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道院集中营 潍县集中营 5

乐道院集中营 收藏 0 7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0.html


5.


刘永德一勺一勺地往粪桶里舀着粪便,眼睛还是在四处张望着。他看到一位须发花白的老人从潍县***医院病房楼西侧拐上通往厕所的小路,急忙拄着粪勺站直身子,悄悄地把一块小石头踢到了张稼生面前。张稼生回过头,顺着刘永德的目光往西南方向看了看,禁不住睁大了眼睛。他示意刘永德不要出声,自己四下里看了看,不动声色地低下了头。里夫斯没有留意蹲在粪池边的张稼生和站在粪池边的刘永德,他缓缓地踱着脚步,径直走进了男厕。张稼生再次四下里看了看,对着刘永德小声说道:“这就是格雷戈里·里夫斯先生,曾经担任广文大学校长的格雷戈里·里夫斯先生。”


“啊!”刘永德惊讶地张了张嘴。


张稼生对着刘永德摆了摆手,站起身到女厕前敲了敲门,随后走了进去。他看到女厕里面确实没有人,放心地回到粪池边对着刘永德小声说道:“我进去跟里夫斯先生说几句话,要是有人来了,你就用粪勺敲敲墙壁。”


刘永德答应了一声,顿时紧张起来。张稼生不慌不忙地走进男厕,非常兴奋地走到里夫斯面前,压低声音叫了声“里夫斯先生”。里夫斯走下粪坑,仔细端详着张稼生,也禁不住睁大了眼睛。他扎紧腰带,对着张稼生用汉语说道:“小张,怎么会是你?”


已经十几年没有人称呼自己“小张”了,再一次从里夫斯嘴里听到这一称呼,张稼生顿时感到异常亲切。他仔细捕捉着四周的声响,伤感地说道:“日本人也把您抓来了。”


时光倏忽而过,张稼生已经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了一位满脸沧桑的中年人。里夫斯凝视着张稼生额头上深深地皱纹,微笑着说道:“不光我被日本人抓来了,好多在乐道院服务过的人也被日本人抓来了。日本人提供了这个机会让我们再次见面,不是很好吗?”


张稼生笑了笑,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到了粪勺敲打墙壁的声音。他对着里夫斯说了句“有人来了”,若无其事地走出男厕,拎起粪桶来到了粪车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