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代农民起义者是否都是杀人魔王?

夏小幽 收藏 1 1247
导读: [color=#C43C3C]今日在某网站上看到一令人毛骨悚然谓之“历史揭秘”的文章:《人间惨剧:黄巢军队竟拿数十万百姓当军粮》,说黄巢起义军曾拿数十万百姓捣成肉糜充作军粮。(数十万什么概念?以唐朝末年数千万的总人口计算,这样的比例无疑十分恐怖。) 此类“揭秘历史”的文章并不是第一次看到,类似的还有“杀人魔王”张献忠屠川等,内容也是十分骇人听闻。这些,究竟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事呢?其实真实情况是怎么样,后人是实在很难得知的。或许很多人会拿出史书来辩证,高叫着确有其事,但,所谓史

今日在某网站上看到一令人毛骨悚然谓之“历史揭秘”的文章:《人间惨剧:黄巢军队竟拿数十万百姓当军粮》,说黄巢起义军曾拿数十万百姓捣成肉糜充作军粮。(数十万什么概念?以唐朝末年数千万的总人口计算,这样的比例无疑十分恐怖。)



此类“揭秘历史”的文章并不是第一次看到,类似的还有“杀人魔王”张献忠屠川等,内容也是十分骇人听闻。这些,究竟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事呢?其实真实情况是怎么样,后人是实在很难得知的。或许很多人会拿出史书来辩证,高叫着确有其事,但,所谓史书,是否都没有夸大其词的成分?无丝毫偏颇,准确无误呢?




那么,究竟唐末黄巢农民起义军有没有干过烧杀抢掠的事?肯定是有的,历代农民起义都有其历史局限性和阶级局限性,对他们的专制和残暴一面,有必要要进行批判。批判归批判,但真实情形未必就有如后来所记述的那样疯狂。封建社会的农民起义,无论成功或失败,对于封建社会的统治体系及其阶级性质,只会是重复,而不可能有根本性的颠覆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封建社会中十分现实而露骨的政治和阶级观念,凡统治阶级,必然会为本阶级的统治和存在的合理性找到依托。譬如农民起义,若成功了,新的统治阶级当然浓笔重彩对前政权黑暗统治进行控诉,继而慢慢轮回前朝的状态;若被镇压下去,继后的统治阶级也不会吝惜笔墨,对此等“出头鸟”、叛逆犯上的乱臣贼子展开轮番讨伐。




唐朝在黄巢起义中受到重创,但最终没有灭亡于农民起义军。其后,在地方军阀割据下,自身架构彻底分崩离析,中国封建社会进入纷乱复杂的五代十国时期。




对黄巢起义军在战争中捣百姓为肉糜充军粮的记述,五代后晋官修《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五十》有:“贼围陈郡百日,关东仍岁无耕稼,人饿倚墙壁间,贼俘人而食,日杀数千。贼有舂磨砦,为巨碓数百,生纳人于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后人说此事有依据,主要就在这里。




其实,五代十国粉墨登场的军阀皇帝,不少人本身就是唐朝的残余势力,或干脆就是黄巢起义军的叛将。那么后晋官方修的《唐书》中,这些记述的依据,有没有阶级立场上的偏颇呢?有没有夸大其词的成分?这部出自乱世众手的唐史,因缺乏某些时期的史料,连官僚的家事和野史都用上,存在着不少错讹和重大遗漏,其芜杂的内容后世多有诟病,黄巢义军捣食数十万百姓的事,准确度又有几何呢?在这部《唐书》中,黄巢起义军被统称为“贼”加以批驳,就足见政治舆论的主导权是在哪一方了-----在几番追究之下,新统治阶级的目的当然得以实现:告之天下百姓,像黄巢之类的乱臣贼子,在战争期间,只有他才是不折不扣的杀人魔王,大家千万不要学他。




纷乱复杂的五代十国时期,在后周大将赵匡胤“黄袍加身”后结束,历史的车轮滚到了宋朝。北宋欧阳修、宋祁新编撰的《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五十下》有:“人大饥,倚死城堑,贼俘以食,日数千人,乃办列百巨碓,糜骨皮于臼,并啖之。”,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第二二五卷》也有:“时民间无积聚,贼掠人为粮,生投于碓,并骨食之,号给粮之处曰‘舂磨寨’。纵兵四掠,自河南、许、汝、唐、邓、孟、郑、卞、曹、濮、徐、衮等数十州,咸被其毒。”-----也是对黄巢起义军捣食百姓的论述。




若论社会和统治阶级的性质,宋朝较之唐朝,是没有丝毫变化的。而较之后晋《唐书》,北宋的《新唐书》和《资治通鉴》对这段历史的描述,当然也不会什么新鲜“猛料”,“贼”仍然是“贼”,不过是遣词造句,把这些“贼”的恶行复述一遍罢了。




在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发展史上,黄巢起义或许只算是其中的一个小插曲,在其后一千多年的封建史里,历史没有重复,却有很多惊人的相似:




明末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在四川的制造的几桩屠戮公案,后世多有批判。对张献忠这几桩公案的述说,影响比较大的有清乾隆年间彭遵泗著《蜀碧》和清官方修撰的《明史·流寇志》等。按照这些清朝的史书对张献忠其人的描述,我想,如果用“暴君、杀人魔王”来形容,是远远不够的,用竭斯底里的精神病患者来形容,或许更确切些。




清朝统治者费数十年时间把蜀地稳定下来,却迫于此地人烟稀少,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政策性移民-----“湖广填四川”。对此,清朝史官或文人学者几乎都一边倒的把帐全算在张献忠头上,灭绝人性的“屠夫”张献忠,恶名臭名流行数百年。




历史流传都是空穴来风,张献忠的大西政权在四川期间的滥杀不是没有根据,但把烂账全算在张身上,肯定是有失偏颇的。四川在清初人烟稀少,张献忠滥杀算一方面,但明军残余势力的武装斗争,以及其后清军入川呢?在短短数十年时间,小小一个四川承受各方势力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争战无数,人口没有彻底灭绝,已算是大幸了。




历史不断向前滚进,满清虽不惜笔墨对前朝的农民起义极尽其词地夸大或诋毁,也同样无法改变封建统治本身的专制、阴暗和残暴本质:满清在武装夺取全国政权时期和其后漫长的统治时期里,对内,同样没少干杀人剥皮的事,更把“文字狱”推到顶峰,民族特征和性格被砍、剃得一光二净,国民精神被摧残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奴性思想贻害数百年;对外,则闭关锁国,对世界的发展一无所知。到清朝末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在满清统治者的宣传里,那些披头散发的太平天国将士就是剥皮吃人、杀人不眨眼的“长毛”“长捻”,诋毁和妖魔化虽换了个向,直指太平天国,其本质依然是维护封建统治-----当然,即使造反成功,在本质上,太平天国也必然摆脱不了历史和阶级的局限性,“天兵天将”也只能与“清妖”互相对垒,互相妖魔化罢了。




农民武装起义的斗争贯穿整个封建社会的初始、全盛和衰落时期,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说白了,封建社会的矛盾,也就是农民的生存底线和地主官僚集团的利益最大化之间的矛盾。但对于农民为什么要武装反抗,封建统治阶级是无意识去根究的,倒是对农民在起义过程中干过些什么,“印象”十分深刻,绝不放过添油加醋妖魔化的机会。而农民起义无论成功或失败,却也都只是在封建社会的历史周期里来回轮转。同样,伴随着封建政权的轮流取代,出于统治维护的需要,肆意歪曲、恶意夸大,有失客观的一些所谓“历史”,也在不停的轮回取代-----几千来莫不如此,将一出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大戏演绎得十分“精彩”。




当我们重新审视历史的时候,会发现在乱世中受苦受难的,还是那些安分守己的老百姓,有话曰“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乱世民,起来反抗吧,你是妖,是魔;在杀戮中苟且偷生吧,你命贱如蚁;顺应潮流随波逐流吧,又有成为权力斗争牺牲品的危险-----你叫人怎么办???




数千年的封建社会发展史与斗争史,当中的经验教训对现代中国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借鉴和警示作用。张养浩早有“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千古警句,幸而今日中国在经历痛苦而漫长的炼历后,已经有逐渐跳出此千古怪圈的端倪。如何避免重蹈覆辙?我想,惟有民主法治一良药。




2008-12-19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