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多谢公子相救之恩......公子,那坏蛋死了吗?”

惨遭“断根儿”的龅牙男口吐白沫,已经没了意识,两个跟班儿只是扔下一句“你等着!”,然后就抬着大龅牙仓皇逃去。一群恶霸走后,小姑娘才敢从罗士信身后出来,眨着那双无邪的眼睛,天真的问道。

罗士信闻言微微一笑,回道:

“呵呵,他会不会死我不好说,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那就是他这辈子怕是再也别想当爹了...”

小姑娘哪里知道罗士信在说什么,寻思半天也没想明白,追问道:

“为什么他不能再当爹了?”

罗士信无奈一笑,这小丫头儿还喜欢刨根问底儿,这事儿是能跟你说的吗?

“小孩子别问,等你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扑通——

罗士信话还未说完,一旁老掌柜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痴痴呆呆道:

“完了...完了...全完了...怎么办...天啊!”

老掌柜一声悲呼惊醒了小姑娘,让她想起自己还有个要死的老爹正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哪里有功夫去管别人的闲事儿。

小姑娘也知道自己给老掌柜惹来不小的麻烦,可是药钱还没讨到手,自己拿什么去救老爹,无奈之下,小姑娘只好红着脸又跪在了老掌柜面前,柔柔怯怯道:

“老掌柜,您不是答应我...再施舍些...”

“姑娘!姑娘啊!你给我惹得麻烦还不够吗?我全家了都被你害死了,你还来要钱,滚!”

看样子老掌柜有些发飙了,目带血丝,近乎疯狂的吼道。

看着小姑娘被老掌柜喝斥得怯生生委屈的样子,罗士信不免有些心软,上前解围道:

“掌柜的,事儿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不过是几个地痞流氓而已,...”

“你...你...你害死我了啊...”

老掌柜怒视着罗士信,可考虑到这厮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恶语到底是没敢说出口。罗士信知道那些流氓八成会带人回来找场子,老掌柜这样生气也无可厚非,毕竟人家一家老小还得这此过日子,哪里敢得罪那些地头蛇。

“掌柜的,你也别怕,你看这样成吗?我也不离开这里,直到他们回来找场子,到时候有什么麻烦我一个人扛,与你全无关系,怎么样?”

“哎!”,老掌柜无奈一叹,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于是颤颤巍巍从地上站起来,道:

“客官,你可不许反悔啊,老朽全家的安危都系在您身上了...”

“放心吧...不过我先得陪这位姑娘去看看她爹,很快就回来。”

老道乾坤子的医术十分了得,虽然他不曾专门教授过罗士信医道方面的知识,但常年耳濡目染之下,罗士信的医术也要强过普通的大夫。

“客官啊,你不是刚刚说过要全扛的嘛,怎么转眼就要逃走呀...”,老掌柜以为罗士信想借故遁逃,吓得很是不轻,拽住罗士信的胳膊就不松手。

这老头儿手劲儿很大嘛,刚刚在那三个痞子跟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勇猛,罗士信无语了,幽幽一叹,道:

“不放心的话,你就跟来吧...”

.........................

一听说罗士信懂医术,小姑娘乐坏了,自以为找到了救星,急不可耐的在前方引路。客栈斜对面有一处背光的墙角儿,一出客栈就能看到,小姑娘的爹爹就躺在那里。

罗士信随小姑娘来到近前俯身一看,只见一个面色焦黄的男子蜷缩在那里,看得出来,小姑娘对她爹爹伺候得细致,因为不论是男子的发髻、山羊胡、指甲、还是他那身破旧的衣服,都被小姑娘收拾得很干净,不过由于面容太过憔悴,罗士信已经无法判断出他的年纪。男子双目紧闭,呼吸极其微弱,罗士信翻了翻他的眼皮,然后又仔细替他把了把脉,不由得双眉紧皱,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

“准备后事吧...”

“爹啊——”

罗士信给那男子把脉的时候面色阴沉,小姑娘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此时听到罗士信这样说来,一颗脆弱的小心肝儿登时就崩溃了,扑到男子身上悲号不已,当真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别说罗士信,就是之前还很怨恨两人的客栈老掌柜此时也湿润了双眼,来到小姑娘近前拍拍她的小脑袋,劝慰道:

“姑娘,节哀吧,别哭坏了身子...”,说着老掌柜从怀中掏出些铜钱递到小姑娘面前,道:

“拿着,还是听这位公子的话,早些为你爹准备后事吧...”

或许是听见了女儿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也或许是回光返照,总之小姑娘的爹爹竟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女儿伤心欲绝的样子,男子无神的双眼也流下一行绝望的老泪,吃力的将手抚在小姑娘的头上,道:

“碧儿,爹..爹对不起你...”

“爹,你醒啦!爹醒了!公子,我爹还有救...”

男子的突然醒来让这个叫碧儿的小姑娘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转头渴望的盯着罗士信,希望他能改变之前的论断,给自己一个好消息。可罗士信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从嘴中挤出四个字:

“回光返照...”

虽然罗士信也不想再伤小姑娘的心,可是有些事情还是不应该瞒着她,因为有些现实她早晚都得自己去面对。罗士信一句话又把小姑娘打入了地狱,抱着男子放声大哭,悲声道:

“爹爹别丢下碧儿,爹爹走了,碧儿一个人怎么办啊....碧儿要陪爹爹一起死...”

“好孩子,别说傻话...这位公子...啊!你...你是...”

老者本想要安慰闺女,但却不知从何说起。的确,自己一死,让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如何生活,幸运的话也许会被那家大户买去为婢为妾,糟一点的话就从此沦落风尘,若是一个不幸遇到了歹人,那女儿的命运恐怕就是蹂躏致死。无奈之下,老者把求助的希望投向了闺女口中的那位公子,可当他目光刚一触到罗士信那张大黑脸,面色不由一诧,旋即惊喜不已,甚至连原本已经黯淡下去的眼神都再次闪耀了起来,兴奋问道:

“你是罗...罗少侠!你是罗士信罗少侠吗?你真的是罗少侠吗?!”

“老伯,你怎么知道我叫罗士信,我们认识吗?”,对少女父亲的表现罗士信感到很诧异,说乱攀关系,可他的确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但脑海中却始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么一号人物。

那老者也看出了罗士信的茫然,费力的深吸口气,道:

“少侠你是贵人多忘事,许多年前在山东历城之外,你可曾救过一个叫陈大富的老汉...”

“陈大富...陈大富,啊!我想起来了,原来你是陈伯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