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二十七节 焦头烂额 矢内脱颖

zhouzhonfu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size][/URL] 垂头丧气的日军无精打采地回到驻地,田野听完曹长的汇报,便走到刚刚苏醒的花泽面前,当看到花泽一付颓败的样子,顿时就火了,大声地骂道:“看你这付狼狈的样子,就不象一个大日本军人,不就是死几个人吗?就吓傻了,快给我打起精神,否则就把你送去喂狼。我问你,有没有见到肖山的尸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垂头丧气的日军无精打采地回到驻地,田野听完曹长的汇报,便走到刚刚苏醒的花泽面前,当看到花泽一付颓败的样子,顿时就火了,大声地骂道:“看你这付狼狈的样子,就不象一个大日本军人,不就是死几个人吗?就吓傻了,快给我打起精神,否则就把你送去喂狼。我问你,有没有见到肖山的尸体?”


花泽毕恭毕敬地站着,还不时地鞠躬,嘴里不停地说:“嗨!嗨!嗨!”当听到花泽问起肖山的时候,那极其恐怖的场面仿佛又回到眼前,忙语无伦次地说:“统统是白骨,统统是骷髅,肖山是白骨,也是骷髅。”田野听罢大怒:“给我滚蛋!我不想看到你!”花泽呆若木鸡站在那里,毫无反应,还是那位胆大的曹长,把他拖出了田野的帐篷。


田野望着花泽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想当年,年青的花泽英气勃发,才思敏捷,是日本军中优秀的军官,对华战争一开始时,他就被派往中国,他的智商和稳健使他屡建战功,松沪会战,攻打南京,占领沪宁铁路沿线等重大事件中,花泽都以他独特的见解和刚柔并济的儒学思维取得了成功,受到东条英机等日军高层的赞扬,被誉为(日本军中最有为的大佐)。时过境迁,现在的花泽竟然沦落这种地步,令人惋惜!唉,战争既能把懦夫变成英雄,同时也能把英雄变成懦夫。这个变化取决于你的对手,一切拜他所赐。


田野不得不承认一个令他痛彻心肺的事实,军火物资己经遭窃,年青有为的心腹肖山已死。他望着挂在帐篷的本国国旗,强烈的使命感和所谓的武士道精神一下子涌上心头,我们是地球的霸主,决不能输!他来到山涧边,一头钻进水里,用泉水冲着他那颗利令之昏的脑袋,折腾了好一阵他才拖他那湿透的身体又回到帐篷。他准备重新提拔年青的少佐来接替花泽和肖山的职务。又命发报员向中国战区司令部发报,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请求再增加投入物资和兵力。不一会司令部的回电就到了,内容是:田野君:你不要拿皇军的荣誉和实力开玩笑,七万军队连一个农民武装都对付不了,而且连连受挫,总之,你和你的部下的生死,全掌在你们自己的手中,司令部也不会投一枪一弹,一兵一卒。要记住,胜利永远属于大日本皇军! 田野知道,往后的事只能靠自己和手下的士兵了。


其实日军中国战区的大官们也是焦头烂额,忙得不可开交,苦于战线太长,兵力不足,而且物资消耗相当的大。台儿庄大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大量深入敌后,给了鬼子沉重的打击,由于他们作战灵活,声东击西,而且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常常来无踪,去无影,把鬼子打得落花流水,牵制了鬼子的大量人力物力。使鬼子顾头而不顾腚,更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维持县以上区域的驻兵权而已,所以实在抽不出兵来帮助田野。


田野也知道上峰的难处,只怪自己碰上难缠的主。他叫来了两个年青的少佐,严肃地说:“现在我们的处境很困难,补给被夺,部队减员严重,可我们的敌人却在逍遥自在,这种事情是不容许发生的,这有损我们的军威。你们是皇军的未来,胜利的希望就在于你们的努力,你们说用什么办法才能剿灭浮玉纵队?”受宠若惊的两少佐,分别献计献策,田野也认真地倾听。


一个少佐说:“浮玉纵队的厉害无非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如他们敢与我们正面交锋,那失败的肯定是他们。不过我们也可以搞他几次突然袭击,打他个措手不及,让他们也尝尝我们的厉害。”田野十分庆幸地望着他说:“你继续讲下去。”这位少佐知道田野对他的话感兴趣,便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作战计划。田野心中暗惊:真是后生可畏!此君不但是文采过人,而且武略也是上乘。他的全盘计划周到细致,连一个很小的细节都布置到位。如如他所愿,浮玉纵队必遭重创。


此人叫矢内吴浩,今年二十岁。是个中日合资的产物,父亲吴法,早年辅佐袁世凯,任洪宪皇帝的驻日联络官。袁世凯死后,他便长期潜藏在日本,不敢回国。此人通今博古,文武兼备,虽脱离官场,但在经商的道路上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于是他便娶日本女子矢内光缨为妻,从此改名为,矢内吴法。婚后一年便生下了矢内吴浩。吴法非常知道早期教育的重要性,从孩子满月后,他便天天定时地朗诵孔孟,李杜,为了使儿子在幼小的心灵中就接受中国文化。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而吴法是矢内吴浩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启蒙者,常言道:跟什么人,学什么人,就做什么人!吴法的做人原则是: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燕过拔毛,唯利是图。而这种原则也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充分的流露,他以实用和利己为主导思想教育孩子走向自私自利,为我独尊的道路。小吴浩从五岁开始就能把《孙子兵法》,《鬼谷子。秘闻》,《诸葛传术》倒背如流。吴法不光是加强中国实用学的教育,而且他又从中日的书中找来溜须拍马,谗言害人,弄权玩术的理论书籍对孩子进行强灌式教育,他要吴浩,以高俅,秦桧等为核心楷模,着重学习他们的坚决果断而不记仁爱。虽丧心病狂而不留痕迹的至高境界。


聪颖的小吴浩在父亲的严传身教的熏陶下,遂步成长为一个表面乖巧可爱,其实内心却显得十分阴险的畸形幼童。在他六岁的那年,父亲花重金请来一个资深的英国教师,做吴浩的英语启蒙。小吴浩既不想学英语,同时也看不惯长着一头黄头发,生了一个大鼻子的洋老头,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认真跟老师学习,等他父母一出门,他便胡搅蛮缠,中止学习。外教便好言相劝,他却置之不理。外教无奈地只好任他胡作非为,他还趁外教上厕所的时候,把桌上一个很贵重的玉花瓶拿到花园里打碎后,扔在花丛中,随后便迅速回到书房,继续罢课。外教问他:“你父亲说你聪明好学,原来是骗我的?”小吴浩停止了玩耍,严肃地说:“聪明好学是真的!但看学什么,你们的国家有高俅,秦桧这种高智商的人物吗?没有!难道要我学象鸟叫的英语吗?我看你还是回到你们鸟国,教你们的小鸟唱歌吧”。老外教愤怒地咆哮:“你可以罢课不学,但不可污辱我的母语和我的祖国!”小吴浩微笑地回敬道:“只有皇室贵族和上层社会,才能代表国家,象你这样沿街求教,背井离乡的教棍,有何资格说国家二字。”老外教被气得七窍生烟,但因自己日语不济,无力反驳,竟然伏在桌上愤怒地看着他,便喘着粗气。


当他听到门口有动静时,立即大声而认真地朗读着英语单词。他见父母进屋后,便小心谨慎地向老师求教,俨然是一个求知若渴的小小学生。外教已经对他已十分地恼火,见他又当着大人面装模作样的故弄玄虚,更是怒气冲冲大声地对他说:"no,no”小吴浩便大哭大闹,嘴里不停地说:"爸妈快来,老洋人又打我啦!”矢内夫妇赶紧跑到书房,矢内光缨冲着洋外教大喊:“快给我滚,在日本没见过你这种教师!”外教有口难辩,气得脸都涨红了,这时吴法抱起孩子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吴浩便哭便说:“情况你们都看到的,我不是就问他这个单词的涵义是什么吗?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的。”光缨忙打电话报警。


不一会警察来了,矢内夫妇将看的情况一一陈述,当轮到警察询问小吴浩时,他故不作声,只是在呆呆地看着警察,装着被吓坏了的样子,然后,将警察带到花园里,找出玉花瓶碎片,流露胆怯和害怕,紧紧地用稚嫩的小手抓住警察的大手不放,而且眼泪涟涟。他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警察已错误的推理出,这里曾发生的事了。愤怒的警察对外教严正地说:“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涉嫌损坏公民私人贵重物品,隐匿证据,欧打恫吓儿童。根据日本国的法律,我们将带你回警司厅调查事情的真相。”洋外教此时已无话可说,沮丧地跟着警察走了。


细心的矢内吴法,已瞧出苗头,他把儿子领进房间,关上门。仔细地问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不由地大吃一惊。他暗自庆幸自已后继有人,而且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一阵兴奋之后,父子俩约定,此事不能让矢内光缨知道。光缨敲门进来,吴浩猛扑过去,躲在母亲的怀里撒娇,光缨心疼地宠着他,吴法满意地看着儿子。


又过了一年,吴浩走进了学校,此时,他的城府和心机已超过了所有的学兄,学姐。就连一般的老师也被忽悠团团转而分不清东南西北。久而久之便他遂渐形成,顺我者则昌,逆我则亡。的个人性格。日本是个国防意识很强的国家,日本的孩子从小就耳闻目染一些军事方面的知识,就连他们玩的游戏,都充满着战斗的痕迹。吴浩也不另外,常常参与战争游戏,他带的一帮孩子,总是会赢得绝对的胜利。久而久之,他的名气大震,许多高年级的学生纷纷挑战,但结果都是大败而归。


此事惊动了校长,该校长也是个国防迷,有一天他亲自带队与吴浩对垒,按规则,双方各坚守一个山头,各方在自已的山头上布置阵地,还要将各自的军旗藏在山头上。如既攻占了对方的山头,又缴获对方的军旗方为胜。双方用一天的时间准备,于明天开战。吴浩带着人马来到自己的山头,他复制了两个假军旗,一个就放在山头显眼处,一个交给了一个特殊的手下,而真的他却藏在自己身上。他在放假旗周围挖满了陷井,在陷井中放着存满污垢浊水大塑料袋,约占整个陷井的三分之二,他又把井口掩饰的看不出破绽后,才带众人下山。





途中他对他那个特殊的部下说:“回家后你把军旗交给你爸,但决不能让他瞧出真假,目的是让他有稳操胜卷的感觉就行了,成败就靠你啦!”机灵的校长公子肯定地回答:“保证成功!”校长回家后,儿子便悄悄地把军旗交给他,并说:“趁吴浩不注意时偷来的。”校长一看,便知是假的,但也不动声色,连夸儿子做得对,为老子长脸。心里却大骂:你这个白眼狼,帮外人来骗老子!





第二天,战斗打响了,双方都开始了进攻,打的难分难解。校长孤身爬到对方的山头,看一个人都没有,便笑道:“到底还是小孩,连基本常都不知道。”当他看到对方的军旗时,心想:这个才是真的!一阵激动后便奔了过去,正好掉进陷井。他把塑料袋压破,袋中的污水溅到了身上,一阵恶臭。他刚爬出井口,吴浩从树上跳下后便大哭不止。校长被弄糊涂了,忙问:“怎么回事?”吴浩哭哭啼啼地说:“老师对不起!陷井里的污水有剧毒,我们不玩了,快上医院!”校长信以为真,忙鸣锣收兵,便从身上甩出了军旗,吴浩立即捡起,趁乱夺取了对方的山头。





校长方知上当,忙登上自己被吴浩抢占的山头,抓住吴浩问道:“你不是说污水里有剧毒吗?”“这叫兵不厌诈,你懂吗?实话告诉你,溅在你身上的是厕所里的材料!”说得学生们哈哈大笑,校长却羞愧难当。 那一年他才12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