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五十八节 洛阳风云(一)

maxian1908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说完,黄浩递上一封信:“这是我家主公给老大人的信,老大人看过就知道了。”

“嗯。”左丰接过信,一抖手抖出信件,拿到灯光下细细看了起来,黄浩端起茶杯,品起了交州的雨前茶。

不一会,左丰看完信,轻轻将信放于桌案上:“世阳,周坚说经过几个月的征战,已经将扶余、高句丽都收于大汉版图,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自从霍光大将军后,朝廷近百年都没有向外开疆拓土了,反而在高句丽的压迫下,将历年征战得来的辽东土地丢失殆尽,如果皇上知道东北的大患高句丽已灭,恐怕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老大人,主公征服高句丽是为了打公孙度。”看着左丰的眼睛,黄浩徐徐道来,“去年秋末,公孙度趁主公北征苏仆延之时,悍然出兵昌黎,将昌黎的粮草辎重劫掠一空,主公气愤之下,才于冬天发起对高句丽的进攻,并于月前包围襄平,将公孙度擒杀。”

“啊——”左丰一听大惊,连忙翻起信又看了一遍,“为什么坚儿在信中并没有提及?这可是件大事,地方官吏之间相互拥兵内斗,是朝廷法度所不允许的,更可况公孙度作为辽东公孙世家的重要成员,此番被杀,公孙世家如何肯放过坚儿。”

“这正是主公所担心的,一直以来主公都不为朝中士大夫所待见,此番讨伐公孙度虽说道理都在我们这边,但是袭杀朝廷官吏本就不为朝廷所乐见,更何况此番还得罪了扎根辽东多年的公孙家族,那公孙家族岂肯放过,他们再联合其他士族给皇上施加压力,主公的处境就艰难了。”黄浩放下茶杯,“主公此番信中没有明说,就是怕朝中士族抓住把柄,另外。”

黄浩又掏出一封信:“这是军师郭嘉写给老大人的,郭军师希望老大人联合张常侍,向皇上建议设吉州、平州,设高丽、肃慎、扶余、沃沮郡,恢复真番、临屯、带方郡,将扶余和高句丽正式划入大汉版图。”

左丰将信放在一边,叹了口气:“唉,如果不是公孙度,此番上书皇上一定高兴不已,设吉、平二州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如今公孙度一死,朝中士族必然一片哗然,坚儿欲领度辽将军,控制吉、平二州难度就有点大了。”

“所以主公说了,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控制吉、平二州,没有此二州的资源和人力,主公征服辽西乌桓和鲜卑的计划就难以成功,以辽东国的资源,根本无法支持主公远征漠北的需要。”

“坚儿的心思咱家知道,可是如今公孙度一死,难度太大啊,皇上虽然浑浑噩噩,但也不是糊涂之辈,以皇上之聪颖,岂能不知道一旦对坚儿攻杀公孙度听之任之,不就是变相怂恿地方豪强互相攻伐吗?那岂不又是一番绿林、赤眉之乱,”左丰幽幽道,“如今大汉衰落,如果听任地方豪强征伐,到时候国将不国,一旦大权旁落,大汉四百年的国运也就走到头了。”

“老大人,我听说最近朝中为立谁为太子一事闹得很凶,刘协是何皇后所生,是为皇嫡子,刘辩是王美人所生,董太后所抚养,为皇长子,以孔融、蔡邕为首的士族和何大将军都主张立皇嫡子,可是张常侍与董太后主张立皇长子,为此事双方好象闹得很僵。”黄浩道。

“唉,是啊。”左丰一愣,不知道黄浩怎么突然把话题转到立太子身上来。

“老大人,朝中士族之所以敢与张常侍和董太后叫板,就是因为经过这次黄巾之乱,地方上的士族掌握了不少兵权,何大将军又掌控着司隶的禁军,两方联合起来来势凶猛,以张常侍之能,岂看不出现在自己居于劣势,”黄浩蘸了点茶水,在桌案上轻轻地看出三方的情况,“现在张常侍所忧心的就是手中没有听命于自己的军队,如果我家主公再被治罪的话,恐怕在立太子这件事上,张常侍就输定了。”

“兔崽子,”左丰轻骂了一句,“绕来绕去,原来说这事呢,这我们岂不晓得,坚儿在辽东发展得越壮大,朝中的士族就越怕,那么立皇长子之事的成功可能性也越大,你不说咱家想张常侍也会保坚儿的,只是现在是如何保坚儿。”

“何皇后久居深宫,对外面的情况不甚了解,虽说在立太子一事上与张常侍等人不和,但是要让刘协顺利登上皇位,也不能太得罪宦官,如果张常侍能在何皇后面前替主公美言几句,再由何皇后与何大将军沟通一下,只要何大将军在处置主公的问题上不站在士族一方说话,加上皇后的枕头风,我想主公袭杀公孙度一事恐怕也就不了了之了。”

“小兔崽子,这几年长进不少嘛。”左丰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我明天一早就进宫,与张常侍说一下。”

“老大人,宜早不宜迟,现在公孙度的死讯尚未传到洛阳,朝中士族也大多不知晓,如果等他们都知道了,将事情闹起来,恐怕连皇上也不得不对他们让步。”

“咱家知道了,我这就连夜动身。”左丰跳下坐秤,站了起来,“世阳你也别闲着,你恐怕要到何进府上去一趟,给何进敲敲边鼓,如果能说动骠骑将军何苗帮你说好话,那就更好。”

“小的这就去拜访何苗,”黄浩笑道,“那何苗、何进都是贪财之辈,在黄白之物面前,他们也会松口的。”

“哼哼,小兔崽子,这几年在洛阳长进了不少,算我那坚儿没有看错你。”左丰笑骂,然后转身命令下人替他更衣备车,黄浩也告辞而去。

洛阳 祈年殿张让居所

“主子,黄门侍郎左丰左老大人求见。”一个小太监尖着嗓子禀报。

张让刚刚洗完脚,正准备上床休息,今天一个白天,在金殿上跑前跑后,也着实把四体不勤的张让累得够呛,好不容易想早点上床休息,却被左丰打扰,心中有点不快,但想到左丰不是有要事,也不会深夜来访,所以没办法,在小太监们的帮助下,穿好衣服,来到室外,左丰正在厅中等候,见张让到来,连忙站起行礼。

“左丰,有什么事?”张让打着呵欠,不耐烦地道。

“张常侍,深夜来访,打扰了。”看张让满脸的不耐烦,左丰连忙陪笑,“左丰前来叨扰张常侍,实在是我那不成器的义子周坚有点小事要请常侍大人帮忙。”

“周坚?”张让想了想,哦,想起来了,就是左丰在易县收的义子,凭二百众消灭两万黄巾,又取了张角首级的那个人,“他不是在辽东吗?现在乌桓人与张纯那叛贼肆掠关外,周坚作为护乌桓校尉不去征剿乌桓人,找我有什么事?莫非他跟那董卓一样,也是吃了败仗?”

“没有没有。”左丰连连摇头,“周坚在辽东做得很好,已将辽东乌桓的苏仆延击杀,灭了扶余和高句丽等国,现在他的部下赵云的大军正沿朝鲜半岛南进,估计不久之后就能将百济、辰韩这些异族小国收入我大汉版图。”

“哦,你说那个周坚竟然将高句丽打败了?”张让一惊,高句丽是大汉心头的一块石头,这些年武帝所建立的临屯、真番和带方三郡已经被高句丽征服,玄菟、乐浪也被蚕食得差不多了,没想到周坚竟然消除了大汉多年的心头之患。

“岂止高句丽,就连度辽将军公孙度也完蛋了。”左丰一脸苦笑,“周坚攻打高句丽,是因为公孙度联合高句丽端了他的老窝昌黎。”

“啊……你,你说什么?”张让一下子惊得清醒了不少,“你说公孙度被周坚打败了,那公孙度现在在什么地方?”

“人头挂在襄平城上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