪念馆副主任张承明说,其他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而惨烈的战斗,就是由这样一批“无名英雄”打下来的。

血战刘老庄

当时的19团团长胡炳云在一篇《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里写下了战斗的惨烈经过。

3月17日,19团接到陈毅的命令,迅速集结分散的部队,前往泗洪县的山子头,可是命令还没能执行,日军突然出现在刘老庄附近,4连和日军在庄外的“抗日沟”短兵相接了。此时,日军一千余人,而4连在炊事班随大部队撤退后,只剩82人。

3月18日上午9时左右,日军发起第一次冲锋,前进30米便被4连击退。“日军军官川岛看到4连的火力后说,这不是土八路,是一支正规部队。”朱宏佑告诉记者。

随后,川岛投入10多挺机枪,集中火力向4连阵地扫射。在火力掩护下,日本士兵向4连阵地爬来,距离阵地百米左右时,4连枪榴弹集中打向日军火力点,同时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枪榴弹是新四军军工部门的新产品,4连的枪榴弹压住了日军的火力。日军第二次冲锋失败,但4连的弹药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此时,李云鹏看到阵地前沿几十米内很多日军尸体都带有枪和子弹。他和白思才商量后,召集突击小组去取弹药。一排排长尉庆忠任小组长,在日军的枪林弹雨下,突击小组取回了阵地前沿日军尸体上的弹药,但尉庆忠却不幸阵亡了。

此后日军又有多次进攻,都被打退了,日军改变战术,集中所有的山炮、九二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向4连阵地轰击。一时弹如雨下,烟尘滚滚。

炮击中,白思才被弹片炸伤,左手失去活动能力,昏迷了过去。苏醒后他挣扎着爬起来,来往于壕沟内,鼓舞士气、安慰伤员、指挥战斗。

李云鹏也负了伤,他找到白思才,把自己在炮火中写的报告给白看,白在上面签了字。报告中叙述了战斗情况,并要求批准他们在火线上接纳的新党员。连部通信员在火线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在党最需要的时候,我将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党和人民,绝不给我们党丢脸,绝不给中华民族丢脸!”

天空中已经有了晚霞,白、李清点部队,4连的战士剩下不到一半了,而且有的身负重伤;没有负伤的,也是饥渴难耐体力不支。而抢回的弹药,也快用光了。而作为平原作战新四军最好的掩护,纵横交错的交通沟——“抗日沟”,在这里又有一段没挖通,撤退已经不可能了,于是白思才下命令,把余下的子弹,集中给重机枪使用,轻机枪全部拆散,步枪也拿下枪栓,装上刺刀,准备肉搏战。机密文件和报刊也全部销毁。

日军围上来了,一点一点接近4连阵地。重机枪一阵扫射,日军倒下一部分。不久,4连子弹用光了,日军重新冲上来,肉搏战也开始了,因为寡不敌众,剩下的战士全部阵亡。

烈士精神常青

战斗过后,待日寇刚刚撤走,霍继光的连队又回到了刘老庄。阵地上,硝烟还没散尽,四处散着被砸坏的枪,3连战士们,和当时我淮阴县张集区区长周文科带领的乡亲们,趁着春夜的黑幕,含着热泪收殓了烈士忠骸,挖了一个大坑,把烈士集体安葬在了一起。堆起一座3丈高的坟茔。在掩埋烈士遗体时,坑内血水不时从泥土下渗出。实际上,在收殓过程中,很多战士是和日本人抱在一起死的,最后我们收葬的有84具尸体,有两具实在和日本人分不开了,就一起下葬。同时人们还意外地发现了一位幸存的战士,马上把他抬到卫生所医治,他的身上,有两三处弹眼,十几处刺刀的伤痕,右臂也被炸断了,他断断续续地把战斗的一些零星片段讲述了出来,第二天拂晓,他也去世了。

是役,日军被击毙170多人,伤300多人。

抗日战争胜利后,苏皖边区政府又用砖石砌成陵墓,在墓碑上刻着:“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四连八十二烈士公墓。”此外,还设有一些纪念性建筑。1946年9月,苏皖边区政府北撤山东后不久,82烈士墓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破坏。

淮阴解放后,人民政府于1955年拨专款重修了烈士公墓并兴建了烈士陵园。陵园占地80亩。坐北朝南的拱形大门楼上,横书大字“八十二烈士陵园”,门两旁镌刻着当年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题写的挽联:

由陕北到苏北,敌后英名传八路;

从拂晓到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

凌园中轴线偏北有壮志亭,八角飞檐,内置李一氓撰写的“八十二烈士墓碑记”,行文流畅,饱含激情,热烈歌颂了烈士们视死如归、杀敌报国的大无畏精神。

中轴线左边是烈士纪念馆。陈列着烈士的生平事迹,烈士遗像、遗物,当年我方报刊所载有关刘老庄战斗的资料等。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各级政府、各单位以及个人送的挽联、诗词。其中朱德总司令、陈毅元帅有关刘老庄战斗的文章节录,分外引人注目。

高大雄伟的烈士纪念塔,是陵园建筑的主体。塔身呈“主”字形,正面是李一氓亲笔书写的“淮阴八十二烈士墓”,左侧是三师师长黄克诚的题词:“八十二烈士殉国纪念。英勇战斗,壮烈牺牲;军人模范,民族光荣。”右侧是副师长张爱萍的题词:“八十二烈士抗敌三千,以少胜众,美名万古传。”

纪念塔前一对石狮端坐守护,平台四周有朱红栏杆,前来瞻仰的人可拾级而上。陵园内还栽有82棵青翠挺拔的苍松,横竖成行,排列有序。每逢清明或烈士忌日,棵棵松树上挂满了扫墓群众献上的白花。82烈士的英雄事迹,还被拍成电影、编成电视剧搬上荧幕、荧屏;被编成故事,搬上舞台,写成诗歌,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当地村民传说,每到阴雨天,还能隐约听到四连的军号声、出操声。


民族英雄,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

——陈毅

我军指战员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

——朱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两名参观者在烈士纪念馆内参观烈士塑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2烈士纪念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