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道院集中营 潍县集中营 7

乐道院集中营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0.html[/size][/URL] 路易丝比阿妮塔年长两岁,她有气无力地指了指放在墙角隔板上的两个用报纸包起的圆柱形物品,缓缓地把手垂下了。里夫斯不解地走到墙角处,从隔板上取下那两个圆柱形物品,迅速撕去了包裹在上面的报纸。这两个圆柱形物品原来是格赖姆兹亲自奖给路易丝和阿妮塔的那两个肉酱罐头,其中的一个完好无损,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0.html


路易丝比阿妮塔年长两岁,她有气无力地指了指放在墙角隔板上的两个用报纸包起的圆柱形物品,缓缓地把手垂下了。里夫斯不解地走到墙角处,从隔板上取下那两个圆柱形物品,迅速撕去了包裹在上面的报纸。这两个圆柱形物品原来是格赖姆兹亲自奖给路易丝和阿妮塔的那两个肉酱罐头,其中的一个完好无损,而另外的一个已经打开,并且只剩了一半。路易丝挣扎着抬起右手,指着里夫斯手里的那个已经打开的肉酱罐头,声音微弱地说道:“本来想等到跟爸爸和妈妈见了面以后再吃的,阿妮塔昨天有些不舒服,我便提前打开了一个,并且陪着她吃了一点。”


里夫斯点了点头,拿着那瓶肉酱罐头来到囚室外面的阳光下,仔细观察着剩下的肉酱以及粘贴在罐头瓶外壁上的说明书。这份已经不怎么清晰的说明书使用了日文和汉文两种文字。说明书上标示的生产厂家是设立在日本京都府竹野郡的东丹食品株式会社,生产日期是昭和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936年,保质期是一年。里夫斯将罐头瓶外壁上的说明书反复看了两遍,脸色立刻涨得通红。特鲁迪从里夫斯手里接过罐头瓶,将说明书认真地看了一遍,脸色也涨得通红。她把手里的罐头瓶交给伊莎贝拉,又拿起还未打开的那个罐头站在了囚室外面的阳光下。这瓶肉酱罐头的生产日期已被刮去,但生产厂家还是设立在日本京都府竹野郡的东丹食品株式会社。特鲁迪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愤怒,她举起手中的罐头大声说道:“这两个罐头早已过期了,日本人竟然高价销售给我们。”


囚徒们正在窃窃私语,躺在床上默不做声的阿妮塔又呕吐起来。特鲁迪、伊莎贝拉、索菲娅和梅林达先后走到阿妮塔床前,忧郁地注视着她。阿妮塔不停地咳嗽着,却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索菲娅把盛有温水的杯子放到阿妮塔嘴边,阿妮塔也不喝。她的眼睛吃力地眨了眨,嘴角微微地动了动。索菲娅后退了几步,低着头站在特鲁迪、伊莎贝拉和梅林达身边,轻轻地啜泣起来。梅林达从伊莎贝拉手里接过那个还有半瓶肉酱的罐头瓶,悄悄地走出26排6舍,忐忑不安地走进了大和商店。


大和商店里冷冷清清的,柜台外侧只有高桥兵卫和一位中年女性。高桥兵卫正在跟柜台内侧的凌谷虞白和魏晨蕙说话,那名中年女性正在选购食品。梅林达没敢打扰高桥兵卫跟凌谷虞白以及魏晨蕙的谈话,她把手里的罐头瓶放到柜台上,默默地站在了高桥兵卫身后。可能是被梅林达的美丽所吸引,高桥兵卫回过头看着梅林达,用发音极不准确的英语问道:“你有什么事?”


梅林达将柜台上的罐头瓶推到高桥兵卫面前,简单地叙述了路易丝和阿妮塔因食用了这瓶罐头而中毒的经过。那位正在选购食品的中年女性听完了梅林达的叙述,急忙放下手里的食品,面带惧色地离开了大和商店。虽然高桥兵卫听不懂梅林达说了些什么,但中年女性的离去已经为他作了注释。跟高桥兵卫一样,凌谷虞白的的英文水平也只能听懂几句简单的日常用语,只有魏晨蕙勉强听懂了梅林达所表达的意思。她拿起梅林达放到柜台上的罐头瓶看了看,将梅林达所说的话用日语向高桥兵卫和凌谷虞白转述了一遍。高桥兵卫听完魏晨蕙的转述,脸上的热情顿时消失了,他从魏晨蕙手里接过罐头瓶往柜台上重重地一拍,对着魏晨蕙说道:“你告诉她,这是天皇陛下对他们的恩赐,不可能有什么问题。你再告诉她,他们的生命也是天皇陛下赐予的,如果他们再诋毁天皇陛下,大日本皇军将结束他们的生命,用战刀结束他们的生命。”

行走在日本军人前面的赛天皇似乎对小鸟们的不辞而别非常不满,它扬起头狂吠了几声,有些失落地继续向北走去。里夫斯悄悄地离开藏身的大树,径直走到粪池边,对着正在往粪车里倒粪的张稼生使了个眼色。张稼生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目送着里夫斯走进了男厕。男厕里空无一人,只有女厕里不停地发出细微的声响。里夫斯解开腰带蹲在粪坑上,焦灼地仰望着东面围墙上铮铮作响的电网。女厕里的声响全部消失后,张稼生同样焦灼地出现在男厕里。他恭恭敬敬地站在里夫斯面前,探询地望着里夫斯的眼睛。里夫斯站起身扣上腰带,简单地跟张稼生说了几句话,掏出处方交给了张稼生。张稼生接过处方看了看,为难地说道:“下午离开乐道院后,我就不能再来乐道院了。您所需的药物最早也只能在明天早上带进来。”


“只要能带进来,明天早上也行。”里夫斯说道。


张稼生没有接受里夫斯递给自己的几张美金,而是神情紧张地把处方藏在身上,默默地告别了里夫斯。里夫斯低着头走出男厕,非常感激地瞥了张稼生一眼,心里又出现了一丝不安。张稼生能够看懂自己交给他的英文处方吗?那张处方会被张稼生顺利地带出乐道院吗?即使张稼生买到了药,他能够安全地带进乐道院吗?即使张稼生能在明天上午把药带进乐道院,路易丝的生命还能延续吗?因为阿妮塔的生命已经无法挽救,里夫斯也就不再对她抱有任何希望了。


路易丝和阿妮塔因为食用了大和商店出售的肉酱罐头而中毒的消息,在集中营内部迅速传播开了。囚徒们成群结队地聚集到26排6舍门前的甬道上,透过模糊不清的窗玻璃向里探望着,互相传递着绝望而又带有一丝希望的目光。大约在晚上九点多钟,囚徒们眼中的那一丝希望消失了,短时间的沉默过后,他们的悲愤像火焰一般燃烧起来。多米尼克和另外三名年轻人用阿妮塔床上的被褥抬起阿妮塔的尸体,整齐而又缓慢地走在了自动组成的游行队伍前列。游行队伍高喊着各种各样的口号奔向集中营大门,像洪水一样汹涌着,奔腾着。


汤本宣典早已带领一百多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军人列队迎候在集中营大门口。游行队伍行进到那里,不得不停下了脚步。通往集中营大门的甬道上一片沉寂,只有探照灯的光柱不时地落到日本军人的刺刀上和囚徒们悲愤的脸上。不知谁喊了句“把大和商店给砸了”,愤怒的囚徒们立刻转向了集中营大门东侧不远处的大和商店。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踹门的声音和玻璃破碎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事态的发展太出乎意料,聚集在集中营大门口的日本军人也有些不知所措。汤本宣典拔出佩刀用力一挥,一小队日本军人立刻端着刺刀冲向了大和商店。游行队伍顿时大乱,痛苦的呻吟声和愤怒的叫喊声交织成了一团。这一小队日本军人赶走了聚集在大和商店外面的囚徒,用刺刀捅死了进入大和商店的三名示威者。集中营大门口以及大和商店门前的混乱还在持续,集中营的东南角又响起了枪声。原来日军巡逻队在35排4舍东面不远处遭到了埋伏在那里的囚徒的袭击,一名日本军人的面部被石块击中,一名袭击者被日军击毙。


日本人的射击声终于淹没了囚徒们痛苦的呻吟和愤怒的叫喊,午夜时分,所有的囚徒都被驱赶到了广文中学中心教学楼北面的操场上,所有的探照灯的光柱也集中到了广文中学中心教学楼北面的操场上。汤本宣典拎着佩刀站在囚徒们面前,脸上的神情俨然冰雹袭击后的大地。一百多名日本军人端着刺刀站立在操场四周,目光像他们手中的刺刀一样冷酷而又恐怖。高桥兵卫指挥5名日本军人将死难者以及阿妮塔的尸体拖到囚徒们面前,又指挥囚徒们围绕着尸体转了一圈。经过辨认,被日军捅死的三名囚徒分别来自澳大利亚、苏联和法国,他们血肉模糊,身上都有七八处伤口。被日军击毙的囚徒来自荷兰,他的头部的弹孔还在流血。阿妮塔的尸体经过践踏,已经面目全非。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