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狙击手的故事(三)

sniper0614 收藏 0 144
导读:  第15天,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继续朝着目标坚定的前进着,除了前天不小心从个陡坡滑下来,搽伤了些皮以外.      下午,我在山腰上用望远镜搜索前进路线的时候,发现了有片树林与众不同,其他的树林都是绿色的,这片树林却是黑的,而且附近死气沉沉,我检查了一下地图和地形,没错,我的位置没错,这片树林是瘴树林,里面可能有毒气,而且,还有山蚂蝗,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平常,它们靠吸食树汁为生,如果有生物经过,它们会象弹子一样弹到身上,将血吸干,所以,这片树林营养不良,呈现黑色,是不是要修正行军线路呢,我思考

第15天,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继续朝着目标坚定的前进着,除了前天不小心从个陡坡滑下来,搽伤了些皮以外.


下午,我在山腰上用望远镜搜索前进路线的时候,发现了有片树林与众不同,其他的树林都是绿色的,这片树林却是黑的,而且附近死气沉沉,我检查了一下地图和地形,没错,我的位置没错,这片树林是瘴树林,里面可能有毒气,而且,还有山蚂蝗,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平常,它们靠吸食树汁为生,如果有生物经过,它们会象弹子一样弹到身上,将血吸干,所以,这片树林营养不良,呈现黑色,是不是要修正行军线路呢,我思考着,树林不是大,但是我今天的宿营地选在树林的后面,绕道的话太远了,直穿过去吧,来到树林附近,我检索了一下装备,将雨衣穿上,做了几个火把,有火和烟,山蚂蝗就没那么肆无忌惮,还可以驱除毒素,现在还有一个问题,瘴树林是在森林阳光很少照射到的地方才会有,它们自己的树叶不断的腐烂,有可能会释放出甲烷,和其他毒素,甲烷跟空气混合可以爆炸,我只是穿过,没想把它给烧了,况且,随便点火进去的话,我也会一起被烧成灰,我拿出支箭,绑上些鸟羽毛,涂上猪油点燃,射了进去,没反应,看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将雨衣批头批上,检查了一下,手上的手套和袖子扎好了,裤腿也扎进了野战靴,全身没有裸露的地方,面部蒙了面罩,除了眼睛要看路外,没有裸露的地方,我拿出一片奎宁和解毒药,含在舌头下,点燃火把,正正背囊,走进树林,我用火把在前面开路,在这种树林里,跑动只会吸入更多的毒素,况且,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毒素,所以尽量的少呼吸,山蚂蝗劈劈啪啪的打在我的雨衣上,我毫不理会,小样的,你们要能把我雨衣撕破了我才佩服你呢,山蚂蝗锲而不舍的朝我弹来,又掉到地上,只有少数能爬在我的雨衣上,徒劳的找可以吸血的地方,等下我在收拾你们.

大约走了大半个小时,我才走出了树林,马上找开阔地生火,我将雨衣小心的脱下来,将上面的山蚂蝗抖到火里,心里想,小样的,治不了你俺还叫兽医~~!然后仔细的检查了背囊和其他装备,我可不想带着只恶心的山蚂蝗一起赶路,连衣服的褶皱都没放过,检查无误,我把火堆熄灭,向预定的宿营地走去.


晚上依然是无聊,检查装备,加工食物,今天我不想爬上树睡觉了,太难受了,况且,我拣有足够的柴火,只要有火,野兽不敢靠近,在营地周围我撒了硫磺粉,蛇和蚂蚁不会来打搅我,惟独就是可恶的蚊子,被我们称为丛林轰炸机,象个苍蝇那么大块头,一群群的嗡嗡的杀过来,NND,我在四周点了几个小火堆,撒上艾草做蚊香,丛林轰炸机立马就嗡嗡的转头杀向另一个地方,有点体乏,头晕,可能是刚才过瘴树林的时候吸了毒气,我吃了片解毒药,现在我需要休息,以恢复体力,我加了几块大柴火,枕着头盔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惊醒了,我竟然睡得那么沉,一点警觉都没有,火堆也快熄灭了,我恢复得不错。

伸了个懒腰,想,要是有人摸哨或者野兽袭击的话,我已经跟阎罗王喝茶去了,加了柴火,四周仍然是黑漆漆的,看了一下表,凌晨3:42分,睡不着了,我四下检查了一下,拿出地图,听着丛林交响曲研究地图。

忽然我听到有阵树林抖动的声音,我立即抓起开山刀向声音方向看过去,树上有两个绿油油的眼睛,开始看不真切,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我看到只野猫,它站在树上,两个大眼珠子瞪着我,比家猫大,大概有7,8斤的样子,我看看它,没什么威胁,没在理会它,它也没走,就这样它好奇的看了我半个多小时,地图其实我已经牢牢记住了,不过,多研究研究没有坏处,至少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我无聊的时候会拿着报纸和书,看一遍又一遍.


野猫忽然"喵~~"的一声溜了,跑得还蛮快的,身手敏捷,等我再抬头的时候,它已经跑出800里外了,我笑了笑~~等我将来有钱了,也弄一只做宠物,等等~~它为什么跑那么快??难道有其他的掠食动物在附近把它吓跑了??

虽然我的火堆很旺,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打开野战刀的带子,将枪拿在手上搜索附近. 妈 的~~我心里骂了一句,离我不到30米的地方,原来我的身后,有四只绿眼睛,狼!!竟然已经潜伏到离我那么近我一点都没发觉,要不是野猫,说不定我已经挂了。

狼是丛林里最可怕的动物,它有极强的耐力和狡猾的智力,任何生物都躲不过狼群的攻击,现在我只看到两只,不知道还有多少埋伏在附近,我小心的搜索四周,现在,火是我的保护神,火堆不灭,狼是不敢来的,没看到有其他的狼,看来只有两只,或许是刚出道的两兄弟,或许是夫妻。

天亮了,两只狼还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我,我没理会他们,慢慢收拾好东西,周围没有它们的战友,只是两只,跟我想象中的狼不太一样,只比土狗大不了多少,一只是公的,象只半大的狼狗一样,眼睛冷冰冰的,似乎没有生气,另一直象土狗一样大,是只母的,瘦不拉叽,估计伙食不是很好,看来是两夫妻.


我扔下点肉贿赂它们,人家盯了我那么久,辛苦费也给点吧,反正我的肉还很多. 两个狼没有跟上我,也没有吃我扔下的肉,我不理会他们,背上东西走了。


中午我休息的时候,忽然发现,两个家伙又跟上我了

它们跟踪我那么久我竟然都没有觉察!该死的,难道它们看上我这100多斤了??

冷静,教官教过,一旦被狼盯上,千万不要有过激动作,不要奔跑,要时不时回头看它们,他们就不会轻举妄动,万一要是狼从背后扑过来,千万不要回头,如果回头狼会立即咬住我的脖子,要顺势一个背摔将它摔过去,然后用开山刀或野战刀对付它,一般情况下,南方的丛林狼个头不会很大,只要不慌张,完全可以对付得了,如果身上有肉的话,扔点给它们,狼群有时候会为了争食而打架,可以拖延不少时间.


我拿出几块肉干,放在路边,回头看着它们,它们也这么看着我,6只眼睛冷冷的互相打量,我慢慢的走开,不时的回头看看它们,它们在闻我扔下的肉,不一会就吃了,然后又跟了上来,我知道,我安全了,如果吃了我扔下的肉,那么它们就不会吃我,它们会跟着我讨吃的,至少是在我的肉耗尽前是这样.


两个家伙就这么离我不远不近的跟着

傍晚时分,我用弓射到个傻呼呼的黄獍,它正在看日落,竟然没发现我潜伏到了它不远的地方,本来不想打搅它的闲暇时间,但是我身后跟着两个定时BoB!!!,多点肉总是好的,我把黄獍的内脏和大部分的肉扔在我的宿营地外边点的地方,只留了四肢的肉,我开始好奇这两个家伙,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两个家伙狐疑的围着肉闻了又闻,还不时看看我,我当它们不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用余光看着它们,越不搭理它们它们就越不会袭击我,动物跟我们一样,会评估作战风险,错了,应该是我们跟动物一样.


两个家伙开始吃肉了,并不打架,还满足的发出胡噜声,吃完了,他们象没事一样在我的营地周围散步,甚至跑进我的营地里,离我不到10米的地方看我,眼神也不再是冷冷的,而是好奇,不时打个大呵欠和伸伸懒腰,让我想起以前我家养的小狗黄黄

我开始喜欢这两个家伙了,给他们起了名字,男的叫颗粒,女的叫JILL,JILL是生化危机里的女主角,我看过这个游戏的介绍,JILL真漂亮,这个小母狼长得很不错,看来找了个好老公,毛皮发亮,颗粒就差多了,毛脏兮兮的,还有伤疤,给它叫颗粒是希望它能成长为棵大树.


做完该做的事情,我扔了几块大柴进火堆,找了个大树睡觉去了,我可不想成为颗粒长成大树的肥料,颗粒和JILL也离我营地不远的地方躺下了,还不时打打饱嗝.


颗粒和JILL一直跟着我,慢慢的我们成为了朋友,这个朋友是有代价的,就是我存下的肉越来越少

这几天没能打到什么大东西,晚上想抓老鼠,颗粒和JILL在附近,老鼠都不敢冒头,就靠着存下的肉支撑我们三个的伙食,它们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离我也越来越近,有几次我甚至差不多伸手就可以摸到JILL的头,扔肉给它们的时候,总是JILL先吃,颗粒有时也跟她抢,但每次都是JILL“获胜”,看来颗粒很爱它的妻子,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分手了,我终究会走出它们的领地.


第20天,我离目的地还有5公里的路了,看来我可以早点到达,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横在我面前的是片沼泽,不是很宽,目测了一下有1.5公里宽,我检视地图,目标就在沼泽后面,翻过山就到了

颗粒和JILL上午就跟我分手了,它们去过它们该过的日子,我也要去寻找我的目标了,临分别的时候它们似乎很舍不得,呜呜的象哭一样,好像想挽留我,我们终究不是战友,颗粒,JILL,祝你们好运!我会想你们的,颗粒希望你能长成棵大树,为你的妻儿遮风挡雨,JILL,祝你越长越美丽,再见!


过沼泽地费了很大功夫,先编了个大草拖,以减小压强,不过我的技术不怎么样,草拖没多久就散成草堆,中途还陷进了个泥洼里,这时候搜索的直升机正好从我头顶飞过,它又折了回来,我知道,它是等我拉信号弹,我们对搜索直升机又爱又恨,如果坚持不了,直升机会把我们吊回去,但是直升机经常在丛林上飞来飞去,会把很多动物吓跑,让我们饿肚子

直升机在我附近盘旋,我只要一拉信号弹它就会放下绳索,把我吊走,我就会被判定为阵亡或俘虏,这我可不想,我在泥洼里扒拉了半天,总算爬出来了,气喘如牛,直升机看来有点失望,转头飞走了。

带着一身臭泥我爬到了岸边,现在我要检查我的装备,肉已经不多了,省着吃可以用4-5天,压缩干粮我一直没用,还够用三天

我把没用完的猪油倒掉,重新装了壶水,放了些净化剂,身上的臭泥要处理干净,在丛林里,我会很显眼,说不定我还没看到目标就会被巡逻队给逮着,用水把身上和背囊的泥洗干净后,我批上了伪装网。


接下来的几天是搜索目标的时间,简报没有确切的坐标,只给了个大概的方位,我盘算了一下,地图坐标就在这山后,根据地形,能扎营的地方也就几个,我选择个搜索线路,开始翻山,晚上8点检查了第一个待测目标,没有什么发现,这里已经离目标很近了,我在山道上发现了巡逻队的脚印,有巡逻队的话,这附近肯定有军营,巡逻队巡逻时间不会超过3天,现在问题简单了,只要跟巡逻队的脚印走,再躲避巡逻队就可以了。


路上躲避了两队巡逻队,从武器上看,装备了95突,特勤大队!!看来碰到了硬骨头,我要更小心,侦察兵很了解侦察兵,我留下的任何一点痕迹都可能出卖我,然后被他们逮着,被逮着可不是个好玩的事,上次拉练,一个战友被逮了,结果被特勤大队海扁一顿,住了大半个月的院,他们可不当我是战友,被抓到我们就是俘虏。


第21天下午我看到了目标,是个临时营地,有3,4个足球场那么大,从停放的车辆来看,至少是个营以上的指挥所

我在离目标2公里多的山上用望远镜勘察,标出他们的所有地形地物,数了数他们的人员,有100多人,还有大概一个排的女子侦察兵,特勤大队看来带的累赘不小啊!

周围空旷地插着几个牌子,“雷区”当然,那里不会真有地雷,象这类拉练演习,这些地方按规定我是不能通过的,出入口有塔哨,我的“目标”也找到了,一个假人,穿着军装,孤零零的扔在营地中央的空地上,特勤大队果真是老手,这样一来,我只有从山上狙击目标,而且,距离有被他们精心算过,我能选择的阵位不多,要么在1000米外的山上,要么就低近400米之内,中间的空地是不能选择的,只要一开枪,特勤大队的人就蜂拥而至,将我生吞活剥!

我盘算着,如果在1000米外开枪,命中精度不高,况且,附近还有他们的巡逻队,三枪没有命中我就算是失败,85的射程虽然有1500米,但是表尺射程只有1200米,在这个距离上,命中精度是很低的。


耐心是种美德,我弄了个隐蔽所,在山上观察了2天,这两天有4队巡逻队出发或回营,其中有一队就从我身边不到2米的地方通过,我的伪装非常好,哪怕有人就站在我的身边都不会发现!


晚上,“目标”会被拿回东北角的营房,巡逻队每4小时出来一拨,搜索附近,远程巡逻自从上次差点踩到我的那队回去后,就没有出来过,看来他们有些松懈了,他们不会知道我就在附近,演习时,他们只知道有可能会是目标,但他们不知道我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进攻永远掌握着主动权,再严密的防守都会有漏洞,这要靠我去发现了。


我发现了一条道路,巡逻队每次出来,都会顺着铁丝网,从雷区旁边的小树林绕一圈,然后出发,这是他们的秘密通路,他们如果沿战备路走,会要绕很大一圈,这条近道将被我利用!今天晚上我要行动了,我拿定主意,远程狙击既然不可行,就钻进去,狙击并不一定要用枪,现在他们最想不到的就是我会渗透到他们的营地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目标!


第24天晚上,夜幕降临后,等到他们最后一队巡逻队回营,我顺着他们给我指的道,慢慢的摸了出去,不用的东西我已经伪装好了,弓箭,梭镖等我都隐蔽好,我要轻装上阵,只到凌晨5点多,我还没到达,一路上有侦察兵设下的陷阱,NND~~我不断的拆陷阱又把他们装上,巡逻队每次巡逻会检查他们设下的陷阱,如果陷阱动过了,我很可能就会被发现,所以,我还得把陷阱原样装好,这样费了我很多时间,等我快接近营房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看来又要多潜伏一天了,我找了个阵位,伪装好,默默等黎明的到来,然后,希望夜幕快点再次降临。 我再次默默的回忆了一遍我的线路,晚上刺杀成功后,原路返回,然后翻过山,拔腿就跑!这样我可以在第28天前到达指定目的地。线路我已经滚瓜烂熟,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进去怎么出来而不会被发现。


我很耐心,白天我窝在阵位里,不时的补充些体力,既然不动,能量不会消耗得很多,我想,如果进去了,就找些补给,这些天吃得实在是太差了,虽然有肉,不过味道可没街边烧烤的好,还带着腥位,压缩干粮我们叫它肥皂,吃起来就象啃蜡烛!用鲁智深的话说:老子肚子都淡出鸟了~就算被抓住了,被揍前也要吃顿吧??


夜幕终于降临了,我算了算时间,现在是7点多,我进去大概用3个小时,我要在12点前出来,虽然这条路我走过,谁知道特勤大队这些家伙会不会重新调整陷阱?我要预备拆陷阱的时间,要是被象个猎物掉在陷阱里,那可就太冤了,目标的营房我已经侦察清楚了

看来是个战备仓库,我再次盘算了进出线路

开始出发,一切很顺利,在铁丝网碰到些麻烦,铁丝网通了电,我用野战刀削了两个木夹,用铜丝将要剪断的地方连好,野战刀的刀柄是绝缘的,跟刀鞘配合可以剪断铁丝,爬进铁丝网,我把它重新搭上去,把铜丝收回来,晚上有巡逻兵巡查铁丝网,这么个大口子如果不被发现可是奇迹!!我可不想等下警报大起,我变成瓮中的王八~~ 我在营地里边躲避巡逻兵,只到10点多才靠近了目标,每10分钟有一个巡逻队在营地巡逻,有些地方有暗哨,塔哨上还有两盏探照灯,不过,探照灯大多数时间是照外边的空地和战备路,也许他们觉得营地有那么多人,够安全的。


目标房间旁边没多远就是女子侦察连的营房,这是野战营房车,妈`的~女兵的待遇比我们好多了,我们野外宿营就是住帐篷,晚上时不时被蚂蚁骚扰,不知道营房车里有没有空调和淋浴?我想,我从营房车下爬过去,顺便听听她们的卧谈会,虽然她们压底声音,我还是听到了些,好像是关于高连的,看来我有熟人在这里了,就算是被抓住,高连不会对我怎么样吧,好歹我也帮他出过主意嘛。

一队巡逻队走过了,我轻手轻脚的溜到了目标房间,我打算用10分钟时间干完事情,包括吃点东西,这里是仓库,应该有午餐肉罐头


门口很容易就打开了,我溜了进去,“目标”就靠着墙边,我拔出刀,走过去

查点笑出声来,目标的肩膀上竟然用硬纸做了两个上将的肩章!!上将同志,对不起了,我忍住笑,部队里有时候就那么八卦。

我用野战刀将上将同志的头切了下来,想了想,在上将同志的前衣襟上用画图笔写上,“猎鹰到此一游!X年X月XX日XX时”就差泡猴尿了,我想。


我吃了些东西,等巡逻队走过后,我又溜了出来,直到现在为止,我干得不错

特勤大队的伙食也不错,除了午餐肉还有沙丁鱼罐头,这给我补充了不少体力,我轻车熟路的往外边溜,在一个阴影下等巡逻队过去

巡逻队如约而至,等他们走远了,我正走了两步,忽然发现个人影走过来,躲是来不及了,因为他就朝我走来,镇定!我大声叫道:站住!口令!是个女兵,她说,哨兵哥哥,是我啊,我哪知道是谁,看来这些女兵被宠得不轻,我又说:站住!口令!!要不开枪了!

她好像很委屈,说,口令就口令!橡树!!不错,我还套出了口令,我说,回去!谁知道这Y的竟然朝我走来,NND,再走近我就会被发现了,我的衣服跟他们的根本不象,径直走过来,我缩回阴影里,心里暗暗叫苦,她离我很近了,好像发现我的衣服有什么不一样嘴里说:咦?!你的衣服好脏啊,不能再等了,我突然跳出去,用左手捂住她的嘴,右手将野战刀贴着她的脖子,她本能的想叫,却叫不出声,我说:小姐,你被俘虏了,别出声!

一切都乱套了,女兵就是麻烦,我暗暗叫苦,该这么样处理这个姑奶奶?? 总不能就在这里等着,等下巡逻兵来了我就玩完了,我只好带着她先回到仓库,她已经吓坏了,老老实实的被我推进了仓库,我把她绑了起来,搜身,找到把64手枪,她这时候才缓过气来,没那么怕了,我在想怎么处理她,杀了她,不可能,这是演习而已,况且是个女的,绑她在这里,不用多久她的队友就会找她,那时候我恐怕还没出营地就被抓了,打晕她,要是她不经打怎么办??一拳挂了我可罪大了!


看来只有蒙混出去了,既然我知道了口令,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从门口走出去,营地还停有车,我还可以开车走

主意不错,现在就差身衣服了,我小声对她说,别出声,你要敢乱来,我就打晕你!明白的话就点点头,她点头,我把封口布扯出来,对她说:战友,不好意思,借你的衣服给我。她好像很恼火,说我会喊!我把刀用了点力,你是要我自己动手还是自己脱,她把脸别一边:要杀要剐随便你,就不脱!姑奶奶~算我求你了,我心里想,女人对自己的防护比男人强烈

我学过一点心理学,我说:我不杀你,但是我把你脸化上几刀还是可以的,她开始怕了,嘴上还是很硬,笨蛋~这是仓库,自己不会找啊?对啊,我怎么忘了呢?我重新封上她的嘴,点了根火柴,找到身迷彩服,不太合身,不过总好过没有了,还找到两个肩章,少尉的,我在黑暗中穿上,感觉黑暗中有个恶狠狠的眼光盯着我,时间不能耽搁太久,她的队友发现她不见了就麻烦了,现在怎么处理这姑奶奶呢,绑着,她会呜呜叫,巡逻兵还有几分钟就要来了,只能带她走了,应该是劫持她

我说:战友,再帮个忙,送我出去,她说,凭什么?我说,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要听我的,她扭头不说话,看来,要威胁她了,我二话不说,解开绳子,用她的枪顶着她出去了,她说:你不怕我喊?我说,每次演习都有死亡指标的,估计这次我们还没用上吧,你要喊,我一紧张手指一动,我是没什么,就看你觉得活够没有。她不出声,乖乖的往前走。

找辆车,出去,我盘算着,这样我很快就可以到达指定地点了.


车开出营房,女兵开始说话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说,来了很久了,她说,等下我把车开到沟里去,我说,随便你,你开下去之前我会开枪,大不了一起死,而且你还比我先,女兵很恼火!车开出了大概两公里多,前面是山路,我还真怕她把车开到山沟里,我叫她停车,把她绑起来,扔到了后座,她骂骂咧咧,我当什么都没听见,现在我安全了,随她骂吧,我说,再骂我塞你嘴了,她不出声了,估计塞嘴布的味道不怎么好,是我的备用袜子~~我上车,打了几下没打着火,她在后面笑,还特种兵捏~车都不会开,妈 的~,除了在训练营里开过,我是很久没开车了,有点手生,但是我还是把车开走了,山路不敢开太快,女兵还在吵吵嚷嚷,我不耐烦了,停车,拿出袜子,她一看,嘴里叫着,你是谁啊,敢这样对我,我让我爸毙了你,我说,我是猎鹰,丛林特种侦察连的狙击手。现在是演习,不是你耍威风的时候,干净利落的塞上她的嘴,我把车开到了指定地点。 我把车开到停车处,还专门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她关在车里,我要让这个小妮子吃点苦头,告诉她兵不是那么好当的,然后报到,我提前回来了,炊事班给我做了碗粥,吃些咸菜,刚拉练回来是不能吃太多,要先吃粥让肠胃功能恢复,然后洗澡,睡觉,小妮子我明天再答理她。任务完成了,还抓了个俘虏,其他的我可不管那么多。


我美美的睡了一觉,还梦到了小醉,颗粒和JILL,我太累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被个战友叫醒,他看来蛮紧张的,说:猎鹰你闯大祸了,我还懵懵懂懂,问他:回来了多少个,战友说,现在你还想回来了多少个,你先关心一下自己吧,我关心自己,我不是挺好的吗?

穿上衣服出来,我被叫到指挥部,看到昨天被我抓到的小丫头站在指挥部里,里面还有团长和师参谋长,阵式不小啊,我一进门,小丫头就指着我哭喊,就是他,就是他!

我怎么了?我想领导敬了礼,直挺挺的站着,心想,昨天这小丫头说让他老爸毙了我,不会那么快吧,参谋长问我,是你抓住她的?我回答,是!参谋长问我怎么抓的,小丫头抢着回答,参谋长狠狠的对她说:住嘴!我报告完毕,参谋长问,还有么??我回答:没有了!

参谋长看来是蛮生气的,气呼呼的对小丫头说:胡闹!给我滚回去,黄团,给他们部队打电话把她带走。

我被打发出来了,还莫名其妙,一个战友看着我出来了,问我,你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他吐吐舌头:你知道你的俘虏是哪路神仙吗,参谋长的女儿!!你完蛋了你。


参谋长的女儿怎么了?我可没打她,我完全按照俘虏规则来做的,看来女子侦察连不怎么样嘛,都是些娇娇女,难怪高连那么讨厌。我到军医室抽血,这是丛林拉练完的必须步骤,因为害怕我们会带回有害的微生物。

参加拉练的狙击手30多个已经回来了大半,我还不是最早回来的,最早的已经回来快一个星期了,有个不好的消息穿回来,一个狙击手失去了联系,我们都带有单兵对讲机,每天有个固定的通话时间,好让指挥部掌握我们的行踪,可是这个狙击手已经10多天没有跟指挥部联系了,搜索直升机也没找到他,今天,看来指挥部要派搜索小组出发寻找他


下午,高连来到指挥部,把神仙姐姐接走,还来看了看我,说:小子,有你的,把我们特勤大队当猴耍,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劫人偷车,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你们太厉害了,根本没给我狙击的空间,我只能这样。

陆续有拉练的狙击手回来,大多都是疲惫不堪,看来我运气不错了,一路还能吃饱,今天继续吃粥就咸菜,我的肠胃功能恢复不错,晚上跟炊事班要了两个馒头,准备熄灯睡觉了,忽然外面一阵骚动,我跑出营房一看,那个失踪的狙击手回来了,不过样子有点滑稽,背着枪和弓箭,腿上别着野战刀,手中握着个石斧,还有些石制的其他工具,军服已经快变成了布条,整个一石器时代回来的新人类,原来这小子想泅渡过河,谁知道一脚踩空,背囊和其他装备被冲跑了,忙乱中就抓回了枪,枪是士兵的生命,这点我非常了解,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首先保护好枪,野外生存训练帮了这小子的大忙,他就用野战刀做了弓箭,还打制了石制工具,很快他就去报道了,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会泅渡的,部队有句话:欺山不欺水,欺水变水鬼!山一次爬不上去我可以爬第二次,水一次游不过去很难有下次了,我宁肯绕远路。


训练很快结束了,各部队的狙击手们互相交流着,然后我们到军区去参观特勤大队的训练和装备,我又碰到高连,女子侦察连也来了,我看到了那个凶吧吧的神仙姐姐,但是没看到高连带的那个眼睛亮晶晶的女兵,特勤大队的装备比我们好,训练跟我们差不多,女子侦察连的女兵们一脸敬仰的看着我们,让我们觉得无比自豪。


之后,7月中旬,我们回到了各自的部队,继续原来的生活

回到部队,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现在我的主要事情是将野战生存的体会写下来,我们连一共去了2个排,6个参加单兵拉练的狙击手,大家这几天就是集合讨论,并写出来,存档,特勤大队还要参加其他的演习科目,听说军区的司令都要来观摩,今年是建国50周年嘛,肯定有些大动作的。

特勤大队不是一线作战部队,我们说他们是仪仗部队,要进特勤大队不光军事素质要过硬,还要有长相,至少要1.75的个头,身材相貌都要看得过去,他们一般都是在演习里出来,接受上级的检阅,士兵都有这毛病,永远是自己的部队最好,每次演习,拉练,特勤大队都是扮演追捕我们的角色,咱关系不太好,我们说特勤大队是仪仗兵,空架子,特勤大队说我们是土匪军。呵呵~~土匪就土匪吧,毕竟我们是一线的作战部队,和平时期还有仗打,光这点,特勤大队就眼馋得不行。


马上就8。1了,听说军区司令的大员要视察部队,我们连续几天都打扫卫生,我们讨厌这工作,军营在大山里,为了伪装需要,我们很少打扫,这次费了很大力气,结果,通知我们到军区去接受检阅。

8。1一早就排好对接受检阅,大头们快9点才出来,检阅完部队的装备等等之后,已经12点多了,要检阅我们团了,太阳很大,我们就站在操场上顶着烈日,带头的听说是个上将,我的队伍太远,看不清楚,原来给上将准备了遮阳伞,桌子,椅子,不过上将似乎并不买账,也跟我们直挺挺的站着,一言不发,就这样站了2个多小时,部队里其他士兵已经倒了一大片,不断的有士兵被医务兵抬出去,最后,连医务兵都倒了好几个。我们虽然也很难受,不过毕竟受过严酷的训练,还撑的住,直到下午4点多,全团只有一半还能站着的了,上将终于对着话筒说了句话:丛林特种侦察连的战士不错,一个没倒!然后就走了。我们的检阅就这样结束了。后来听排前面的战友说,上将同志说了不只一句话,前面都是说:抬走,倒一个就抬走一次,估计上将同志嘴也说干了。


这个8。1过的不错,连长还抽空跑到昆明军犬训练基地弄了只漂亮的黑背回来,没多久,听说军区的文工团也要下来慰问演出,我们很高兴,咱这山咯啦里太偏远了,母的都不多见,文工团听说要来我们这里慰问一个星期,可把我们高兴坏了,平常军区不咋答理我们,除了有任务,这次看来是要好好的犒劳咱了,黑背我们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马达”,跟我们连长姓,“马达”很活泼,我们训练的时候就跟着跑来跑去,它的到来给我们增添了许多欢乐。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