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时尚主题征文]你是老天给我最好的礼物[长城军团]

“恩~恩~恩~吧~……”孩子眼睛望着我,舞动着胖乎乎的小手,伸出圆滚滚的身子,咿呀咿呀地嚷着叫我抱抱。口水慢慢地顺着咧开的嘴角往下涎,一滴掉下来润湿了领角,一滴还亮晶晶地挂着。我掏出新买的圣诞帽戴在孩子头上,红绒布做的帽身,雪白的绒球,更衬得孩子的肌肤白白嫩嫩。薇薇摇动着圣诞老人的铃铛,叮铃铃,叮铃铃,惹得孩子咯咯直笑。



孩子诞生的那个晚上很冷,我坐在亮堂堂的医院的走廊里等待,日光灯刺着我的眼睛。薇薇在晚上19点左右感觉阵痛,当时只有我一个人陪着,手忙脚乱地把她送进了产房。听闻消息赶来看望的亲戚陪着我等了一个多小时,感谢他们安抚了我紧张不安的情绪。


岳父母当时还在乡下,得赶一个小时的路程到城里。当他们赶到时,孩子还没出生。岳母进去陪了一会,在医生正式准备接生时,给赶了出来。岳父来回地踱步,烟点燃了一支又一支,高大的身躯在缭绕的烟雾里不停地在眼前晃动,无形地给着我压力。岳母因为对里面的情形不能随时了解,害怕得直掉眼泪。


医生出来说,孩子个子很大,顺产无法继续。我在剖腹产的通知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都很沉重。甩掉圆珠笔,我突然间烦燥起来,唰地站起来,一声不吭地坐电梯下到底楼。电动门缓缓地打开,风凛冽地掠过我的脸,钻进脖子,我浑身颤抖。


路边的汽车反光镜里,我的脸色惨白。我才25岁,突然有这么一天,命运把我摆在这里,安排我做一个父亲,有想逃的念头。真的要做爸爸了?


夜幕迷茫,我好似一个逃兵,心失去了方向。


医院24小时营业的超市里,圣诞节的歌曲欢快地由风传送过来,那是一个稚声稚气的男孩声音,歌唱着欢乐的节日。随着音乐的节奏,五彩的灯束一闪一闪。

我仿佛听见了婴儿的哭声,跳起来,跑进大楼狂按电梯按钮。



我出生在C城郊区的M镇,世代都是农民,上头还有一个哥哥。家里靠着几亩田地,日子一直是紧巴巴的。看着村里很多人靠针织起家,赚了很多钱,父亲一咬牙,借钱买了台圆机回来。父亲母亲其实只会种田,对于这种新鲜事物,虽然接受了,但是没有人家头脑灵活,总是接不到业务。


哥哥受不了家里的贫穷,结婚后就和嫂嫂搬了出去住。侄子出生后,他们却不闻不问,丢给了母亲。我那时还没毕业,每当回家,总是看到母亲满头大汗追逐着调皮的孩子,屋里还有一大盆换洗的脏衣服,心里十分愤恨兄嫂。


毕业以后,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因为读的专业不好,只能下车间干活。工厂在离家很远的经济开发区,每天到家也是很晚了,而且还有加班加点,工作很辛苦,总是累得浑身酸痛,回到家倒头就睡,根本帮不上母亲什么忙。兄嫂每次回家,就会莫名其妙地和父母吵架,有时候甚至半年多不回家看望一下。我讨厌这个家,有时愤恨起来,就想什么也不管了,就我一个人过日子。


有天下班回家,母亲拉住了我:“兵兵,村里的顾老板帮你介绍了一门亲事,我们约个时间去看看吧。”我实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说实在的,我讨厌相亲,我的同学有几个已经结婚了,就是相亲相中的,但是婚姻据说不幸福。但是我看到母亲的眼里跳跃着希翼,我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一直很孤傲,是的,孤傲。认识我的人都说我长得英俊,高高的鼻梁,修长的眼睛。读书时也曾认识不少漂亮的女生,从没有心动过。儿女的私情,对我来说,还不曾放到心头。


但我从不曾忤逆过我的母亲。


相亲就相吧。那是远在D乡的一个女孩,身材高挑修长,有1米73高,和我一样高。我第一眼就没瞧中她。她长得一般般,眼睛虽然又大又水灵,鼻梁高高的,但是她的牙齿有点突出,这是家族的特点,瞧那些陪着来相亲的长辈就明白了。


她家里很有钱。以我们村的标准来说,是不一般的有钱。她父亲拥有一家200多个职工的服装厂,有着自己的品牌、机器、厂房。城里还有两幢别墅。新买的那一幢,在新开发的一个很有名的小区,房价据说就得二百多万,是给女孩结婚用的婚房。女孩是上海某外语大学毕业的,刚刚毕业回家学做生意。女孩是独生子女,将来这厂就是她一人继承了。


我还在琢磨着怎么溜走,就听到媒人说“必须得入赘。”我噌地站起来,却看到父母还是坐在沙发里,对着那些人陪着笑脸,表情卑微恭谦。从未想到要离开家,把自己像个女人一样屈辱地嫁出去,虽然入赘在我们城市乡村都是普遍的现象,但毕竟是因为家境不好,才不得已而为之啊。


我强忍着怒气,勉强忍耐到相亲结束。跑到家,我再也忍不住了,责怪父母。父亲慢吞吞地点燃了一支烟:“你就认命吧,兵兵。”


“为什么?为什么?”我逼问他。


父亲的脸在雾气里变得那么陌生和遥远:“我们家这两年做圆机生意,外头欠了好多钱。兵兵,如果你能和她结婚,她爸爸就能帮我们一把。你爸你妈就不会苦了。”


母亲的嘴唇在发抖:“她爸爸很喜欢你。他说要是你同意,先订亲,明年结婚。结了婚,你就把工作辞了,到他家厂去学生意。兵兵,以后你就不用再辛苦了。”


母亲的声音干干的,像在空气中凝固了似的。我浑然无知,木木地走了出去。



以后又和女孩约了几次会,和对方的父母吃了几顿饭。年底,圣诞临近的时候,摆完一百多桌的订亲酒席,在众人复杂的眼光下薇薇就成了我的未婚妻。依着他们那的乡俗,订了亲,没办婚宴,就能住在一起。拖延了一段时间,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我和依旧还很陌生的薇薇领了结婚证,住到了一个房间里。但是我没有去碰她。对我来说,没有感情,怎么能睡在一起?可是我却屈从于风俗,屈从于人情,不得不与她同床异梦。


在妻子家的生活并不快乐。岳父虽然喜欢我,但是他更希望的是看到一个有能力有作为的男人,我却站在这个家族企业面前怯手怯脚,于是他越来越多地表现出对我的失望。岳母说话语气间,有些瞧不起我的家里人,时常让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厂里一些担任要职的亲戚,对我说话也总是怪怪的。我总是听到他们在背后说我和我的父母。我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其实是人微言轻,微不足道。


薇薇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虽然不能算是漂亮的那一种,却很温柔。她总是知道我在想什么,第一时间发现我不开心,给我一些劝慰。辞掉工作后,我没什么积蓄,她就偷偷塞些钱给我,叫我买东西送给父母。岳母有时无意间说一些瞧不起人的话,让我很生气。只要有薇薇在,我很快会消气。我的脾气其实不好,总是用沉默来抗议,如果她在身边,她就会拍拍我的手,帮我说几句好话打圆场。她给我时间来爱上他。


我想逃避,但是走进父母的家时,勇气突然间就消遁无形了。


这样的日子是我想要的吗?有时候我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


薇薇说,兵兵,不要多想哦,我都知道,我都明白,你只要记住我是爱你的就行了。


有一天她很羞涩地说,其实你不是我的初恋哦。我以前喜欢我的一个男同学。不过爸爸不喜欢,就吹了。但是现在,我喜欢的是你。


她的坦白让我羞愧。我把她抱得紧紧的,我把头埋在薇薇的发里,不敢呼吸。她的怀抱是我现在唯一的避风港。薇薇,等我爱你。


但是,就算最意乱情迷的时候,我还是没能承认我爱上她。



2007年12月24日凌晨,儿子出生了。他的哭声响亮地划破了黑色的沉寂,窗外,地平线上,太阳正挣扎着,翻腾着,试图摆脱黑暗的束缚。当我的妻子薇薇给护士推出来时,曙光正一线线地逼退黑夜。


孩子很健康,有九斤二两重,红通通的脸蛋,眉毛淡淡的,头发很少。很多人都说长得像我。我一眼就爱上了他。我喜欢他睡觉的模样,喜欢他吃奶的模样,喜欢他的呼吸,喜欢他的啼哭声,喜欢他的乳香味,喜欢帮他换尿布时他踢开被子张牙舞爪的样子。他是那么乖巧,甚至在出生的第三天就会取悦于人——对着来看他的亲戚朋友微笑着,以最大的魔力惊倒了在场的人。毫无疑问,他彻底地征服了我。征服了我们两家人。


我抱着薇薇,偷偷地亲了一口。我对她说,老婆我爱你。薇薇害羞地啐了我一下。


但是心底有恐惧,一丝丝,一缕缕,慢慢地爬出来,越来越强大地霸占了我的心。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薇薇。


在我找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打过几份工,其中有一份是外企,要求体检,我被检查出来是乙肝大三阳。当时我就被外企辞退了。看病看了很长时间,但是这个病恢复得很慢。一直到薇薇领结婚证,我还没有痊愈。


孩子出生的第五天,母亲偷偷把我拉到一边,担心地对我说:“我听人说,生孩子会传染呢。这孩子最好查一下。”怎么查呢?孩子一直在我岳母的看护之下。怎么对他们说,怎么和薇薇交代?


就这样拖拖拉拉,一直拖到了2008年春节,我和薇薇的婚宴如期举行了。薇薇家乡的风俗是要摆酒席大摆五天,在这五天里每天都有很多人来。热火朝天的婚宴上,大家都笑哈哈的,但是我怎么能高兴起来呢?


这一天是回门,我带上我的妻儿回娘家去。入赘的女婿,只能按女方的习俗来办。按照风俗,薇薇家的亲戚要到我家去吃酒席,我们家要大摆酒席宴请男家的亲友。母亲故意把我的体检报告放在五斗柜上,作出好像无意间露出的马脚。事实是,我们难以启齿。当时在医院,母亲提出叫孩子做一下检查时,岳母已经惊诧地跳起来说:“难道你怀疑我女儿有什么病吗?”


其实是我有病。我面对妻儿,愧疚……这一年多来,我因为肝病,吃不下饭,推说胃不好,薇薇总是细心照顾,而我却对她隐瞒了真相。纸怎么能包住火呢。就像真想包,也是不能包下去了。


薇薇的亲友“细心”地看到了那张纸。在这故意露出的马脚面前,岳父岳母从激动到冷静,最终看孩子的面子上平复了怒气。我、薇薇、孩子三个人在他们的安排下,瞒着亲戚朋友,悄悄到医院做了一次彻底的检查。幸运的是,诊断下来,我的肝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薇薇和孩子都没有感染上。


我要怎么去面对我的薇薇呢?


我没有想到的是,薇薇只是生了我几天的气,就原谅了我。“谁叫你是我宝宝的爸爸呢。”她气恼地对我说。我们一起看了很多资料,对乙肝有了全面的认识。在她的关心照顾下,我的病慢慢痊愈了。


2008年薇薇休养好了产后的身体,和我一起加入到家族的生意中去。虽然因为全球经济的萧条,整个C市的服装企业都不景气。但是我们工厂的生意还是努力地站稳了脚跟。岳父统计了一下,收益比去年要好一些。


转眼间,我们可爱的宝宝一周岁了。岳父岳母又搭起喜棚,架起炉灶,宴请亲朋好友,根据风俗提前半个月为宝宝庆祝周岁生日。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没有一年前懦弱和愤恨了,能够微笑地应对每一个来客。


我们总感慨自己地位低下,说话做事得不到周围人群的重视和肯定,自身价值难以体现。但是只要正确认识自我,不惧他贵,不因人微言轻而绊住自我,以平和的心面对一切,就能做到轻装上路,展翅而飞。这是我现在的真实想法。我一直感慨自己的卑微,但是生命却有了新的亮采。上帝在圣诞节的这一天给了我最好的礼物……



“薇薇”

“恩哪……”

“圣诞节我们带上宝宝到城里去疯一天吧?”

“带上宝宝怎么疯得了啊?”

“那,就咱俩。约会一次。”





(故事选材真实,但是如有雷同,请勿随意对号入座,嘎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