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五十九节 洛阳风云(二)

maxian1908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size][/URL] “什么?周坚竟然攻打朝廷命官,而且未经朝廷允许,就将朝廷任命的度辽将军给杀了。”张让一下跳了起来,“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他不知道这是灭门的大罪吗?” “所以他才托我进宫来找常侍大人。”左丰站起来深深一辑,“公孙度之死事小,就怕朝中袁逢、袁隗之流借题发挥,削了他的兵权。”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什么?周坚竟然攻打朝廷命官,而且未经朝廷允许,就将朝廷任命的度辽将军给杀了。”张让一下跳了起来,“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他不知道这是灭门的大罪吗?”

“所以他才托我进宫来找常侍大人。”左丰站起来深深一辑,“公孙度之死事小,就怕朝中袁逢、袁隗之流借题发挥,削了他的兵权。”

“混帐,如此不把朝廷法度放在眼里,削了他的兵权倒是便宜了他,我看要治他灭门之罪。”一抬头,看见左丰脸色不虞,张让连忙笑笑,“咱家说重了,不过治周坚罪恐怕是跑不了的。”

“常侍大人,周坚是我从易县发现的,一直以来对我等宦官倒也很孝顺,每年光进献的财物珍宝我想常侍大人也收了不少吧。”左丰缓缓道,“财物倒是次要,现在何大将军兄弟掌管着司隶的禁军,各地士族则掌握着地方的兵权,唯一能为我们所控制的恐怕就是护乌桓校尉府了,如果失去了周坚的支持,我不难想象以后我们还怎么同何进、袁逢之流叫板。”

“左黄门,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周坚擅杀朝廷命官这事太大了,如果皇上不治他的罪,任他逍遥的话,以后地方官之间互相争伐,他就国将不国,家将不家了,不治周坚的罪,朝廷颜面何在,今后如何约束地方官吏?”张让坐了下来。

“常侍大人,周坚的罪肯定是要治的,就看怎么治罪了,”左丰在张让对面跪坐下来,“如果常侍大人不保护的话,依袁逢等人的意见,恐怕周坚最低也要被削职为民,这样一来,我们辛苦的助力就没有了,那我们拿什么与何进、袁逢之流争斗?”

“这咱家省得。”张让想了想,“所以周坚的罪要治,但不能太重,最起码不能削了他的兵权。”

“我估计若是袁逢之流听到,肯定会借此机会怂恿皇上削了周坚的兵权,这样一来就等于砍了我们在地方上的助力,那样无论是皇太子之争还是以后的朝堂之争,我们都会忌惮三分。”

“那依你之见该怎么办?”

“常侍大人,周坚替大汉开疆拓土,扫灭扶余、高句丽两国,消除大汉数百年的心腹之患,也算是奇功一件,这样大的功劳完全可以抵消他擅杀公孙度之罪。”左丰道。

“我们是这么以为的,可是以袁逢那老家伙的死脑筋,定然死死咬住周坚杀公孙度之事来大做文章。”张让道。

“常侍大人可否到董太后、何皇后那里说说,多谈周坚开疆拓土,少谈擅杀朝廷大臣,这样通过董太后和何皇后给皇上吹吹风,抵消皇上的怒气,我再发动人去说服何进,只要何进与我们站在一边,谅那袁逢这些人也没办法。”

“嗯,这个办法好,值得一试。”张让点点头,“咱家这就去拜会董太后和何皇后。”

“如此甚好。”左丰站了起来,“还请常侍大人早点起身,必须赶在公孙度死讯到达洛阳之前做好工作。”

“好了,咱家省得,”张让站起来将左丰送到门口,“我会让赵忠在皇上面前吹吹风。”

“那我告辞了。”左丰一拱手,离开祈年殿。

是夜,骠骑将军何苗府中

何苗正拿着蜡烛,对着厅堂上几箱珠宝左看右看,黄金闪得耀眼,珍珠大如鸽卵,和田玉摸起来温热温热的……好半天,何苗才欣赏完这几箱珠宝,长身而起,将蜡烛交于身旁的侍女,一转身回到坐秤上,冲着跪坐于下手的黄浩呲牙一笑。

“世阳兄怎么这么客气,这些年蒙世阳兄关照,何某也跟着发了点小财,今天世阳兄送上这么厚重的礼物,是不是有事要托何某办啊。”

“骠骑将军说笑了,黄浩我这几年经商是赚了几个钱,但一下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大手笔啊。”黄浩笑笑,“说实话,这不是我黄浩的东西,是护乌桓校尉府托我转交给骠骑将军的。”

“哦……”何苗一愣,“是周坚?”

“呵呵,其实这笔钱也不是周中郎的,周中郎只不过是慷他人之慨,结与骠骑之欢心了。”黄浩道,“这是周中郎远征扶余和高句丽所得的财富,中郎不敢独享,特地托我转交一部分给骠骑将军。”

“周中郎真是客气,”何苗微微一笑,“你刚才说周中郎远征扶余和高句丽,莫非扶余、高句丽已灭。”

“正是,周中郎去年夏天出征苏仆延时,顺便北上扫灭了扶余,冬天又趁高句丽不备,突然发兵南下,俘高句丽王伯固及群臣。”黄浩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封信,“这是周坚军师郭嘉替周坚草拟的一封奏章,请求朝廷在扶余和高句丽旧地设吉、平二州,将这两国正式收入大汉版图。”

何苗接过奏章简单看了看,交还给黄浩:“这样的事皇上肯定会同意的,高句丽是我大汉东北的心腹之患,现在周中郎不但替皇上除了这心腹之患,还顺便将扶余收入囊中,皇上高兴还来不及呢,岂有不同意之理。”

“不过……”黄浩看了看何苗,“不过周中郎还有一件事请骠骑将军帮忙。”

“只要周中郎有所托,我何苗敢不从命。”何苗哈哈一笑,“周中郎送我这么多东西,只要我能帮上的,我一定会拼全力帮忙。”

“度辽将军公孙度趁周中郎远征之时,突然勾结高句丽发兵攻打昌黎,席卷了昌黎的钱粮,周中郎一气之下,在征高句丽途中杀向襄平,将公孙度父子斩杀在城下。”黄浩淡淡道,一边说一边观察何苗脸色。

“什么?”何苗手一抖,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在地上,“周中郎杀了朝廷命官?”

“周中郎只是想教训一下公孙度,谁知手下将领不知轻重,一失手将公孙度杀了。”

“这,这,这可怎么办。”何苗走下坐秤,围着厅堂转了一圈,然后一指放在堂中的几箱珠宝,“世阳,这事我帮不了忙,这些财宝还是请带回吧。”

“骠骑将军莫急啊。”黄浩连忙站起来,“周中郎希望骠骑将军在大将军面前美言几句,至于皇上那里,他自有安排,只要大将军同意不在朝堂上反对治周中郎擅杀大臣的罪,其他事周中郎自有安排。”

“呃,”何苗一捋额下鼠须,又看了看那几箱珠宝,如果是这样那倒好办,说实话自己还真舍不得这几箱珠宝,“那,那我试试吧。”

“黄浩在此代表周中郎谢过骠骑将军了。”

“周坚与你什么关系,你这么帮他。”何苗问。

“在下所经营的几个盐场都在周中郎辖区内,蒙周中郎不弃,多有关照。”

“哦!”

当晚,在何苗的帮助下,黄浩拜访了何进,在送上大批财物和一柄宝刀后,终于说服何进他日在朝堂上不附和袁逢等人。此外,张让连夜进宫,跟董太后和何皇后禀报,在说到周坚替大汉开疆拓土一事上,董太后非常高兴,连夸周坚是霍光在世,至于擅杀公孙度一事,太后和皇后的意见惊人的一致——公孙度该杀,勾结高句丽,偷袭护乌桓校尉府,至于周坚擅杀大臣,那是瑕不掩玉,功大于过。总之,黄浩、左丰、张让等人几乎一夜无眠,终于将宫廷内外的事情摆平,只等公孙度死讯传到洛阳后再与袁逢等人在朝堂上争斗一番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