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五章(在它乡) 第五章第十回(郭郎中)

傲星辉 收藏 2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十回

我们在出了渝城以后不久,就看见在官道旁边有一座茶棚。茶棚外边拴着几匹高头大马。我一见到这些马匹之后,就带着兰儿和达苗告了别。

并且相约在不久的以后再见面。说完就分成两路了。我和兰儿向东南而去。达苗自己从茶棚前边过去向正南跑了下去。

在达苗刚刚从茶棚前过去不一会,就从茶棚里走出五六个赵家商号的护卫。他们手里提着几个袋子。看样子是给人押运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一般都是急用的药材一类的,虽然不太值钱可是因为特殊用途!所以商号的护卫们经常会有押运这样的货物任务。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只见他们上了马以后就打马扬鞭地跟在达苗后边跑了下去。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达苗的后边、、、、、、

和达苗分开以后我和兰儿并没有急着赶路。因为今天我们不准备跑太远。出了渝城向东南百八十里地就是黄石。而我和兰儿并不想去那。

要去黄石必须经过一个小湖。在湖边上有一个赵家商号的药材作坊和纱织作坊。我和兰儿就准备去那里看看。所以我和兰儿走的也不是很快。

当我们远远的可以看见那个小湖的时候。见到路边的小树林里,躺着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人。一开始看第一眼我还以为他在那睡觉呢。

可是感觉哪里好像有点不大对劲?于是不禁又多看了一眼,不过还是兰儿眼睛好使。见我看着路边树林里也向那里看了一眼,不过现在距离有点远。看不太清楚。

但是兰儿也看出点问题来。还和我说呢:“哎!!!以前出来时也偶尔看到,一些身体不太好的书生出来打柴什么的,一不小心摔伤之后。在因为一点别的原因就、、、”

兰儿下边的话没有说出来,不过我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等到我们又走近了一点我才看出来,这个人虽然躺在那里,可是姿势有点僵硬。和正常的躺着睡觉是绝对不一样的。

现在近了兰儿也看得清楚了,叹了一口气:“哎、、、脸上颜色不对劲。可能是被蛇给咬了。也不知过多长时间。可能是没救了!”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跳下马去了过去。听兰儿这么说我也下马过去了。虽然对医术不算太懂,可是要真是像兰儿说的那样,这个人是被蛇咬了。

那么相应的一点应急的小办法我还是知道一点的。不过我以前还真没机会见识兰儿的医术,但就听兰儿刚才说的那几句话,也知道兰儿的医术差不哪去。

这走到了近前才看清楚。只见此人虽然身穿一身粗布衣服,并且身边扔着一把斧子和一个可以背着的筐。但绝不是干粗活的人。可能是书生一类的出来砍点柴。

现在看他的样子像是挺倒霉,出来砍柴被蛇咬了!走上前去一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才看出来原因所在。因为我看到他的肚子胀鼓鼓的,而且全身上下并没有太明显的伤口。

这么一看倒不像是被蛇咬而中毒了。兰儿这时也看出一点不对劲的地方来。回头看了看我:“相公、、、看此人好像不是中毒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听兰儿这么说我就蹲在这个人的身边,仔细观察了一下。可是我左看右看的也没瞧出什么更从的东西来。不过倒是他身边一个柴筐里的东西吸引了我。

原来筐里是一些野菜野果一类的。而且有一些大叶野菜可以看出来好像是被人咬过的样子。又联想了一下现在这时的生活环境。才想到这人可能是消化不良。引起的突发性的胃肠疾病。

说好治也好办,只要对症就行,也不是什么费事。可是我想对现在人来说可能算是严重的病症。而且因为这病而送命的人也不在少数。

不过这主挺幸运遇上我了!左右看了看。正好树林里有一条小溪。于是一猫腰把此人抱了起来向小溪走了过去。兰儿见我这么做也知道我是想救这个人了。于是牵着马跟在了我的身后。

走到小溪边上我也图省事,而且因为兰儿也在这所以也没有把他衣服脱下来,就直接扔到溪水里了。兰儿一见就是一惊。不过也没有作什么。

“相公、你这是???难道你看出此人没救了,直接扔水里让他死的快点,省得受罪么???”

听兰儿这么说,我郁闷地摇了摇头:“夫人、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只不过我这救人手法有点奇怪。主要是现在我们身边什么东西和药材也没有。所以我就用这种方法省点事。”

我在说话的时候是一直盯着那个人看的,在见到他的手脚条件反射试地动了起来,而且眼睛好像也睁开了。就放心了!!!不过也没有马上救他。

只见水里冒着水泡。真没看出来,这看起来并不太胖的小身板还挺能喝的。兰儿见此人在水里手刨脚蹬的就看了看我,见我还没有动。但是一直盯着那人看,可以知道我是准备救这人的。

果然我看差不多了,那家伙手脚也慢了下来。于是一弯腰拿起了脚底下的一条布带子。兰儿这才看到我脚下还踩着一条布带子。而布带子的另一头就拴在那个人的腰上。

从带子上可以看得出来。这正是那个人的腰带。原来我在刚刚抱着那个人走向溪水边上的时候。已经用一只手把他的腰带解开之后,又拴在了他腰上。

在我把他扔下水的时候,就把另一头踩在了脚底下。这会见差不多了,就拉着腰带把那个人拖了上来。然后把此人扛在肩上就是一顿蹦达。一开始还没有反应。不过在我又坚持了一小会,就听此人喉咙里一阵声响。我就赶紧把这个人从肩膀上放下来,看准一匹马的马背就扔了过去。

果然只见此人在扔上马背以后在一撞。嘴一张就一下子吐了出来。这一下子的排量可是真不小!最少得有三点二以上的数值了!兰儿这会也瞧出来了。原来我竟用这种方法,让此人把肚子里消化不了的东西吐出来。

但是她可没兴趣看。转头走到了一边。而我也转过头去打量了一会那个人的背筐里。还有几样草药,和采药用的小家伙式。除这以外还有一点野菜不过可能也是当药材挖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小会也听不见那个人折腾的声音了,我才转过头去。好家伙只见地上一大堆东西。看来是吐的差不多了,于是就牵着马来到了小溪边上。顺手一拉就把他从马背上抻了下来。

此人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还哼了一声。看样子是还醒过来了。把他向小溪边上拖了一点。看他也清醒过来了,就告诉他用溪水漱漱嘴。

看现在这意思他算是清醒过来了,听了我的话之后就趴到水边漱起嘴来。过一会又在地上趴了一会好像才缓过一点劲来。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有好几次差点又倒下,不过还好最后站稳了。两手一搭:“感谢二位的出手相救。要不然我这次还真是危险了。看来下次得少尝试一点了。”

听他这么说我莫明其妙看了一眼兰儿,只见兰儿听了也是一头雾水。回头又瞧着此人。

“你是哪里人氏。看你的样子不是砍柴的吧?为什么会昏倒在这里?知不不知道这样躺在这阴暗的树林里很容易发生危险的!!!”

那个自嘲地一笑:“小姓郭、双名金城,就是这石湖边上的郎中。这次出来是采药来的,顺便试试一些新草药的。结果没想到因为经验不足差点!哎、、、”

可他说完可把我逗坏了,于是板想了脸:“嗯???你是郎中?那么你要真是郎中的话!我就是太医了。而且还是最历害的那种。”

结果把这位郎中给羞得抬不起头来。看他这样我挺满意!不错还有点羞耻心。所以也就不在逗他了:“那听你这么一说,你这是在试草药呢?可我看起来你好像是试错东西了吧???”

说到这里拿起了他药筐里的大叶植物,看了看我这越看越感到眼熟?这是什么东西呢看起来这么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来了。想到这里拿到手摸了摸。

忽然一下子想起一样东西来!叶发黏。圆锥花序顶生。花萼筒状,花冠漏斗状,形似军号,末端粉红色。哎我的包子,我想起这是什么东西来了!

想明白之后来到郭金城面前,把手里的叶子扔到他面前:“我说这位郎中,这叶子上的牙印是你咬的吧?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没想到郭金城点了点头:“知道啊,这是我们这一种很常见的东西。一到晚上点上几片晒干的叶子,什么蚊子啊一类的小虫子都不见了。”

还好看来他们还没有发现这东西有别的用处:“那你咬这东西是当野菜吃吗?难不成你家里困难成这样?”

郭金城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了。走到马匹边上从搭子里拿出一小块熟牛肉。走到郭金城身边微微弯腰把牛肉递给了他,不过郭金城并没有接过去。

倒是抬头看了看我:“我家里不缺吃的,我昨天吃的那些东西,也只是为了试试那些东西能不能吃。”

听他这么说我就把牛肉又向前递了一下:“从你身上也看出来了,你虽然穿成这样可是身上一个补丁也没有。可见只是为了采药方便所以才穿成这样的。现在这是送给你的。吃完东西好有力气带我们去你家看看。”

“我庄子上现在正好缺少个‘历害’一点的郎中呢!”剩下的话我没有接着说下去,郭金城听我说完也就没有在客气。把牛肉接过去就咬开了。

见他吃上了我又从马搭子里拿出一个备用的水袋。打开我的水袋倒了一半出去。来到郭金城身边,他也没客气伸手就接过去,灌了两口又吃开了。

等他吃完了,竟呆在那不动了。我一看就纳闷了!这好好的又怎么了?不过还好他马上就站了起来,看了看我的水袋:“我说怎么有点不对劲呢。原来是加了盐分的,看来这位朋友也是行中之人了?还没有请教您的尊姓大名呢!”

看他这样我放心了,冲他摆了摆手:“我的名字你现在知不知道也没什么用。你就叫我星光或东家就行了!”

郭金城听我说完就愣了一下:“嘿嘿、、、见过历害的主,但是没见你这么历害的,救了我一命就要收我为家丁么?不知您老是哪座庙上的大仙?”

听他这么说我也没有生气,不知者不怪吗!在说了人家也不知道你从哪来的,就因为你救了他也不至于这样。不过我看出来了,就凭他这劲头我也得想办法把他拉到我庄子上去。

于是我就没有说我的另一个身份,只告诉了郭金城我是赵家商号的东家。这次没什么事出来溜达溜达。检查一下各地分号的情况。

这郭金城听完之后也是半信半疑的。不过想想我骗他也没有什么用,于是也就相信了我:“你真的是赵家商号的东家?要是真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冲他一咧嘴:“还想什么。管吃管住的你还可以接着你的尝百草工作。只不过以后注意点别一不小心吃多了就不太好了。对了你的医术怎么样。”

说到这里拍了拍我身边的马匹:“要是这匹马不吃不喝,也一动不动了。是怎么回事?”

结果郭金城听我说完,两眼一翻差点没叫我气昏过去!不过还好呆了一会缓了过来。用手指哆嗦着指着马匹。他那意思我看出来了,本来是想指我的。

可是转念一想那样不太礼貌,所以没有指过来。而是一转弯指向了马匹:“我说你也太小瞧我点了吧。就是在对我不了解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郎中啊。竟然叫我去看一匹马的毛病?也、、、”

没等他说完我就挥手示意打断了他:“你想错了。如果是在两军拼杀的战场上,你跨下的马匹其实也就是你的战友。你这么轻视它可就不对了!”

听了我的话这位郭郎中,一下子说不出什么来了。过了一会才小声说了:“可现在可不是什么战场上。在说了这么好的马匹突然不吃不喝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少也得简单了解一下病情才能下结论的。”

听他说完我就笑了。走到马匹边上把几只箱子放在另一匹马背上,捆好以后指了指腾出来的那匹马,对着郭郎中说:“会骑马不?你骑这匹,我们去你家瞧瞧。”

郭朗中见我这么说也没客气:“当然会骑了。”说完把背筐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去了我们看见他的那个地方,只是轻轻的几下子,就身手灵活地爬到树上去了。

熟门熟路地把背筐放在树枝上的一个地方。用筐里的绳子固定好就下来了。见我和兰儿盯着他看。才不好意思地说:“我以前东西多的时候都是放在那里的。”

听他这么说我才反应过来:“哦!没什么。我刚刚只是有点惊讶而以,没想到就你这小身板还有这能劲!也是真人不露相啊!!!”

郭金城听我这么说,才知道我刚刚为什么发呆。走到马匹边上一搬鞍跳上了马背。一指眼前的小路:“我家很好找的就在这条小路的方向上。”说完就打马在前边跑了出去。而我和兰儿也紧接着过去了。

顺着小路跑出小树林之后,又跑了近小半个时辰我们才下了小路。这时就可以看见远处有几个小山丘出现在视野里。这时的环境还真是不错,现在满眼的都是树林和草地什么的。时不时的就有一只小兽跑过。

或是狐狸或者是一只野兔子的跑过去。有时还有些野鸡什么的扑扑棱棱地从草丛里飞出去。这时我们是又跑出了一阵子,在到了小山丘顶上,就看到在几个小丘中间有几间小草房。不用问那就是郭金城的家了。

于是我们马上一鞭放开马匹,快速地冲着草房跑了过去。在快到草房前的时候,郭金城才想起个问题来。于是转头问了问我:“对了,刚刚那会你问我马突然不吃不喝了是什么毛病。我想知道答案是什么???”

见他这么认真我也就有心在逗他一下:“就是马睡觉了,所以才不吃不喝的。我家的马都是有专人照看的,哪那么容易轻易地就有毛病!”

郭金城听完我这话差点没从马脖子上飞出去。翻了好几下白眼,也没有说出什么来。郁闷是看了看我又打马向前边跑去。他是跑了,可是兰儿可忍不住了。在我身后轻轻地笑了起来:“你呀你呀!都什么身份了!还总没个正形的!”

不以为然地瞟了兰儿一眼:“我逗他了么?没有的!夫人,我只是把实情告诉他而以。有什么不对的吗?”这会我们也跑到了几间草房前边。

翻身跳下了马,顺手把马匹拴在草房前的几根树桩子上。并把兰儿的马缰绳也接了过来,在桩子上拴好了。这会郭郎中才一个急停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我在这几间屋子前愣了一会。难道这是用来凑数的房子吗?明明有挺大的地方。可是几间房子还是挤在一起。不像是正经房子那样分上下屋。或东西厢房的。

并且还是高矮不一的。大的一间房子能有小的两倍大小。就这样几间房子盖在一起还真是有意思。

另外在两间屋子里还有几个黑乎乎的烟囱口。现在竟然还冒着烟。这小子也真胆大,也不怕他不在的时候失火把房子点着了。看那意思是用来煎药的炉子。

郭郎中走到屋子前推开门转身一搭手:“请吧,进来看看我的别院!”

听他这么说我可笑了,就这?还别院???我还真得好好看看。想到这里带着兰儿走进了屋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