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占领下法国[非宣传纳粹]

e网 收藏 3 6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巴黎当年被占领后的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纳粹占领时期的法国女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历史照片展览显示:在纳粹的占领下,巴黎的女人仍然在享受生活



1940年~1945年德国纳粹占领法国,关于这一时期,人们一直以来的集体记忆是饥饿、抵抗和恐惧。但是新书《1940~1945:糜烂年代》却彻底颠覆了这一观念:在纳粹的占领下,巴黎成了个“花花世界”,女性的性解放运动空前高涨。这本书的问世,让法国这个在二战期间被怀疑同德国纳粹纠缠不清、历史混乱不堪的国家对自己的过去更加迷惑。




出生率直线上升




《1940~1945:糜烂年代》将这一时期的巴黎描绘成了一个大型聚会,书的作者帕特里克·比松是法国电视台历史频道的导播,他说,“我知道这是一个禁忌话题,一段没有人想重提的历史,这会伤害我们的民族尊严。但是事实是人们接受了德国的占领,没有反抗。”




比松说,在这段艰苦的日子里,为了渡过经济上的难关,巴黎的女人忘掉了被纳粹关押在集中营里的丈夫,和德国的军官鬼混。尽管她们都鄙夷地把德国军官称为“金发野蛮人”——实际上,这样的“野蛮人”,对法国女人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不仅仅是德国军官,任何可能帮助她们渡过难关的人,老板、商人、邻居,她们都可以为之“献身”。在食物需要配给的岁月,她们的身体是唯一可更新、无穷尽的货币。




比松说,“在寒冷的冬季,煤炭供应紧张。晚上10点到次日清晨5点的宵禁,成了色情活动的黄金时期。结果,1942年,法国有200万男人都被关押在监狱里,但是当年法国的人口出生率却直线上升。”


“伟大的时代”?




《1940~1945:糜烂年代》戳到了法国的痛处。法国一个评论家说这本书“不知所云”,另外一个评论家指责比松只看到了历史的一面。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知识精英的宝典——《世界报》称,比松将被占领下的巴黎人民的生活涂抹成了一个“巨大的狂欢派对”。




这本书同样也激怒了那些曾经生活在被占领时期的人。利利亚娜·施罗德现年88岁,曾经是抵抗德国占领运动的成员,出版过她自己在占领时期的生活日记。“这太让我生气了。说我们的生活是个派对,对我来说又震惊、又荒谬。除了和男人鬼混,我们有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在施罗德的日记中,纳粹占领时期的法国是“伟大的时代”,“即便没有了欢笑,人们继续勇敢地生活”。在反抗活动中,女人通常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当一对男女坐在咖啡店中,在别人看来,他们是对恋人,实际上,他们在画路线图,筹划反抗活动”。


10万“临时妓女”




上个月的历史照片展览也在诉说同样的主题:在纳粹的占领下,巴黎的女人仍然在享受生活。衣着光鲜的巴黎市民在林荫大道购物、在公园里悠闲地散步、爆满的夜总会、身穿泳装的女人在游泳池里游泳。




该书中,比松用了一章的篇幅来写电影院——色情活动的温床。电影院可以提供色情活动需要的一切元素:阴暗的环境、便宜的价格和可匿名进入的便利。事实上,一切地点都可以成为色情泛滥的场所。“在这样的年代,战争对常人来说成了‘春药’,人们需要通过‘献身’,证明自己的生命依然存在。”




曾经有一个很好的故事:法国人如此憎恨德国侵略者,以至于法国的妓女都拒绝为德国军官提供服务。但是,比松说这只是个神话,在法国的高级妓院里,德国军官从来都是“贵客”,法国三分之一的妓院为纳粹专用,另外有10万巴黎女人成为“临时妓女”。


“我们从未如此自由”




事实上,世界上的艺术家都愿意把自己的忧伤浸泡在花花世界中,著名的存在主义作家西蒙娜·德·波伏瓦、存在主义创始人让·保罗·萨特都是这样,他们把无数个夜晚留给酒精和异性。波伏瓦说,“只有在这样的夜晚,我才发现了‘派对’的真正含义”,在她的书中,她坦言了对德国军官一种不自觉地友善。没有人比萨特有更多的热情,“在纳粹的占领下,我们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自由”。




比松在书中写道:在1940年夏天,法国变成了巨大的裸体营地。德国占领者来到法国,好像只是为了庆祝一个盛大的体育赛事。作者说,他无意轻视法国历史上这个悲惨的时刻,但是“我们有必要订正那些错误的‘神话’。”“在纳粹的占领下,犹太人被驱逐,法国却歌舞升平。这让我们感觉不自在,但这就是事实。”现在比松正在写结局部分,与纳粹鬼混的法国女人受到了怎样的惩罚,这章的篇名定为:男性的报复














本文内容于 2008-12-19 13:39:54 被与你无关1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