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三章 野战 第三章野战8

芳草人家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麦联被打得头晕眼花,两耳嗡嗡作响,一颗槽牙差点儿掉了。“我的茶壶,你们,你们……”麦联摇晃着身子手指特务声音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一个老头,算哪门子本事?”李跑挺起身子大喊了一声。

胡鹞子被喊声吓了一跳,他循着声音找到了破衣烂衫的李跑,上上下下大量了一通,“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前些天在鬲河桥下喝我尿的那小子嘛,还真吓了老子一跳。诺诺诺,都这些天了也不见你出息,还是那身破烂行头。”

“哈哈哈,一个叫花子跳出来逞英雄,也不撒泡尿照照。”特务们呼啦将李跑围在中间嘻嘻哈哈嘲弄起来。

“你们太霸道了,老子叫花子怎么了,你们以多欺少我就是看不惯。”

“他看不惯,哈,他说他看不惯,哈哈。”胡鹞子仰天大笑起来。

没等胡鹞子笑完,几个特务不由分说对李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李跑抱着头趴在地上嘴里大骂,“乌龟王八蛋,老子就是不服,哪天老子有了枪先毙了你们这些狗日的。”

“打,狠狠地打,一个叫花子还他娘的充横,不把他的嘴打软了老子就他娘的不叫胡鹞子。”

李跑被特务打得在地上滚来滚去,围观的男女都伸长脖子大气不敢长出,嘴巴闭得紧紧的。

“你们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麦联哑着嗓子一把抱住一个特务抬起来的腿,“爷们,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们,放过他吧,他一叫花子不知天高地厚。茶水钱我不要了,算是孝敬你们各位的。”

“住手。麦老头,这话还说得中听,你要是早点儿识相点儿何苦会受这皮肉之苦,算了,算了,我胡鹞子就听不得软话,我是宰相肚里能行船,这事就算过去了,弟兄们,走人。”胡鹞子领着特务队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李跑被打得鼻子口流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老弟,醒醒。”麦联蹲在李跑面前,拿擦汗的毛巾给李跑擦着脸上的血。

好半天李跑清醒过来,“那些王八蛋走了吗?”

“走了有一会儿了,他们惹不起的,比土匪还横。”

李跑挣扎着坐起来,揉了揉瘪瘪的肚子,“我快饿晕了,大叔我为你挨得打,今天你要让我吃顿好吃的填饱肚子才行。”

“好,没得说,你小老弟还够意思,今天我请你吃烧饼,咋样?”

“烧饼啊,你这一说我的口水快流出来了,我都好多天没有吃顿饱饭了。”李跑咽了口唾沫,掐着咕咕乱叫的肚子,趴在麦联耳边悄悄地问,“大叔,去哪里可以既有饭吃又能搞到一杆枪?”

麦联一愣神,看了看左右,一扯李跑的衣服,“小子,跟我收拾起摊子,这话不能在这里说。”

麦联买了几个烧饼领着李跑来到板打营村南荒地里的一间破屋子里,饿得前心贴着后心的李跑顾不得许多从麦联手里抢过烧饼大口小口地一口气吃了三个,噎得只翻白眼。

“大叔,你比俺的亲爹还亲啊,俺都多少天没有饱过肠了,俺亲爹活着也舍不得给俺一次买这样多的烧饼。”

李跑伸手还要吃最后一个烧饼,被麦联夺过去,“你小子都吃光了,我就得挨饿了,我可是花了几天的茶水钱买的这些烧饼,看你小子替我挨打的份上我才舍得买给你,总得给我留一个。”

李跑嘿嘿笑了两声,“大叔,我想找个地儿,每天不用挨饿,还能混上一杆枪,有这样的地方没有啊?”

“有啊,怎么没有。你想有枪干啥?”

“有了枪,我第一件事就是崩了胡鹞子那帮狗日的,出口恶气。平日那些把我不当人看的当老爷的、做老板的、称为东家的阔人们,谁再敢小瞧我李跑,我就会用枪托子抽他们的屁股,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李跑把手上的油往头上揩了揩。

“好小子,有种,就这样干。”

“还有就是找一个女人,讨一笔债。”

“向一个女人讨债?是不是你的老婆跟人家跑了,哈哈。”

“她寻死我救了她,只做了一夜的夫妻,第二天她就拿枪打我,这个狠毒的贱女人,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你救了她,她却拿枪打你呀,哎呀呀,这是怎么说的。”

“所以我就想弄杆枪,到时候想崩谁就崩谁。”

“这有枪的人有几种,一是小鬼子,二是保安队,胡鹞子的特务队你是不会参加的,再剩下的就是八路军游击队了。”

“嗯,咱不是日本人,小鬼子自然当不成;当八路军游击队太危险了,弄不好就会掉脑袋的,不当;这保安队嘛,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好,就是它了,他娘的赶明儿就入保安队去。”李跑拿手一拍大腿。

麦联拿眼斜着李跑,“你小子哪天发达了,可别忘了我这老头,好歹咱们也相交了一回。”

“那当然,我李跑只要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你就不用再卖枣茶了,我会每天让你跟我吃香的喝辣的。”

麦联被李跑的话感动了,“你小子还是个义气的爷们,这样吧,我有一个闺女,原本是想嫁个有钱人家,让她一辈子不再吃苦受穷,可她不听我的话,哎,哪天我找到了她,就让她给你当媳妇,咋样?”

李跑眼睛一亮随后又蔫了,“你找到她,她就能听你的嫁给我?”

“嘿嘿,只要你小子混得风光了,她不就愿意嫁给你了嘛。”

李跑咧开嘴巴搓着满是油泥的脸蛋子,“嘿嘿,好,嘿嘿。”


“报告武队,报告政委,鬼子把板打营给包围了,马七叔给吊在树上打得皮开肉绽。”郝书成头上冒着热气闯回王家坟假穴向武一林和王乐泉报告,后背上的褂子湿了一大片,一身的泥土。

“鬼子终于动手了,抓了板打营的马七叔。鬼子有多少人?被包围的群众有多少?”武一林一听噌地从地铺上站了起来。

“鬼子伪军有二三百呢,没有跑出去的一百多村民都给困在了村子里。鬼子在村子里挨家挨户搜查,有嫌疑人都给抓起来,我幸亏藏在一个茅厕旁的土坑里,土坑上面盖了两块土坯,留个小窟窿透气,等他们搜过去以后我才跑出来。”

“那马七叔是怎样给鬼子发现的?”王乐泉问道。

“鬼子很狡猾。我跟队长乔力带着弟兄们把六旅抢来的东西分完后,就一个人去了板打营,想了解下最近村支部的活动情况。开始有十几个六旅打扮的人说是找村里的干部,一个村民不了解实情就给领到马七叔家里去了,他们进去后就抓了马七叔,还有张佑才、马小龙也给抓了,当时我正好在茅房解手。听到院子里吵吵嚷嚷的,马七叔大声嚷嚷问他们为啥抓人,我就知道出事了。茅房正好挨着院墙,我翻身从院墙上跳到外面,藏在棒秸垛里看到马七叔几个人给押着向村西走。”书成拿起褂子一角摸净脸上的汗,抓过茶壶对着壶嘴咕咚咚把半茶壶白开水喝下肚,继续说下去。

“他们人多,没弄清他们的身份,我不敢开枪,就在后面远远地跟着,这时候大批鬼子伪军扑进了村子里,马七叔几个被带到一个空场子里,绑到树上。马七叔被他们用皮鞭抽打,有鬼子过来,我赶紧跳进一个倒塌茅房旁的土坑里,拖过土坯和棒子秸盖上才躲过去没被发现。”

“我们怎样去营救被抓的人?”王乐泉问武一林。

武一林来回跺着步子,“鬼子出动几百人到板打营,这动静确实不小,冒充六旅的人诱出村里的党员干部,这招够狠毒够刁的。”

“我开始也给他们蒙住了,以为是六旅的人来寻报复的。”

“鬼子人多势众,我们这样去救怕胜算把握不大。”武一林目光冷静,没有了刚才的激动劲儿。

“可万一鬼子大肆屠杀村里的百姓咋办?那样多百姓我们不去救可就糟了。”

“好,集合队伍立即出发!”武一林把手在空中一挥,下了命令。

“不用去了,已经晚了,鬼子将村里二十个青年男子用机枪扫了,然后带上马七叔回据点了,还带走了几个年轻的姑娘媳妇。”乔力一脸沮丧地拦住了武一林等人,手里提着枪。

“他奶奶的,这些狗杂种。你跟鬼子交火了?”武一林拳头一挥砸在穴壁上,一股血从关节处流出来。

“我忍不住就开火了,还好没有损失弟兄,只是受了轻伤,一看不好我们打死几个敌人就撤回来了。”

“能平安回来就好,看来这次鬼子行动迅速而又狠毒,连反击的时间都不留给我们。”

“打吧,我们集中起所有的兵力来跟鬼子狠狠地拼一仗,刚辛辛苦苦在板打营建立起来的抗日组织又给他们破坏了。”书成愤愤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