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大婶劝请:“甭客气,像干部那样吃!”

南洋水师 收藏 0 622
导读:这乡下大婶,烧得一手好家乡菜,做了一辈子饭:大集体时,上水利工地做饭,香满河塘湖堤;村上来了戏班子,也请她出面;县上、镇上有干部来,自然也少不了由她主厨。   看人家吃得额上打光,嘴巴叭哒,鼻涕拉乎,大婶便乐哈畅快、好生得意:你们吃得高兴,俺脸上才有光鲜气哩!   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大婶的感觉,吃饭最不讲究的是干部,最讲究的也是干部。所谓“不讲究”,就是嘴馋,顺嘴的菜,不管小菜还是荤菜,全都吃光光;不想吃的菜,动都不动。再就是几乎不住筷子,不像寻常人家来客,吃吃停停,有时顿顿筷子,相互谦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乡下大婶,烧得一手好家乡菜,做了一辈子饭:大集体时,上水利工地做饭,香满河塘湖堤;村上来了戏班子,也请她出面;县上、镇上有干部来,自然也少不了由她主厨。


看人家吃得额上打光,嘴巴叭哒,鼻涕拉乎,大婶便乐哈畅快、好生得意:你们吃得高兴,俺脸上才有光鲜气哩!


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大婶的感觉,吃饭最不讲究的是干部,最讲究的也是干部。所谓“不讲究”,就是嘴馋,顺嘴的菜,不管小菜还是荤菜,全都吃光光;不想吃的菜,动都不动。再就是几乎不住筷子,不像寻常人家来客,吃吃停停,有时顿顿筷子,相互谦让一番。


所谓“讲究”,就是座次从不含糊,各人坐各人的位子,便是不认得,也知道谁是主宾;主宾不先动筷子,其他人不敢“剪彩”。主宾爱吃的菜,往往是剩得最多的:都让着,一人吃不了那么多,结果都剩下了。这时候,大婶就在一边打趣:既请您家来“剪彩”,您就多“剪”几筷子,总是“多谢”一回。


待的人多了,见惯了各色人等、各式吃相,大婶凭声就知各人喜好、味口。前些天回老家,没想到大婶一句劝请话,竟“雷”倒我。


我是偶然路过,随意去的,她来不及“赶场”割肉买鱼,所以菜、饭上桌,一脸歉意:来前儿不打招呼,婶子这边没有好茶饭,只有随菜便饭了……不过,一忽儿,她便巧手弄出好几个碗碟的美味来。


那酸豆角,金黄底色、配以艳红的辣椒,佐上绿绿的葱花、亮亮的麻油,一看就流口水;那晾干的刁子鱼,煎得双面焦黄,尖椒、蒜苗配衬,清香扑鼻。便是那腌炸菱角菜、臭豆腐、酸溜白菜,堪比“五星级”大厨……


吃着吃着便沁出了汗,顿起筷子。大婶又端出一碗土罐煨炖的萝卜汤来,飘着油星,冒出浓香。见我住了筷子,劝请我:“摆什么斯文呢?甭客气呀,像干部那样吃!”雷得人差点喷出香来。

回来的路上,想起“像干部那样吃!”就暗自好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显然不是嘲弄,也不是贬低,更不是蓄意丑化,它从一位农村老婶子的嘴里脱口而出,只是一种逗趣,是对一种社会现实的淋漓尽致的描化。


“像干部那样吃!”既显现一份热情,简朴、斯文、亲切、亲和食态,也可理解为一种鄙视,繁琐、粗俗、蛮馋、猥狎吃相。不过,终归是有些扎耳。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