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疆风雨]中越两军前沿步兵的生死对峙

剑客888 收藏 39 21903
导读: 被越军炮火摧毁的2号地下隐蔽部高约一米半,面积约有五、六个平方左右,上方用波纹钢、防水塑料膜、泥土、原松木和沙袋备复,厚达三米,四角用通心毛竹设置了四个通气孔,抗击85一下口径的炮火不成问题。平时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战士们都要点着蜡烛生活在这样的狭小地下工事中。 我二团二营四连坚守的53号阵地,处在老山主峰左侧二十多米远的小山包上,高地斜坡下方修筑有一条通往南嘎和1072阵地方向的堑壕,阵地的对面就是“松毛岭”阵地。越军部署在小青山的炮兵所发射的炮弹,都是越过“松毛岭”阵地后直接落到53号阵地。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1985年12月中旬以后,越军对我方步兵前沿阵地的炮击活动比过去明显减少了许多。但是,他们一反常态竟动用大口径火炮不时向我前沿步兵阵地实施射击挑衅,其火炮的命中率比以往也有了很大提高,这与以前越军因弹药匮乏和恐惧我军的快速炮火反应速度一般是不敢使用暴露其重炮群阵地位置地情况有所不同,从作战风格上来看越军已更换了当面作战部队,战斗作风比较硬朗。越军炮兵火力密度和反应速度虽不及我军,但其火炮射击精确度的准确性也不可小视,毕竟是一个打了二十几年仗的国家,其作战部队自然有他一定的特点和长处。

例如在我军接防不久的一个上午,也许是越军纵深炮兵进行试射或是打冷炮,越军发射的一枚152口径炮弹落在我军二团二营四连坚守的53号阵地2号哨位一个地下隐蔽工事附近,这个备复近三米厚的地下隐蔽工事竟被震垮塌方,这个工事里住着配属该连作战的炮班人员。强烈的爆破力已使支撑的波纹钢扭曲变形,泥土沙石掩埋了垮塌的工事,藏身其中的战士只能在不大的低矮空间等待救援。遭到炮击的战士们被震得两耳“嗡.嗡”鸣响,残留的狭小空间里弥漫着呛人的硝烟,有害气体刺激的战士们眼泪鼻涕流个不住。缺氧和有害气体已威胁着置身在漆黑地下工事中的战士,他们已感到死神正向他们身边走来。四连指挥员听到炮班工事被摧毁,立即组织阵地人员抢救被压在下面的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越军炮火摧毁的2号地下隐蔽部高约一米半,面积约有五、六个平方左右,上方用波纹钢、防水塑料膜、泥土、原松木和沙袋备复,厚达三米,四角用通心毛竹设置了四个通气孔,抗击85一下口径的炮火不成问题。平时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战士们都要点着蜡烛生活在这样的狭小地下工事中。

我二团二营四连坚守的53号阵地,处在老山主峰左侧二十多米远的小山包上,高地斜坡下方修筑有一条通往南嘎和1072阵地方向的堑壕,阵地的对面就是“松毛岭”阵地。越军部署在小青山的炮兵所发射的炮弹,都是越过“松毛岭”阵地后直接落到53号阵地。

四连阵地上驻有三个步兵班的防御兵力,设有两个机枪阵地并加强二炮连八班一门82无后座力炮。战士们在白天没有战斗时大都在工事里休息,每到夜幕降临战士们才进入阵地射击位置,以火力监视山垭沟一带的越军活动。山垭沟有一条中越边民砍柴和打猎形成的羊肠小道,自我军收复老山之后这条已被杂草和荆棘掩盖小道便没人走动,越军特工则时常利用这条小路对我实施偷袭渗透。六月初的一个傍晚,一名高机连军工到53号阵地送物资时曾遭到越军一发冷炮袭击,人当即被炸得无影无踪。因此可见这个阵地的危险性有多大,53号阵地被四连战士戏称为“天堂的入口”。

战士董洪礼双腿被炸塌的波纹钢压在下面,在他阵阵痛苦的呻吟声中,军裤已被鲜血浸透。炮班被压在地上的战士们吃力地移开倒塌的原干,小心翼翼地搬出小董被压的双腿。从小董痛苦的声音中可判断他的腿骨断了。战们给他扎上止血带,用急救包为他进行简单包扎尽量减少创口流血,以避免因失血过多而危及生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来抢救2号工事被埋人员的四连干部战士不顾遭炮击的危险,搬开覆盖在掩体工事顶部的沙袋和原木,争分夺秒地清理淤塞空间。抢救人员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被压在下面的战士们看到从挤压堵塞的掩体出口透进了微弱光亮和新鲜空气,他们连忙敲打波纹钢告诉外面的人他们还活着。在四连指战员的全力营救下,炮班战士们终于从死神手中脱险。只有那名被压伤双腿的战士小董伤势较严重,由于处理得当也无生命危险,可以说该班在越军的精确射击里死里逃生。

595团经过半年多的战斗锻炼,现在面临的情况早已不同于刚上阵地时的心中无底。自我军405拔点战斗结束后,十二月下旬的前沿阵地较过去来说平静了很多,不仅双方没有发生频繁激烈地战斗,而且在昼夜间越军对我偷袭情况也很少出现。处在全团最前沿的166及其西侧无名高地也只不过只出现过五次越军偷袭行动,有三两个越军偷爬到到我方阵地附近投掷几枚手雷后就迅速逃走。我军对于当面阵地活动的越军,则发挥迫击炮和12•7高射机枪的作用,不时对当面暴露在工事外的越军发起猛烈火力突袭,在心理上对越军产生威慑作用。这天,有5名越军军工人员正往对面的167阵地运送作战物资,被我三营七连发现后,立即以60炮对其实施炮击当场炸死炸伤3人。

同样,越军也已这种方式对我进行火力袭击和报复。越军仅在12月18日一天,对我三营阵地进行时断时续地炮击,前后共发射炮弹235发,在我严密防护下全营人员无伤亡。从中越两军步兵的对峙中可以看出,两军都在进行心理上的短兵较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于我47军接防部队到前沿看阵地,我军阵地上到处传说着要换防的马路消息,还有鼻子有眼地说是那拉阵地以西597团所防御的阵地已经开始换防了。

受换防消息的影响阵地上战士们的思想浮动,对敌防炮警惕性也有所放松,前沿各分队在越军冷炮射击中受炮伤人数有上升趋势。因此,军师各级分别召开了阵地管理工作会议,要求各单位加强阵地管理,强调解决如下存在问题:一是干部战士麻痹轻敌思想较突出,阵地流动人员较多;二是个别阵地和哨位的阵地管理较乱,阵地人员自由散漫;三是落实各项规章制度不严,进出阵地不带钢盔,私自窜哨位和阵地现象严重,无谓增加了阵地人员伤亡。要求各级干部骨干加强领导责任心,严格落实各项阵地管理规定,对防炮击工作要做到常抓、常讲、常检查、常督促,克服麻痹轻敌思想。所有一线作战人员上下阵地要严格控制,未经连首长批准同意,严禁私自下阵地,未经排长同意严禁在在阵地表面自由活动,凡不戴钢盔和未携带止血带者,严禁出工事掩体;阵地人员严禁出洞晒太阳和扎堆活动。在越军炮击时,除留少数人员隐蔽观察,其余人员都要进入隐蔽工事防炮。抓紧备复修筑工事,增大隐蔽工事的抗炮击强度。

199师当面越军866团在夜间偷袭不能得手的情况下,也仿照学习我军所常用的白天突袭进攻战术对我实施突袭。12月18日下午13时,越军866团出动了一个排的兵力,对我598团坚守的662.6高地方向100号阵地实施偷袭行动。狡猾地越军无声无响的已爬进我军战壕内,幸被我前沿值班人员及早发现,经过一个小时的短兵相接激战,将偷袭之敌逐出。当晚,不甘失败的越军又出动一个连的兵力分多路向我405高地进攻,还有一个排的越军迂回到左6号及145阵地之间,企图对我进行前后夹击,但在我598团的猛烈火力打击下其战术企图均未得逞。

当晚18点30分左右,我595团三营发现对面越军阵地有人员活动,立即抓住战机以82迫击炮六门对越军167阵地活动之敌行4发急促射,越军被炸得人仰马翻。22时,我军通过电台侦听到当面越军上报:“B6地区(越军167阵地一带编号为B6地区)在中国军队炮击中伤亡10多人。”我595团三营当面之敌为越军866团三营第九连和十二连,分别部署在在167、164、166、227、无名1至3号地区防御;其右翼为越军866团二营,越军以两个营的兵力担任那拉地区清水河西北地区的防御任务。随后,越军炮火对我前沿阵地实施报复射击。在越军猛烈炮击中三营八连坚守的166阵地2号哨位被越军炮火摧毁,工事里共三名战士其中有两人身负炮伤。战士韩继强身受重伤后被送下阵地急救,另一名叫李华的战士所戴钢盔被弹片击透,其头部受了轻伤。这两名战士可以说是摸了一下阎王爷的鼻子后,侥幸拣回了两条性命。从越军这次炮火反应来看 他们的发射水平也不低,我军的防炮工事还有待加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几天,在越军167和166阵地无名高地一带,常有两门游动的六零迫击炮频繁活动。越军这两个炮班常在夜幕地掩护下出来活动,冷不丁地打上几炮就溜进洞里隐蔽起来,对我前沿阵地构成了较大威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三营炮兵连根据越军小炮的炮击活动规律,以两门82迫击炮对其在167和166无名高地经常进行射击的位置实施标定,采用计划诸元射击等待两个狡猾越军炮班的出现。我炮连采用单炮单发射击方法,每隔10到15分钟打一发炮弹,让越军误以为摸到我炮射击规律后,待其出洞后聚而歼之。19日清晨,已受领下一步出击拔点作战任务的二营四连一行十多人,分批到三营八连坚守的168阵地看地形时被越军发现。越军60炮不顾被打掉的危险拼命向我168阵地实施炮击,四连有两人在八连机枪哨位附近被越军发射的60炮弹炸伤。

对于越军866团的炮火袭击我595团淡然不能让越军比下去,他们加强了对越军阵地的监视,伺机給越军来壶麻辣烫。当晚三营观察哨发现越军坚守的166阵地上有六七个人在外面活动,我八连用12•7高射机枪对其进行突然扫射。在高射机枪狂风扫落叶般的射击中越军被我高机打伤两人,这当中有一人是被抢救人员架着拖下去的,另有一名越军看样受伤不太重自己逃回了工事内。在166无名高地也发现了越军活动情况一次,我六零迫击炮班立即对其实施炮击。神威小炮首发命中当场击毙越军一名。另在越军167阵地方向发现有越军军工队一行五人到167阵地和164阵地西北无名高地运送物资,我六零炮班迅即对其进行射击,在爆烟中有两名越军应声栽倒毙命。随后,越军又派出数名军工队员前来拉运尸体和受伤人员,我三营迫击炮火再次对其实施火力打击,我军在越军167阵地方向共击毙越军十二人。三营观察哨可清晰地看到越军由166阵地派出八名士兵扛着四副担架小心翼翼地到167阵地,另从无名高地也派出了三副担架到167阵地,一共抬着和拖走九名死伤人员,另有两名受伤越军自己爬往无名高地,仅在一晚上,我三营就取得了歼敌十五名的优异战果,还摧毁了越军位于164阵地西侧无名高地哨位一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越两军那拉方向阵地示意图

这对于越军和我军处于前沿阵地上的士兵来说,冷枪冷炮的狙杀比大规模的攻防战还可怕,你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活鲜的生命在瞬间消失,这种心理打击对双方来说都是致命的。中越两军步兵在前沿阵地上对峙,不仅体现在白天和夜间的火力狙杀。无计可施的越军还常制造一些虚假地电台通话来迷惑我军,企图以假乱真制造紧张空气。这天,我军机侦人员在晚上23点43分侦听到越军炮兵向越军前指报告,越军168炮兵旅和150炮兵团要进行试射,并同时对我军阵地进行全面炮击。23点50分,595团当面之敌越军866团3营又通过电台报告:我营明天有事,要求凌晨1时后全时开机等待。至凌晨零时,越军前指又要求其炮4团全时开机做好战斗准备。如此真真假假,往来反复不断。

越军的一系列电台作战通话其实是一种心理作战手段,他们利用虚假作战通话来进行信息蒙蔽,让他们的作战对手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当然,这也不能排除其有可能对我军实施小规模偷袭作战的可能。有时,越军还会不时地发射几发照明弹和燃烧弹,利用纵放的熊熊山火对我军前沿阵地实施心理恐赫。

前沿步兵间的生死对峙,一是比勇气和心理素质,二是比军事技术和军事实力。机智加勇敢是双方士兵在作战中必不可少地首要条件,而精良地装备和精湛军事技术及战场上的快捷反应速度,往往会将对手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入地狱。可以说天堂和地狱仅在毫厘之间,在前沿的士兵往往会因自身的一个小小失误而带来严重的后果,我们平时所讲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就体现在这里。

辞旧迎新,1986年的元旦就要到了。结束了一个月的前观战斗值班,我和战友们将如何度过这个令人终生难忘的新年呢?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曾经为祖国英勇战斗流血牺牲的人们!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