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世界大势的一切都看2009

2009,世界大势的一切都看2009



纵观2008年,北京2008年奥运会成了人类世界发展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称得上“事件”的还可以包括:高加索地区的“俄格冲突”、发端于美国的“世界金融危机”以及紧接而来的世界经济危机、发生在印度的“孟买恐怖袭击”以及紧接而来的“南亚紧张局势”、发生在西方世界的“美元与欧元的对峙”、发生在欧亚海上通道的“印度洋海盗袭击”等;还有就是美国国家政治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将登上人类历史舞台,西方“七国集团”的政治经济影响力日渐式微;或许在2008年底前,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也未可知。总之,2008年,人类世界的区域国家关系、世界政治格局都在快速的演变着。毫无疑问,在2009年到来之前,这是世界政治力量重组前出现的各种征兆——新的世界秩序诞生前必然出现的“混乱”,充斥着叫嚣、咒骂、嚎叫、哭泣、悲伤、绝望,以及喜悦。也许,这才是21世纪的真正开篇之作,新的世纪才刚刚拉开帷幕。


以普通人应有的直觉而言,人类社会隐含着足够的躁动与不安,对2009年世界局势的发展充满着各种不确定的“预言”。正如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的政治标签一样,“变”,是当今世界的最重要特点。一切都在快速地变化着。许多国家的内政、外交政策,都在这种变化的世界格局中“进退失据”,中国同样也不例外。从问题求解的角度,在变化的格局中,确保平稳把握局面的唯一途径是准确地寻找到那些真正“不变的”控制因素,才能把握一个快速演化的时局。


一个基本的前提是,美国仍然是影响未来世界格局的“中心因素”,或称之为影响世界未来发展格局的“美国因素”。围绕“美国因素”,以下三个“因素”是不变的:

(1)美国维护“美元霸权”的决心不会变。这无须证明,因为没有“美元霸权”,美国的世界霸权至少去掉了2/5。因此,美国打击欧元的决心不会变,分化、瘫痪欧元区国家关系和经济整合的目标不会变。

(2)美国维护“军事霸权”的决心不会变。这也同样无须证明,因为没有“军事霸权”,美国的世界霸权至少去掉了2/5。因此,美国包围、压迫俄罗斯的决心不会变,分化、瘫痪独联体国家关系和政治整合的目标不会变。

(3)美国维护“政治霸权”的决心不会变。这更加无须证明,因为没有“政治霸权”,美国的世界霸权至少去掉了1/5。因此,继续推进体现美国“政治价值观”的“政治趋同运动”的脚步不会停止,逼迫潜在“同盟”、“利益攸关方”和敌对力量在政治上趋同、在国际上听话的外交和军事“招安行动”不会停止。


美国之外的“因素”或称之为“世界因素”主要包括:

(1)欧洲政治与经济上的进行奋力“挣扎”的决心不会变。因此,法国可能在大势面前可能有限度地让度其西方“搅屎棍”的角色,“法德轴心”或重新“功能化”,也因此,英国之于欧洲大陆“搅屎棍”的角色可能进一步凸显。这预示着欧洲政治力量将重组。

(2)俄罗斯摆脱“孤独大国”的决心不会变,因此,在威胁与恐吓中,俄罗斯继续在欧亚北部冰原上大跳“俄式政治萨蛮舞”的脚步不会停止,而周围独联体国家的内心政治恐惧与不安日益上升的势头也不会停止。这预示着独联体存在的政治基础可能分崩离析。

(3)中国“稳中求进”、“进中求稳”的决心不会变,因此,妥协与双赢将继续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主轴,也因此,在中美政治、外交和经贸联合主轴的驱动机制下,将进一步利用各自的“情景压力”所产生的政治与经济需求,扩展自身的政治、经济甚至文化影响力,重新塑造与周边国家的“和谐”关系,进一步夯实其“和平崛起”的地缘政治基础,即进一步达成周边国家或亚洲东部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政治默认”。这预示着中美双边关系可能进一步上升为影响全球关系和区域关系的因素,“在斗争中求团结”。


过路者认为:目前的局势与20世纪之初十分相似,虽然人类或许能够避免上个世纪的大规模战争,但绝对避免不了激烈的政治和经贸冲突。可预见一些地区的区域性小规模、高烈度的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大幅度上升;也可预见一些国家内部的社会与政治冲突的可能性正进入“政治临界状态”。2009年,对任何国家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