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六章 武汉会战中的川军 五,孙震二十二集团军在鄂北豫南(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九月上旬湖北仍然十分炎热,四十五军冒着酷暑驰赴信阳集中。

信阳是河南省南部重镇,境内多为易守难攻的丘陵地带。它位于鄂西北的桐柏山和鄂东北的大别山相连接的北侧,两大山系的交接瓶颈正好位于信阳南约五十公里的地方。河南省和湖北省的省界即沿两条山系的主脉通过。主脉的北侧是黄河水系和淮河水系,因此,这条主脉不仅是淮河水系、黄河水系和长江水系的分水岭,也是我国重要的南北地理分界线。

被称为我国的南北大动脉的平汉铁路经过信阳南下,通过鄂豫两省交界的天险武胜关后直达武汉。

武胜关是我国南北分界的重要关隘。其北,是河南省和河北省的华北大平原;其南,是湖北省的江汉平原,也是一马平川。因此,武胜关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数千年来烽火硝烟不断、旌旗战鼓不绝。武胜关由三个关口组成,西为平靖关,东为黄崛关,因此古称义阳三关。此地群峰起伏、悬崖迭嶂,真可谓雄关险隘,令人惊叹。

因此,日本人要从北线攻取武汉,必首先攻占信阳,再下三关。

九月中旬,四十五军的先头一二五师已经抵达信阳,在信阳守备二天后,又向东向信阳以东六十公里的罗山县城前进。一二四师随后越过信阳跟进,信阳由胡宗南十七军团驻守。两师部队在前进途中,已见到十七军团人马忙忙碌碌,在公路上频频调动,汽车骡马卷起阵阵烟尘。大家看在眼里,心里都在捉摸,可能胡宗南军团长要在这里打一场大仗了。令众人更加振备的,道路上明显有不少的坦克车压出来的车辙,两旁的高地上有不少的高射炮口指向天空,山脚下新修的炮兵阵地上,重型火炮已经占领阵地,炮兵正在布置伪装,擦拭炮口。无论高炮火炮,炮口一色铮亮,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

出川抗战近一年了,在战场上官兵们受够了日本人装甲部队、长程火炮和飞机的欺侮。每当敌人大炮一开火,大家总是扑伏在工事里挨打,不少兄弟被炸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这样的滋味非常人所能体会。这次,我们自己的炮兵和坦克已经进入阵地,步炮配合,也要叫小鬼子有好戏看。官兵们路过炮兵阵地,看见这些令人雀跃的大家伙,就像已经看见了自己的炮弹在鬼子头上开花、同样打得鬼子人仰马翻,个个都露出欢喜的心情来同炮兵们挥手打招呼。

在信阳市郊十七兵团的司令部里,胡宗南召集四十五军团以上的军官开会。在墙上的作战地图前,矮个子的胡宗南本能地挺起胸膛来回走动着,不时停下来指着地图上的红兰箭头和各种符号:

“日军第十师团冈田支队在潢川击破我五十九军张自忠部后,正以潢川为基地,向我信阳以东的罗山进犯。同时,第十师团的濑谷支队配合十六师团向我罗山东北的息县和罗山西南的光山进攻。敌人成三路进攻之势,以完成对我信阳的包围。委员长命令我军团——”

说到这里,胡宗南“叭”的一声,亮铮铮的高统马靴一个标准的立正,下面的听众也跟着一齐立正。胡宗南朝上的目光来回扫视了一下众人,少倾,又继续说道:“委员长命令我军团必须死守信阳,阻止日军从北面进攻沿平汉线进攻武汉。我十七军团已经进驻信阳一带,各部正在布署之中。为此,本军团长命令你部,必须在九月十七日以前驰赴罗山、息县一线——”说到这里,拿起桌子上的一根小竹杆,点在图上罗山、息县两个园圈上,又用竹杆平放在两点间已经画好的一条向东突出的弧形兰色粗线线条上“在这一线构筑阵地布署完毕,抗击日军西进,以掩护我军团主力到达,在信罗之间与敌决战。四十五军军部必须在罗山一线指挥作战!”说到后面,特别加重了语气,眉宇间露出一道威严。

“我再次提醒各位,这条公路从潢川经罗山直抵信阳,从潢川到你部一线阵地不足六十公里。张自忠军撤出潢川后,正在潢罗公路沿线节节抵抗,以迟滞敌人。估计日军不日即可抵达。你部务需尽忠职守,各部队长必须上前沿,有擅自丢失阵地者,自有军法无情!”

地图上信阳一带还画得有另一条兰色的弧形粗线,大家都明白,那是胡宗南军的防线,四十五军不仅配置在它的前面,两个师犹如胡宗南军的挡箭牌。这种配置的用意是不言自明的,在这里的四十五军官兵都是参加过滕县作战的老兵,当初汤恩伯军团“增援”滕县的作为让人记忆尤深。这些情况又都在大家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刚才还有过的欢喜心情被大大地打上了折扣。十七军团隶属第五战区指挥,可是趾高气扬的胡宗南并不提自己的直接上级五战区和战区长官李宗仁,更不用说左翼兵团司令孙连仲了,大家心里又都感到了丝丝凉意

在这之前,还有这样一个插曲:

陈鼎勋到了信阳后,立即召集军部幕僚人众分析敌情。大家围在作战地图前研究,副官处少将处长余农治提出了一个意见,日军自潢川由东向西而来,可敌人在正阳有一个军需粮秣要地。这个正阳在信阳北东方向一百余公里,西距平汉路六十公里,是日军控制区向西的一个突出部。如果胡宗南大军从平汉路南下信阳时,在正阳以西的明港即以一部下车攻击正阳,日军必举兵援救该地,则我信阳正面之敌即不难打破。此乃围魏救赵之法也,也可变我军的被动防守为主动。

陈鼎勋一向与余治农有旧,颇为器重其能力,对这个意见也认为不乏是一上策。只要我四十五军在信阳、罗山一线顶住日本人的攻势,胡宗南在正阳杀出得手,我在大别山北线各部便可乘势对当面日军发起攻势。于是对余治农说道:“此事还得有劳治农兄向胡军团长详呈。”

余治农曾经在西安主办过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后来胡宗南来西安接手第七分校时两人打过不少交道,也算有过交往。于是,当胡宗南到达信阳后,余治农专门到军团司令部驻地拜见,就这一围魏救赵之法详尽说明。当时,胡宗南未置可否,但从今天军事会上的安排来看,这个“围魏救赵”的策略已被否定。

开会出来,时间已经异常紧迫,没有时间再召集部下开会了。两位师长和团长们边走边研究作战方案,跟着团长们又在行军中召集各营长下达命令。

四十五军军部设在罗山以西约十公里的楠杆铺镇外,在这里已经隐约可以听见东边传来的枪炮声。时正天下大雨,军部刚设好,一辆吉普车“呀”的一声驰进院子,一位胡军团的副军团长来了。陈鼎勋军长和两位师长立刻迎出来,可是这位军团长连车也没下,就开始训话。军部一参谋看见,忙为陈鼎勋撑起一把雨伞,把他拉到房檐下。两师长则是穿着草鞋,裤腿卷在膝盖上,光着头站在雨地里。训话无非是重复头一天胡宗南军团长的内容和加紧督促部下、配合本军团作战、不得有误、违者军法从事等等。训完话,吉普车又“呀”的一声,溅起一路泥水,走了。

几位部队长怔怔地站在雨地里,半晌说不出话来。这位副军团长傲慢和盛气凌人的形象如一团阴影留在大伙的心中。

一二五师七五〇团是全军的先头部队,团长陈仕俊开完会后匆匆赶到正在急行军的部队里,召来各营营长下达命令:“我团重点守卫罗山县城以东五公里的竹竿铺镇和竹竿河西岸。三营守卫镇东大桥,第一、第二营在河西构筑阵地。我团左翼是七四九团,右翼是一二四师。”

第三营九连罗汝汉连长指挥着四个步兵排和一个重机枪排跑步到达竹竿河大桥头。竹竿河是淮河的一条支流,由南向北汇入主流之中,竹竿河大桥长约百米,东西向横跨在竹竿河上,桥下水流分成数道,桥西紧接着竹竿铺镇。大桥结构砖石加水泥,修造得十分坚固,团里无爆破器材,无法用爆破方式炸毁大桥。

一场争夺大桥和竹竿铺镇的激战很快展开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