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十一月九号,星期天。下午三点二十分。

赵岚坐上小轿车,离开自己的公寓后,心里面一直在惦记着两件事。

座位下面的一箱珠宝是日本人送给自己的报酬,作为他为皇军努力工作的奖赏,价值约有十好几万。他不想又被老婆吞了,于是趁着这个每个礼拜天有事外出的时候,把它偷偷放到自己的情人那里。姓秦的女人前几天回老家了,估计得半个月的工夫才能回来,自己应该能在这段时间把珠宝变卖出去,到时连她也可以瞒过去了。

“女人总是不能完全信任的。现在时局不稳,自己手里总得握有一笔钱才行。”赵岚心里这样想着。

另外一件事却正是关于一个女人的。

前天晚上他去参加一个太原市商业协会的庆祝宴会,认识了一个女人,姓汪,是丽都酒吧的舞女。

和他交往过的女人不下十个,其中有两个就是舞女。可以说他对女人的经验以及感触十分丰富。但这个姓汪的舞女依旧使他觉得很是特别。

她的容貌十分秀丽,身段也很诱人,但又不使人觉得过于艳丽,完全不是那种世俗的美艳,而是一种如秋天的菊花那样的清秀之美。她很年轻,却同样很有涵养。

她很大胆,但却称不上开放,难得的是她对自己表示出明显的欣赏。她对他有好感,她的风情也迷住了他。

那天晚上他搂了她,也吻了她的红唇,但是当他的手掌抚上她富有弹性的臀部时,她拒绝了他。

他没有因此感到意外。他的动作是有点鲁莽,毕竟那时两人认识还不到两个小时。

她在拒绝他时,脸上居然泛出了红晕。所以赵岚对自己和她刚才的亲密程度,已经感到非常满意。

他不喜欢过于主动的女人。姓汪的女人年轻,欲迎却拒,身体内蕴藏着充沛的热情,——她正是赵岚渴望得到、渴望征服的对象。

什么时候可以和她再相见呢?如果不是这两天抽不开身,他一定会去丽都酒吧求访佳人的。

男女情爱方面他对自己信心十足。在第二次相会,最多是第三次,他便会将这个美丽撩人、又带着娴雅气韵的尤物据为己有了。之后就是细心地品尝、随意地享用了。

想到这里,赵岚的身体开始变得有点躁热。他不太自然地移动了一下下身。

侧过头往外看时,车子已经驶进了广安街。赵岚又下意识地摸了摸座位下的那箱珠宝首饰。

金钱,美女,包括地位,他已经拥有了不少,但令他心中兴奋的是,他还会拥有到更多。赵岚觉得自己的确应该算作某一类型的成功男人的典范。

又过了两分钟,快要接近四点钟的样子,车子突然产生了一阵猛烈的晃动,原来是司机在此时急忙的猛踩了一下刹车。一位过马路的行人差点被车撞到。一个女人。

司机粗声骂了一句,伸出头去,只是看到了那个女人的侧身,很年轻的样子。赵岚跟着也把头凑到了窗户旁。

他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个姓汪的舞女,那个他刚才还在绮思勾念的尤物。

今天她穿着一件浅粉色的洋装,不施一点脂粉,尤显得清纯雅净,青春迷人。此时她正把身子向这边斜了过来。

“今天的运气实在是好过往常。”赵岚欣喜地这样想着。

“汪小姐,是我啊!没有伤到你吗?真是对不起!”赵岚摇下窗上的玻璃,向她说道。

汪晓艾转过身来,看了看他,说:“原来是赵先生啊!真是巧了。我没有什么事。”

赵岚说:“汪小姐有空外出啊?是买什么东西吗?”

汪晓艾向他走近了一小步,说:“我是来这儿看望一位朋友的。正打算回去呢。”

赵岚说:“汪小姐走了这么多的路,有点累了吧?我有个表妹就住在前面,汪小姐不妨进去坐上一会儿吧。”说完他用手指了指马路北面。十号住宅就在前面不到十五米处。

汪晓艾说:“那好吧。”虽然口中答应,但她距赵岚的车子还有大约一米远近,她的身子站在原地未动。她在等着赵岚下车来邀请自己,这样就给许岩制造了一个良好的射击机会。

汪晓艾今天早上已经和许岩碰过头。他告诉了她清雁可能出现的位置和动手方式,还有自己藏身待击的准确地点。

她和他商量好行动后的撤出计划,就开始做起了准备。她大概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在等待赵岚的车子到来。

她已经顺利地使它停了下来。如果赵岚接着肯下车的话,她的事情自然就圆满地办完了。当然,许岩也会随后射出一颗夺走赵岚性命的子弹,她不觉得他的枪法会出现失误。他此刻一定已在狙击镜里做最仔细的瞄准了。

但赵岚并没有下车来邀请汪晓艾。他并不是那种一见到女人就毫无防备的粗心之人。还有一个原因是车上并没有空位,车子后排坐着两个体形健硕的保镖,他们的腰间都挎着容弹量二十发的驳壳枪,也有人称这种枪为“盒子炮”或者“二十响”。

赵岚回头对一个保镖说:“你下去先陪这位小姐在门口等着。我去那边把车停好就过来。”

他本来是打算把车子停在门口,用不了十分钟就会坐车离开的,现在因为姓汪的女人的出现和她答应了他的请求,估计得待上半个小时甚至更久。让自己的车子长时间地停在十号住宅门口显然是不妥的。

汪晓艾清楚了赵岚的安排,还想再说点什么,那名保镖已经推开车门,钻下车来。司机也已经再次发动了车子的引擎。

汪晓艾已经没有办法可想。赵岚的车子眼看着就要向前移动了。还没有听到许岩的那一声枪响。

此刻已经过去了大约半分钟。化装成不起眼的商行老板的程洵佑也没有听到许岩的枪声。

他在四十分钟前就已经在路南边的小茶馆里闲坐着。他也发现了街道对面同样在守候着赵岚的汪晓艾。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他就摸了摸藏在衣褂里的手枪,并暗暗的计算着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三十秒钟,许岩的枪声还没有响,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应对意外情况的方法,只有由自己先动手了。

程洵佑从怀中掏出了一把M1932式毛瑟冲锋手枪(即具有连发功能、可当冲锋枪使用的驳壳枪),扳下枪后面的击锤,将左侧面的快慢机拨到了“快”字,猛然地从凳子上站起身来。

许岩为什么迟迟没有开枪?他究竟是出了什么意外,还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许岩遇到了难题。一个射击角度上的难题。

他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视野里等待赵岚的出现足足有十五分钟。

当车子停下后,他打开毛瑟步枪尾部的“旗子”形状的手动保险,没费多大气力就准确的瞄准了赵岚的胸部。

外面的天空很晴朗,几乎没有风,射击的角度偏差也做了修正。正是一枪毙敌的大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