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哨兵 第四卷:子弹的归宿 第三十五节

付勇军 收藏 3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size][/URL] 第三十五节 此后两天,李古力一直虎着脸,无声地喂猪喂鸡,无声地做饭,无声地叹息,他的叹息如悠长的曲调,刺激着石虎的每一根神经。 看李古力那阴霾的表情,就知道他正在忍受着痛苦的煎熬。李古力的痛苦是他寄托的希望被无情的事实击得粉碎。 他如往日一样,喜欢坐在小山坡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三十五节

此后两天,李古力一直虎着脸,无声地喂猪喂鸡,无声地做饭,无声地叹息,他的叹息如悠长的曲调,刺激着石虎的每一根神经。

看李古力那阴霾的表情,就知道他正在忍受着痛苦的煎熬。李古力的痛苦是他寄托的希望被无情的事实击得粉碎。

他如往日一样,喜欢坐在小山坡上,面对夕阳,面对落日,默默抽烟,似乎那燃烧的烟头,滚烫的感觉,撕心裂肺呛人的烟雾可以掩盖那令人沮丧和愤怒的感觉。

偶尔,他象着魔似地站起身,飞快跑到训练场边,抡起那把沉重的斧子,狠狠劈向那没有感觉没有生命的木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里更加舒坦。

石虎独自一人呆在平房一间空闲的房间内,自从王助理向他和班长宣布命令后,他就耷拉着头,如霜打的茄子,自己一人默默抱上被子,拿来几个馒头,找一个废旧的水桶,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他这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给自己关禁闭。部队就是这样,军令如山倒,即使没有人监督石虎,石虎也严格按照禁闭的要求对待自己。那几个馒头是用来在禁闭的7天内充饥的,而旧水桶,则是排泄大小便所用。房间里没有床,他把被子扑在墙角边,把身体蜷成一团睡觉。

其实憨憨的石虎,耿直的石虎并没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更没挖出隐藏在深处的思想疙瘩。懵懂的他始终认为,自己并没错,是他们错了;他也没打伤别人,是他们太不堪一击了。

石虎唯一值得愧疚是拖累了班长。他觉得就是因为他,班长才受到处分,也是因为他,支队首长才对农场冷眼以对。现在班长这么难受,这么生气,这么沉默不语,都是他引起的。

石虎呆在房间的时候,竖起耳朵监听班长的动静,李古力的一举一动,李古力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石虎都摸得一清二楚。石虎对班长太熟悉了,熟悉到一声轻微的喘气,一声嘶哑的咳嗽,他都能分辨出那是班长的声音。

所以,李古力的痛苦、郁闷、颓废、懊悔、愤怒等等情绪,都无时无刻不牵扯到石虎的神经上。石虎听着班长的声音,体会到班长的痛苦,无不深深自责。傻傻的石虎只是为班长才感到后悔。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天。李古力仍未说出一句话。

石虎则呆在房间里团团转,他知道坏事了,这下子班长真生气了,而且班长劈柴的声音越来越小,走路的脚步越来越凌乱,班长的身体肯定不好。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石虎靠在墙壁上,发疯似地揪住自己的头发,在内心中谴责自己。

“班长!我错了!”

石虎隔着墙壁向李古力喊话。

“班长我错了!”

“班长,我是个混蛋!我知道自己错了!”

石虎把嘴对准门缝,大声叫喊。

外面的李古力好像没听见一样,仍然喂猪,劈柴,抽烟。

“班长!石虎是一个混蛋!石虎知道错了!班长你要注意身体啊!劈柴的事就让石虎干吧!石虎过两天就可以出来了!石虎一定把全部的柴都劈好!班长,你就别干了!”李古力的沉默让石虎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懊悔的情绪,他瘫软在地,呜呜的哭起来。

面对石虎的啼哭,李古力黑着脸仍然不吭气,他又举起斧子,狠狠地劈起柴来。

喀嚓--- 喀嚓----

这次声音更大了。

“班长!你打我吧!骂我吧!我绝对不恨你!只要打我以后,你心里舒坦,我就高兴了!”石虎在房间里呐喊,嘶哑的嗓音冲击着李古力的耳膜。

可李古力仍然没有回应石虎的请求。他高高抡起斧子,闪电般地砸在柴火上。喀嚓一声巨响,柴棒一分为二。这似乎就是他对石虎的回答。

没有得到班长的原谅,石虎绝望了,象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嘴里还吐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班长,我错了....”

“班长,你打我吧...”

[欢迎加入《武装哨兵》读书群40929050,请和作者面对面进行交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