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4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二 小野没有想到又败了,还败得那么惨,死去了一个少佐,简直要气疯了,他狠狠的抽了木村两个耳光,把郑雄和赵三都臭骂了一顿,这在他来讲,十分破格了。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皇军在各个方面都占优势,尽然两次败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


小野没有想到又败了,还败得那么惨,死去了一个少佐,简直要气疯了,他狠狠的抽了木村两个耳光,把郑雄和赵三都臭骂了一顿,这在他来讲,十分破格了。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皇军在各个方面都占优势,尽然两次败在肖鹏的手下,这个肖鹏也太厉害了,他似乎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事先把一切都计算好了,挖好了陷阱,就等着你往里跳。在肖鹏的面前,郑雄、赵三是个傻瓜也就罢了,木村也成了二百五,这不能不让他感到生气。难道他精心布好的局,就这样被肖鹏拆穿了?就一钱不值?

“太君,肖鹏跑不了,运河支队也跑不了。这两次攻击的失败,是我们的情报工作不够细,让肖鹏他们占了地利的便宜。再说了,夜色对他们有利,我们不如以逸待劳,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进攻,到那时,看肖鹏还有什么招数。”石冠中见小野的气有些消了,连忙把话递了过去,小野今天发这么大的火,让他从心里感到害怕,感到心虚。这次攻击的失败,首先是从皇协军开始的,如果追究下去,皇协军要承担主要责任。

“是的,石团长说的有理,肖鹏他们已经是笼中鸟,就算他们再跳,能往哪里跳?”于得水也不失时机的打着圆场,不动声色的替石冠中解围。其实他心里完全明白,肖鹏之所以连连得逞,是这些人太饭桶,被肖鹏像耍猴子那样耍了。但是他不能火上浇油。

“袁队长,你怎么看?”小野没有接于得水的话,反而把话题扔给了袁国平,目光犀利的盯着他。如今的袁国平,在他眼里有些变味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他私自放走谭洁等人的事,早就有人向他打了小报告,如果不是面临向松树岭进攻的大事,他早就向他发难了,但是他忍耐住了,因为他不想学酒井,逼反自己人,尤其在这个时候。是的,袁国平很聪明,明知道隐瞒不住,向自己坦白了,说是为了方梅,他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就感情问题而言,如果是真的,他不会计较。在这一点上,他和大多数以忠于天皇为第一的日本军官不同,天皇在他心中,绝对不如秀美,为了秀美,他也会干出任何离经叛道的事,他可以为秀美去死,但不会为天皇去死。因此当初在冀州,他放了肖鹏,以一个真正军人的形象伫立在秀美面前。但是袁国平和他一样么?他不敢完全相信,尽管他早就知道袁国平在暗恋方梅,他也承认,方梅是个让男人着迷的女人,可她和秀美不同,她是个有丈夫的人,袁国平根本不可能得到她?为了一个不能得到的女人,不惜背叛自己的主子,拿前途开玩笑?这实在说不通。莫非这里面另有名堂?他要试探他,要在不动声色间观察他,所以才有此一问。

“我看未必。”袁国平一如平常,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可不会顾忌什么人的利益,从打他下山,一直就把自己放在了石冠中等人的对立面上,很少想过去迎合谁,很少去想官场有官场的潜规则,他不喜欢,不愿意去做。也许这就是当土匪头子多年养成的我行我素。“肖鹏不会成为笼中鸟,我们也不该在这里守株待兔。”

“说说理由?”小野的心中怦然一跳,袁国平的话,刺激了他心中那根最敏感地神经,那是他一直忐忑不安的地方,虽然他在极力回避。

“我说不出来,但是直觉在告诉我,肖鹏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会有脱身的办法。”袁国平说。

小野听到这,看看别人,大部分人听了这话是一脸不屑之色,只有于得水在沉思不语,他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时候的小野,觉得自己该静一静心思,好好考虑一些问题了。他挥挥手,让他们回到自己的部队,等候命令,然后单独把于得水和袁国平留了下来,他不能不慎重对待了。一局很好的棋,花了那么大力气布置的,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这里面再出什么差错,不是养熟的孩子被猫刁去——白忙活了。一个他一直在思索,久久挥之不去的梦魇,再一次的跳了出来,他不能再对它视而不见,自己欺骗自己,肖鹏一定有了逃生的办法。

“于镇长,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你的实说,袁队长的话是不是有道理?”小野首先把目光对准了于得水。

小野的话既然这样问,那就是说他自己也早就有了疑心。于得水暗暗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看出这个问题,反倒让这个土匪出身的特工队长抢了先?袁国平真不能小看啊!“我觉得袁队长的话有道理。从我们这次进攻遭到挫折来看,肖鹏一直就有准备,一刻也没有放松对我们的警惕。不错,他是占了便宜,但是他更清楚,他的三板斧已经暴露了,无论是明堡还是暗道,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禁不住皇军大炮的轰击,如果他们继续固守,等待他们的只能是被消灭,这一点肖鹏不会看不出来,可是他并没有撤退的迹象。这只能有两个解释:一个是他们无路可退,只能拼死一战。一个是他们另有企图,时间未到,而后一个可能极大。”

“时间未到?”小野在心里反复咀嚼于得水的话,脸色突然变了,他知道肖鹏在等什么了,他看看于得水和袁国平,他们也在看他。“袁队长,你的看法?”

在于得水说这番话的时候,袁国平也在想这个问题,经过于得水的分析,他原来模糊的地方,此时变得有些清楚了,因此当小野问的时候,他不太肯定的说:“等人?”

“呦希!”小野狠狠的挥了下拳头,心中的疑团完全解开了,对袁国平的怀疑也彻底消失了,看来这个没有政治头脑的土匪,还真是个情痴,这一点倒像他,为了心爱的女人,什么事都敢做。“说得好,肖鹏就是在等人。”

“什么人值得肖鹏不惜牺牲那么多八路军战士的生命,在这里和皇军硬抗?”于得水首先不解了,因为彭述怀被捕,眼下还是个秘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他们的彭部长。”小野觉得没有必要对这两位忠实的部下隐瞒,就把事情和盘托出了。“肖鹏还不知道,他们的部长已经在我们的手中。”

“这可是条大鱼,我们要好好利用他,把肖鹏死死的缠在这里,只要挨到明天,一切就由不得肖鹏了。”于得水兴奋的说。他对肖鹏的恐惧,使他急切的盼望运河支队灭亡。

“没那么简单。”袁国平摇摇头,小野说出这个秘密,他心里也完全开窍了。“肖鹏不会为了一个人,牺牲整个支队的,应该还有别的部队。许放,杨万才的部队都被打散了,他们俩可是肖鹏手下的干将。”

小野赞赏的看着袁国平,对他的话极为认同。心想:假如这个人有些政治头脑,不那么爱感情用事,他的作用不止是带兵打仗。不过这时候,小野知道他该下决心了,该干什么了。“你们说的没错,我们现在应该这样……”

“好,这局棋下下去,肖鹏会心疼的流血。”听完了小野的计谋,于得水像是中了大奖似的拍起手来。

袁国平也连连点头,感到小野这个人的确不平常,原来他早就看出来这里的文章,找他们来,不过是想证实些什么,这一次,肖鹏他们是在劫难逃了。

小野算准了许放他们会来这里和肖鹏汇合,的确不是一般的功夫,就像肖鹏算准了小野的目的一样。应该说,这两个人在某些事上确实是工于心计,棋逢对手,而又都有十分明显的弱点。他们都过分的清高,不屑于世俗,往往被小人和官僚伤害而不觉,即使后来知道了,也还会重复过去的错误。这种人只能说是“业务”上的高智商,能人,却不能算个真正的聪明人,因为他们常常受伤。

就在小野猜出许放他们会来找肖鹏,派出了多路探子的同时,许放他们已经离这里不远了,他的部队和杨万才的部队汇合在了一起,此时正躲在庄稼地里,偷偷的向这里窥视。而肖鹏派出去找他们的人已经到了,传达了肖鹏的指示。到了这会,他们才感觉到有希望了,因为鬼子兵营的灯火,把松树岭山下照得亮如白昼。

肖鹏的指示是这样的:集中其主力,突然袭击,冲破外围鬼子的封锁,迅速向焦长礼所在的防区突进,焦长礼的部队不会做真正的抵抗。而他们突破了这道关口,即将面对的是赵三的部队,赵三会命令部队死命抵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齐玉昆率领的接应部队会杀向赵三部队的背后。腹背受敌的赵三肯定抵挡不住,两股部队就会会师了。也许到了这时候,小野会明白他实际上包围了一座空山,明白肖鹏在这固守的真正意图,但是一切都晚了。肖鹏的设计应该是严密的,但是前提是小野没有发现他的意图,就像小野开始设计包围肖鹏,计算他没有退路一样。两个人都犯了相同的错误,低估了对方,把困难想得不够。

实际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小野已经洞察了肖鹏的意图,当然要采取措施了。他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把焦长礼调离原来的防区,因为泉养早就向小野报告了焦长礼的种种可疑,不过没有抓到真凭实据,小野不能动他罢了。但是这样的一支部队,小野如何能把它放在要害位置?小野把焦长礼的部队分做两半,一半去做警戒任务,一半归木村指挥,美其名曰担任明天的主攻,因为那两个营的皇协军都遭到损失,不堪大用了。然后用袁国平的特工队,填补了焦长礼那个营留下的空缺。这时的小野,重新恢复了对袁国平的信任。

西河的鬼子他基本没动,还是在原来的位置驻守。把从冀州借来的鬼子一个大队,秘密的调离了营区,分成了几路,悄悄的隐藏起来,只等许放他们自投罗网。许放他们在远处看见的灯火,实际上是一座座空营,只有几个流动哨兵在巡逻,是小野故意做出来给他们看的。为了使许放他们更加大胆的向里面突进,他把驻守外围的鬼子都换成了皇协军。

小野已经挖好了陷阱,就等许放他们往里跳了。可是他哪知道,许放和杨万才差一点干起来,肖鹏给设计好的路线分叉了,这不但肖鹏没有预料到,就是小野也不会想到,也许这就是战争。一点小小的意外,就会改变战场的轨迹。

当来人交代完肖鹏的安排,杨万才立刻表示反对,他的理由是,两支部队合起来向一个方向进攻,目标太大,容易被鬼子发现,不如分兵两路,然后在山下汇合。也不能说他的话没有道理,许放的部队虽然损失了接近一个中队,但是还有两百多号人,加上杨万才的一百七八十号人,加在一起是四百多人,目标的确不小。只是许放知道,杨万才提出分兵,不是因为人多,是他不愿意和他们一起行动,再说的明白点,杨万才没有瞧得起他,当时许放真想一枪崩了他。临战前违反军令,如果是林强或者肖鹏,他相信,一定会那么做。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是许放,尽管他是这里最大的领导。

杨万才的确看不起许放,他明明知道许放打仗也不含糊,到了该拼命的时候,绝对算个男子汉,但对他平时的婆婆妈妈很讨厌,常说他不像个爷们,做事不痛快。经过他带的兵,都缺少火气。用肖鹏的话来说:偏软。杨万才说的就难听了,说他把爷们带成了娘们。尤其这一道走来,知道许放的部队,并没有和鬼子真正干仗,死了那么多人,让鬼子的精神战术吓尿裤子,就更瞧不起他们了。他认为和这样的部队在一起突围,一定会受拖累,弄不好,谁也冲不进去,那就不如各干各的。他这个人就这样,如果他认准的事,十头牛也拉不转。既然他看不上许放,谁说什么也没有用。好在许放涵养比他强多了,见他实在要分兵,知道说不动他,时间又紧迫,这里又不安全,随时有被鬼子发现的可能,不得已同意了。杨万才这一闹,无意中破坏了小野的部署,也给自己找了一条生路,岂不是天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