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20字

.

森海湾渔猎历险记

.

潘莹斌 陈玉婵

刚从淳朴的农家小院中走出,欢乐营的车就来到了清澜镇环球码头,但车不能够开到海边,我们只能踏着铺满树枝丛林的“香径”,我们来到了海边。这边的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蓝,沙子也没有高隆湾的沙子那般细腻,但对于我们来说,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干净,都迫不及待地脱下鞋子,双脚亲吻沙滩的柔软。

今天下午的天气多云,望眼过去,蓝盈盈的天空中还是飘着几朵白云,大海的轻拍声,仿佛把城市的拥挤、嘈燥全都灰望道九霄云外。那清爽杂着潮湿含有淡淡的海腥味的海风,吹拂着人每一处神经的骚动。眼前的大海就仿佛是艳丽丰盈的女人展现出粉香的魅力。我们站在沙滩上在等待着渔船的来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时候,我们人群中不知觉来了一位小伙子,大约是三十多岁,瞧他那魁梧的体魄,还有那肤色,显然是典型的渔民,太阳赐给他健康的肤色,最让我们关注的是小伙子头上的草帽,这顶帽子是海南渔民特色草帽,它的材料是用草席编织而成,在城市中并不多见到。

来自北京的向阿姨忍不住要和那小伙子合影,还给他拍了“写真”。嘴里不住念道:“太漂亮了!”并且深情地望着小伙子,一脸陶醉的样子望着小伙子。黑龙江的田大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一顶和当地渔民一样的草帽戴上,他皮肤也是黝黑的,身穿短裤,还颇有农家渔民味道!这时,小伙子拿出一小袋的贝壳,很漂亮,大家都围上去,不过一问价格,大家就不感兴趣了。小伙子说,这些海螺都是从深海里打捞上来的,在价格上是相对高一点。围观的人也渐渐多了,但大家都是在欣赏贝壳的精致,并不想买下来。

随着一声的喊叫,我们都听不明白海南话,但我们的目光马上转移到了海面上,一艘很普通的渔船缓缓地驶向我们,看着这渔船,我们个个都欢呼起来。因为我们很少见到渔船,一般旅游乘坐的船都是大轮船,还从来没有坐过小的渔船,心里不免有点激动。多少次向往着这样的生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戴上草帽,激起双桨,乘风破浪,月夜泛舟的渔家生活。“今天,我们要当会渔民,好好去体验一下渔民的生活!”来自重庆的秦阿姨挥动着双手,手舞足蹈地奔向渔船。

渔船已经靠岸了,走进一看才知道那个船家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是刚才那小伙子的父亲,也头上戴着一顶打过补丁的草帽,船家的皮肤也是黝黑的,很瘦小,穿着上衣,穿着内裤,阳光连他那细细的腿也不放过,涂上古铜肤色,不过看见他搬东西的动作和他的年龄并不匹配,他笑了笑,一身朴实,一脸憨厚。他一个人把船上的木板搬下来,也许是为了腾出很多的空间,不过我们的营员太多了,一艘船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决定分成了两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是一艘渔船,船身有点破旧,船身上的漆已经几乎脱光,也没有什么帆,似乎饱经风霜,我们都担心安全问题,小伙子笑着对我们说,让我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这个船他们天天出海,很安全。

我们分队上船了,除了三位有晕船症的营员留守海岸边等待我们胜利的归来外,全部的人都到海上观光。而来自贵州的杜阿姨虽曾有晕船的症状,但在大海的诱惑下,还是豁出去了。她吃了一片晕船药,兴奋地上船了。在船家的帮忙下,我们都上了船,我们这一队包船家一共是18人,大家脸上洋溢的笑容,在海风的吹拂下更加的灿烂。森海湾的工作人员小陈挥动着森海湾欢乐营的旗子,我们的船出发了。我们都欢呼着和后面准备上船的营员们挥手再见,四个多小时的海渔时光中我们将感受大海的妩媚,领略渔民淳朴风情。

伴随着清清的海风,我们的船以很普通的速度向海中央行驶,每个人的脸上显示出来的表情符号是多样的,不管是对这片海的向往,还是对这次体验渔民生活的憧憬,在此刻每个人内心的情愫都萌发着激情,我们的情绪好像是伴随这海浪的涌动着。

“老李,穿上衣服吧,海上风大!”来自贵州的刘大姐关切起她的爱人。

“我没事!这海风多舒服啊,这时不去享受,那不就是遗憾一辈子!”李大哥回答道。

后来刘大姐才告诉我们,原来李大哥前不久刚刚动完手术,腰部身体内还在插着手术钢管,但听说森海湾有欢乐营活动就不迫不及待过来海南参加了。我们听后都为李大哥身体担心,劝说他多穿点衣服。李大哥面朝着大海,一脸悠闲自得的样子,风轻轻柔柔,悄悄的拂过海面,海依旧能感受到如此鲜明的触摸,便轻轻扭动一下美丽的躯体,舒展身姿。海浪不停地轻拍着船,我忍不住伸出手,海浪温柔地从我指梢间流动,我轻轻地闭上眼睛,深呼吸,从心底里涌上的一丝凉意,原来我也可以触摸到海,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很舒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太阳隐约出现,但偶尔从云朵里偷偷溜出的一缕阳光,射入到海中央,放眼一望,海面那娇嫩的脸无比柔美,蜻蜓点水般的笑容充荡在海边,可当我们的船驶近时,展现在眼前的只不过是蓝蓝的海水。

欢乐营的另外一队营船驶就在我们的不远处,两船的人相互挥手打招呼,有些营员还做出各种可爱的嘴脸,都向对方船上的人喊话,可由于海风太大了,双方都听不见。顿时我们看见对方船上,来自上海的潘大哥手握着手机在通电话,当海浪袭击着他们小船的时候,他原先是站着的,但船一摇晃,他重重地推倒在船中央里,两船的人见到这般情景都不禁笑抱腹大笑,但他还是继续在打电话。

在欢乐的笑声中,他们的船开始加速超过我们,船依旧在浮动,留下只是那长串的浪花……我们还是以原来的速度在行驶着,饱览了大海的胸襟,领略了风光的曼妙,森海湾的歌后刘大姐又展开她的歌喉,为这片大海而吟唱,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是一首英语歌曲,我听不明白,她对面的向阿姨也跟着哼唱起来,我猜想这首歌是最能表达此情此景的心境。海浪越来越大了,当歌声飘到大海中,消失不见了……歌声若无若现,我们一边欣赏着海的风光一边在享受着歌声的美妙。海面上不时出现“漂流物”,有像小人一样的形状,也有块砖造型的。我们都感觉到很奇怪,在海面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船家指着其中一个“漂流物”说道,这是另外的船只在捕鱼时做的记号,表示这个就是他撒网的范围,这样的方式是为了防止避免其他船只侵犯他们捕鱼的范围。经过船家解释之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并不是环境污染的物体,而算是渔民捕鱼时常用一种暗号吧。

向阿姨观赏着眼前的海景,还不时地望着身边戴草帽的小伙子,一脸的微笑。突然她对着那戴草帽的小伙子再次说道:“太美了!”一阵风吹过来,小伙子没有听清楚。

“你太美了,我喜欢你!”向阿姨竖起大拇指从心底大声地喊着,仿佛要这片大海都可以听见她的告白,“我真的很喜欢你!”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她内心文学情愫在作祟。

小伙子有点害羞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看惯了这些捕鱼的标志,让我们兴奋不已。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队队跳跃的小鱼,它们好像在表演“海上舞蹈”,并不是我们这些船只的来临,就是它们的欢乐天敌。海面上好多的小鱼在不远处一掠而过,在船尾的小李情不自禁用贵阳话喊着刘大姐:“妈,看,好多小鱼!”我们大家都闻声而望,小鱼远处的波浪中不断地跃进着,很有节奏也有规律,与波浪一起共舞,海面上金鳞轻跳,人观鱼跃的独特风景充斥着我们的眼睛,大家纷纷拿起照相机去记录这风景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时,时光在我们看海的心情中度过了一大半,船家和他的儿子也开始拿出渔网,准备开始撒网捕鱼。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当大家看见鱼篓中装满了活蹦乱跳的鱼儿那欢呼的劲……

船家拿出渔网,小伙子在整理渔网,我看见渔网的网隙大约只有二、三厘米左右,况且渔网还是很新,小伙子很熟练地把渔网一大结一大结地整里好,我也看见了这渔网上串着的标志,是一个泡沫物体,是为了方便在水面漂移。我好奇地问小伙子,每天的捕鱼情况如何。

“每天的情况都是不一定,前天,我们村子里的一个人还捕上两万多钱的鱼,鱼也是要分贵和不贵,但是平常收获还是可以维持生活。”他一边回答我,一边往海里撒网。那娴熟撒网的动作让我们都震惊,在碧波之上,不一会儿,渔网抛出长长的线,直到我们的船驶远后,看不见在渔网的长线,只是看见标志的东西,小伙子撒了很长的网,我们都在静静地等待,在等待着小鱼的“上当”。突然小伙子和船家都分别拿起一支长杆,在水面上不停地打着,大家都窃窃私语。杨阿姨问小伙子:“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船家告诉我们,这个就是赶鱼。原来传说中的赶鱼就是这样的情景。看,小李接过船家的长杆在不断地赶鱼,样子是多么地过瘾,他用力地打着,水花不时地溅到我们脸上,不过我们都顾不上水花的溅落,只是欣赏这渔民赶鱼的悠然情景。这时从远方看来一艘船,船家和小伙子分别笑着用海南话和对方打招呼,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不过我们一句也听不明白。

由于天气的原因,在船上隐约看见森海湾的样子,朦胧而惹情,森海湾好像是朦上一层轻纱,在随风起舞。渔民告诉我们,要是在阳光明媚的天气下,在这个位置就可以清晰地看见森海湾的样子,不过现在我们看见森海湾窈窕的身段,这样的意境也是美的。渔网放下去有一会儿,我们心里都在嘀咕能够打捞到多少鱼?当船家准备收网时,收到一半的时候,网突然间被船给卡住了,这时,船家迅速脱掉上衣,干练地跳下海,把卡在船下的渔网拔了出来,小伙子接着收网,我们都探头地观看,可还是没有瞧见一条鱼,我们都笑了起来。希望在后面的收获让我们不要失望。当收到一大半时还没见到一条小鱼的影子。“海南的小鱼是不是很机灵啊!”来自北京的吴阿姨开玩笑地说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捕到鱼自然欣喜若狂,捕不到也无妨,捕鱼的真正乐趣并不在于鱼。快要收网结束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在渔网上缀有一只手指长的小鱼,大家看到这般情景都欢呼起来了,同时都在暗笑这条的小鱼的“傻劲”。

小伙子把小鱼放在我们的面前,大家都围着这条可怜的小鱼,都开玩笑说,总算是有载而归了。小鱼不时在跳动着,用诧异的目光注视着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奇怪的人。大家看着这条孤独的小鱼,一致决定把小鱼放归到大海里。我们的捕鱼小调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大家还是意犹未尽,当船只在返回岸边的时候,海面上起了风,原本还是蓝盈盈的天空突然变色了,覆盖了整片天空, 海浪高过了船只,船到了岸边又按原来的方向再次驶向海中央,大家都弄不明白这个原因。“船家,为什么要再次驶过来?”我赶紧问船家。“浪太大了,靠不了岸,只能是返回,再慢慢的靠岸。”船家解释道。

涨潮了的海有点凶,海浪已经溅到我们的船里,我们只能是站着,船家和小伙子感觉拿出一个小水桶,把船里掺进来的水往海里倒,我身边的发动机不断地发出“嗡嗡嗡”的声音,还不时冒出很浓的烟味,让人感觉到很不舒服。终于差不多过了二十分后,海渐渐变回原来的温柔,饱览了“观潮起潮落,看云卷云舒”的风景。我们的船也慢慢地靠岸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原先有晕船症的杜阿姨也没有感觉到舒服。

接着,另外营员的船也靠岸了,大家都相互诉说着喜悦和惊险。

原来渔民的生活就是这样,是一种惊险痛并快乐的过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