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打工妹对骂揭了公务员经商的底

唱衰上海H 收藏 2 369
导读: 在美容院工作的打工妹史小侠发短信讨薪,而接收短信的对方是陕西华阴市统计局副局长夏养茹,两人一来二去用短信互骂。副局长称自己替朋友代管美容院,自己是上班离得近,帮忙料理一下,并非自己经营美容院。之所以回复短信骂人,是因为打工妹“发来的短信涉及人格侮辱,而且下流低俗”。 (12月16日《华商报》)   与讨薪的打工妹短信对骂,堂堂副局长如此斯文扫地,素质低下,令人大跌眼镜。如果说局长骂人有辱身份,应该受到道德舆论谴责的话,短信对骂新闻传递出的法律看点更值得关注。   据史小侠

在美容院工作的打工妹史小侠发短信讨薪,而接收短信的对方是陕西华阴市统计局副局长夏养茹,两人一来二去用短信互骂。副局长称自己替朋友代管美容院,自己是上班离得近,帮忙料理一下,并非自己经营美容院。之所以回复短信骂人,是因为打工妹“发来的短信涉及人格侮辱,而且下流低俗”。




(12月16日《华商报》)


与讨薪的打工妹短信对骂,堂堂副局长如此斯文扫地,素质低下,令人大跌眼镜。如果说局长骂人有辱身份,应该受到道德舆论谴责的话,短信对骂新闻传递出的法律看点更值得关注。


据史小侠介绍,自己当初未与店里签订劳动合同,仅是口头约定底薪加提成,店里共拖欠她俩半个月千元工资。夏养茹作为统计局副局长,不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拖欠员工工资,实际上已经涉嫌违反劳动合同法。这个法律硬伤显然比骂人严重得多。


更为重要的是,公务员开美容院违反了《公务员法》。尽管夏养茹解释称自己是替朋友代管美容院,但是据华阴市工商局反馈,该店由夏养茹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某化妆品公司也证实,美容院进货结算的代理人是夏养茹。一个公务员如何有三头六臂,利用业余时间经营美容院?该店店员一语道破天机:夏养茹就在不远处的政府机关上班,除星期天外,有时上午9时、下午3时过来店里照看,店里的水电、员工工资结算以及进货都由夏养茹负责。上午9时、下午3时是机关办公时间,夏养茹拿着副局长的薪水,不处理公务,却放下手头的工作,“帮助朋友代管”美容院,这是哪门子逻辑?这到底机关人浮于事,工作太清闲,还是副局长公然违规违法当“红顶商人”?俗话说,“无利不起早”,副局长“代管”美容院的画皮不攻自破。


对此,华阴市统计局局长任勇称,局里纪检部门将对此进行调查核实,如果是在8小时工作时间外的经营活动,则与局里无关,局里也无权过问。副局长上午9时、下午3时到美容院上班,难道统计局机关是菜园子,副局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局长到底是不知情,还是为属下打掩护?而且“8小时工作时间外的经营活动与局里无关”的解释根本不值一驳。


无论是《国家公务员法》还是国家政策对公务员经商都是严格禁止的。早在1998年国家就严禁公务员经商。《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明确规定:“公务员不能从事或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公务员法》还对公务员辞职或者退休经商作出了明确规定。公务员辞职、退休经商都有紧箍咒,在职副局长利用工作时间“为朋友代管美容院”显然是违法之举。


国家公务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掌握着公共权力与公共资源,其职责就是为公众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公务员带着权力资源与其他创业者无法比拟的人脉关系从事经营活动,不管是“代管”还是“赤膊上阵”,都难免会造成官商不分与权力腐败,破坏公平合理的市场经济秩序。


因此,局长与打工妹对骂的新闻标题固然吸引眼球。但是副局长骂人背后的法律硬伤才是本新闻的真正看点。《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七条也规定“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 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该副局长不仅从事营利性活动还拖欠员工工资,对照相关法律法规,副局长短信对骂事件如何收场,本不是问题。


对此,我们不能奢望统计局自查自纠查出个子丑寅卯。我们一方面期待上级纪检部门秉公办案,把副局长开美容院的问题一查到底,另一方面也期待舆论监督全程参与。在官场潜规则一时半会难以打破的语境下,营造宽松、透明的舆论监督环境,副局长短信对骂事件的调查与处理结果也更令人信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