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道院集中营 潍县集中营 8

乐道院集中营 收藏 0 1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0.html[/size][/URL] 1943年11月26日早上6点钟左右,也就是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成功越狱后的第二天早上6点钟左右,魏晨蕙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惊醒了。她不耐烦地推了推汤本宣典,眼睛连睁也没睁。汤本宣典趴在魏晨蕙身上抓起话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电话是潍县共产党员自首登记所新任所长魏熙承打来的,语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0.html


1943年11月26日早上6点钟左右,也就是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成功越狱后的第二天早上6点钟左右,魏晨蕙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惊醒了。她不耐烦地推了推汤本宣典,眼睛连睁也没睁。汤本宣典趴在魏晨蕙身上抓起话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电话是潍县共产党员自首登记所新任所长魏熙承打来的,语气慌乱而又焦灼。汤本宣典攥着话筒愣了愣,坐直身子对着话筒说道:“集中营的围墙上架设着电网,巡逻队昼夜巡逻,他们怎么可能越狱呢?”


“这是千真万确的。”魏熙承在电话里说道:“那两名囚徒都推着光头、穿着中式服装。”


汤本宣典沉默了片刻,半信半疑地放下话筒钻进被窝,头枕着双手仔细斟酌着魏熙承提供的情报。魏熙承提供的情报也让魏晨蕙吃了一惊,她睁开眼睛望着窗外的微明,轻轻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汤本宣典对着魏晨蕙心不在焉地笑了笑,抓过话机拨通了高桥兵卫的电话。他命令高桥兵卫迅速将所有囚徒集合起来清点人数,自己穿上衣服下了楼,走进了办公室。广文中学中心教学楼顶部的大钟刚刚响过,集中营里立刻传出了杂沓的脚步声。杂沓的脚步声过后,便是远远近近、起起伏伏的报数声。报数声结束后不久,汤本宣典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他抓起话筒听完了高桥兵卫慌慌张张的报告,什么话也没说就把话筒扣了。


证实了魏熙承提供的情报,知道了越狱者的姓名和国籍,汤本宣典反倒轻松了许多。他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左臂的袖管微微抖动着。汤本宣典知道每天晚上电网都要停电以便清除杂物,可是,如果集中营外面没有人接应,即使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能够利用这短短的停电时间逃离乐道院,又怎么知道哪里是第二纵队的防区,而且会这么快地到达那里呢?除了高景之、胡继俞、魏熙承等少数几个中国人,能够进入乐道院的中国人只有张稼生、刘永德和三处食堂的六名伙食配给员,难道他们中的某个人为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传递了情报?


回到办公桌前拨通了潍县警察局新任局长胡继俞的电话,汤本宣典命令他迅速抓捕张稼生、刘永德以及六名伙食配给员,并将他们带到集中营警备司令部。举着话筒犹豫再三,汤本宣典还是拨通了魏熙承的电话,他在下达抓捕高景之的命令的同时,又要求魏熙承一定不要伤害高景之。扣上话机扣好衣扣,汤本宣典独自走出集中营警备司令部,走进了集中营。集中营内气氛紧张,连空气似乎也凝固了。汤本宣典沿着围墙和铁丝网之间的环墙马路呈顺时针方向慢慢行走着,目光一直停留在高高的围墙上。东面中段围墙上被蹬踩过的痕迹,尤其那道绳索摩擦过的痕迹,引起了汤本宣典的注意。他停下脚步,弯腰捡起脚下的一段树枝,又把目光集中到了围墙下面的铁丝网上。


相隔不到十米,竟然有两个较大的空隙!这一发现更加证实了汤本宣典的判断。他从其中的一个空隙试探着穿过铁丝网,只是感觉后背被轻微地划了一下。铁丝网空隙西面的地面上匍匐着许多枯草,铁丝网空隙东面的马路上散落着几根折断的枯草。汤本宣典站在紧靠着铁丝网的一棵白杨树下,仔细观察着东北和东南方向的两座监视台,摇着头踏上了广文中学中心教学楼北面的操场。操场中央聚集了2000多名囚徒,多米尼克正站在高桥兵卫和秋原丰正面前,接受着严厉的审讯。多米尼克脸颊红肿,嘴角残留着一丝血迹,衣服上出现了几道明显的鞭痕。汤本宣典默默地站在囚徒们后面,仔细倾听着高桥兵卫和多米尼克的对话,不停地想像着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越狱时的情形。虽然多米尼克跟德斯蒙德、莱昂内尔住在同一囚室,但汤本宣典断定他对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越狱一事并不知情。



11.


胡继俞的话音未落,张友谅便朝着地上用力啐了一口,刘永德则小声骂了一句“汉奸”。胡继俞对着张友谅和刘永德笑了笑,并没有不友好的举动。他看了一眼低着头靠在墙壁上的六名伙食配给员,又把目光停留在了张稼生身上。张稼生笑了笑,叹息着说道:“肯定是皇军搞错了。友谅还是个孩子,我和永德只是两个掏粪工。我们怎么可能和第二纵队有联系呢?再说,皇军信任我们,让我们来为皇军工作,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胡继俞摇了摇头,有些为难地说道:“皇军已经掌握了你和永德的详细情况,你还是说了吧,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我不认识你所说的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更不可能帮助他们越狱。”张稼生恳切地说道。


“混蛋!”汤本宣典把张友谅的作业本扔到木排椅上,怒气冲冲地走到张稼生面前,狠狠地抽了他一记耳光。张稼生的身子摇晃了一下,险些倒在地下。张友谅紧紧地靠在张稼生身上,用力支撑着张稼生的身体,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张稼生站稳身子,轻轻地拍了拍张友谅的脸颊,静静地等候着汤本宣典的耳光再次落到自己脸上。张稼生注意到,汤本宣典再次扬起右手的时候,左手的袖管也飘了起来。伴随着两声清脆的耳光,张稼生听到汤本宣典用汉语厉声问道:“你儿子作业本上的那首《新编九一八小调》,是从哪里抄来的?”


“我的确什么也不知道。”张稼生揉了揉火辣辣的脸颊,再次恳切地说道。


张友谅的眼睛里早已燃起了仇恨的怒火,他趁着汤本宣典没有任何防备,用尽气力向汤本宣典撞去。汤本宣典趔趄了几下,倒在了胡继俞怀里。胡继俞诚惶诚恐地扶起汤本宣典,顺手给了张友谅一记耳光。汤本宣典恼羞成怒地走到张友谅面前,拽着他的头发顶到墙壁上,狠狠地揣了他两脚。张友谅惨叫了两声,双手捂着肚子跪在地上,嘴角慢慢地流出了鲜血。刘永德皱着眉头拉起张友谅,悄悄地瞥了张稼生一眼。张稼生的身体颤动了几下,平静地望着暴跳如雷的汤本宣典和故作着急的胡继俞。



12.


“张友谅不是潍县县立中学的学生吗?你派人把那所学校的校长带到这里来,看看他怎么解释他的学生抄录抗日歌曲这件事。”松井山村说道。


“是!”汤本宣典答应了一声,转身向西走去。


魏熙承没想到松井山村会亲自处理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的越狱事件,他没敢下楼,只好躲在餐室里和魏晨蕙一起聆听着审讯室里不时地响起的惨叫声和呻吟声。听到汤本宣典回到了办公室,他立刻跑到汤本宣典面前,探询地望着汤本宣典的眼睛。汤本宣典按着办公桌叹息了一声,尴尬地说道:“松井大佐命令我派人将令尊大人带到这里来,我看还是由你亲自跑一趟吧。我担心别人不知情,冒犯了令尊大人。”


“我父亲跟越狱事件有什么牵连,松井大佐为什么要抓我父亲?”魏熙承大声问道。


“原因很简单。潍县县立中学的学生抄录抗日歌曲,作为校长,令尊大人难辞其咎。”汤本宣典答道。


二楼餐室的门和汤本宣典办公室的门都开着,魏晨蕙听到了魏熙承跟汤本宣典的对话。她跑下楼,跑进汤本宣典的办公室,红着脸站在了汤本宣典的办公桌前。汤本宣典离开办公桌,拉着魏晨蕙坐到沙发上,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查个水落石出,松井大佐和我都无法跟上级交代。我相信令尊大人决不会参与损害大日本帝国以及大日本皇军的活动,松井大佐请令尊大人到这里来,恐怕也只是例行公事。”


魏晨蕙没说什么,她默默地望着汤本宣典,眼睛里流露出哀怜的神情。汤本宣典挤出了一丝笑容,转过身对着魏熙承说道:“不要再耽搁时间了,你还是马上行动吧。”



13.


汤本宣典走到魏修初面前,满脸歉意地说道:“魏先生,在这里跟您见面,实在是出于无奈。您知道松井大佐为什么请您到这里来吗?”


“不知道。”魏修初答道。


“昨天晚上您去过哪里?”汤本宣典问道。


“昨天是感恩节,晚上我一直在家里祷告上帝,祈求平安。”魏修初答道。


“您是怎么跟德斯蒙德和莱昂内尔取得联系的?”汤本宣典问道。


“我从来不认识你说的这两个人。”魏修初答道。


“你竟敢欺骗皇军!”松井山村突然大发雷霆。他抽出佩刀走到汤本宣典身边,狞笑着劈向了魏修初的脖颈。魏修初“啊”了一声,惊恐地望着那道闪电般袭来的寒光停留在自己面前,身体前后晃动着瘫倒在地上。就在魏修初倒地的同时,他的裤裆倏地湿了,一股尿液顺着裤腿流到了地上。汤本宣典看了看魏修初,又看了看魏熙承,邀请松井山村走出审讯室,走进了四号楼。松井山村似乎有些失落,他收起佩刀,在汤本宣典的办公室里来回踱了几步,闷闷不乐地坐在了沙发上。汤本宣典泡了一杯茶端给松井山村,悄悄地走出四号楼,站在了门前的台阶上。胡继俞、魏熙承和黄守仁早已站在了南面的大槐树下,他们相继转过身对着汤本宣典鞠了一躬,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非常严肃。汤本宣典把胡继俞叫到自己面前,说道:“看得出来,你跟魏先生、张稼生和刘永德都有一定的交情,审问他们的事还是由你来做吧。你是中国人,肯定能想出对付中国人的更好的办法。”


胡继俞挺直身子大声答道:“我一定为大日本皇军效犬马之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汤本宣典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把惊魂未定的魏熙承叫到了自己面前。他望着胡继俞渐渐东去的身影叹息了一声,惆怅地说道:“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还是尽快赶回登记所吧。松井大佐刚才只是吓唬吓唬令尊大人,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也不要对晨蕙提及这件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