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燃油税改革出台幕后:每天整理材料超5万字

dongm777 收藏 0 58
导读: 国务院在经过为期一周的公开征求意见后,于昨天正式宣布从2009年1月1日起开征燃油税。该消息同时证实了“先降油价,后征油税”的说法。   燃油税在经过了15年的激烈讨论后,因何在今年年末忽然提速?作为受影响最大的行业,交通部如何看待涉及自己“皮肉痛楚”的改革?15年的争论中,交通部专家是如何面对社会各界质疑的?此次改革的忽然提速,作为重要改革参与者的交通部扮演了什么角色?   带着以上备受社会关注的问题,本报记者12月15日下午,独家采访了燃油税改革参与专家谭小平。   [B]

国务院在经过为期一周的公开征求意见后,于昨天正式宣布从2009年1月1日起开征燃油税。该消息同时证实了“先降油价,后征油税”的说法。


燃油税在经过了15年的激烈讨论后,因何在今年年末忽然提速?作为受影响最大的行业,交通部如何看待涉及自己“皮肉痛楚”的改革?15年的争论中,交通部专家是如何面对社会各界质疑的?此次改革的忽然提速,作为重要改革参与者的交通部扮演了什么角色?


带着以上备受社会关注的问题,本报记者12月15日下午,独家采访了燃油税改革参与专家谭小平。


对话人物


谭小平45岁,交通运输部规划设计研究院公路室主任、高级工程师,燃油税改革参与专家之一。


酝酿15年


燃油税费改革学者与交通系统论战


画外音


谭小平在交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被很多专家和学者称为“谭工”。


面对此次燃油税改革骤然提速、交通部深陷舆论漩涡的尴尬,他淡然一笑说:“时机需要把握,而且还得必须把握得很好。”


法晚记者(以下简称“FW”):您关注燃油税改革多少年了?


谭小平(以下简称“谭”):我很关心这项改革的进展,我是关心了15年、研究了15年、也参与讨论了15年。


FW:您认为中央明确提出税费改革最早是在哪一年?


谭:我认为是1997年《公路法》修改之后,中央政府在法理上确实有了比较明确的指导思想,就是“国家用征税的形式替代养路费”。


FW:燃油税改革真正引起社会关注是在什么时候?


谭:2004年青年政治学院学者周泽在《检察日报》发表文章,提出1997年以后征收的养路费都是违法的。这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反对声音,反对者多以交通系统人员为主。


他们认为,当时停止征收养路费时机不成熟,会导致车辆猛增、道路拥堵以及人员安置等问题,主张择机推出燃油税改革。


FW:既然这项改革早在十多年前就已提出,为什么酝酿了如此长久呢?


谭:看来新闻界的朋友都爱问这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


我注意到国务院相关部委的领导每每遇到这个问题时,都说了两个字叫“择机”,是不是?那就是说时机需要把握,而且还得必须把握得很好。


今年提速


国际油价狂跌给开征难得机遇


画外音


从15年前海南开始试点,到今天的成型。燃油税改革,走过了15年的崎岖坎坷路和喋喋不休的争论。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争论了许久的燃油税改革,在2008年岁末,却忽然提速。


FW:近15年的激烈讨论后,因何这项改革在今年年末忽然提速了呢?


谭:首先我想强调一点,这项改革不是交通部主导的,我们只是重要的参与者之一。


所以,这个问题我只能从自己的工作角度说说,当然这是我的感同身受。


近几年来,关于燃油税的争论持续升温,社会质疑的声音非常强烈。


交通部就成了焦点中的焦点、舆论的风暴眼,个别地方甚至出现了车主起诉交通厅、交通局的具体案例。


相应的,作为交通部的专家,我们就成了回应这些质疑的主要业务部门。


除此之外,两会的代表和委员也就此向交通部做出过多次询问,我们都一一做了解答。


我们也把这些问题写成材料向部长和其他部门领导进行了汇报。


应该说,社会对这个问题的持续关心是此次改革“提速”的主要原因之一。


FW:还有什么原因?


谭:另外一个原因是对油价的理解。我国的油价年年持续走高,甚至是大幅度飙升。


在这种情况下,很不利于燃油税的开征——因为一旦实施,车主的负担将会进一步加大,非常不利于缓和社会矛盾。


改革不仅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智慧。今年下半年,尤其是10月份以后,受世界金融形势的影响,国际油价一路狂跌。我个人认为,这是燃油税开征的难得机遇。


年初预测


预计出台没戏这次不慎“看走了眼”


画外音


作为交通部的专家,谭小平在这项改革的前后也做着许多有意思的工作。其中每年年末岁首,研究相关部委领导的讲话内容是他们感到最有“分析意识”的工作。


“遗憾”的是,这位在业务上声名显赫的专家,今年却不慎“看走了眼”。


FW:作为交通部的专家,也是燃油税改革的参与者,是不是经常被问到燃油税的问题?


谭:这些年社会舆论特别关注养路费征收和燃油税的改革等问题。所以地方交通厅领导每到年底开始征收养路费的时候,都是人心惶惶的,那些征稽员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


于是他们就向部里请示,更多的地方领导则以个人身份向我们打探消息。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年年也是一头雾水哦!你想,国家的态度如果不明确,我们不也只能在办公室里乱转圈?


FW:您提前知道燃油税方案要出台吗?


谭:每年年末岁初我们都要对领导的态度进行揣摩和判断。我和同事们研究相关部委领导的谈话,以及涉及这个问题的相关社会背景。


前几年由于油价一路走高,我的判断是燃油税实行的可能性不大。


今年年初油价更高,我当时和同事们说,今年估计又没戏了,因为如果启动改革的话车主的负担太大,国家不大可能这么做。


谁知道今年下半年来了金融危机,10月份以后国际油价就大幅下挫呢?呵呵,我今年看走了眼喽!


消息披露


的哥频频打电话“打听小道消息”


画外音


尽管年初“看走了眼”,但是油价下挫后,谭工还是明确判断出今年改革提速的意向。


相关方面公布消息后,作为交通部的专家,谭工更是哭笑不得——以往干征稽员的许多亲戚朋友,甚至连出租车司机都纷纷致电给他“打听小道消息”,希望他能给指条“明道”。


FW:财政部相关领导在11月下旬“无意”间向媒体透露的消息,后来迅速发酵。


这个消息公布后,你在生活中是不是接到了很多“求助电话”?


谭:呵呵,和你判断的差不多吧!武汉的一个亲戚打电话给我时,显得非常着急,问我以后怎么办?


一些地方的交通行业领导也给我打电话问人员的问题怎么解决?甚至连出租车司机都打电话给我,问我燃油税后油价更高了怎么营运、有没有补助什么的……


FW:那你怎么“劝”他们呢?


谭:那也没什么,我不乱方寸。


对那些恐怕失去工作的征稽员,我劝他们不要胡乱托关系、找后门想调出部门,因为这样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对于那些出租车司机的电话,我耐心地告诉他们,方案最后是要降油价,不是涨价,如果真有意外政府的补助也会进一步加大。


那些地方领导有关人员的解决问题,我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向国务院上报了行业内存在的问题,相信国家下一步会有解决问题的统一规划。


意见征集


挑灯夜战每天整理材料超5万字


画外音


国务院决定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时,谭工正在安徽调研。接到相关方面指令后,他迅速处理好手头的工作,立即匆匆忙忙赶回北京参与方案的意见征集工作。


FW:作为此项改革的参与专家之一,这些日子应该是你印象最深的一段时间吧?


谭: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布时,我正在安徽调研工作。我是连夜接到有关部门指令,匆忙返回北京的。


之前,我们单位有5名专家已经被调到国家发改委,参与整理公开征集的社会意见。我在后方做些配合性工作。


任务很繁重,同事每天传给我的整理过的资料,就多达5万字。每到晚上,整个交通部规划研究院真可谓灯火通明,挑灯夜战啊!


我注意到,有些社会意见提得很尖锐,我个人也认为这些尖锐的意见,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


FW:你认为这些尖锐的意见中,哪个最应该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谭:比如,在征求意见稿中,关于二级公路收费站处理问题上,用的表述是:“逐步取消”。


这让我想起了15年燃油税的争论中,我们一贯用的那个词“择机开征”。有人就犀利地提出说,这个“逐步”是多长时间?是不是也有一个很漫长的“15年”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