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六十六 拍卖会 六十六 拍卖会

叶风沙粒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URL] 66. 在县城的商务大厅里,说是召开一次商务会议,实际就是兴泰30﹪股权拍卖会,所以,虽然当时的县城可以说是混乱至极,但到场的商界人士还是很多,其实大多是想看看热闹而已,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明就里。 徐祖泰和徐孝儒、徐则静静地坐在最前排,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今天的拍卖会他是志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66.

在县城的商务大厅里,说是召开一次商务会议,实际就是兴泰30﹪股权拍卖会,所以,虽然当时的县城可以说是混乱至极,但到场的商界人士还是很多,其实大多是想看看热闹而已,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明就里。

徐祖泰和徐孝儒、徐则静静地坐在最前排,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今天的拍卖会他是志在必得了,据他看来商界除了绸缎庄的钟老板、车行的曹老板、印刷厂的谭老板可能有势力来竞拍外,商界里可能没有其他人有势力来竞拍了,看来这是他收回那30﹪股权的最佳时期了。

徐孝儒作为商务处处长居然没有出席这次商务会议,全权交给他的助手操作安排的,

一切按拍卖会的形式进行的,拍卖开始了,拍卖师先出具了兴泰30﹪的股权书,并由公证人公证,起拍价十万现银,台下一下子议论纷纷,想不到占三分之一的兴泰股权居然就值这么点钱。

“十二万现银,绸缎庄的钟老板!”当绸缎庄的钟老板急不可耐地举起了牌子,竞拍师大声地喊着出价。

“十三万现银,印刷厂的谭老板!”印刷厂的谭老板也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十五万现银,兴泰织厂的大股东徐老板!”徐则举起了牌子,他一下子就加了两万现银,全场刹时肃静下来。

“十六万现银,车行的曹老板!”徐孝仁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车行老板一眼,看来他也是硬这脖子在喊出这个价的。

徐祖泰泰然自若地伸出了四个手指头,徐则犹豫了一下终于举起了牌子,拍卖师高声的喊道:

“二十万现银,兴泰织厂的徐老板!”

场上的人都在窃窃私语,却没有一个人敢再加价,因为他们看到徐祖泰是志在必得了。

拍卖师扫视了一下全场问:“还有人加价没有?”

回应的是一片寂然。

“二十万现银,一次!”拍卖师不紧不慢地喊这。

“二十万现银,两次!”

“二十万现银……”当拍卖师的锤子举在半空中,准备喊“成交”时,一个清晰的声音把这一切都中断了,这比锤子敲下去更让人震惊,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地把头转了过去要看个究竟,到底是何方神圣。那声音来自会场左边最后一排,徐祖泰他们也不禁转过了头,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一个清丽脱俗的女人,紧身奶白色短上装,戴着一顶白色的小礼帽,一块白色的面纱遮去了大半个脸,套这白色蕾丝手套的左手高高举起一块牌子。

拍卖师定睛看了一下那块牌子:“三十万现银!”

拍卖师却不知道她代表那个商会来竞价的,只见那个女人示意旁边的助手提了个大箱子走上了前台,然后打开手提箱,里面全是现银,看来还不止三十万,在公证人确认无疑之后,向拍卖师点了点头,于是拍卖师扫视了一下惊异的全场,清了清嗓门提醒大家:“还有没有人加价?”

徐祖泰心里不免有了一丝慌乱,看来这个女人来者不善,而且一定大有来头,看形势对兴泰这30﹪股权也是志在必得。

徐祖泰舔了舔嘴唇,终于伸出了五个手指头,徐孝仁看了不免倒吸一口冷气,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现在库银现状了,徐则又举起了牌子。

“三十五万现银,兴泰织厂徐老板!”

其实这三十五万现银和兴泰那30﹪股权相比是算不上什么,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所有的现银差不多都被县政府搜刮光了,有的还不得不四处筹凑才完成派额。

徐孝儒一直呆在后台,时刻关注着拍卖会的一切,当他听到喊价一涨再涨时,心里不免在暗自高兴,看来还是可以赚一大笔钱的,只是他也不知道那个神秘的女人何方神圣,可现在他心里最关注的只是那股权价格,其它的他才懒得去多费神了。

正在他思忖间,只见那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加价了,场上一下子热闹起来。

“四十万现银,后排的那位女士!”

徐祖泰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这时徐孝仁压低声音告诉他,现在帐上所有现银除了缴出规定的二十万现银之外,就只剩下不到四十万的现银,如果全部投注到上面,一则不知道能不能拿到那股权,二则以后公司就根本难以运转了,他可不能拿兴泰全部来跟这30﹪股权来冒险,也冒不起这个险了。

徐祖泰脸色铁青地起身离开,徐则和徐孝仁紧随其后,当他们走到最后一排,徐祖泰还是解不下心中的疑惑,再侧过头打量着右侧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此时缓缓站了起来,微笑着看向他们,揭开了头上的面纱。

“是你?!”徐祖泰他们三个人同时惊叫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拍卖师的锤声重重地敲响了,那个女人重新罩上面纱,在全场一片掌声里缓步走上了前台,徐祖泰悻悻地离开了会场。

徐孝儒在暗自庆幸还能拍得如此多的现银而喜形于色时,却不料因这次拍卖会要除掉15万现银的税收,他还差5万现银才能交差,可现在他再也想不出能拿什么来变卖了,县里以此为由把他撤职查办,赶出县衙,树倒猢狲散,原来投靠他的手下跑得精光,更别说开口借钱了。

想不到风光无限的徐家大少爷如今却落得个流落街头,这时,儿子因为挨饿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心烦意乱地呼喝着,举手欲打,只听到有个声音呵斥道:给我住手!你不配当父亲!”

这个声音如当头棒喝,他恍惚着抬起头来,一个女人漠然地站在他面前,这身装束就是那天他在后台看到的那个女人的样子,难道真是她?

“小孩我带走了,你再也别想见到他了!”女人冷冷地扔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踏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她旁边的两个手下抱起了孩子跟在后面,孩子用稚嫩的声音哭喊着:“爹——爹——抱我——”

徐孝儒冲了过去想把孩子夺过来,可一个手下挡在了前面,女人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狠狠地说:“苍天有眼,我终于看到你受到报应了,我还要看到你们徐家怎么受到报应!”

“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徐孝儒惊惧看着芳萍。

“你希望我早死吗?却没如你们愿!”

“我一直不相信你死了,孩子还只几个月时,你就派人来偷过的,是吗?”徐孝儒直视着芳萍说。

“如果那次孩子能回到我身边,或许我也不会再找上你,可天意让我来!”芳萍嘲讽地说。

徐孝儒张口结舌,颓然地跌坐下来,看着儿子大哭着被轿车带着离开了,那份心痛真是无法言说,他终于明白芳萍曾经是经历了怎样的心痛,心里自言自语道:报应啊!终于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