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六章 武汉会战中的川军 五,孙震二十二集团军在鄂北豫南(六)

何允中 收藏 0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一场争夺大桥和竹竿铺镇的激战很快展开来。


罗汝汉连在桥东建立桥头堡,其余各部均连夜赶修工事。日军来得真快,第二天一早,即十七日上午九时许,日军抢占大桥的先头部队已在一溜武装摩托车和骑兵的掩护下赶到桥东。来的正是在滕县相遇的老对手,日军第十师团之一部。只不过此时的师团长已换成了筱塚义男中将,原师团长矶谷廉介调到东京陆军省去了。沿潢罗公路攻击前进的是第十师团的冈田支队,下辖两个步兵联队和一个山炮大队,支队长冈田资少将。先头部队与我罗连相遇,当即展开战斗,我桥西部队也用火力相支援,敌步兵攻击约一小时,互有伤亡,无法突破我军阵地。

十时左右,敌炮兵到达并完成射击诸元,强有力的火炮再次充分发挥了它的优势。一时间炮弹猛烈在我罗连阵地上爆炸,几架日机飞临上空,轮番向我阵地俯冲扫射和投弹。爆炸声震耳欲聋,阵地烟雾弥漫、飞砂走石,一片火海。桥东头的一个村庄几乎完全被摧毁,顿时成为硝烟和火焰笼罩下断垣残壁。在这场猛烈的炮火中,罗连尸横遍地,伤亡五分之三,余下一部继续坚守在阵地上。

正在桥西指挥作战的团长陈仕俊看见罗连伤亡过大,已无力坚守桥东阵地,立命三营的运输队和卫生队在火力的掩护下向桥西抢运伤员和物资,又将罗连撤过桥西坚守。

敌人遂占领了桥东阵地。


占领桥东阵地的敌人立即将重点摆到东桥头,以大炮继续猛轰我军阵地,向桥西展开一波又一波的猛攻。其步兵在桥下涉水冲锋,桥上以战车为先导掩护步兵夺桥。战斗激烈时,陈仕俊机动部队投入战斗,敢死队从桥下翻上大桥或冲上大桥炸毁敌战车,用机枪扫射在战车后面跟进的步兵。激烈的战斗一直进行到黄昏,我军伤亡惨重,桥上桥下也摆满了日本鬼子的尸体,敌人始终不能越过大桥一步。

晚上十时,大雨磅砣而下,天空一片漆黑,除了雨声和风声以外,似乎一切都已沉寂下来。可是,危机正在黑暗中逼近。就在这时,日军几名特种兵乘黑夜和大雨从上游涉水过河,摸掉了我哨兵。大队日军从缺口隐蔽上岸,突然对竹竿铺发起攻击。我在镇中的第三营猝不及防,伤亡惨重,不能支持,营长邓茂荣只好带领残部撤出镇外。

在桥西作战的团长陈仕俊见竹竿镇有失,立即命令封锁河面,同时亲率第一营增援,两营兵力向竹竿镇发起反攻。我军重新攻入镇内,双方摸黑展开巷战。敌人控制了镇内几处砖瓦建筑,以密集的机枪火力向我冲锋的士兵进行扫射压制,我士兵冒着密集的弹雨冲锋,不少士兵被打倒在冲锋的道路上,战斗空前激烈。

此时,大桥东头的敌主力乘势以战车打开大灯冲上大桥。我桥西阵地上的守兵被照射得眼花缭乱,无法阻止敌人的冲锋。战车很快辗过桥来,随着战车冲锋的敌兵迅速扫清了我桥头阵地,敌增援部队又源源不断冲过桥来。我攻击竹竿镇的部队受到两方夹击,陈仕俊指挥部队奋力反击,但攻击受挫,不得已退出镇外。同时,竹竿河大桥完全被敌人控制。陈团占据着镇外几处村庄与敌对峙。

旅长瞿联丞听说竹竿铺镇为敌所克,立即命令团长李传林率两营增援,要在敌人立脚未稳之时发起第二次进攻。李传林把这次主攻大桥和竹竿铺镇的任务交给了周公辅营,团长下命令时浓浓的泰安口声在雨天里更显得厚重,让周公辅感受到了这次任务的沉重压力。


周公辅营冒雨前进到距大桥三里的地方隐蔽。周营长带着四个连长摸到大桥附近察看地形,虽然在黑暗中只能看见大桥和地形的轮廓,但是仍然确定了突击路线。

一时左右,攻击开始。周营的四挺重机枪突然开火,分别向桥头和竹竿铺射击。参加第二次反攻的陈营也随之打响,随着一阵手榴弹和迫击炮弹的爆炸声,周营的二个连已向大桥和镇子猛扑过去。

周公辅在营指挥位置掌握着一个连的预备队,焦急地注视着黑暗中火光闪烁的进攻矛头。不一会,进攻大桥的第七连派人回来报告,七连已经占领桥头,现正向大桥上的敌兵进攻。又过了一会,在双方密集的弹雨中,几个黑影连滚带爬从火线奔来。原来是七连连长瞿兴远(重庆市云阳人)跑回来报告,桥长路面窄,桥东头敌人两挺重机枪封锁住大桥,第一次攻击受挫,已伤亡十余人,现正调整部署组织第二次攻击。四时许,进攻镇子的九连报告,全连已攻占大部镇区,敌人仅占有几处坚固住房顽抗。

同时七连又来人报告,在攻过大桥三分之一的位置时,连长瞿兴远负伤,副连长代替指挥,部队在激战中不断前进。

看来战斗进展还算顺利,再以预备队投入攻击的话,夺取大桥似无问题,周公辅盘算着。不料当战斗进行到五时左右,周公辅正打算把手中的预备队投入大桥的进攻时,突然团长传来命令:战线情况变化,敌人大部队越过竹竿河向我左后迂回,我团全体迅速撤出战斗,后退五里组织防御阵地。

陈仕俊团担负着掩护任务坚持至第二天上午十时,各营轮番后撤,放弃阵地。

经过一天一夜不停息的激烈争夺战,竹竿铺镇和竹竿河大桥终于被敌人牢牢地占领了。


陈、李两团后退到罗山县城以东十多里的横山坡利用地形拒敌。工事还没有修成,占领竹竿铺的敌兵已经冒雨随后赶到。八时左右雨停下来,敌兵开始进攻,双方战到午后三时左右,几次进攻均无法攻破这军阵地。老羞成怒的日本鬼子竟使用摧泪性毒气弹向我阵地发射。

杨善培营长正在阵地上指挥作战,突然一批炮弹在阵地爆炸。杨杨善培发现,这些炮弹在爆炸时,音声成闷响,破片不多,爆炸形成的烟柱上升十余公尺后即向四周成平面散开缓缓下降。随着一阵阵浅兰色的气体在阵地上弥漫开来,一接触到这种气体的人,顿时眼目刺痛,泪水横流,有的则喷嚏不已,呼吸急促。我官兵无有防备,不少人中毒,不能作战,战斗力大减,战线随之危急。杨善培营长正欲向团长报告,在指挥所的团长也已发现这一异常情况。

与此同时,头载防毒面具的日本兵则在坦克的掩护下发起冲锋,我前沿阵地无力拒敌,当即被敌突破。

师长王仕俊见状大惊,立即向军部报告。军部上尉参谋傅英道拿起电话,话筒里传来王仕俊急促的声音:“敌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猛攻我横山坡一线阵地,在攻击时敌施放大量毒气,我无防毒器材,官兵中毒者众,阵地恐不能支持,急望送达防毒器材。”陈鼎勋得到报告,知道我无力抵挡敌人的毒气进攻,立即命令王仕俊后撤。到五时左右,部队撤出阵地,轮番掩护转移。


在一二五师在竹竿河布防时,我一二四师也到达指定位置。

师长曾苏元将师部安在罗山城南关汽车站。整编起来的一二四师只凑足了三个团,曾苏元以一个团作预备队守备县城,以两个团在城东分成左右两翼,在潢罗公路任岗及公路以南占领阵地作屏蔽。十九日拂晓六时许,敌已沿公路出现在我公路主阵地前,八时左右,战斗随之打响。敌炮兵首先以猛烈的炮火向我两翼主阵地轰击,我阵地上的官兵在敌炮击时除留下少数游动部队监视敌人外,都纷纷退下阵地隐蔽。在隐蔽地的人都竖起耳朵,满怀信心地只等我方胡宗南部的炮弹在敌人阵地上爆炸的声音传过来。

胡宗南十七军团炮兵阵地就在罗山城以西,按照同胡军团配合作战的规定,一二四师在几个山头都布置了监视点,在这些点上的士兵迅速标注了敌炮兵阵地位置和敌步兵集结位置,一级一级报告到团部和师部。此时,只要我方火炮阵地再向前推进一些或者就在原地,敌炮兵阵地就在我军炮火的射程覆盖之中!曾苏元闻报心中大喜,一面向军长报告,一面抓起电话就同炮兵团联系,请求炮火支援!可是叫了半天,却得不到响应。曾苏元又叫通了军团的电话,电话另外一头传过来一位联络参谋的斥责声:“叫什么!我炮团已经撤回信阳城外休息去了。”

曾师长一听,差一点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抓紧话筒大声说:“请转告军团长,敌炮火力太猛,我官兵伤亡惨重,如果没有炮火支援,恐阵地难以坚守!”

另一头又说:“不要再叫了,军团长没空。已经通知了你们军长,我们给你留下了一个连的战防炮,很快就到,该连现在归你指挥。”说完,“卡嚓”一声,电话挂上了。

曾苏元赶紧叫通各团的电话,把刚才的情况通报给大家,撂下电话后,对在旁边的何煋荣说了声:“参谋长,你在这里等着他们的战防炮。我先到前面去了,不要因没炮而误了大事。”依然斗笠草鞋,带上手枪兵匆匆走了。

此时在前沿任岗公路主阵地上的团长熊顺义看见曾苏元冒着炮火来了,忙说:“师长,你不要说了。情况我们都知道了,我这里顶得住。鬼子的进攻马上就要开始,你赶快回师部指挥全局要紧。”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