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三十九

走过冰山 收藏 16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阮武眼里充满恐惧地看着眼前的大个子。 除了恐惧,阮武还有一点懊悔——如果早一点拉响腰上的自杀弹就好了,至少可以拼掉眼前的这个杀神,可惜一切都太突然,突然到让人眼睛都来不及眨上一下。那个没死在美帝手里的同乡,却死在了眼前的这个大个子手里。 大个子下手极重,一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阮武眼里充满恐惧地看着眼前的大个子。

除了恐惧,阮武还有一点懊悔——如果早一点拉响腰上的自杀弹就好了,至少可以拼掉眼前的这个杀神,可惜一切都太突然,突然到让人眼睛都来不及眨上一下。那个没死在美帝手里的同乡,却死在了眼前的这个大个子手里。

大个子下手极重,一手捂住人的嘴,一手掌刀落,就像切菜一样打断了同乡的后脑颈椎骨,而这一切发生时,仅仅才几秒钟的时间。(小时候玩过劈砖没?垫高了的那种,想象一下那个动作。另,人体的颈椎骨能承受低于8公斤的撞击力,高于就是危险动作了,请勿试验!)

接下来会怎么样,阮武一点都不知道。


叶晗洋洋得意地看着自己和同组战友第一次执行捕俘任务的成果——一个活着的俘虏。在s军侦察大队的纪录上来说,他这组这个成绩还不错,最好的成绩是一个捕俘组逮了两个俘虏,集体挣了个二等功,估计这次最次——三等功跑不掉了

5名敌人特工刚偷越边境线,就像小兔子一样闯入了叶晗任小组长的捕俘组的潜伏圈。按照平时训练那样,叶晗用手势分派任务后,小组成员就两人一组迅速地扑了上去。

谁能想到上手就弄死了一个,正说今天只能回去报几个“销户”(注销户口簿,意思是杀掉敌人数)时,同为新兵的小曾关键时刻居然发起了呆,既然会让那个被逮住的俘虏还有时间把手悄悄地地摸到了腰后的手榴弹。

关键时刻,要不是“老大”教的那手飞针,估计今天就该出现伤亡了。

看了半天之后,叶晗才想起,该归队了!都出来9天了,按照“老大”的规矩,如果扑空了,在第7天,无论如何都要马上归队,都超期2天了,估计这会“老大”又该在骂娘了吧?想着想着,叶晗转脸就打了两个喷嚏。

待鼻子舒服过来了之后,叶晗使劲揉了揉鼻子,低声嘀咕开了,“妈哟!还真说曹操曹操到!”

嘀咕了一句之后,叶晗看向了同组的战友们,笑了,学着廖荣铠的晋省调,“走嘞!该收拾战利品,把这只兔子带回去了。否则,‘老大’又要婆婆妈妈地念得人耳朵起茧子了。”


叶晗说到“兔子”,让同组的战友们会心一笑,也就叶晗这么缺德吧!大好的活人,愣把人说成兔子。特别是叶晗打后脑颈椎骨的那手活,平日里训练老大根本就不让练,就是戴着护具也不准练,没想到叶晗还是偷偷练了。

上一次练胆是袭扰战,虽没找着敌人特工的晦气,但却搞掉敌人的两个观察哨,那天叶晗一人一共灭掉三个哨兵,而且那天应该是叶晗第一次杀人,这小子天生就是一“杀胚”,谁遇上谁倒霉,只不过倒霉的是敌人的哨兵。

其他练胆组的侦察兵杀哨兵,要么勒断敌人的颈椎骨,要么就是老传统——直接来个透心凉,谁像叶晗那样狠呀?要么是几秒就置人于死地,要么就是用军刺扎人心脏还要转上一圈,生怕敌人死不透!

为这事,“老大”曾经专门指着叶晗鼻子骂过,不过骂却没骂出个名堂,就不了了之。

叶晗张开嘴就能说什么来着?对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恐怕全侦察大队敢跟老大这么顶牛的,就叶晗一个人吧!


“老大”有些焦躁不安地在指挥所里走来走去。

叶晗带着其他9个侦察兵自进入潜伏区后,就搞起了无线电静默的老把戏,跟上次搞掉敌人观察哨如出一辙。

想起上次真是悬啊!叶晗那组人刚拿下敌人的观察哨,敌人就发觉了,敌人马上就用无线电呼叫了炮袭,要不是那会叶晗那组负责通讯的侦察兵偷偷打开无线电,截听了敌人的炮火呼叫。否则,叶晗那组人就全报销在那里了。

后来回来报告战果时,叶晗居然对这事只字不提,就像这事压根就没发生过一样。

这个叶晗啊,真是叫人又爱又恨,爱得是他的勇敢善战,恨得是他的胆大妄为。如此无组织无纪律,在全军其他侦察大队早就给一脚踢出门了,也就是在s军侦察大队才能容忍他吧!

叶晗的反应能力堪称一流,指挥能力也勉强算得上一流——但还需再历练,至于说经验嘛,那就只有在之后的战斗中慢慢积累了。

凭心而论,叶晗是一个侦察兵的好苗子,但是一个好苗子的同时,也是一个特能惹事的主,不过千里马都是慢慢训出来得,叶晗身上的那些破毛病只能慢慢帮他改了。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毛病要改,军人嘛!把身上的棱角都磨掉了,那还是军人吗?


“报告!‘8231’请求通话!”通讯员的声音在指挥所里响了起来。

“马上接过来,这狗日的!”“老大”的愁眉苦脸瞬间就舒展开了。

“‘老大’,汇报下战果,灭掉四名敌人特工,活逮了一只兔子!”叶晗那破锣嗓子清晰地通过耳机传递到了老大耳朵里。

“‘8231’,赶紧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回来!居然敢把我的命令当耳旁风,姥姥!”“老大”的心情突然很坏。

“要得!我们马上就到,你赶紧帮我们写请功报告!”叶晗才不管那么多,依旧还在那里自顾自说话。

“请个屁的功!老子要处分你!”“老大”没想到叶晗居然敢张口要功。

“可以!先给我们组请了功再说,有功要赏,有过要罚,赏罚分明才能算将才!”叶晗从来都没怕过“老大”口里的处分。

“日!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我马上就写请功报告!”“老大”自以为得计地刁难叶晗。

“没得问题!你转过身,看我们在哪里?”叶晗的语气很轻松。

“老大”一转过身,指挥所门开那个拿着话筒的不是叶晗是谁,“老大”立刻骂开了,“狗日的‘8231’,又算计老子!”

“军中无戏言!赶紧写请功报告!”叶晗嬉皮笑脸地把话筒丢给同组的通讯员。

“老大”想都不想,马上就啐了叶晗一口,“呸!想都不要想,我问你,到归队的时间时,你为什么不及时归队!你眼里还有军规军纪吗?”

“哦!那我请问,我犯了哪条军法?我犯了哪条军纪?”叶晗又犯浑了。

“你……”“老大”想惩治一下叶晗,却又于心不忍,“赶紧在我面前消失,你闻闻你身上,都是什么味?”

叶晗这才闻到身上传出一股酸臭味,确实让人不怎么舒服。

不过,要去洗澡前,也得先把逮住的俘虏交了才行。

叶晗指了指被两个同组战友押着的战俘,“‘老大’,这只兔子比较肥,你想办法从他嘴里掏点牛黄狗宝出来吧!”

“赶紧滚蛋!”“老大”对叶晗摆了摆手。

叶晗转身就喊开了口令,“紧急集合!”

除了两名战友押着战俘去办交接之外,叶晗和其他战友用最快地速度集合在了一起。

“立正!稍息!”叶晗喊完口令之后,转身面向“老大”敬礼,“报告!七组全体成员,请求归队!请首长指示!”

“老大”回敬了一个礼,“‘8231’,你先回到队列中。”

叶晗立刻跑入了队列之中,挺直胸膛,目视前方,眼睛死死地盯着“老大”。

“战友们,你们辛苦了!”“老大”的声音让人听着有一丝激动。

“不辛苦!”七组成员异口同声地回答。

“好嘛!你们士气如此旺盛,那就只休息一天,就给我进入下一个练胆项目。”“老大”的语气一转,真实目的抛了出来。

“谢谢!”七组其他成员并没把老大不近人情的安排放在心上,跟着叶晗能够有机会立功,也同样有机会挨处分,不过他们都习惯了。

惟独叶晗发出了不和谐音,“凭啥子?”

不过,叶晗问过之后,就马上回过神来了,迟归2天,就少2天的休息时间,这是在一开始就定好了的规矩。

“老大”故意忽略掉了叶晗的问题,喊了解散口令。


刚洗完澡,小曾由衷地向叶晗表示了感谢,“‘8231’,谢谢你!”

“以后不要那么木(呆)了,我这次可以帮你,下回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可就不好说了。不过,你得给我说说,怎会在那个关键时刻发哈(傻)?”叶晗一脸的大而化之。

“‘8231’,不瞒你说,还不是我当时有点怕,你也知道我到现在手上都还没沾过血!”小曾倒是很老实。

叶晗歪着脑袋看了小曾半天,突然哈哈大笑,“日!你在家没杀过鸡?没沾过血!亏你龟儿子说得出来!”

小曾急了,“真得!真得!我到现在手都没沾过血。在家,我姨妈……”

下面的话,小曾不好意思说了。

“给老子赶紧说!你姨妈怎么你了?”叶晗一脸怪笑。

“‘8231’,我说了,你可不要笑我!”小曾满脸通红地挠挠了湿漉漉的头发。

“说!赶紧说!说了之后,老子帮你对症下药!”叶晗倒是很大包大揽地。


等叶晗听完了小曾说的原因,肚皮都笑痛了。

小曾确实不能沾血,别说杀鸡,就是摸一下鸡都怕,只要是有毛的动物,他都怕!还在小曾两岁的时候,小曾的姨妈就用鸡毛掸子在小曾的胯下挠了那么两下,小曾当时就哭开了。自此小曾就在心理上留下了一个毛病,看到鸡就怕,又从怕鸡到怕鸭子,再到怕狗……

笑过之后,叶晗才面色一肃,“‘叮当’,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必须要克服这个心理障碍才行啊!这个心理上的问题,我来帮你克服。不过,我先说好!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如果你做不到,我只能给‘老大’说,你不适合当一个军人。”

小曾想了很久,才下了决心,“你说吧!该怎么做?”

“你先去把刚刚换下来的作战服穿上,顺便带上你的匕首,去禁闭室的门口等我!”叶晗对小曾下了命令。

“这……”小曾不解。

“去不去?不去,就别想我再帮你!你就等着脱军装吧!”叶晗开始激小曾。

小曾乖乖地听叶晗的命令去穿作训服去了。


叶晗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炊事班,抓起几只炊事班长喂来给伤员补身体的鸡就走。

“‘8231’,你搞什么?那是给伤员养得!你嘴馋,自己掏钱,我给你买去”炊事班长以为叶晗又像集训时那样犯馋了,那时候的叶晗没少偷偷捉集训营的鸡做什么“叫化鸡”。

“晚上,我来给你钱,今天晚饭前,我把鸡送回来,给弟兄们加餐!”叶晗一溜烟就跑了。

“喂!记得给钱哪,你都欠三十多块了,你再不给,我就给‘老大’报告了。”炊事班长很是不放心,叶晗在这事上耍赖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叶晗早就跑得没人影了。


小曾有些慌乱,叶晗也太能整事了,不但把炊事班的鸡全抓了来,还让其他战友帮忙去买了二十多只。听到耳朵里咯咯的声音,小曾感觉汗毛都立起来了。在小曾的眼里,这世界上如果还有什么东西让人感觉可怕的话,恐怕就是这种看起来面目可憎,吃到嘴里又好吃的动物了。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下手呀!”叶晗催促小曾。

“我怕!”小曾闭上了眼睛。

“脓包,你就等着脱军服吧!”叶晗生气了。

在把小曾和鸡关进禁闭室之前,叶晗就缴了小曾的匕首,非要小曾去逮那些鸡,而且还要在逮住后扭断鸡的脖子。

小曾闭上了眼睛,用脚去碰那些在禁闭室里正好奇地散步的鸡。

叶晗看着就来气,“叮当,按我说的话去做,三十分钟后,如果你还不能像解决敌人一样解决他们,你就是一个狗熊兵!”

小曾还是不敢睁开眼睛,依旧战战兢兢地闭着眼睛,去碰那些鸡。

“日!老子从小到大都没看到你这样的!龟儿子,你就是用脚去碰这些呆头呆脑的东西,也把眼睛给老子张开呀!”叶晗大为光火。

小曾倒是把眼睛张开了,可是连用脚去碰那些鸡的勇气都没有了。

看到小曾那怯生生的样子,趴在禁闭室外看得侦察兵们都着急了,嚷开了,说什么话的都有,小曾就是不来气。


“让开!”叶晗分开站在门边的侦察兵,一脚踢开门,闯了进去。

叶晗对小曾指着那些鸡说,“你看好了,这些畜牲打死了你的亲人,打伤了你的父老乡亲!现在我命令你,向他们发起进攻!三十分钟解决战斗!”

激将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叶晗急得不行,顺手就抓起一只鸡,就往小曾的怀里送,小曾吓得想马上丢掉,却给叶晗的目光瞪得停住了手。

“马上扭断它的脖子!”叶晗的声音之大,让人感觉像在打雷。

“不!”小曾断然拒绝。

“你不是怕它吗?那你为什么现在敢抓着它了?”叶晗很直接地指出了要点。

是噢!都敢拿在手里了,还怕个甚?小曾在突然间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怕。

小曾终于下手,不过活做得并不漂亮,鸡在临死前反啄了小曾的手,小曾的手顿时鲜血横流。没让鸡见血,反而让自己见血,小曾终于有了像样的怒气。

“给老子匕首,老子要干掉这畜牲!”小曾眼里冒着火,死死地看着还没死透的鸡,向叶晗伸出了手。

叶晗很适时地把匕首放到了小曾的手里,悄悄地退出了门外。

……

很久之后,小曾才回过神来,他不怕鸡了,他不怕见血了!

“哈哈!”小曾狂叫出声,开始了手舞足蹈。

“兴奋个球!”叶晗骂开了,“叮当,你龟儿子今天给老子滚到炊事班帮厨!还有,买鸡的钱你出,对了,顺便帮我把我欠炊事班的那些账都给我付了,算是你教你龟儿子出的学费!”

“好!好!”小曾满口应承。

“走哟!今天晚上打牙祭哟!在外面啃了几天压缩饼干,老子都快吐了!”叶晗开始轰看热闹的战友们。

临走前,叶晗没忘让小曾打扫禁闭室,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鸡血和鸡屎,如果不及时清理,下次哪个惹事包进来,还不得把今天参与这事的人,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一遍呀!


当“老大”吃着鸡肉时,心里却没忘记骂叶晗,狗日的又把伤员的补品糟蹋了!

心里骂归骂,“老大”嘴里可没停下来,拼命地向嘴里塞着鸡肉,说实话,自打到了边境,天天操心叶晗和其他侦察兵,哪来那么好的胃口?好在,现在所有的人都平安回来了,心情好的时候,能吃就吃吧!

叶晗揽着小曾的脖子,在那里喝开了酒,酒量不好还要跟人拼酒,这事恐怕也就是叶晗能做出来吧!

“叮当,从此后之,见了敌人,你就给老子下死手。如果你下次还像抓俘时那样,你的好运气就没有了!你妈就你这一根独苗苗,别到时候,你白眼一翻,挣了个光荣,要喊老子给你妈当儿,老子懒得侍候哟!”

“嗯,嗯!”小曾的酒量不错,心情也很不错,“放心好了,‘8231’,只要有你在,我运气一向很好!”

“妈哟!硬是讹上老子哟!喝酒!”叶晗舌头都大了。

叶晗喝醉了酒,虽然不会哭,但他很能闹,又是要跳楼,又是要唱歌。到了最后,干脆在嘴里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念叨了一整晚。

侦察兵们都听到了叶晗叫的那个名字——王蕾,在叶晗醒来之后,侦察兵们很有默契地谁也不提起这个名字,怕叶晗伤心!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