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4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三 也许人只有知道了必死的时候,才会把潜藏在心底的勇敢,豪气挥发出来,假如他知道有一线生机,首先想到的是逃命,这也就是项羽破釜沉舟,韩信背水一战都取得了胜利的原因,也就是孙子说的,置之死地而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

也许人只有知道了必死的时候,才会把潜藏在心底的勇敢,豪气挥发出来,假如他知道有一线生机,首先想到的是逃命,这也就是项羽破釜沉舟,韩信背水一战都取得了胜利的原因,也就是孙子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许放的部队,从阵地败退逃散之后,一路上都是像小偷似的,专走没人的地方,根本没有经过战斗就到了这里。而眼下鬼子就像一群饿狼似的横衡在前面,要想生,就得冲过狼群,否则只有死。当许放把眼前严峻的形势讲给了他们听,尤其是杨万才的部队,一路上鄙视他们的态度,激起了他们求生的愿望,和男人的自尊,当时就有不少人表示,愿意进入前锋队,用死来洗刷自身的耻辱,这是许放希望看到的。顿时他的心中充满了愉悦。他明白,一支有了士气的部队,战斗力会平添几倍。只是思想政治工作,到了这会才起作用,他不能不有些遗憾,这样的话,他平时也没少讲,看来都被大风刮走了。许放迅速的把队伍分成了三部分,打前站的,基本上由自愿者组成,他们将面临第一道生死考验。

很快,战斗就打响了。这时的小野,已经早早的离开了指挥部,站在了包围圈外,他要亲自指挥这场战斗,因为他不想让一个运河支队的士兵逃掉。因此,当许放的前锋部队进入伏击圈,他没有下令开枪。在已经不可能消灭肖鹏的情况下,他要获得尽可能大的胜利,给西河的八路军以重创,让肖鹏一时半会喘不过来气。当双方的部队发生了接触,他命令外围的皇协军,略作抵抗就向外撤了,给许放部队造成的印象是他们的突然袭击,守卫部队受不了。就这样,他把许放的整个大队骗进了包围圈,战斗才真正的开始。

一只鲜活的鹿,掉进沸腾的水锅里会是什么样的?此刻的许放和他的士兵就是这种感觉。他们的四周看不见敌人,只能看见数不清的火光,只能听见那水开了似的沸腾声。飞蝗一般的子弹,轰雷一般的爆炸在他们头上,身边环绕,飞舞,它们像一条条贪婪的巨蟒,疯狂的扑向地面上的生灵。转眼间,几十条生命就在它们的吞噬下丧生了,这绝对是人世间最惨烈的屠杀。到了这会,许放知道,他们上当了,陷入了鬼子的重围之中,今天要想脱身,除非出现奇迹。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杨万才的部队没有和他们一起行动,否则的话,他们这两个大队就会全军覆灭。

“队伍散开,不要乱开枪。”这是许放发出的第一道命令,他自己也侧卧在洼地里,眼睛向四面看着。这时他要做的,是首先判断出,哪里的枪声最密,在哪个方向突围比较容易,至于能不能和肖鹏他们会师到在其次了,关键是先要冲出包围圈。虽然鬼子的火力很猛,但是在他们没有发起冲锋之前,机会还是有的。

“队长,我们出不去了。”一个在他身边的班长,发出哭腔说,在不失闪现的火光中,可以看见他满脸泪痕。

“你害怕了,想当俘虏?”许放严厉的吼叫道。

“不!我不能丢祖宗的脸。小鬼子,我和你拼了。”他喊完,像是精神崩溃了似的,一个虎跃跳了起来,奔向了弹雨纷飞的前方。在闪烁的曳光弹中,他那高大的身躯,像树桩似的被砍倒了。许放两眼一闭,痛苦的射出了一发子弹,几乎想和那个战士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去像鬼子证明:我是中国人。但是他立刻清醒了,他的责任不是完成自己的壮举,是把这支部队带出去。“不准乱动,准备好武器,鬼子要冲锋了。”当他喊完这番话,连他自己都会吃惊,为什么会这么冷静,这么无情。

枪声果然不那么密实了,黑黢黢的人影像狼群似的,出现在远处,鬼子的冲锋真的开始了。“把机枪给我。”许放从机枪手手中夺过机枪,眼睛血红的看着前面,眼前战友的尸体,鲜血彻底的激怒了他,他恨不得把自己变成炸药包,投进鬼子的队伍中,和鬼子同归于尽。他身边的战士和他差不多,刚才的恐惧、胆怯,都被战友的牺牲驱赶的干干净净,人人瞪着血红的眼睛,要用鬼子的血,去为死去的战友书写挽联。这就是中华民族,当他们的血液中溶进了对敌人的仇恨,对自己人的热爱,他们是无所畏惧的。

“打!”许放首先射出了子弹,一条条火舌像是夺人魂魄的精灵,飞速的扑向了对面的狼群,它们奔腾着,噬咬着,无所顾忌的抱住一条条恶狼在亲吻,拥抱,把他们送进地狱。刚才的郁闷,悲痛,此刻都化作了复仇之火,几乎没人顾忌到自己的生死,火热的枪口里喷射着愤怒的子弹。进攻的鬼子在这暴风雨般的打击之下,纷纷的栽倒在地,刚才的嚎叫嘶哑了,刚才的疯狂停息了,像是得了瘟病,停止了前进的脚步。中华民族的温良恭俭让只有经过血腥的洗礼才知道,当你面对野兽的时候,以暴易暴才是最高深的学问,最真实的真理。

在许放他们进入包围圈的时候,肖鹏就站在高高的山峰上,他的心早就被那枪弹包围了。虽然他无法看见包围圈里的情景,但是那密如暴雨般的枪声,惊雷般的炮弹爆炸声在告诉肖鹏,他的计划失败了,小野完全猜透了他的意图,将许放他们包围了。这时候的肖鹏是极为痛苦的,眼看着自己的战友进入了绞肉机里而无法相救,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么?是的,他早已准备好了接应部队,可是他敢投入进去么?小野早就为他准备好了陷阱,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就等着他往里跳,他没有权利把仅有的部队也葬送掉。第一个回合他赢了,第二个回合他输了,也许会输得很惨。为什么会那么幼稚,把希望寄托在小野看不出他的目的来?为什么为了等待彭述怀他们突围,就让杨万才的主力部队去和鬼子打阵地战?如果有这一支生力军在,和鬼子还有一拼,不就是彭述怀的干部大么?怕担责任。肖鹏不想自责,现在也不是自责的时候,但是这些念头却挥之不去。他应该想的是如何解救许放他们,这可是多半支运河支队。他烦躁的,习惯性的,手向兜里伸去。一只温柔的手伸到了他的手上,那里是一盒烟。他抬头看看,谭洁也正在看他。她那布满忧郁的眼睛里,还充满了希望,因为她也看出来,许放他们被鬼子包围了。肖鹏心里像是涌进了一股暖流,谭洁对他是信任的,是关注的,说不上为什么,他真的很想拥抱她,难道这是爱情?但这只是一闪念,很快被眼前的困境替代了。山下每一声剧烈的爆炸,都像打在他的心房上,让他的心中颤抖不已。“小野一定在山下设了埋伏,”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谭洁说。“只要是人做的事,就会有漏洞,小野也不会列外。”肖鹏想到这,心弦像是被什么拨动了,眼前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对这开锅似的枪声视而不见了。他举起了望眼镜,身体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了最高峰,从南到北巡视着。一个让他感到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许放突围的方向打得热火朝天,紧挨着的中间地带一切照旧,那里是鬼子的中军大帐,是鬼子屯兵最多的地方。看起来是鬼子训练有素,小野治军有方,但是也可能有另一种解释:鬼子由于兵力不足,设的空城计。根据战场的规律,小野不能只在一边设陷阱,万一运河支队分兵突围呢?这个可能不是没有。他必须想到这一点,做好预防,那就是说,西北方向的兵力没有动,难怪他可以看见流动的人影。两边都有伏兵,也许中间就是空的。肖鹏为自己的发现而热血沸腾。他决定赌一把,单刀直入直取中军。“齐大队长,计划改变,带着你的部队,和我一起,悄悄的在中路下山,直奔小野的司令部。”

“什么?”齐玉昆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不仅重复了一句,同时看看身边的谭洁。

“集合部队,和我一起冲击小野的司令部。”肖鹏说。

“是!”齐玉昆听明白了,虽然他感到差异,不理解,还是转身离去。

“肖鹏,齐队长带队就可以了。”谭洁迅速的理解了肖鹏的用心,虽然感到这是一步险棋,却也不失为高招,只是她不愿意肖鹏去冒险,所以她不同意肖鹏去。

“不,我必须去。”肖鹏坚定的摇摇头,因为他不敢肯定这一步棋会赢,他要根据情况变化而变化,别人去他不放心。

就在肖鹏选定了小野的司令部进行袭击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看中了这块肥肉,他就是杨万才。关于杨万才,有人说他是天字号大傻瓜,也有人说他绝顶聪明,不知道谁的结论正确。反正只要上了战场,他的脑瓜就比一般人好使,走下战场,生活上最简单的事,他也会处理的稀里糊涂。就像这次分兵,他心里的小九九,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并不是想真的分兵,但是也不想当炮灰,因此当许放带着队伍走出去之后,他的部队根本没动,他在等着许放那边的回音,如果那边一切顺利,他会老着脸皮走许放的后路,大不了和许放赔个不是,对肖鹏做个检查,反正对他来说,做检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只是他心里一直在画弧,认为许放他们走的路是凶多吉少,至于原因,他说不上来,也许就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帮过他很多次忙,他相信这种感觉。果然,不成时间,那儿就传来了枪声,开始枪声不密,他还十分沮丧,以为自己的感觉欺骗了自己。后来就听见了密集的炮声,他知道自己的感觉对了。就一个高跳了起来,脑子里转开了个。明摆着,许放他们上当了,掉进了鬼子设的陷阱。他们怎么办?不能走许放他们的路,也不能见死不救,自己的队伍还要脱身。换了一般人,会急得团团转,他不会。他要亲自去外面看看,有没有自己可以走的路。他就带着一个通信员,悄悄的摸出了庄稼地,沿着漆黑的小路往前摸。胆子极大,一直摸到能看见鬼子营寨全貌为止。许放那面打得昏天黑地,他是不用看了。西面也基本安定,只是可以偶尔听见皇协军军官的吆喝声,那声音很低。他觉得奇怪,就往哪个方向走去,但是那里一切照旧,看不出什么动静。他心里暗喜,决定选择那里做突破口。为了怕自己弄错,他没干贸然行事,就和通信员咬咬耳朵,通信员就照计行事了。两个人分开行动,在不同的地点打了几枪。可是驻守那里的皇协军并没有真正的还手,只有哨兵零零星星开了几枪,像是都睡着了。杨万才恍然大悟:那里有鬼子埋伏。因为他太了解皇协军了,这帮胆小鬼,听见枪声还能睡着觉?何况东面一直在打,他们也不敢睡啊!既然没睡觉,对敌人的挑衅置之不理,这不符合皇协军的特性,他们也没有那么高的军事素养。那就是说,有人不让他们开枪,是谁还用问?小野好狠毒,在两边都设下了陷阱,想把他们一网打尽?这个狗娘养的,准是野狗和狐狸杂交后下的,要不怎么这么多心眼,这么狠毒?杨万才在心里骂着,又顺原路返回。两边的路都不能走,就剩下中间了。中间是鬼子的司令部,按理说,应是重兵集结之地,能在那里打开通道么?杨万才抱着试试看的心里,重新返回了中心地带,当他仔细观察之后,不由大喜过望。原来鬼子在和他们玩空城计。那些哨兵游来游去,像是故意给人看的。一共也没有多少鬼子,在外围是皇协军驻守。这帮狗杂种到是精神,枪都提着,机枪也架的老高。当官的一会出来查岗,一会问口令。不用说,这里人不多。也就一个小队的鬼子,一个中队的皇协军。这些人要想挡住杨万才的去路,那也太小瞧杨万才了。他命令通信员立刻回去,通知部队过来。他要在这里来个中心开花,让小野哭都没处哭。

杨万才和肖鹏想到了一块,小野还能有好日子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