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建成数字化炮兵 具备一炮制敌精确打击能力

沈权将军 收藏 0 19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19_75150_8475150.jpg[/img] 炮兵,古老的兵种,“战争之神”。   我军炮兵,随人民军队诞生于南昌起义的隆隆枪炮声中,建功于革命事业的各个历史时期:井冈山保卫战,1门迫击炮留下了“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的壮丽诗篇:长征途中,大渡河边,赵章成仅以28发迫击炮弹退敌反击,创造了炮战史上的奇迹:抗战时期,八路军勇猛的炮兵9发炮弹便使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凋谢在了太行山上:抗美援朝战争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炮兵,古老的兵种,“战争之神”。


我军炮兵,随人民军队诞生于南昌起义的隆隆枪炮声中,建功于革命事业的各个历史时期:井冈山保卫战,1门迫击炮留下了“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的壮丽诗篇:长征途中,大渡河边,赵章成仅以28发迫击炮弹退敌反击,创造了炮战史上的奇迹:抗战时期,八路军勇猛的炮兵9发炮弹便使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凋谢在了太行山上:抗美援朝战争中,毛泽东欣然写下“炮火的猛烈和射击的准确实为制胜的要素”:炮击金门、解放一江山岛、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人民炮兵,都打出了国威和军威。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军炮兵的建设发展又掀开了崭新的一页。全军炮兵部队广大官兵,以“建设强大的人民炮兵”为己任,直面危机,正视挑战,按照军委“把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的部署要求,对军事训练进行了整顿和恢复,炮兵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全面启动。


进入20世纪8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的炮兵早已迈进现代化的门槛,用“塔克法”等自动化系统指挥射击,1分钟内就能做出准确的火力反应。而昔日屡建功勋的我军炮兵仍在沿用传统的手工作业方式,火力反应速度最快也要五六分钟。现代战争中,几分钟的差距意味着什么?如何消灭这几分钟?答案———


砸锅卖铁也要搞“快反”


面对严峻的形势,只有知耻后勇,迎难而上,才有出路。从1984年开始,全军炮兵紧紧抓住提高火力反应速度这一核心问题,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炮兵快速反应训练改革(简称“快反”)。在很短的时间内,沈阳、广州、济南等军区先后研制成功了第一代炮兵简易射击指挥系统,实现了由双观交会侦察到单观侦察、由手工作业到利用计算机决定射击诸元的转变。稍后,其他炮兵部队、院校、科研单位纷纷报捷,各具特色的“快反”指挥系统相继诞生。


1986年,全军炮兵“快反”改革经验交流会在沈阳军区召开,划时代地改写了中国炮兵火力反应速度的纪录。1989年,全军在广州军区观摩“快反”改革成果,标志着“快反”在全军普及的开端。到1990年6月,即将装备全军的3种射击指挥系统进行了试验演示,火力反应速度和精度与发达国家水平相比毫不逊色。从此,我军炮兵正式告别了以手工为主的作业方式,跨入自动化指挥的现代炮兵行列。


跨入90年代,新军事变革的潮流扑面而来,西方少数发达国家军队已经开始试验建设数字化炮兵部队,并初具规模。如何紧跟时代步伐?抢占时代制高点?答案———


为“战神”插上数字化翅膀


抢占时代制高点,组建数字化部队是时代赋予炮兵的新要求。全军炮兵积极贯彻军委新时期质量建军和科技强军的战略思想,对炮兵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开始了以“打得赢”为目标的新一轮炮兵训练改革。


从1995年起,针对未来作战整体对抗的特点,在炮兵营、群逐步形成快反能力的基础上,兰州等军区炮兵通过开发新软件和快速定位定向技术,运用数据计算、数字传输、数字图形图像处理等新技术,先后研制成功了各具特点的师炮兵指挥自动化系统,使战斗师全建制、全炮种、全系统的炮兵联成一个整体,实现了整师炮兵“快反”,提高了合成军队首长指挥控制炮兵火力的能力,并创新出与之配套的整师炮兵“快反”战法,使炮兵部队整体作战能力进一步增强。


在理论研究、装备科研取得初步成果的基础上,1997年,全军在北京军区初步进行了数字化炮兵群作战试验演示,展示出数字化装备对提高炮兵作战能力的巨大作用,展示出炮兵向数字化建设发展的前景。在此基础上,广州军区炮兵部队继续深入试验,将“快反”系统扩展为侦察手段多样、指挥机动灵活、通信组网便捷、信息实时共享的数字化系统,建成了全军第一支数字化炮兵连,实现了侦察目标、信息处理与辅助决策到末端火炮射击全程一体的数字化、自动化,使实时侦察目标即时火力打击的梦想成为今天的现实!特别是自主定位定向、自动修正火炮姿态、自动操作的数字化火炮的研制成功,显著地提高了炮兵适应高技术条件下作战要求的“停下就打、打了就走”的能力,使我军火炮数字化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