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克劳士中带着给中国方面的重要文件驾驶着满载军用物资的飞机飞越喜马拉雅山南麓山脉沿“驼峰”航线进入中国云南和缅甸交界的“死亡之谷”上空后,为了不被缅甸日军的雷达发现便挂断了和印度美军基地的联系并作超低空飞行,但是,不久过后前方便发现了两架敌机,两架敌机接着就向他猛冲过来,他已躲避不开,紧接着敌机上装备的重机枪“哒哒”的响了起来,射过来的子弹打在他的飞机身上,紧接着飞机的左边引擎被子弹击中冒起浓烟,飞机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克劳士中尉拼命的抓住操纵杆想把飞机拉高,但无济一事,这样过了些时候,飞机拖着长长的浓烟向地面栽了下来,克劳士中尉只得采取了最后的应急措施──弃机跳伞。跳伞成功后,快要着陆时他的降落伞被挂在一棵高大的树腰上,他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树上爬了下来,落地后这才发现右脚踝不知什时候给崴了,左手臂也被树枝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在流着鲜血疼痛难忍,让他心里得到安慰的是上级要他带给中国方面的重要文件还带在身上并没有失落。他在树脚撕下衬衣草草的包扎了一下左臂的伤口随后又折了一根树枝拄着在密林里穿行,但山高林密,他已迷失了方向,只得在林中瞎闯,几天来他总觉得自己是在一个地方转悠,老走不出去,找不到出事飞机坠毁的地点,寻找不到吃的东西,连日来仅靠飞行服兜里的两片巧克力度日,渴了就喝上一口山涧的泉水,今天下午,克劳士中尉在饿得两眼昏花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便碰到了森林中凶恶勇猛的森林之王──亚洲虎。但它并没有马上对克劳士中尉发起攻击,而是尾随他,跟踪他,时不时对他发出两声有力的吼叫,以震慑身体极度虚弱的克劳士中尉,从而想把他从身体上和精神上彻底的击垮,克劳士中尉在和老虎对峙中,确实紧张到了极点,他的身心都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握着左轮枪的右手在瑟瑟发抖,他心里虽然明白手枪中有六发可置老虎于死地的子弹,但他却不敢保证能命中老虎,他实在是饿得连举枪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眼冒金星,浑身软弱无力,精神恍惚,只好依靠着一棵大树,努力集中精力,等待老虎和他拼命的最后一刻,在老虎向他猛扑过来的时候,他向老虎连续开了两枪,但却没有击中老虎,在最后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向他的脖子咬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无力反抗,握枪的手也不听使唤,眼前一黑,扑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不省人事。

周四海他们终于找到了美国盟军飞行员克劳士中尉,并把他从虎口中救下,看着地上躺着蔫蔫一息,已昏死过去的他,周四海随后叫战士们把他的身体放平在草地上,马上组织队员对他进行抢救,随后又给他嘴里喂了些水,过了些时候,克劳士中尉这才慢慢的逐渐苏醒过来,面无血色怔怔的看着他身边突然出现的这群人。

“你是美国飞行员克劳士中尉吗?” 周四海见他已苏醒过来,然后用英语问了一句。

“Yes!” 克劳士中尉煞白的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有气无力的点头回答。他的神智开始清醒了。

“克劳士中尉,欢迎你来到中国,我是奉命带领队伍前来营救你的国军少尉周四海,”接着,周四海张开双臂把他抱在怀中激动的说,“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啊!”他的英语说得非常流利。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胡子拉碴的克劳士中尉眼里已涌出激动的泪水,语无伦次呜咽着说:“中国好样的,你们……好样的,你们来的真是时候,要是再晚来一步,我……我就到上帝那儿去报到了。”

“别怕,你现在很安全,没事了。”周四海安慰他说。

过了一会儿,克劳士中尉对周四海说道:“有吃的吗?我实在是饿晕了。”

克劳士中尉的话一下子提醒了周四海,他马上叫战士们拿出从出事飞机上带来的饼干和罐头,罐头用匕首撬开放在他的面前,克劳士中尉确实是饿极了,狼吞虎咽大口吃着,一个战士怕他呛着,解下了挎在腰间的水壶给他递了过去。周四海这时心里突然想到什么来,赶紧走过去把他面前的食物又统统的搬开,克劳士见他这样做,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气愤得嘴里哇哇大叫就想拼命站爬起来抢他手里的东西,周四海赶紧给他解释说:“克劳士中尉,你要听我的命令,刚才我们都太高兴.忘记了你已是饿了几天啦,现在你的肠子里什么也没有,你要忍着点,你这样大吃胃是受不了的,我们都不要乐极生悲,把好事变成坏事了.”克劳士中尉这时那里听得进去他说的话,也不知他这时那里来的那股子力气,“腾”地一下子站起来后就朝他扑过来,周四海慌忙对旁边的战士们大声说:“快把他按住!”几个战士马上反应过来排长这样做的目的,怕这美国佬控制不住自己被他狼吞虎咽吃下去的食物把他撑死便一齐冲上来把克劳士中尉死死的抱住,克劳士中尉只得眼睛发绿的看着眼前周四海怀里的那些食物干着急,嘴里不停的大骂着.要知道一个饿伤了的人看到眼前有食物自己却吃不到,那种煎熬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过了些时候,克劳士中尉这才在周四海的开导下慢慢的平静下来,周四海让他喝了一点水后再让他吃了一小块压缩干粮.过后随他怎样的叫嚷都不给他了.在周四海的耐心劝说下,克劳士中尉这才把他的话听到心里去,强忍着饥饿让自己的胃慢慢的适应过来.

见克劳士中尉不再吵闹,能够配合,周四海心里也好受了些,不过还是让几个战士围在他身边看住他,自己不停地陪他说话,以减轻饥饿对他胃的压力.

克劳士中尉开始明白其中的道理,说了声:“谢谢。”

“不用谢,”周四海说,“中尉,我们是不想把你的尸体扛回去,那样的话,臭不可闻.”

“嘿嘿,”克劳士中尉苦笑了两声,“周,刚才我气极了,骂了你,你不生气吗?”

“生什么气嘛?换作是我,我也是要骂娘的,你美国的亲人被我骂完还不够呢.”

“呵呵,”克劳士中尉高兴地笑了,他说:“挨饿的滋味太可怕了。”

在他感到绝望无助的时候是周四海率领的救援小分队及时赶到,把他从虎口里救了下来,才使他死里逃生,他心里万分感动,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派来救援小分队的队长既然能说满口流利的英语,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几天来克劳士中尉在森林中独自瞎闯,自己像是变成了哑巴,现在能在这异国他乡的原始丛林里跟别人说自己的母语,他心里一下子别提有多高兴了。

找到了美国飞行员,战士们的心里也十分高兴 ,欢欣鼓舞,这艰巨的搜救任务终于有了结果,周四海见克劳士中尉情绪稳定下来,随后向天空中发射了两颗信号弹,告诉李本一他们已找到了美国飞行员,示意他们停止搜索,向这边靠拢过来,接着又叫战士们砍来几根树枝用绳子扎了一个简易的担架,过些时候,李本一所带领的搜救小队赶了过来,见到美国飞行员后,他们也是高兴万分,一齐围拢在美国飞行员的身边,李本一随后也用英语跟克劳士中尉问候了一句,他的这一句问候也把克劳士中尉吓了一跳,嘴巴张得老大,克劳士中尉心里不由得说道:“咦,中国军队里会说英语的不少嘛。”随后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用英语跟李本一讲了起来,周四海在一边指着李本一向克劳士中尉介绍道:“这是营救小分队的李本一中士,”他随后指着周围的战士们说,“这些战士都是他的部下,个个都是好样的,非常勇敢顽强。”

战士们围着克劳士中尉,他从头到脚的飞行员装束让战士们羡慕不已,他深蓝色的双眼,高耸的大鼻子,以及那另类白得出奇的皮肤和手背上长长的汗毛都激发着战士们的好奇心,战士们对他叽哩呱啦好奇的议论着,此时,对于战士们来说,他就像是天外来客。

稍后,周四海和李本一扶着克劳士中尉躺在担架上,他的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战士们身上带着的干粮没有移开,周四海只好又给他半块压缩干粮并对他说:“中尉,这半块压缩干粮你慢慢的吃了,过后就睡上一觉,我们要把你抬到你出事的飞机旁边,到时你醒过来没事我们再给你一个罐头,你不能胡来.不能吃得太饱,你只要挺过今晚,明天你就会慢慢的好起来.”克劳士点头说:“我一定听你的话,我要活着跟你们一起走出去!”

战士们担着他向飞机出事地点进发,若莫过了三个多时辰返回到飞机坠落的地方,这时,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那一晚,他们便露宿在出事的飞机旁,战士们点燃了篝火,围坐在火堆边,尽情说笑,开怀吃着飞机上的罐头和饼干,有些好奇心很强的战士便围坐在吃着罐头的美国飞行员身边,向他提出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周四海和李本一便当起他们的翻译,战士们七嘴八舌向克劳士中尉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他叽哩呱啦回答着,周四海和李本一又把他的话给战士们翻译过来,双方在一起相处的气氛欢快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