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花 第八章 出国交流 第八章 出国交流

肖蔚 收藏 4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7.html[/size][/URL] 李浩羽颓然的坐在沙发上,世界不存在了,下一步也许自己就要被起诉了。可是自己什么都没干呀,老天,就算死,你也要让我明白吧!不是吧,难道,难道······不可能,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入侵机密数据库后还留下了自己新编写的恶作剧病毒流感1号呢? “李浩羽同学,吃饭了,”一个“西服墨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7.html


李浩羽颓然的坐在沙发上,世界不存在了,下一步也许自己就要被起诉了。可是自己什么都没干呀,老天,就算死,你也要让我明白吧!不是吧,难道,难道······不可能,他们怎么会知道我入侵机密数据库后还留下了自己新编写的恶作剧病毒流感1号呢?


“李浩羽同学,吃饭了,”一个“西服墨镜”走了进来,“你吃什么,我们给你带来!”


“不饿!”浩羽很干脆,只是那游离的眼神出卖了她。不饿?怎么可能?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不吃少吃为妙,谁知道茶饭里会不会多出点什么!


“真的不饿?”“西服墨镜”很认真的看了看她,“那就不送了,再见!”


“西服墨镜”又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那个女生。“西服墨镜”进了监控室,那里传来爆笑声。


“头儿,这丫头真可爱!”那“西服墨镜”正对着一个壮年男子,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是赵主任,那人接着说:“她不想想如果我们想知道点什么不吃不喝有用吗?”


“呵呵,是很可爱!”赵主任不笑了,他很严肃的说:“可是这样更危险,好好查查她那两台手提电脑,看看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没有!里面除了一些学习资料就是公司的材料,是很正派的一个女孩”电脑桌前的一个下属便敲着电脑边说:“咦?头儿,这里有一个文件夹,她设了很复杂的密码!很难解开!”


“一定要解开,不行的话就向总部求救或者向中科院求救,我就不信真的打不开!”


房间里只剩下了键盘的敲击声和鼠标的点击声,赵主任在那里来回的走着,很是着急。美国的机密数据库被黑客入侵还被植入了很难清除和破解的病毒,美方的军方、政府和各大科研所的电脑无一幸免,美方向有关国家求助,他们认为是辩论赛的参赛者做的,要求相关国家协助调查 。中央高层高度重视,一定要严查到底,避免此类事件发生在国内!在上飞机前,参赛队员子恒通过自己的父亲要国内注意这个女孩的举动,于是自己假扮国家的有关人员和她接触,可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呀。如果她是那个黑客倒是好了,可以好好利用了。


“头儿,解开了,她并没有把密码设成对外攻击性的。”操作员长出了一口气很是不解的说:“你看这里面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呀,她干嘛设的这样严密?这些文章都是来自铁血网,那个爱国网站,这些文章也没什么可收藏性啊。”


“好好查查这篇《论新型信息系统在未来战争的应用》这篇文章!”说着用手指着那篇文章,“我要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他应该是一名职业军人,可是为什么这样的文章要发在这里?”


“头儿,我觉得是她自己写的!”那个“西服墨镜”毫不退缩的直视着赵主任,对着那电脑指指点点,“你看这篇,还有这篇,我觉得她更像是怀才不遇!”


“说下去!”赵主任很感兴趣。


“你想啊,这样的文章只能发到内部的刊物上,可是她没有军人身份,不可能发!发到普通的刊物上根本没有作用,还可能被敌特利用!她不是傻子!”


“也许吧,那她就不简单啊!恩?打开那个图标!”说着他指了指一个很小很小的图标,那个图标小到了被人忽略的地步。“快点打开!也许会有新的发现的!”


“《黑客计划书》什么玩意儿啊,‘先攻M国,再战R国’怎么和‘大陆计划’这样像呢?!”


“不知道!头儿,我们可以向美方交差了!”操作员好容易忍住笑才接着说,“就说不知道,中国队员中没有电脑高手!”


“想笑就笑吧,憋着难受!哈哈···”赵主任也忍不住了,“流感病毒1号,哈哈,终于知道入侵那美国机密数据库的是什么了!我很想知道那新1号病毒是什么样的!”


“哈哈,要不是首长的儿子报告说她行为可疑,我们才不会注意她!”操作员不笑了,很认真的说:“我们是不是该给她自由了?我们的疑惑已经解开了,这个案子也该结了。不管她是不是黑客,只要她没有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就行!”


“给她自由,还要好好安慰一下!不过你们几个还是去HB医科大一下吧,把她的户口和档案提来,对她的身份资料进行加密!”


“哈哈~~~好,我马上去办,就让我们的美国同行好好查去吧!”操作员走到了门口有回过身来,他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还要问,于是便向自己的上司询问:“头儿,这案子要上报吧?!”


“恩!”


“头儿,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些补偿?!”


“恩!”


“头儿,最近是不是有一个‘当代大学生国际学术交流活动’?”


“恩!”


“你打报告让她去吧!”


“恩!”


“头儿,你是不是对她动心了?想把她拉近咱们的阵营?”


“恩!~~~~恩?你小子说什么呢,什么叫动心?!!”赵主任佯怒,“其实把她招进来也不错,起码电子战上可以用得到!就看看她写的病毒吧,高针对性的传染、高偷盗信息的能力,可是为什么对文件的破坏性一般呢?”


“好像这样不容易被发现!你看病毒里还有双机程控装置,真的很像流感呀,看来有美方忙的了!不知道新1号会是什么样子呢!”


“呵呵,还不快去?!我们的小朋友正哭呢!看看!”赵主任指着监控屏说,“小张和小刘还真不知道怜香惜玉,也不知道进去哄哄!”


“就是,就是,头儿,您可得好好批批他们!”


“还不快去!?你要好好哄!以后还要让她给我们干活呢!”


“是!可是我觉得我们不用将她入编,一句话她肯定会帮忙!”


“我也相信!即使她不愿意,瑞轩的老总也会让她干的!”


“头儿,瑞轩的老总是您的战友吧!?”


“恩,十几年了!”赵主任陷入了回忆之中,脸上不时的浮现起笑容,那个工作人员很失去的走了。


一个月之后,李浩羽作为中国的十二个队员之一为赴美交流做着准备。因为每一个队员都必须申报一个课题,她申报的是“金银花在传染病领域的应用”,很大的一个课题。她需要去科研楼做实验,于是在每一个晚上她都会穿上白大衣,戴上口罩和手套,全副武装起来。


夜色深沉,很静很静,风很轻,很轻,从风中她闻到了丰收的气息。又是一年丰收时,可是自己收获了什么?好像什么都没有!这样想着,她走进了406室继续她的实验。科研楼又多了一盏熬夜的灯,也许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她做得很认真,很认真,因为她是医学生,医学很神圣,也很神秘。医生是连接生死的使者,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未来的生命负责;医生与患者之间是托付生命的信任,这种信任与战友情真的很像,虽然不能共赴死亡,但有着并肩作战的经历。而作为医生必须对得起这一切!面前是酒精灯,那火苗一闪一闪的,带着幽蓝的光芒,很是诡异,就像是一个不安的灵魂。医学院校的一大特色就是有很多的尸体,看着那酒精灯,又想着医学院的传说,李浩羽真的有些怕了。


“啪”的一声让已经很紧张的她几乎灵魂出窍,于是她就手抓住了手术刀和解剖剪准备自卫。


“你干什么?要行凶吗?还是看谁不顺眼想报复?”来人进门先是一愣,随即便换了一副强压住笑的神情,但他还是忍住了,来人很是焦急的说,“你看看几点了,还不去睡觉?!你的室友都要报警了!就算后天要交成果也不用这么玩命啊!”


“我没办法啊,我是咱们省唯一的候选人,我必须通过啊!”李浩羽见来人是自己的班主任,便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觉得自己很没劲。这段日子是怎么了?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是不是上次被吓坏了?可是那些日子,他们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呀,那天还是他们送自己回来的呀!是不是自己病了,肝主疏泄,是情志上出了问题?要不要开点中药调理一下呢?


“想什么呢?没有人逼你,量力而为。”张河很是关切,他总觉得这孩子自从北京回来后就有些行为异常,是病了,还是压力太大?“你最近是怎么了?病了吗?要不要让你的中医老师开点药呢?”


“不用了,我没事,只是刚刚被吓到了!”说着她指着那酒精灯说,“你看那酒精灯!”


张河也笑了,笑得很高深莫测,她明白这个小女生刚才想什么了,可是如果真的有鬼魂那手术刀和解剖剪有用吗?


3天后,李浩羽的论文通过评审,她与11名队友赴美交流。只是别人带着开心去的,她是带着忐忑走的。她怕去美国,因为那电脑病毒的风波未过。


“李,你是学中医的?”一个外国的队友很是感兴趣的边翻着她的论文边问,“金银花真的有你写的那些功能?”


“当然,我不骗你!”


“那你为什么不用金银花开发一种新药呢?”


“呵呵,会的,只是不是现在!”


······


另一天,李浩羽和她的一位队友去辛比亚大学交流。辛比亚大学又名辛比亚医学院,是世界著名的医学院校,该大学的毕业证书据说是很有名,可以说从这里毕业就可以去世界好多国家行医而不用参加该国的医师考核。


“李,听说你很优秀!”正在上课的梅里教授注意到了旁听的李浩羽,“那次辩论赛我还记忆犹新啊。”


“谢谢教授!”


“那么李我想知道如此优秀的你为社么会生在中国,而不是台湾或者雪山狮子国?”


“教授,我生在中国,台湾和西藏都是中国的领土,这是常识!”最后一句话她加重了语气,她知道这是教授在找茬,可是自己不能回避。


“哦,这是常识!可为什么这两个地方的制度与内地不一样呢?”


“教授,中国对台湾实行一国两制,对西藏是民族区域自治,但是他们都是中国的领土,这也是常识!”


“那么李3.14事件你怎么解释?这是你们的政府镇压民主运动的事实!”


“3.14事件是别有用心者精心策划的暴力事件,我的祖国已经给出了真相,我想以教授对国际事件的关注度,您不会没有看新闻吧!”


“我看了,可是我看到的新闻就是这样的!”


“教授,对于这一事件谁最有发言权?”


“当事人!”


“当事人中是否包括中国?”


“是!”


“那么,在那些声音中除了政府的声音谁的声音最有可信度?”


“西藏的百姓!”


“好,那么教授,你看到过西藏的历史吗?你听到那些西藏百姓说了什么吗?”


“没有!”


“那么你是道听途说了,那你就没有发言权!”


“那么李,最后一个问题,请你告诉我:今天的中国灾难不断,社会矛盾加剧,各类事件层出不穷,天灾人祸,甚至出现了宿命说,这还是社会主义吗?”


浩羽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太难也太大,关系也太大。她想起了这段时间里各个媒体的报道,她要找一个答案,同时要好好的回赠一下这个教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