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舰幸存者口述历史:中山舰的最后75分钟

英俊飒爽 收藏 0 140


1938年10月24日,大武汉保卫战的最后一天,中山舰在长江武昌金口江面谱下一曲绝唱,沉没水底。次日,武汉沦陷于日军铁蹄下……


70年后的今天,又逢中山舰之蒙难日。当年幸存者之一,95岁高龄的抗日老人陈鸣铮昨日携夫人周淑芳、女儿陈历莉等一行6人从台湾悄然抵汉,祭奠自己心中永不沉没的中山舰。


下午四时许,刚下飞机的陈鸣铮顾不上旅途劳顿,急切地奔赴武昌农讲所。自从1997年中山舰被打捞出水后,船上的近3000件文物便存放在这里的库房内,其中不少正等待着老人为它们验明正身。陪同老人一起前来的是中山舰博物馆馆长叶俊之。


库房狭小的办公室内,一场与历史的对话正在进行:“这是缆绳发射器,船靠岸时要先‘打一枪’出去”,老人轻轻抚摩着一个形似手枪的东西喃喃自语;一块刻着“长崎三菱造船所明治四十五年六月制造”的椭圆形标牌,让老人明确了舰艇的身份;突然,一块圆形刻有“中山”二字的标牌令老人眼前一亮,他迫不及待伸手接过来,一边轻抚一边叹道:“哦,中山,当年我在小舢板上看过很多这样的标牌。”说完这句便哽咽不语,忧伤之情弥漫上饱经风霜的脸……一件件锈迹斑驳的历史证物负载着累累弹痕,给老人及观者留下无尽的追思。


陈鸣铮1938年在武汉会战期间亲历中山舰海空大血战全程,是至今两位在世的中山舰幸存者之一,另一位是现侨居美国的张奇骏。中山舰博物馆馆长叶俊之介绍,10年前陈鸣铮曾专程来汉参加中山舰金口蒙难60周年纪念活动:“那时中山舰还在湖北造船厂修复。”


10年后的今天,中山舰终于有了自己的新家——它已于今年5月重回殉难地金口,落户于一座公园式博物馆内。


当记者问到是否会去中山舰的“新家”看看,老人不禁露出一丝欣慰之情:“70年了,我盼这一天足足盼了70年。”


陈鸣铮,1914年出生于福建海军世家,其父杨勋系清朝广东虎门要塞台长,辛亥革命后任闽江口长门炮台台长。夫人周淑芳的父亲周亨甫曾任江南造船所生产处处长。1931年陈鸣铮进入马尾海军军官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至中山舰,职位为少尉轮机见习官。


1949年陈鸣铮到台湾后一直在国民党海军服役,1983年退役时为台中港务局局长、海军少将军衔,曾当选国民党中央候补委员。


口述历史:中山舰的最后75分钟


70年过去,山河依旧,人世几回,却不能抹去那惊心动魄的75分钟。回忆让陈鸣铮眼中含泪,他将记者带回硝烟弥漫的1938年10月24日——武汉保卫战进入最后阶段。


战前誓师→


那天一大早,武汉上空便响起空袭警报。中午时分,一架敌机突然绕舰低空盘旋侦察,中山舰立即开火,敌机拔高而去。舰长萨师俊预感到决战时刻就要到了,召集全体将士挥舞拳头立下誓言:“誓死抵抗,与舰共存亡!”


江上血战→


下午三时左右,远方约有六架敌机向舰艇飞来。三点一刻,萨师俊下令开火,江上血战就此展开。


敌机先进行水平轰炸,第二次轰炸后,驾驶台已发现有炸弹碎片;然后敌机突然改攻舰首,俯冲投弹并用机枪扫射,舰体剧烈震动,舰首被炸中,舰长萨师俊受重伤,但仍英勇指挥作战。几分钟后轮机舱进水,舰艇失去动力,向下游漂流。


中山喋血→


大家想将受重伤的舰长及受伤官兵送上舢舨,但舰长誓与舰艇共存亡:“我留在这里,让他们走。”官兵仍将他抬上舢舨。当救生舢舨离开半浮半沉的中山舰时,残暴的敌人将之击沉,舰长及受伤官兵全部壮烈牺牲。此刻中山舰已向左倾斜40度。副舰长吕叔奋下令弃船。


悲壮沉没→


陈鸣铮和张奇骏、林鸿炳、康健乐等一同跳入水中,离开血水横流、大火雄雄的甲板。没过多久,一阵剧烈的轰鸣声让大家回首望去,舰首已高高翘起,冲天的水柱中,中山舰迅速下沉,直至消失。


那一刻,时钟指向4点30分。


上岸后大家集结在江滩上,面对滔滔江水向中山舰和壮烈牺牲同仁致敬。有些战友乘渔船找寻幸存者,结果仅捞上布满弹孔的11具尸体,萨舰长遗体始终下落不明。


天边,一轮残阳将江面映成血红。


陈鸣铮语录


今天我们都有不堪回首话当年的心情。“往者已矣,来者可追”,日本昔年发动战争,残暴侵华,诸般恶行罪孽,我们本着仁德胸怀,已予宽恕。“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殷望侵略者都能切实悔悟,确认“暴虐必败,邪恶横霸必亡”乃铁的史实,彻底舍弃一切祸害人类的战争行为,勿再重蹈覆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