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用两根黄瓜让黄百韬战死淮海

血魔法师 收藏 2 3169
导读:一九四八年十一月,碾庄。黄百韬大氅高靴、气宇轩昂地在高级将领们的拥戴下,顺着交通壕,出碾庄向北走去。他要巡视二十五军阵地。但令随员们颇为不解的是,他的右手不是握着指挥刀或勃朗宁手枪,而是握着一条尺把长的黄瓜。遇见向他敬礼的官兵,他就摇摇右手的黄瓜。 [img]http://cimg2.163.com/cnews/2007/5/29/2007052915274300501.jpg[/img] 国民党军第7兵团司令黄百韬 原来,就在昨天国军空军空投电台,那位空军少校投下电台时,还投出了两条顶花未褪、嫩刺纤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碾庄。黄百韬大氅高靴、气宇轩昂地在高级将领们的拥戴下,顺着交通壕,出碾庄向北走去。他要巡视二十五军阵地。但令随员们颇为不解的是,他的右手不是握着指挥刀或勃朗宁手枪,而是握着一条尺把长的黄瓜。遇见向他敬礼的官兵,他就摇摇右手的黄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民党军第7兵团司令黄百韬

原来,就在昨天国军空军空投电台,那位空军少校投下电台时,还投出了两条顶花未褪、嫩刺纤纤的黄瓜。那黄瓜是温室里培养出来的,在着阴寒萧森的节令实属罕见。少校告诉黄百韬,是总统命令他带来的。黄百韬很感激,当即吃了一条,另一条就舍不得吃了。他天天拿在手上,满阵地转悠,如抱着一根玉如意的仙道在云游凡世。黄瓜有些蔫了,小刺被磨得精光,渐渐地发起黑来,可黄百韬还是拿在手上。他觉得拿着这根黄瓜,心里就踏实些,好像溺水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缆绳。随黄瓜一起到得还有蒋介石给黄百韬一封他的亲笔信:

焕然司令弟勋鉴:

此次徐淮会战,实为我革命成败国家存亡最大之关键,务希严督所部切实训导,同心一德,团结苦斗,期在必胜,完成重大之使命,是为至要。顺颂戎祉。

各军、师长均此

中正手启

黄百韬读罢凄然一笑。老蒋这两根黄瓜是催命符啊。

黄百韬背起手向空中张望,那条黄瓜在背后一撅一撅的,好似一根细小的尾巴。

黄百韬可是标准的杂牌,他字焕然,原籍广东,生于天津,先在北洋军阀、江苏督军李纯的手下当传令兵。李暴死(一说李因受刺激,精神失常开枪自杀;一说,李和养女有染,女婿不甘受辱,刺杀之;还有说李系被自己直系内的政敌暗杀)后投降张宗昌,后又随张宗昌部下徐源泉投降蒋介石。升至师长后蒋送黄进陆大特别班第三期学习。毕业后先后在冯玉祥的第六战区、鹿钟麟的冀察战区做参谋长。

由于一个偶然机会,黄百韬被派到顾祝同的第三战区做参谋长。黄到任后惩治贪污腐败,励精图治,任劳任怨,小心守法,极力表现自己。但是因为黄是杂牌,始终不得顾的信任,后被顾外放充任整编25师师长。

黄自知不是黄埔嫡系,又没有靠山,地位不稳,日子艰难,只有靠战功站稳脚跟。所以在战争中,战则争先,退亦谨慎,拼死搏斗,逐渐以显赫战功取得顾祝同及蒋介石的信任。就是这样还是有两次差点被老蒋枪毙。

第一次是1947年5月,孟良崮战役中,蒋介石的嫡系王牌整编七十四师被共军歼灭,中将师长张灵甫战死。

原来在国军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期间,黄指挥整25师和整74师。当他发现74师孤军突出,迅速命令张灵甫回撤至垛庄桃圩之线,与整25、83师靠拢。张灵甫狂妄自大,自恃兵力强大,不听黄之指挥劝告,在孟良崮陷入重围。

整74师陷入重围之后,只有整25师增援最为积极。黄倾整25师全部兵力不顾牺牲,不顾伤亡拼死增援,在遭到重大伤亡后,先后攻占三山店,交界墩,界牌等地,在进攻最后一道阵地天马岭,险些成功,华野1纵也无法阻挡,眼看就要突破,恰巧4纵一个营经过,帮助1纵守住了阵地,致功亏一篑,整74师全军覆没。没有这一个营的碰巧经过,整74师将被黄百韬救出。

张灵甫是黄埔四期生,为蒋介石心腹悍将。蒋介石深恨他这个战区指挥官、认为整编二十五师师长有意保存实力,隔岸观火。一气之下,召开军事会议,准备枪毙黄百韬。

黄百韬在会上娓娓发言长达两小时,哭着申述自己的部队英勇善战,伤亡一万六千余人的种种壮举,听者无不动容。蒋介石这才喝下一口凉水,溶化了心中的耿耿愤恨,但还是给黄百韬一个撤职留任的处分。最后将整编83师师长李天霞送军事法庭审判枪毙。出了一口恶气。黄百韬才逃过一劫。

第二次要枪毙黄百韬,是距孟良崮战役才两个月的南麻战役。当时,黄百韬率整编二十五师与胡琏的整编十一师以及黄国梁的整编六十四师在山东莱芜附近的南麻和解放军华野东线兵团发生激战。这回黄百韬不敢苟且,率部拼死冲击,团营官长死伤逾半,士兵阵亡一万余人。可是胡琏依然向陈诚告状,说黄百韬作战不力,贻误戎机。陈诚又告到蒋介石桌前。蒋介石当然信任陈诚,指示阵地视察官李觉调查翔实,准备严惩。顾祝同急忙暗示李觉不可偏信。李觉从战场回来,向蒋介石力证黄百韬有功无过,这才不了了之。

在以后的日子里,黄百韬以实际行动表示了对蒋介石两次不杀之恩的感激,他驰骋疆场,奋力争功,以求见宠。 1948年6月,著名的豫东战役爆发,黄在这个战役中立下头功,战功卓著,战后蒋介石亲自为黄佩带青天白日勋章。

这一次黄百韬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即使能突出去,部队打光了,老蒋也得枪毙自己。黄早已预感到凶多吉少。11月6日,他对总统府战地视察官、陆大同窗好友李以劻说:看来这次,我这个兵团是首当其冲了。现在我兵团的战略位置很不利。在新安镇打则孤军无援,如侧敌西进,到不了徐州就会遇敌。而且徐州的工兵团迄今没来运河架桥。国防部作战计划一再变更,处处被动。国防部作战厅郭汝瑰等人做出这样的计划,使人伤心。兵团主力10多万人,陈毅主力达三十多万,如果集中来攻,我兵团必败。如果我被围,希望其他主力兵团来救。古人说:胜则举杯相庆,败则出死力相救。我们是办不到的。请你面报总统,我黄某受总统知遇之恩,生死早置之度外,绝不辜负总统期望,我临难是不苟免的.黄百韬已经有了战死在碾庄的念头。

11月19日上午10时,是总攻碾庄的时刻。

经过17日至18日两天外围作战,四纵已攻占小太平庄、大牙庄,俘敌一千余人;六纵攻占了前后黄滩,歼灭四十四军军部,敌一五零师少将赵避光率部投诚;八纵、九纵已经攻占碾庄外围,直逼碾庄核心阵地。至此,黄百韬兵团一零零军和四十四军已被华野将士全歼,二十五军和六十四军已被歼灭一半以上,现只剩不足八个团的兵力据守在碾庄和东、北两向的七个村庄。

碾庄南门已经被突破。“准备突围吧?”陈士章问。

“突围干什么?”黄百韬显得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恨恨地说,“送个狼狈样子给邱清泉看着快意吗?不如在此战死,让黄埔系好好看看!”他猛地举起那根朝夕相处的黄瓜狠狠地砸在地上,吼道:“准备拼吧!”黄百韬开始了最后的疯狂。

“黄百韬狠心啊!他的兵抓了我们解放军二十几人,他就叫:枪毙!一个个全枪毙啦!他还放毒气。我们的部队被毒昏了几十个,被他的兵一个一刺刀,扑通扑通,还没醒过来,一个个全捅死啦!狠啊……”这是黄百韬的勤务兵后来回忆。

“快走吧!“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廷宴又来催黄百韬赶快离开碾庄。现在仅存的阵地只有尤家壶和大院上两个村落了。

黄百韬抽出马刀,狠狠地砍在院里的一株老槐树上,长叹一声:“完了!“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了碾庄。

他们来到了大院上,六十四军军长刘镇湘刚穿好他的将军大礼服和皮靴,正在佩戴蒋介石授予他的勋章。他看大势已去,准备“成仁”了。

黄百韬一看这个景况,不觉一阵酸楚。他们在椅子上座下,相对无言。

刘镇湘听到枪声就在附近,喊杀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劝黄百韬快突围,黄百韬说:“我老了,而且多病,作俘虏我走不动,也不难为情。我牺牲了,还可使别人知道有忠心耿耿的国民党人,或可使那些醉生梦死的人醒悟过来,国民党或许还有希望。你年纪还轻,尚有可为,希望你突围出去,再为党国做点事。”

这天,1948年11月22日薄暮,黄百韬率杨廷宴等人利用夜影向尤家壶方向走去。行至一苇滩地,但见喊杀声四起,炮火中人影憧憧。黄百韬引颈四顾如同掉在无底深渊。他已经没有了再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力量,右手摸住了腰际那支冰凉的小手枪……

旷野上枪声杂乱,只见黄百韬趔趄了一下,身子突然扑倒下来。

杨廷宴大吃一惊,连忙扶住。黄百韬临死前对身边的25军副军长杨廷宴说:“我有三不解:一为什么这么傻,要在新安镇等待44军两天?二既然在新安镇等待两天,为什么没想到在运河上架设浮桥?三李弥既然日后要拼命向东进攻来救援我,为什么当初不在曹八集晚撤一会,掩护我西撤?”言毕死去。杨廷宴急忙叫随行的参谋转会大院上,抱来两条军毯。几个人手忙脚乱地将黄百韬的尸体裹进军毯,又找来降落伞的带子草草捆上。

天寒地冻。为挖一个坑,几个人铁锹掘,刺刀捅,一个个折腾的大汗淋漓。

杨廷宴在一张烟盒纸上,画下了方位、地点,又揭开军毯寻找死者的物证。他从黄百韬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铜牌,借着烟火的微光看清了,一面是“来宾证”,一面是“十七号”。杨廷宴知道,这是晋见蒋介石的特别通行证。他把铜牌放回黄百韬的口袋,又在自己的烟盒纸上写下“来宾证”。

葬下了黄百韬,几个人分头散去,各自奔命。后来杨廷宴跑回南京之后,雇人按照烟盒上标的方位,将黄百韬的尸体偷偷挖回安葬。黄百韬死后蒋介石很痛心,下令黄百韬追赠上将,命令褒奖,政务会议通过国葬黄氏。后来国民政府去台湾后还因他儿子刑事案件而出面明令减刑。

黄百韬兵团的被歼,等于砍掉了徐州刘峙集团的右臂,使解放军在兵力对比上转为优势,并掌握了战役的主动权。战后刘峙承认,第7兵团的覆没,就已决定了徐蚌会战的胜负。然而,华野围歼徐州国民党军中战斗力较弱的黄百韬第7兵团,足足花了十一天,而且投入兵力之多,伤亡之惨重,都大大出乎预先意料,并一度使粟裕在兵力调度上捉襟见肘。黄百韬兵团的战斗意志,也成为淮海战役中国民党军为数极少的可圈可点之处。这一胜利确实来之不易,华野伤亡近五万,而且多是各部的战斗骨干,排、连、营各级干部伤亡非常严重,有的部队排、连级干部因伤亡而更换达五、六次之多。为解决各级干部缺额,各纵队除将教导团全部补充部队,还将纵队、师、团的警卫、侦察、通信、参谋、机要等部门人员补充战斗部队,甚至将一些机关包括文工团等单位的干部都补入作战部队。一些原来就并很不充实的纵队,到了战斗的最后时刻几乎丧失了作战能力。虽然各部都竭尽全力,抽出一切可以抽出的人员充实作战部队,但仍感不足。各部都主要贯彻“即俘即补,即补即战”的原则,以俘虏为主要补充来源。战后无论是战斗总结还是个人的回忆,都一致认为,这一阶段的战斗,经历时间之长,战斗类型之多,情况之复杂,战况之惨烈,是淮海战役之最。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