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6集、三藩王争权再战 傻皇帝缑庄纳宠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老翁道:“小女乃山野之人,平日里只爱使枪舞剑,不识得宫中礼数,只怕惊了圣驾。”

傻皇帝道:“啀,无妨的,无妨的,待朕回到京城后,也好一并赏赐于她。”

老翁于是就叫其女出拜,为天子奉茶。

傻皇帝顿觉眼前一亮,只见此女,身段婀娜,姿容端正,眉宇间透出一股飒爽英气,活脱脱一种山野之美,顿生爱悦,即向老翁问道:“令爱可曾许人否?”

老翁道:“不曾许人,正待字闺中呢。”

傻皇帝喜道:“既是如此,朕欲封令爱为才人,太公意下如何?”

老翁心里一阵激动,再拜道:“小女粗野,恐不堪幸。”

傻皇帝道:“朕意已悦,太公其勿辞也。”当夜就在庄上歇下,命缑氏侍寝,如胶似漆,恩爱不已,一连数日,留恋庄上,不想回京。

忽一日,庄外来了一支人马,为首那将径来庄前叩拜道:“臣长沙王来请圣上金安。”侍卫即报傻皇帝。傻皇帝大喜,即请长沙王入内相见,问道:“爱弟何故到此?”

长沙王再拜道:“臣弟日前在城中见牵秀劫驾,急忙出城救时,已不见了圣驾,故而率军来寻,今日来到庄上,正见庄外銮驾,因此知道圣上必在庄内。”又说道:“张方、陆机的兵马都已到了京城外,城中不可无主,请圣上速排銮驾回京,以安众心。”

傻皇帝虽说不情愿,但还是排了銮驾,携缑氏一道,同乘一辇,命长沙王在前领路,离了缑家庄,迤逦下山而来。

正行间,前面一支军马冲出,挡住道路。原来是牵秀追寻来到。牵秀大叫:“留下圣驾,放汝等过去!”长沙王大怒,拍马来战牵秀。正战间,后面又一支军马追来,为首那将大喊:“圣上留步,臣石超奉成都王之命,特来迎接圣驾!”

傻皇帝大惊,急道:“前后都来劫驾,如之奈何?”

缑氏慰道:“陛下勿惊,臣妾自幼习得武艺,自能退敌。”随即披挂上马,舞枪来战石超。

大战二十回合,石超竟不能取胜,问道:“汝是何人?”

缑氏喝道:“我乃圣上新封的才人,汝欲造反么?”

石超大惧,生怕伤到缑氏,吃罪不起,率军退走。这时,长沙王也已杀退牵秀,遂与缑氏一道,前后护卫,继续下山。

到了建春门外,正好要从陆机营前经过。被陆机帐下小督孟超望见,即来说陆机出军,趁机劫了天子,便可大功告成。陆机怒道:“天子所在,岂可冒犯?”

孟超也大怒,叱道:“貉奴!见有可趁之机而不出战,汝欲反耶?”自率所部万余人,争先来断天子归路。

王衍在城中望见,即令大将王瑚率五千铁骑,马上各系两把大戟,奔涌出城,直冲孟超军阵。孟超军阵大乱,孟超大骇,回马急逃,却被王瑚快马追上,一刀劈下马来,踏为肉泥。其众大溃,十死七八。

长沙王护得傻皇帝回到城中,也即率众来战,与王瑚合兵一处,乘胜来攻陆机大营。陆机急令王粹出战。王粹本就不服陆机,想败其事,不但不战,竟撤阵而走。陆机大营空虚,即被长沙王、王瑚杀入营内。陆机哪里挡得住?牵秀、石超又都立于山头观望,不肯相救。陆机中军立时崩溃,各赴七里涧逃生,死者如积,涧水为之不流,部下战将死伤无数。

成都王大惊,即将王粹、牵秀、石超召回朝歌来问:“汝等以二十万众对敌万余,何故不胜反败?”

三人一齐诬道:“陆机与长沙王有私,心怀二志,军不速决,因此遭败。”

成都王大怒,斩了陆机,灭其三族。陆云坐罪,也被斩首。成都王于是亲统其军,杀过河南。

这时,张方也已进军到了西明门外,猛攻洛阳西城。

长沙王又即赶往西城,见张方之兵如蚂蚁般地扑向城头,非常危急,立时想起一样宝来,即上宫殿,向傻皇帝说道:“张方以重兵攻城,其势甚猛,非陛下亲御军前不能退敌也。”即扶了傻皇帝登上西明门城楼,向城外喝道:“圣驾在此,谁敢向前?!”

——长沙王这招果然厉害!想当年,齐王与长沙王大战于皇城时,就是齐王心腹何勖擅自向傻皇帝麾盖处乱射,才引起了本在一旁观望的京中诸军的愤恨,于是齐攻齐王,以致身死族灭之祸。张方当时正督兵攻城,忽然望见城门楼上竖起天子麾盖,大惊失色,心想,这攻城当中万一伤着了天子,可是不得了的,急令停止攻城。攻城之兵得令,只得纷纷倒退。

守城之兵更是来了精气神,见天子登城助战,军心大振,奋起反击,追杀已登上城墙的关中兵。这关中兵可真是上墙容易下墙难呀,退避不及,不是被杀,就是从城头、云梯上摔下,头破血流而死。长沙王又乘势出兵,掩杀关中兵,斩首五千,大胜而回。

张方大败,退屯十三里桥。其众惶惧,都向张方说道:“以我兵之精锐,攻取京城自然不在话下,但京城有天子在,谁敢冒犯?既然不能攻,不如连夜退兵,回关中罢了。”

张方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古之善用兵者,往往能因败为成。今我虽然不能再攻城了,但可将它围困,断其水源,绝其粮道,日久,城中必有变故,如我所愿。”趁着夜色,偷偷前进到洛阳城外七里处,连夜构筑堡垒数重,又从外面运进粮草无数,堆积如山。

次日一早,长沙王登城,忽然望见张方在城外建起的重重堡垒,不由大怒,当即率军来战。张方令道:“只需固守,不必出战!”自个坐在垒前喝起酒来。

长沙王攻了一阵,不能破垒,反倒死伤了不少,只得退军。张方见了,趁机开垒,从后来袭。长沙王回头来战,张方又即退回垒中。一连数日,长沙王一无所获,只得回城,召集百官商议对策。

百官皆道:“殿下与成都王本是同脉兄弟,成都王不过是受了河间王的迷惑,不乐意殿下独掌朝政,要来争权。殿下若能仿效周、召分陕故事,以成都王为北州伯,殿下自为南州伯,量成都王必会念及兄弟手足之情,退兵北归。成都王若退,张方独力难支,也必退了。”

长沙王道:“我虽掌朝,并不独断专行,每有大政,先向圣上禀奏,又遣使者去邺城咨商,然后施行。若果能罢兵息怨,乃国家之福;分陕而居,也是美事。”次日,率军出城北,列好阵势,遣使去北营,与成都王说道:“长沙王谨请殿下出营会话!”

成都王也即率军出营,列成阵势,见长沙王单马出阵,也即匹马向前。相距丈把远时,各自停住。长沙王拱手道:“前年,我与贤弟等共举义兵,剿除赵庶人,恢复国祚,想那时,是何等的壮志豪情,贤弟可还记否?”

成都王道:“诚如大兄所言,何曾忘记?当年赵庶人篡位作逆,五镇因此起兵,后来齐王专权乱政,也不为诸侯所容,终致身死族灭。如今大兄独掌朝政,为何也效赵、齐专权,而乱杀大臣?”

长沙王道:“李含谋反,杀之何冤?我自从主掌朝政以来,并不独专,凡有大政,都先与贤弟咨商,然后施行,怎可比作赵、齐?天下乃武帝之天下,我们身为其子,便当共同维护,休戚一体,荣辱与共。贤弟听我一言,休要受了外人的蒙蔽,而使兄弟相残,早日退兵回到邺城,从此便与贤弟平分秋色,以贤弟为北州伯,我为南州伯,共辅皇室,如何?”

成都王听了,不由冷笑,答道:“你道我是与你分权来的?正是要来整顿朝政。大兄如能听从河间王之命,斩皇甫商之首,投戈退让,自求多幅,我便退兵回邺城。”

长沙王道:“皇甫商有功无过,断不可杀;杀必失信于天下,其余都可商量。”

成都王道:“不杀皇甫商,恐必挡不住我战士百万,良将猛锐。望大兄慎哉,深思进退!”

长沙王再劝,说明利害,苦口婆心;成都王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做皇太弟的,任你长沙王如何规劝,就是不从。一个不肯让步,一个不肯退兵。一来二去,都心口起火,头上冒烟,各取刀枪,就在阵中干了起来。

两边将士看了,也都一齐上阵,一场混战,死伤无数。长沙王兵少,退回城中固守。成都王则趁势进兵,直到洛阳城外下寨,把住各处通道,断绝城中粮运之路。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