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些花儿

神州小飞飞 收藏 5 610
导读:[原创]那些花儿

2006年我到的集团军卫训大队学习,那里风光秀丽,山清水秀。我们大队就在一个山坳里面,院里有一座不高的小山,还有一个池塘,那个池塘里常年有活水流动,一片芦苇、荷花在七月盛放,微风吹过摇摇晃晃引来许多的蜻蜓,很美,也很恬静。

?

刚去那里的时候才三月份,荷花芦苇树木植物都没有开放,学兵走后这里的卫生很差,空落落的一个大院子坐落来荒郊野外,加上几座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破旧建筑矗立其中,感觉更像是恐怖片的拍摄基地,阴森森的。

?

自从上届学兵走后这里的卫生基本没人打扫,我们刚到那里的头一个星期都是在打扫环境卫生,院子很大,树木很多,地上的枯枝败叶更多。一班一个卫生区在一星期内把所有的垃圾全部清理干净并运走。那几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卫生员的含义,卫生员,卫生员,那就是打扫卫生的人员。

?

在基本清理完卫生之后我们的学习才正式开始。每人发几本部队卫生员教材,发个手提包,到教室听教员上课。我们每天都是集合走队列到教室的,穿着同样的衣服,提着同样的包,那感觉就像我们县保险公司的推销员搞培训似的。如果那个哥们军容不整,形象不佳的话,走他旁边时仿佛他会突然拉开手提包神秘兮兮的问你一句:兄弟,要毛片吗?

?

我们平常都是每天四节课,上午下午各两节,晚上还有一节自习。其实课程还是很简单的,大多是理论,只要背过就行了,动手操作的内容很少,只是时间一长就容易忘了。现在我在炊事班呆一年了能分清猪的内脏,却不知道人的了。

?

在部队学点东西可不是想学不想学的问题,因为每次考试完了之后各班,各中队都要评分排名次的,所以班长,队长为了整体的成绩会逼着你学的。每天熄灯之后班长都会拿书问一些今天刚学的东西,如果没有背过呢,只好牺牲休息时间背过了再睡了。但有时候班长这样做往往只是为了作给队长看,说明我们班学习抓的紧,管理要求严。挺他妈操蛋的吧?

?

我们班的卫生区是一片小树林,树上刻着很多前辈留下的真迹。最普通的就是谁谁到次一游;谁谁此树一尿,看树下果然张个蘑菇;谁谁曾在此树下看书睡觉;还有谁谁我爱你,可能是写给楼上女兵的吧;还有,谁谁¥%*别再烦我。可能是楼上女兵回那哥们的吧!

?

在这片小树林靠墙角的一个角落里,还有一片房子,一扇黑漆漆的大门整天紧缩着不见有人进出。我们问这里的老工人,那老头眨巴眨巴眼睛射出一道寒光,说:“其实里面是有人的,你们没看到他是正常的。”我们更纳闷了,有人怎么从来没见过呢?那老头接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因为他是个死人!这里是停尸房!”去你妈的,这老头故意说那么恐怖还吓唬我们呢。听说里面那哥们身世也挺传奇的,在里面躺了也好几十年了,有说是当年越战的俘虏,也有说是在外面买的搞试验的。总之不管咋说,既然我们知道了就要进去看看。那天我们打扫完卫生就商量着进去,反正都是闲着,给枯燥的生活找点乐趣呗。我们都是练过障碍的,那道墙不算什么抬腿就蹦进了里面的院子,然后又从窗户钻了进去。里面一共两间屋子,一间有个浴缸有个水泥台,估计是解刨用的,外面一间有冰柜,我们估计就在那里面了。找来棍子把冰柜一个一个拉开却不见有东西,我们又转到了里面那间,我看到一个水泥台上盖个木板,伸手将它掀了起来……..

?

从那天之后,我在晚上站岗的时候就老感觉有东西跟在我的后面…..

?

我们大队是驻地唯一的一支部队,所以每年的九、十月份还要负责对该县的一些初高中新生的军训工作,那年我们同样接到上级命令要我大队军训两个高中的新生,给我们中队安排的是一所职业高中。

?

我对职业高中的印象并不好,觉得那都是一些学习不好的学生才去的地方,调皮捣蛋的很多,训起来很麻烦的。对此我是有体会的,早在第一年,在北京当新兵的时候,就有一所职业高中的学生到我们部队军训,我负责带一个班,只有十个男生却差点把我折磨疯了。这些北京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娇生惯养思想活跃,调皮捣蛋什么点子都有。那一个星期他们跟玩似的就过去了,我却差点没挺过来。

?

但是这次知道后我还是很积极的报了名要求去参加军训,算是再磨练一次自己吧。我作为中队不多的一个老兵又是副班长,上面很快就同意了我的请求,决定这次军训派我去。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几个即将上任的教官每天也不用上课,背教案,练口令,打军体拳,再自己组织演练了好几遍,都感觉练的已经差不多的时候我们走马上任的日子也到了。

?

那天下午学校来了一辆面包车将我们接走,先安排我们吃过饭到晚上的时候到了学校。刚开始学校把我们的宿舍安排到跟学生一起,那些学生看到我们这群穿军装的人知道是要军训他们的教官,都纷纷从宿舍门里探出头看着我们,那些在走廊躲不及的也乖乖靠墙站好小声的问句教官好。

?

自己当兵那么长时间了有时候觉得当兵也就那么回事,但是没想到这些农村的学生还真把我们当回事。看来这身军装在他们的眼里还真是充满了神秘和威严。呵呵,那眼神就跟我们上学军训看教官的眼神是一样的,只是现在反了过来。

?

第二天军训就正式开始了。我们几个教官先在操场集合完毕,然后各班班主任把自己班带来,我们教官再由带队领导分谁带哪个班。那些学生一带上来我就犯晕了,这职业高中的一个班怎么有那么多人?而且一个个摇头晃脑吊儿郎当的样子,看惯了部队队列的人,面对这样的场景不免都得皱皱眉头。职业高中的男女生分布很有专业性,比如像汽修、车床这些班几乎都是男生,而旅游、电脑这些班女生就占了大多数。看到汽修班的那些男生我都有点害怕,清一色的大小伙子们一个个又黑又壮,随便挑出一个来都比我高。我本身张的就小,这要是让我带他们,万一震不住可就乱套了,到时候指不定谁训谁呢,更重要的是丢不起当兵的脸啊!后来才发现其实他们也很听话的,他们的教官也不用怎么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要不咋说还是咱农村的孩子好呢?最后领导给我分个旅游班,全班只有三个男生,都是女生好管理,起码刚开始在没有摸清情况的时候,心理负担减轻不少。

?

在正式开训之前由我们几个教官首先演练一遍即将训练的科目,一是让他们知道训练的内容,二是让他们看看训练的标准。我们由总教官带领着首先表演了立正、稍息、跨立,接着是齐步、跑布、正步,最后打了一遍军体拳。这些在我们看来最平常并且看来不是太标准的动作,那些学生看的津津有味,表演一结束掌声雷动。我们相视一笑,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他们既然喜欢,接下来的训练就好办了。

?

回到班里趁同学们的情绪很高涨我顺便鼓舞一下士气,我说:“刚才你们看到的就是这周我们要训练的内容了,我们刚才表演的好不好?”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喊到:“好!”我又问:“那你们有没有信心在这一周的时间里赶上并超过我们呢?”这次他们不说话了,只是对我嘿嘿直乐。我说:“其实我们在刚当兵的时候跟你们一样,也是什么不懂,我们也是慢慢一点一点的训练出来的。只要你们肯努力,我不敢说把你们训练成像正规军人一样,但是你们绝对会在同年级各班中出类拔萃的。我对你们信心十足,你们有没有信心?”这次他们再次异口同声的喊到:“有!”我装作没听见手捂着耳朵说:“什么?没听见。”他们用更大的声音喊到:“有!!”我说:“声音不是很大啊,是不是信心不足啊?”这次他们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到:“有!!!”我对他们笑了,他们也对我笑了,这次士气一下被鼓舞起来了。像这些部队的小儿科,还真是挺好使的。

?

首先训练的第一个科目就是立正站军姿,这看起来是最简单的一个科目了其实里面也有很多的动作要领,这是最考验人的耐力的一个训练了。我首先作示范给他们看,然后再让他们随着我说出的动作要领调整: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两眼目视前方……等他们都感觉已经调整到位之后我再下去逐一纠正。这些女生我是不敢直接去碰她们的,万一碰哭了就不好说了,只能找两个军姿比较标准的告诉他们去纠正。他们很听话也很认真,九月的太阳还是很毒的,没站一回他们就出汗了,时间一长有的就开始放松动作变形了。刚开始训练不能操之过急,得让他们慢慢适应然后再加大训练的强度。所以开始只站五分钟再到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只这个站军姿就让他们站了一天半。

?

后来的稍息、跨立他们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掌握并整齐划一了。接下来训练的齐步、跑步走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了,我认为应该很简单的动作,只要走好排面标齐就行了。我先示范给他们讲动作要领,然后让他们每个人按照要领走几步体会一下。可是他们按我要求的动作要领,在听到下达“齐步—走”的口令之后竟然都不会走路了,有的不知道第一步先迈那一条腿好,有的跟偷地雷似的就“摸”过去了,到那三个男生的时候我说:“你们别紧张,平常怎么走现在就怎么走。”他们倒争气,走的很自然,跟流氓似的就晃过去了。更有逗乐的顺拐就过去了,我们笑的前仰后合,而她自己还浑然不觉,依然走的雄赳赳气昂昂,仿佛革命志士英勇就义一般。我一看别说走齐步了,他们连平常走路的姿势都忘了。

?

刚开始我想我可能是没讲明白,又给他们讲了几遍,但是他们依旧没有起色。全班这架势可愁坏了我了,我想我不管在上学军训还是当兵后,都没见过这么大群不会走路的呀!这该怎么训啊?没办法之前还是让他们多走几动认真体会,但是一下午过去了马上就要带回结束训练了依旧没有起色,我发火了。那是我唯一一次对他们发火但是并没有像其他教官那样体罚,只是声色严厉的说了几句让他们下来后好好想想,认真体会。晚上回到宿舍我问其他教官各班的情况,他们也不理想,也有好多人听到口令后就不会走路了。我们开玩笑说,可能是这里风水的原因。

?

第二天开始训练的时候我感觉比前一天好多了,虽然队伍走的很乱但是不会走路的已经不多了,看来昨天对他们发火起作用了,即使有人走错了也没人笑了。我趁机表扬鼓励他们说,今天比昨天好多了,只要用心不要紧张,认真体会就能走好。渐渐的他们越走越好,下面就要解决队伍的整体统一问题了,在刚开始都是各走各的谁都不顾谁,要让整体保持至也不容易。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训练这么多人没有经验,刚开始只能让他们走了一遍又一遍,但是收获甚微。后来我让他们先三个人走,走齐了再依次加人,直到一排再到两排,直到全班。想不到这个方法很好,全班的整齐水平提高很快,而别的班还是全班总动员一起走,没什么进展,那天训练结束的时候我们班受到了表扬,全班都很高兴。至此我们班的训练水平和训练速度就明显比其他班要快一些好一些了,直到汇报表演。

?

到学校军训军训除了白天的军事训练晚上也有很多安排,以使学生更加全面的了解军队的生活,趁机缓解白天紧张的情绪,增进双方的感情。最普通的就是教唱军歌,讲部队的故事和帮他们整理内务。

我最擅长的就是教歌了,而且最擅长教抒情类的歌,每一首歌我给他们讲一段在部队的故事。比如唱《军中绿花》,给他们讲了我们在新兵连过年的时候越唱越向家,最后全连都哭了。唱《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讲在部队的爱情故事。唱《战斗精神组歌》的时候我又想起当年我们在内蒙演习的场景,讲起了内蒙的辽阔壮美、金戈铁马。每次给他们讲部队生活的时候,他们都听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插嘴问几句,眼睛里流露出对军队的向往和崇拜。

?

在他们学会好多歌之后我们又教他们拉歌。可是在教会他们之后我们就遭殃了,假如那个教官在楼道里不小心被他们拉进教室,全班对他拉歌,不唱歌就别想出去。被拉的最多的是总教官,后来这小子急了给我们下命令:“以后不许你们的学生随便拉人,乱哄哄的什么样子!”

?

整理内务我很头疼的,因为我的内务就不是很好,在新兵的时候还被班长扔过被子。既然军训有这内容我还得去,再不咋地也比他们强好几倍呢。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女生宿舍,学生已经在宿舍等着,乱糟糟的比我们当年的男生宿舍也好不到那去。首先我给她们规定了物品的摆放,然后告诉她们打扫卫生需要注意的地方,最后教他们叠被子。他们的被子与部队发的被子不一样,部队的被子又薄又实,他们的被子又厚又软,很不好叠。先找一床比较好的被子然后教他们压实、量尺寸、切线、扣角,没一会功夫我就满头大汗,他们赶紧拿来书在旁边给我扇风,递来毛巾给我擦汗。我就给他们调侃部队关于被子与兵种的联系:被子叠的好的睡下铺,是陆军;次一点的睡上铺,是空军;被班长扔到外面的,是野战军;直接扔到水房泡水的,是海军。由此推断,杨利伟的被子很差劲,所以,他是航天员。一句话逗的他们哈哈大笑.

?


?

?

?

?

一周的军训工作军训工作很快就要过去了,所有的训练科目已经结束,只差最后的阅兵仪式了。这次阅兵仪式除了要对全体军训班级检阅外,还要评出两个优秀班集体进行汇报表演。一时间各个教官各个班憋足了劲要为集体的荣誉而战。我们班的训练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的,所以我们对优秀班集体誓在必得。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训练热情异常高涨,他们宁愿放弃休息时间抓紧训练力求完美,他们的这种精神已经深深的感染了我,假如我不能带他们争得优秀班集体,那么我将有愧于他们。

?

评选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我们为这次评选取了一个比较流行的名称:PK大赛。PK成功的班级无疑就是这次的胜者。评审团有校方领导、各班班主任和总教官组成。我班的排名比较靠后,对我们是比较有利的。前面的各班依次上场,我们在下面认真观看,顺便让学生们再一次熟悉程序,并指出前面各班出现的问题让他们注意。终于到我们班,临上场之前我带他们高呼几遍我班口号:三班,三班,永远争先!然后走着整齐的队列上场了。整个比赛完成的很好,失误也很少,当最后宣布优秀班级有我班时全班沸腾了。而没被评上的班学生教官低头不语,女生都哭了出来。这种压抑的气氛不一会也感染了我们班,那些学生笑着笑着也跟着哭了起来,我试图说些鼓励的话让他们打破这种伤感的情绪,可是他们哭的更厉害了……我知道他们的哭是因为喜悦,因为付出后所得到的回报。

?

转眼最后一天就到了,今天在阅兵汇报结束之后我们将与朝夕相处了一周时间的学生离别了,那天下午即将在阅兵开始之前突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没有要停的意思,在教室里那些学生说:“教官你想不想回去啊?真希望这雨一直下不停,阅不了兵你们也走不了了。”我只是笑了笑,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从那来注定回那去,我们只是两根交叉线,在相遇的辉煌后还是要离开的。他们要我留下电话和通讯地址,我没有留,一是违犯部队军训纪律,二是我相信时间可以将这份感情冲淡,只要他们能在以后像我偶尔想想他们一样我就很满足了。

?

雨,终于停了,但是天空依旧阴沉,我们的阅兵就在这短暂的时刻进行了。首先是所有军训班级依次走着整齐的队列在主席前走过,接受学校领导和部队首长的检阅,然后是我们两个优秀班级作最后的汇报表演。临上场之前我对学生们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带队表演了,希望你们拿出最好的精神面貌,为大家展现出我们最好的训练水平,不要辜负我们的努力和汗水!”他们盯着我没有说话,我在他们的眼神之中看到了自信和不舍。

?

最后的仪式是为军训期间表现优秀的个人和班级颁奖,我的学生上台把“优秀班集体”奖状领了下来,我说把奖状传过来我看看,他们刚传到一半,指导员要我们过去集合,我说等一会我再回来看。但是没想到他把我们叫过去说:“你们立即带队回宿舍,准备东西回部队。”我们都呆了问他:“不让我们回班里跟学生道个别了?”他说:“不了,你们一回去道别就走不了了,他们一会就被老师带到教室了,临走之前给他们敬个礼就行了。”我扭头看了看,他们还在拿着奖状向我挥手,那一刻我突然特别痛恨指导员。我们向后转敬礼,学生们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直到我们向外走去他们才明白过来,一些学生已经哭了起来,站起来向我们挥手,喊着“教官!教官!”。我只看了一眼就把头扭过去了,我怕我在他们面前哭出来……

?

当我们收拾完毕坐车经过宿舍楼的时候,他们从窗户里探出身子拼命的朝我们招手,拼命的哭喊着我们的名字,那一刻我们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感情,在车里哭成了一团…………

?

?


璠/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