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解放军,尚能战否(是中国人不分左右都应该来看看)

雨夜骑兵 收藏 20 8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解放军,尚能战否(是中国人不分左右都应该来看看)

作者: 捕隼捉鹰 来源: 子陵论坛 2007-3-31


(你可以不看,看的话请一定仔细的看)



解放军,尚能战否?


杞人忧天,很多人看到这两个问题的第一反应。紧接着,他们会列出一系列无比辉煌的事实:


中国是拥有战略核力量,能够摧毁世界的核大国,谁敢对“天朝”抱有非分之想?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中国是有战略大后方的大国,我们不惧怕任何战争!


朝鲜战场上,“小米加步枪”的志愿军不是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联合国军么?不是连“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自己都说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议上签字的总司令”么?不是连美国人自己都承认: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么?


对印度阿三的自卫还击战中,我们更是胜得光彩无比啊。咱不是几个小时就把印军的王牌部队打得满地找牙,落花流水么?作为胜利者的我们,还主动撤军,归还印军武器,不是赢得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共同赞誉么?


中苏珍宝岛之战,嗬,那就更自豪了。咱们不是给手执核大棒,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苏修”一记响亮的耳光么?那辆被我军缴获的苏军T- 62坦克现在还放在军博里展览呢!


对越南小霸王惩罚性的自卫还击战中,咱们不是狠狠教训了“这个不听话的小朋友”(邓小平语)么?咱们不是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么?


中华民族不战则已,战则让对手一生胆寒!


……


总之,战争离我们很远,很远。没人敢冒着全面战争的危险挑战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中美两国更不可能爆发战争,因为双方都是核大国,战争会导致地球毁灭。更何况中美之间每年巨大的贸易额,美国在华的大笔投资。和平贸易美国能得到巨大的经济利益,通过战争它能得到什么呢?至于小日本嘛,我们早晚要“核平日本”,我们也要来一个“东京大屠杀”,血债血偿。


即使有哪个不识相的疯子要想挑战“中华天威”,只要我们伸出一个小指头吓唬他一下,对方就会立刻屈服,精神崩溃,跪地求饶:“大侠,饶命啊!小人有眼不识珠峰,不知自个儿有几斤几两,不自爱不自重不要脸不要命,不知天高地厚不识时务不知好歹不敬天命。求大人有大大量,君子有君子德,饶小的一条狗命。”


人家都说出这样的话了,咱能不给人脸么?


“哎呀!真是出门遇贵人啊。祝中华万寿无疆啊,谢啦。”小人感恩涕零,不知所言。


……


当年鲁迅先生有篇文章叫《论睁了眼睛看》,告诫国人要学会睁开眼睛面对现实。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视力仍毫无长进,中气倒是越来越足,闭着眼睛恶骂一通,说几句梦话竟已成爱国壮举。


也罢,既然大家都这么想,我也没什么话好说。还是先让我们再次回头,一起看看那些我们“熟知”的历史和现实吧:


不可否认,核武器的出现极大地减少了大国之间发生直接武力冲突的可能。互相摧毁,玉石俱焚的核大战使得大国在处理战争问题时极度谨慎。美苏四十年间只是“冷战”,而无大规模“热战”,也是基于能互相摧毁的“恐怖平衡”。然而,就能据此而否定大国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么?以为从此天下太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铸剑为犁,沙场变农场么?


是的,当年法国人也是这么想的。法国自从在二战前建成号称“世界上最坚固”的马其诺防线之后,便自以为从此可高枕无忧,永享太平了:德国人若胆敢进攻法国,该防线将使其付出“无法承受的”巨大代价。而事实上呢?二战爆发后,一代名将隆美尔率德军装甲部队从比利时绕过该防线,几个星期就冲到了大西洋海岸,法国迅速败亡。


都说法国人浪漫,我看今天我们很多人比当年的法国佬浪漫多了!总以为自己有了阻止战争爆发的“终极武器”,战争就永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来。法兰西二战速亡之殷鉴不远。


这种核大国的优越心理正是这么多年来我们新军事变革步履蹒跚,缺少奋发动力的根本原因。核武器确实可以保证我们不被征服,但仅限于传统意义上的领土不被征服。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想,在经济、文化、教育、思想……方面呢?它们是核武器无法捍卫的领域。更何况任何武器都不可能永远先进,这种战略平衡终究有打破的一天。最希望看到这一天的正是那位表面上以世界判官自诩,实际上却以凌迟和平为乐的山姆大叔。他利用手中的在经济、科技、人才、管理等方面的绝对优势,发动了新一轮的世界范围内的军备竞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正“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搞“TMD”(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一旦这种战略平衡被打破,到那个时候,我们还能如今天这般底气十足么?


至于所谓的“后方”,不可否认,后方的确实是我们手中的一张王牌。但那是在从前。八年抗战,正是由于大西南、大西北这样的大后方的存在,使得我们在丢掉最富庶的半壁江山,几近亡国灭种这样最危急的时刻,坚持了下来,实现了“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构想。打破了日本侵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神话,自始至终坚持了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最终,赶走日本侵略军,收复失地,再造中华。


然而,在第三次科技革命时代,战争的形式和手段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方面,战争已不再是定义在一般意义的战场上,由分属不同国家的同是“上帝的孩子”的士兵们之间的互相残杀了。


现代意义上的战争包括直接武力冲突和间接非武力冲突。非武力冲突就包括: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教育……在这些看不见的战场上进行的是比单纯的军事战争更加残酷战争,它决定我们这个民族将来是走向分裂、落后、消亡的命运,还是走向统一、复兴、强盛的命运。


在这些战场上,我们的后方又在哪儿呢?现在,我们正在进行这样的战争,而我们的战绩呢?或许该问,在这些战争中,我们究竟败得有多惨?大家都知道的,仔细想想吧。


另一方面,随着人类航空技术和空间技术的长足进步,空中打击已经成为现代战争的主题。所谓“制海决定制陆,制空决定制海,制天决定制空。”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于是,在空中力量和太空力量的全球打击之下,后方,已经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了。任何和平年代的“后方”随时都可能成为战争时期的“前线”。


所以,传统意义上的“后方”已不再是我们引以为傲的资本了。如何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等领域建立新的广阔的牢不可破的“后方”,才是当务之急。


然而,不幸的是,很多人都看不到这些,沉醉于过去老祖先的辉煌不能自拔,不思进取。


于是,我在想,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么多的国民都怀有这样一种“傲气”,“坚强自信”地面对万重难,随口就要屠美灭日呢?多半要归功于辛勤工作着的“影视工作者”和“新闻工作者”们。


为弘扬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实践“****,重要思想,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宏图霸业,贯彻“八荣八耻”……,我们的“影视工作者们每年都会按同一套路同一手法,炮制出一大批以反腐廉政建设和扫黑除恶斗争为主题的正统影视剧。如《生死抉择》、《黑冰》、《公安局长》……


可真正的现实呢?中国官场的种种“怪现状”早已见怪不怪,各种“不正之风”早就转正了,各种“潜规则”也都翻身成了堂堂正正的明规则。至于公安局和黑恶势力,有的地方都猫鼠一家亲了。甚至,听同学说过一个三岁小孩的“恐怖的理想”。


“长大后想做什么?”大人问。


“当乡干部!”毕竟是孩子嘛,很诚实,回答很干脆。


“为什么呢?”大人又问。


“当乡干部可以吃招待!”


大人和周围的大人们大为惊叹,赞赏不已:“嗬,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聪明!不用教,什么都会了!”大人一脸喜色,为自己能有这么一个无师自通的“神童”和他的远大理想而无比自豪,沾沾自喜。


对于如此现实,我们还有什么话说?


“哈,那个贪官终于被毙了!”每看完这样的一部戏,每个人都会发出如此大快人心的感慨。接着,又在心里骂上一句:“凭什么老子就不是个官?!”然后,恨恨地念念有词地昏昏睡去。梦里又黄粱美梦南柯一梦,着实沾了阿Q精神胜利法的光。醒来,现实残酷依旧。


与此交相辉映的,是此类影视剧的姊妹篇——军旅题材影视剧。什么《突出重围》、《DA师》、《长空铸剑》、《沙场点兵》……。用不太挑剔的眼光就可以从这些“鸡蛋”中挑出一大堆“骨头”:错误百出,笑死人不偿命的大量穿帮镜头;千篇一律的模式——一定有一位“落后”的妻子和师长闹离婚,要我还是要军队?情感纠葛,多角恋爱;屡试不爽的公式——军队中一定分为保守派和改革派,改革派克服千难万险,最终“多兵种联合演习”取得圆满成功,新军事变革大步向前推进……


然而,这一切并不妨碍皆大欢喜的“双赢”效果:在展示军队良好形象的同时,也勇敢地暴露出存在的问题,并积极改正,深化军队变革;咱普通老百姓在享用完这样的“精神大餐”、“视觉盛宴”之后,自然是豪情万丈,群情激奋,中气十足:中国军队,天下无敌!不对,应该是天上天下天左天右全无敌!在酒足饭饱睡眼惺忪之际,再喊一句在外人看来如同痴人说梦的呓语:“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我们现在还是汉朝么?难道时光倒流了?!我们现在有这样的实力么?


在大陆文明时代,在那个属于我们的时代里,我们繁荣、强盛、发达,世界第一。而在海洋文明时代呢?我们不及格,甚至在很多地方还交了白卷。在海洋文明时代,我们的敌人,已不再是北方草原上的狼,而是东方大洋里凶残的鲨鱼。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威胁,和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更何况如今人类社会已初步进入了空间文明时代(或曰“宇宙文明时代”),我们所要面对的还有头顶上方数百公里之处的无数双“魔眼”和“动于九天之上”的“善攻者”呢?


我们的敌人早已不是“只识弯弓射大雕”的匈奴人了!我们面对的敌人,是掌握了第一、二、三次工业革命所有成果,在科技文明的圣火下照耀了两百余年,拥有世界第一综合国力,掌控世界霸权并延续至今的美利坚合众国!我们面临的进攻也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杀略数千人”了。我们面临的是一场在经济、政治、文化、精神……所有领域,除直接使用武力外的一切敌对方式的大进攻!有时还要打几个试探性的擦边球,如1999年炸馆,2001年撞机。或许有人会问,这不是冷战么?冷战都结束这么多年了,咱和美国不早就建立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么?经济不正在全球化么?中美在经贸方面的合作与双赢不是事实么?人类世界不正走向大同么?


很难想像,在如今这样一个连三岁小孩都比大人还圆滑世故的年代里,居然还有人保持了如此难得如此珍贵的天真,真可以算得上是“世界第九大奇迹”。文明的融合从来都是伴随着血与火的战争出现的,我们期待在和平世界里融合文明,可信奉“强权即真理”的世界警察,他,会给你这种机会么?!


中美之间在很多领域的合作是事实,也是现实和双方共同利益的需要,但是在最高国家利益方面,我们和美国有着根本对立不可调和的冲突。美国根本不可能容忍一个崛起后的强大中国与其平起平坐,它会用尽一切手段阻止这个“噩梦”变为现实。


所以,不管中国承不承认与美国存在严重的对立关系,美国的学者、国会、政府都已经毫不隐讳地把中国作为明确的大敌。自1991年苏联垮台之后,上天已经将这个“大任”降临到我们肩上了。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对华政策之争,无非是用“硬刀子”还是用“软刀子”,遏制中国主导中国,其目的都是一致的——置中国于死地而后快。让中国重新回到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的时代,这是美国的政客们最乐意看到的。


近200年以来,英美的统治精英一直深受三种社会哲学的影响。一是马尔萨斯主义,认为地球资源和环境无法承载隔代而倍增的人口。二是应用于人类的达尔文主义,主张大自然的天律是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三是尼采鼓吹“超人”对“群畜”人渣宣战的精英主义。


2004年中国GDP总量刚刚占到世界的4% ,石油消费已跃居世界第二,发电量消耗占全球消耗的13% ,此外还有钢材消耗占全球的27% ,水泥消耗占全球的40% ,煤炭消耗占全球的31%.因此,惹得全世界的人都担心中国长期增长会否导致全球资源不足,“中国会不会饿死全世界”?


因而中国的13亿人口,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需要用战争进行“清洗”的垃圾人口。


我们四周的国家更是围追堵截。北方有那个表面上傻大黑粗,实际上城府极深,算得比谁都精的北极熊。2006年,“安大线”和“安纳线”之争,就是最好的例证。只是它现在元气未复,有求于中国而暂时相安无事,和和气气,经贸、文化、军事往来红红火火;喜马拉雅山南麓有我们那个野心勃勃的古老邻居,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印度象;东海波涛的另一边,居住着那个一肥二胖,五大三粗,却还穿着一件极不合体的“自卫军”童装的日本相扑。(上帝给了它大国的人口和大国的抱负,却没给它大国的领土。)西边看起来还暂时安全,可老美的空军基地早就借着“反恐”的旗号踏进了中亚;更不用提南海上那群有美国干爹撑腰打气的干儿干女们小人得志,忘恩负义,不知天高地厚,咄咄逼人的丑恶嘴脸。


更严重的,是台湾岛上自己不肖子孙的疯狂反噬;民族内部的魑魅魍魉不断嚣张,哈日、哈韩、哈美的“祖国的花朵”们在教育部取消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人民族英雄称号,为秦烩、洪承畴等民族败类翻案立名,否定民族抗争历史的阴风之下,造成价值体系的混乱,将不知为何而战。


而此时的美国老板和他的日本打手在干什么呢?


他们在准备战争。


美国空军F- 22隐形战斗机——世界上第一种投入现役的第四代战斗机。而我们的空军虽有庞大的机群,但大部分是上个世纪的老弱病残,以歼- 7、歼- 8为主的二代机到现在还是空军的主打,仅有少量以苏- 27为主的三代机。F- 22已经被率先部署到靠近西太平洋的关岛基地;


美国海军“洛杉矶”级核潜艇也在前两年进驻关岛基地;


还有可发射巡航导弹的B- 52战略轰炸机也都被部署到关岛;


……


美军的战略重心,已经悄悄转移到西太平洋地区。


至于说日本,口口声声说要“和平”,却长期保持着世界第二的军费开支。而日本的“自卫军”,是最典型不过的“架子部队”,大概40% 都是军官。一旦战时需要,马上可以扩充数倍、十倍。日本90式坦克,曾号称世界最好的坦克。虽然单价极其昂贵,装备数量很少,但那只是没有大规模生产的结果。生产该型坦克的日本三菱重工,一直维持这该坦克的生产线。偌大一片厂房,即使现在没有任何产出,每年也要投入大笔资金以保持其良好状态,从而保证一旦发生战争,就可以随时投入大规模生产。


……


战争,会来的,只是何种时候,何种形式的问题。


面对如此时局,危局,解放军,中华人民解放军,尚能战否?


尚能为吾国吾民一战?能否取胜?若不能,可能打成平局?若再不能,就是败,那又会败到何种程度?虽败犹荣?力战而败?惨败?歼敌八百,自损三千?或是更严重,更不敢想像的一触即败,一败涂地,兵败如山倒?


不可能,不可能,根本完全绝对不可能!是的,我也宁愿这样想。可现实呢?


去年中俄联合军演,我们那个高兴呐:


演习展示了中俄两军极优秀的专业素质和军事技能,使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密切了……弘扬了……发展了……


当然这次中俄两军首次联合军演有其重大意义,但人家俄罗斯每年都要和北约、日本、印度等国举行大大小小几十次军演。和中国举行联合军演,也是很平常不过,更何况人家此行的一大目的就是为了向中国推销武器,展销会而已。我们这般欣喜若狂,以为人家真能为我们两肋插刀,真是高兴和天真得有点过了头。这里我要说的,是来自人家的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在这一片叫好声中犹为刺耳。


俄方媒体直截了当地指出此次演习显示出中国军队根本没有实战能力,并一一列出以下理由:


(1)空中分列式及海上分列式中国军为了安全起见所有的飞机或舰艇间距离和速度的要求标准只有俄军的三分之一。


(2)抢滩演习并没有把潮汐列入考虑以致漂离预定登陆地点500公尺以上,之后才匆忙的修正演习计划,实际战场上抢滩部队可能因此全数被歼灭。


(3)载运特种部队的12架直升机竟然演习一开始就飞到垂降地上空,就定位等着放下特战人员,根据俄军在车臣战场的经验这意味着请敌人用便携式防空导弹练习打靶。


(4)俄军的空降部队不仅全副武装,并且在空中滞留期间就开始朝地面目标射击。中方参演部队虽然在数量上远胜俄军,但是却把空降部队分成三批……第一批是完全无武装也没穿防弹衣的徒手跳伞部队,第二批才是着地后乘坐伞降战车参加作战演习的部队,第三批部队则纯粹是为了演习结束后参加阅兵分列式而跳伞的。俄军只用一个连的兵力就同时完成这三件事!


同时列出的,还有一组我方未与报道的安全损失数字:


抢滩演习中,中方沉了两辆63式装甲车,死了8个人。俄方也沉了一辆BTR- 80装甲车,但人活了下来;


伞降演习中,我方伞兵伤了20多人,俄方只有一人;


中方参演人员8200人,俄方1800人,中方是俄方的4倍多,而中方伤亡人数却是俄方的8倍。


在以上报道中,或许有夸大和炒作的成分,不可全信。但就连参演的中方部队也有人私下表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俄军面前,我们还是小学生。我们和俄军相比,在装备、训练、作战意识等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


再回过头去检视一下建国后的那几场战争,我们就会发现那些长久以来被人刻意隐瞒的深层次的问题。


首先我要申明的是,我丝毫不怀疑我们解放军战士的忠诚和勇气。正是那种明知装备不如对方,实力不敌,却能毅然亮剑的气概,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决死之志,国魂,军魂,使我们打赢了这四场战争。但我们为之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惨重的,我们得到的教训也是极为惨痛的。


1950年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我们是被那个刚愎自用的“金太阳”给拖下水的,我们是迫不得已才和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直接武力对抗的。至于说什么“中朝两国鲜血凝成的友谊”,那都是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现实的国家利益,永远凌驾于友谊之上。两个人或邻居之间可以有天长地久的友谊,而国家之间却没有,有的是断断续续的恩怨。当年,中国和韩国刚一建立外交关系,朝鲜马上报以颜色,和台湾眉来眼去。


在战争中,一支初出茅庐的叫花子军队和一支经过二战洗礼,打败德意日法西斯的当时世界最强的联合国军打成平局。很显然,就单纯的战争而言,我们赢了。但也只能说是惨胜,惨重代价的背后,是作战意识的落后,对现代战争的一片茫然,后勤补给的薄弱和武器装备的极为落后(后期有所改善。)。而且,那句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引以为豪的关于“错误战争”的名言,其实是经过我们自己人加工修改过的。说这句话的前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五星上将奥玛尔?布莱德尔的原话是这样的:“如果我们现在和共产党中国全面开战的话,那将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一场错误的战争。”


在美国朝鲜战争纪念园里有这样一段碑文:


我们的祖国以她的儿女为荣,他们响应祖国的召唤,去保卫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国家,去保卫他们素不相识的人民。


自由不是无代价的。


这是美国揭幕于1995年6月27日的朝鲜战争纪念碑。


那是和1982年揭幕越战纪念碑时截然不同的语气,理直气壮地认定这样一个千里迢迢的远征是“保卫”,是“正义”的。


长期以来,出于意识形态和政治宣传的需要,我们不断的去神化那场战争给我们带来的积极影响。一厢情愿地自以为美国已经“改过自新,不再做贼。”甚至不惜为此而“恶搞”人家说过的话,以此迷惑大家并麻醉自己。阿Q虽然被当作革命党杀了头,但阿Q却活在我们每个中国人的心中,永远的。阿Q不死,精神永存。阿Q精神不亡,中华之无尽劫难不已。然而,这种极端卑劣的心态和无耻之至的做法又岂是当年的阿Q所能及的?阿Q不过是在精神里“胜利”了一把,而我们非但在大脑里如痴如醉,连别人红口白牙说出来的话都敢篡改一番,还要将这样的“精神大餐”写在教科书里,让下一代一起“享用”。于是,被篡改被扭曲的历史在今天还大行其道,让无数国人为之心醉神迷,沾沾自喜。朝鲜战争的巨大损失和无比惨痛的的血的教训,国人又何曾深思痛改过?!


我们从那场战争中得到了很多,但也失去了很多:


以百万计的巨大的人员伤亡,用人命换苏援;


被迫暂时放弃渡海攻台,统一中国的计划;


联合国推迟接纳中国;


……


朝鲜战争的最大赢家,其实是苏联、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和日本。


我们现在谈朝鲜战争,并不是说过去了的事值不值得的问题,因为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而是要深刻反思我们在这场战争中致命弱点,并加以弥补。可我们在很多时候,连正视问题,还历史以真相的起码勇气都没有,又还谈什么亡羊补牢呢。


1962年对印自卫还击战,在军事上我们的确胜得无比辉煌。然而,后勤和补给,我们却是败了的。青藏高原高寒缺氧、强辐射的恶劣环境所造成的非战斗性减员(冻死、冻伤、肺水肿),占了整个战争中我方伤亡的相当大的一部分。而且,我军有一支5000人的部队迷失在原始森林中,全军覆没,我们一直未与报道。至于当时我军的后勤补给,由于青藏高原恶劣的交通条件和那时我军的机械化水平的限制,大部分物资全靠人力畜力运送。据说有的地方,我们几百人花了几个月送到的炮弹五分钟就打光了。而印军由于占有地理和交通的优势,背靠南亚大平原,后勤补给基本不成问题。


战争的起因是1914年3月,在印度的西姆拉,英国政府代表麦克马洪提出了一条英方勘定的分界线,那条分界线与此前国际上习惯认定并在各种官方(包括英国)出版物和地图上一直沿用的分界线不同,大大向西藏纵深推进,把原本在西藏境内资源最丰富的九万多平方公里划进了大英帝国的印度殖民地。而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竟在这样的条约上签字!


虽说后来的中国历届政府都不予承认,但祸根就此埋下。


终于在1962年,刚刚实现民族独立不久的中印两国为此刀兵相见,大动干戈。然而,我们在付出重大代价,赢得战争胜利之后,那九万多平方公里的膏腴之地(可以种水稻,“盖天地中和之气酝量而成”,“即置之内地,亦上上之区焉。”)至今依然在印度手里。并已向其移民七百多万,是我们在整个西藏所有人口的几倍。


为什么?


当中国军队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候,中国政府突然宣布单方面无条件撤军。中国军队接到的命令不仅是放弃全部收复的失地,撤回到“实际控制线”,还要再从“实际控制线”后撤二十公里,与印军脱离接触。结果印军不但轻易返回原来控制的地区,又趁虚而入,继续向北蚕食推进,建哨所,修工事,反而多占了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


一场让国家劳民伤财和将士流血牺牲的战争竟是这种结果?!本就是为了领土和主权而进行的战争,己方付出重大代价夺回的土地,却又拱手送人。那战争和牺牲还有什么意义?!


放弃那片土地的原因,有人会举出一大堆理由:中苏交恶,西方封锁,自然灾害,国民经济困难,那片国土无险可据……。所有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当时中国再困难,总没有八年抗战那会儿困难吧?而七年后,我们为了黑龙江上那一涨水就淹掉一半的小岛,还敢跟比印度强大多少倍的苏联交火呢。


怪了,怪了,一方面我们视领土如粪土,可以随便放弃;另一方面又寸土必争,可以为之而挑战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战争机器。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从当时的意识形态出发,中国力图扮演第三世界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阵营的领袖。印度当时正是那个阵营的重要成员,“教训”一下不碍大事,打成不共戴天的仇敌,对毛泽东的全球战略和盟主地位就会不利。所以教训完了,要立刻适可而止,再给几根胡萝卜。毛泽东的胡萝卜稍大了一点——九万二千平方公里,不过以毛泽东的胸怀来说,可能还属正好。


中国古代文化往往塑造不以大欺小的“英雄”形像,当“小”者实在过于不自量而百般挑衅,令人忍无可忍之时,“大”者一出手就可将其打翻在地。这时“大”者再将其扶起,把武器还给他,甚至再给一些赏赐,表示“大”者的胸怀和宽容。“小”者被教训一番,无地自容,从此不敢轻举妄动。周围的观众齐声叫好,把英雄佩服得五体投地。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在做这个梦。在古书中泡了一辈子的毛泽东,62年的中印战争之后一定长时间地自我陶醉于这个形像之中。


“1962年中国和印度发生的边境战争,就当时看,胜利者和失败者是十分明确的。但是,经过了四十多年之后,结合现在再来看那场战争及其结果,却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胜利者除了没有失败的名义,却具备了失败者的一切;失败者除了没有胜利的名义,却得到了胜利者的一切。胜利者因为胜利的飘飘然,以至连对胜利成果的彻底丧失和巨大的屈辱都无动于衷。失败者因为唯独还没有得到胜利者的虚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发誓要报一箭之仇。”


对于那场战争这应该是最恰如其分的评价了。


1969年,在冰天雪地里进行的中苏珍宝岛之战,我们是占了大便宜。而我们是不是真的就不怕“苏修”了呢?红色军事帝国苏俄的由数万辆“T”式坦克组成的“红色地面铁流”,涂着白边红五星的由米格战斗机和图波列夫轰炸机组成的“银色空中寒流”,哪个国家不怕得要死?


1970年,由“林副主席”签发的“一号令”实际上就是作了最坏的打算,进行战争前的全国总动员。北京的中共高层,全部大疏散到全国各地。


不过幸好,苏联识大体,没有对中国实施大规模报复。


吃了大亏,俄国人岂肯善罢甘休?自中苏关系全面破裂之后,苏联在长达1200公里的边境线上重兵压境,随时准备发动战争。苏军在珍宝岛大失颜面,尔后更是处心积虑地寻求报复的机会。果然,苏军又在新疆的一次中苏冲突中又捞了回来。


1969年8月13日,在经过精心策划之后,他们在新疆的中苏边境伏击了我军一支七十余人的边防部队,这就是鲜为国人所知的“铁列克提事件”。


苏军由最初的百余人逐渐增加到300人,甚至过来6辆坦克,还有两架直升飞机。


血腥的场面可想而知。到最后,我们的记者把胶片全部拉出报废,摔烂机器,捡过冲锋枪猛烈射击……。打到夕阳时,枪声停了,血染的云霞为之哀痛……


一名在远处做饭的小战士成了俘虏。


更残忍的场面出现了,他们把79具遗体拉到一起,几具火焰喷射器一齐对着……


我们的小战士受到了非人的摧残,他们给他打上麻药,变成了木头人,在莫斯科的大街上游街几天,任凭外人的唾骂砸脸……经过周总理的数次抗议,一月后被他们扔在那块独立石旁边,总理立即叫人把他接到北京,可他已经一句话都不会说了……



那场距离我们最近的战争——对越自卫还击战,几乎贯穿了整个八十年代,其深远影响持续至今。


1979年2月17日清晨,随着祖国西南边陲的一声炮响,压抑在全国人民心中已久的怒火随着惩罚越南小霸战争的开始终于得到了宣泄,在密集炮火的掩护下,十几个还没有达到机械化程度的解放军步兵师在少量坦克掩护下,向着曾在不久前击败美国侵略军,号称陆军战力世界第三的越南军队,发起了规模庞大的进攻,在密集炮火掩护下,他们不顾每天一千人以上这个叫每个中国人心里发颤滴血的伤亡代价,与装备普遍强于自己的越军进行拼死搏杀!前进!前进!战士们踏着战友的遗体,每个黝黑的脸上透露出刚毅的神情,抚摩着脖子上挂的“光荣弹”,背负祖国人民的期望,义无返顾地杀入越南境内。


在高平战役进入关键时刻,某装甲营在开进途中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在团长、政委率领下搭载少量步兵,在3个小时内,杀开一条血路,冲破数十公里距离越军的重重阻拦,不惜一切代价,直插东溪,截断越南某师的退路。并阻止敌人一个王牌师的增援,确保歼灭战的顺利进行。车轮滚滚,马达轰鸣,装甲洪流不顾越南军队和民兵在有利地形上的层层阻击,推开被越军“截头打尾”战法击毁堵住去路的战车,克服被越军炸垮水库洪水沼泽的阻拦,迎着呼啸飞过的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的轰击,坚决地朝东溪杀去!轰!团长的指挥坦克中弹!团长牺牲!轰!政委的坦克中弹!政委牺牲!沙石公路两边的越军埋伏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像狂风一样射出各种枪弹和火箭。有的暴露在敌人火力下的步兵勇士甚至被敌人的高射机枪子弹拦腰扫断,到处是飞扬的残肢短臂,到处是负伤的战友。许多战士负伤多次,还在用手中的武器还击着越军,准备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掩护战车脱离险境,为祖国和人民流尽最后一滴血。


这是在敌国境内,没有任何百姓会来帮助我们!这些受伤、直至牺牲的战士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身后,有一支号称“世界第三”的空军!多少烈士在牺牲后还仰着面庞,面对着天空,仿佛还在期盼着空军的出现。如果能有得力的空中掩护,这支有着数十辆坦克的穿插部队绝对不会遭到大部伤亡。惨烈到最后仅有五辆坦克到达东溪,艰难地完成炸毁吊桥,阻止越军王牌师增援,保证主力部队聚歼越军的光荣任务。由于空军飞机无法飞到火线抢运伤员,许多战友在忍受漫长的伤痛煎熬时在转运站牺牲。更由于没有制订空降要点的作战计划,使许多费了很大代价包围住了的越军又得以从小路逃窜。甚至在宣布撤军后,一个整连的步兵由于没有接到撤退命令而又陷入敌人重围,也由于无法实施空降救援而被越军集体俘虏,使我军的正义行动遭到越军极大的羞辱!


事情还没有完,撤军后,我军又同越军陷入了历时10年的边界战争,这之间,出现了攻占“骑线点”的法卡山攻坚保卫战、者阴山拔点保卫战和后来享誉世界的老山攻坚及其后来的保卫战。特别是老山攻坚战,面对越军一个加强团的坚固防御阵地,我军投入了整师的部队,在付出巨大的伤亡之后,终于收复了老山。现在每年到老山烈士陵园凭吊的战友和家属,面对在若干平方公里范围内耸立着数不清烈士墓碑的巨大英烈陵园,怎么也想不到,如果当时空军能够出动,只要在老山地域投掷几颗类似美军“丛林割草机”样式的巨型空气燃料炸弹,将能立刻扫清老山阵地周遍密布的雷阵,震死或窒息老山上大部分的守军。我们的突击队如果能够乘坐直升飞机空降到山上,虽然不至于“兵不血刃”的占领阵地,但不至于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外人是这样评论的:中国军队是在和自己的影子作战。


越军是我们手把手调教出来的,是在编制、装备、训练和战术等方面都与我军极为相似的“克隆”部队。我军的一切弱点和命门,他们了解得甚至比我们自己都清楚。当然这也是双向的。战争的结果是我们把敌人打回了原形,但我们自己也受了很大的损失。


文革中军队混乱不堪、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的十年终于在此时遭了报应,军队深层次的问题也都一一暴露出来:


落后的军事思想;僵化的经验主义;重政治不重技术口头革命化;指挥机构臃肿低效,不能适应瞬息万变的战场变化;诸兵种协调不畅,各自为战;装备落后,跟不上时代……


中国军队也由此开始了缓慢的现代化进程。出于共同对抗苏联的需要,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国与西欧诸国及美国开展了一系列军事合作,引进当时西方较先进的军事技术,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我军的现代化水平。最典型的就是今天我们还在使用的美国“黑鹰”直升机。然而,这短暂的“蜜月”很快由于1989年的学潮和1991年苏联垮台而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持续至今的全面封锁和禁运。


与此同时,1991年海湾战争。全套苏式装备和中式装备(亦有部分西方武器),号称军事实力世界第四的伊拉克,在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以空中打击为主的高科技战争攻势下,数十万精锐的共和国卫队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死的死,垮的垮,残的残,逃的逃。当时美军完全有能力一举拿下伊拉克,只是为了有能长期留在中东的借口,才让萨达姆政权又苟活了十二年。


万里之外,曾经向伊拉克提供大批军火(歼7战斗机、59/ 69式坦克、蚕式反舰导弹等)的中国坐不住了。军队中的有识之士受到极大震动:同样的装备,换了解放军,成绩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战士们仅凭忠诚和勇气,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除了制造更多无谓的牺牲。


可以这样说,中国军队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进程,始于1991年后对海湾战争的深刻反思。


中国军队走向现代化的标志性事件便是1992年从俄罗斯引进苏- 27战斗机。(有消息说在92年之前就引进过一批苏- 27,尚无法证实。)继承了前苏联大部分军事遗产的俄罗斯由于严重的经济困难,迫不及待地将军火库的大门向同样急于实现军事现代化的中国敞开了。双方一拍即合,红红火火的军火贸易一直持续至今。


苏- 27是与美国F- 15齐名的同属第三代的喷气式战斗机,两种机型各有千秋、旗鼓相当。苏- 27的引进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空军长期缺乏先进战斗机的窘迫状况。当然,军队高层还是有明白人:中国军队若要真正实现现代化,就决不能受制于人,一定要实现先进主战装备的国产化。


然而,这项任务对于长期以来百病缠身,弊端百出的中国军工科研体系来说,似乎是过于艰难了。于是,从1992年开始,为了引进苏- 27生产线,我们花费了200亿美元,有人计算这超过了我们以往几十年对航空工业的投入累计。折腾了十几年,装由AL- 31F发动机国产化而来的“太行”涡扇发动机的歼- 11B(国产化的苏- 27)终于在2003年12月6日首飞了。但是,即便如此,也未能实现100% 的国产化,一些关键设备还得求助于苏- 27的娘家——苏霍伊公司。而且,国产化后的歼- 11出现性能不稳定,总之问题一箩筐。更惨的是,就整体技术而言,苏- 27已经是三十多年前(苏- 27从1969年开始研制)的落后于时代的产物了。


三十多年,岂止一代啊,我们和美国的F- 22有代沟啊。本人非先进武器制胜论者,但亦非精神万能论者。在现代战争条件下,只有同时具备先进的作战理念、坚定的作战意识、完善灵活的保障指挥体制和先进的高科技武器装备,才可能赢得战争的胜利。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