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明朝,我关注很久了。这个中国最后的汉人王朝,一个历史上昏君数量占皇帝总数近一半的王朝,一个特务机关登峰造极的王朝,一个奇怪的王朝。两年的时间里,我看了大量与明朝有关的书。从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高阳先生的《明朝的皇帝》以及最近热炒的《明朝那些事儿》,我都有所涉及。本人的水平达不到各位大家的高度,但是也是一时手痒,随便写写。这只能使一家之言,不足为信,贻笑大方了。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我们先说说明朝的皇帝。


太祖朱元璋(1328-1398),1368年称帝,在位31年,时年71岁,年号“洪武”。这是一个和许三多一样出身的人。在当皇帝前和当上皇帝的头几年,他的口头禅是:我本淮右布衣(我就是安徽东部的一个小混混)。他从一个要饭的小和尚到国家最高领导人,这中间的过程就是中国版的《我的奋斗》。其实想成功的年轻人不用看什么《奋斗》,看看《朱元璋》传就行了,绝对的青春励志大片。


惠帝朱允炆(1377-1402),1398年即位,在位5年,年号“建文”,太祖孙,皇太子朱标的次子。他是个好人,也算个好皇帝。在他临死前(关于他的传说很多,他到底死没死现在没证据。我是个法律工作者,我只能相信他死了)他最应该想的事情是:当时推行计划生育该多好(这样他的四叔就不会出生了)。


成祖朱棣(1360-1424),1402年即位,在位23年,时年65岁,年号“永乐”,朱元璋的第四子。天才的表演艺术家(装疯卖傻逃过一死),大暴君,好皇帝。留下一座伟大的城市(北京),留下一本好书(永乐大典)。小混混想当大哥就好好学学他。同样出来混,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仁宗朱高炽(1378-1425),1424年即位,在位1年,时年48岁,年号“洪熙”,明成祖长子。他的人生经历给我们两点启示一是长得丑不要紧,只要有能力(大胖子、瘸腿);二是一定要有个好儿子(他有个好儿子是他当上皇帝的决定因素),只可惜二把手当的时间太长,当上一把手后不太适应(主要是心态上),只当了八个月。


宣宗朱瞻基(1398-1435),1425年即位,在位11年,时年38岁,年号“宣德”,仁宗长子。除了喜欢逗蛐蛐儿,其他的堪称完美(好儿子、好学生、好皇帝)。与其父合称仁宣之治。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给太监扫盲和成立司礼监。


英宗朱祁镇(1427-1464),年号“正统”“天顺”(1435-1449;1457-1464)在位,在位23年,宣宗长子,即位时才9岁,被宦官王振专权,1449年,瓦喇大举南侵,王振惬英宗亲征,英宗被俘,史称“土木之变”,1450年,被放回,直到1457年,才又即位于,死于1464年,时年38岁。人背了喝凉水都塞牙缝。这位仁兄就干上了。当政的前七年,内阁有三阳开泰(杨荣、杨博、杨士奇),政通人和、海内生平。可惜摊上了个混蛋老师(王振)。先是当俘虏,在外面吃了几年手抓羊肉,回来后发现稀里糊涂的长了一辈儿(当了太上皇)。最后又重新当上了皇帝。他的经历和坐过山车差不多。说实话,他不是个好皇帝,但是却是一位有人性,尊重人权的皇帝。(废除了嫔妃殉葬制度)。不能原谅的是:杀于谦。(我想流泪)。


景帝(代宗)朱祁钰(1428-1457),1449年即位,在位9年,时年30岁,年号“景泰”,宣宗次子。临危受命,挽狂澜于危难之际。(英宗被俘后,即皇帝位。稳定了人心。)用对一个人(于谦),办错一件事(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


宪宗朱见深(1447-1487),1464年即位,在位24年,时年41岁,年号“成化”,英宗长子。典型的要美人也要江山。他的爱情观超前了将近七百年(与比他大19岁的万氏谈恋爱),而且是忠贞不渝型。女人的偶像。好脾气、没能力。(纵观成化一朝,大坏宦官、大奸臣层出不穷,如汪直、万安之流)。他统治的时代,大趋势大主流就一个字——混。唯一值得骄傲的是有个好儿子。


孝宗朱佑樘(1470-1505),1487年即位,在位19年,时年36岁,年号“弘治”,宪宗三子。当代平民偶像,尤其是广大的妇女同胞,能嫁给他你太幸福了,给你个金山都不换,绝对的绩优股。事业成功(国家男一号),爱情上忠诚(只有一个老婆,中国那么多皇帝这是独一份儿)。弘治中兴不是吹得,只可惜他是个焦裕禄、孔繁森式的人物。工作上太认真,死得太早。(36岁驾崩)


武宗朱厚照(1491-1521),1505年即位,在位17年,时年31岁,年号“正德”,孝宗长子。新新人类,绝对的新新人类。要美人,不要江山。如今所谓的新新人类和他比,送您一句话:您还是洗洗睡吧。当皇帝他不在行,但是到了娱乐界,人家的创意排第一,勇气第一(和老虎打架)。他干的那些事情放到今天,哪个当父母的都受不了。打群架(指挥军队和鞑靼军队作战,这是好事情)。剩下的事情就不太着调了(包了好多奶,拿纳税人的钱去happy,公费旅游等等)总之违反社会道德的事情他基本都干了。这是一个复杂的人,但是他的行为当的起一个武字。


世宗朱厚璁(1507-1566),1521年即位,在位46年,时年60岁,年号“嘉靖”,宪宗孙,父兴献王。从心理学上分析,是性格早熟。(十六岁当皇帝就开始和群臣斗,用小日本的话说:狡猾狡猾地)。大孝子(为了给父母争个名分,逼走了一位首辅,和大臣们玩儿了几年的文字游戏)。性变态(这方面的内容为限制级),老子的忠实崇拜者(对道教的信仰比对当皇帝感兴趣)。二十几年不上朝,但是朝局一直在他的掌握中。这一点,他的孙子不如他。


穆宗朱载垕(1537-1572),1566年即位,在位7年,时年36岁,年号“隆庆”,世宗第三子。性解放的第一位牺牲品。当了很多年的假定继承人(世宗没有立太子),好不容易当了皇帝,多年的压抑得到了释放,一发不可收拾。那方面的事情做的多了点,可是身体不大行。所幸手下人都不错,很听话,也很能干。(高拱,张居正之流)。守成之君,在位时间太短。

神宗朱翊钧(1563-1620),1572年即位,在位48年,时年58岁,年号“万历”,穆宗第三子。这个孩子的成长经历告诉我们,人小时候太压抑了不好。长大了容易引起心理变态。他前二十年是人(前十年张居正为首辅,后十年有申时行)后面的日子就是一个从人到鬼的过程。不立太子、不理朝政、不亲郊庙。明亡实亡于万历(乾隆语)。有句话他一直不明白:没钱是万万不能的,但是钱也不是万能的。(他太抠门,自己的钱比国库的都多,国家都是他的,要钱有什么用,想不通)。中国的皇帝,抽大烟的也就这么一个。


光宗朱常洛(1582-1620),1620年即位,在位1月,时年39岁,年号“泰昌”,神宗长子。性解放的第二位牺牲品。在位时间太短,政绩上无法评价。我只想说:您要是看过《金瓶梅》就好了,您就能明白伟哥吃多了也不好的道理。


熹宗朱由校(1605-1627),1620年即位,在位8年,时年23岁,年号“天启”,光宗长子。在皇帝届,他的木工做得最好。对于他当政的所作所为,一句成语就概括了——一无是处。


思宗朱由检(1610-1644),1627年即位,在位17年,时年35岁,年号“崇祯”,光宗第五子。生不逢时啊,他哥留了个烂摊子让他收拾,能撑17年也不容易了。哥们儿,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你要是会曲线救国的话,死的时候至少是躺在床上啊(崇祯皇帝吊死于北京煤山的一棵歪脖树上)。记住,下辈子投胎不要当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