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4)

信周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7.html


当东方焜发现已经没有逃出去的机会时,心里忽然平静下来,将生死置身度外后再也没有什么可顾忌了。

东方焜想不到小泉竟然跟汉德尔一起进来,他不知道俩人的亲密关系。小泉曾在德国纳粹的潜艇学院学习了两年时间,当时他的教官就是汉德尔。俩人年龄虽然相差很大,但是对潜艇的作战理论却有相同的认识,所以俩人的关系密切,超出了一般的师生关系,更象是一对志同道合的战友。

小泉的枪口始终对准东方焜,显然他已经领教对方的厉害,所以丝毫不敢大意,他用赞赏的口气说:“你一个人在水下干掉了我的五个部下,他们可都是我们的精英,所以我佩服东方先生的勇猛。”

“多谢称赞,主要原因还是你的部下太无能了,否则我怎么可能对付他们那么多人。”东方焜毫不客气地说。

“小泉哥,少跟他在这里废话,赶快让他说出宝藏的下落。”小山石丽在一旁急不可耐地催促说。

东方焜这时候注意到汉德尔端着冲锋枪慢慢地向隧洞里面靠近,他猜不出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好象有什么企图。小山石丽和小泉的精力都集中都在东方焜身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汉德尔的动作。

小泉见堂妹在催促自己,只好对东方焜说:“东方先生,如果你能照我妹妹讲地做,把藏匿宝藏的地点说出来,那么我可以既往不咎。”

东方焜好象没有听到小泉的话,他的眼睛盯着一侧墙壁上的挂钟,心里在暗暗说:应该到时间了,怎么还没有爆炸?难道是大虎为了等自己回去?想到这里东方焜暗暗着急起来,这个大虎怎么可以这样,因为个人情感而耽误大事。

看到东方焜在痴痴地发呆,小泉又追问了一句,“东方先生,你的听清楚没有?快说话……”

小泉的话音刚落,外边的隧道中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幽静的隧洞内忽然响起尖锐的声音感觉特别惊心。

东方焜首先愣了一下,难道是大虎兄弟俩出现了意外?

小泉朝门口外跟随着自己的警卫大声说:“马上去查看一下出现了什么事情。”此刻小泉的心里并不紧张,他认为一定是某个部位出现了点小意外,这种事情在基地内不算什么,几百人聚集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难免会弄出些事情来。

“嘿嘿……”东方冷笑了几声,他想趁机搅乱小泉的思维,于是说:“阁下难道听不出来这是从地狱里发出的警告吗?”

“你的什么意思?”小泉惊讶地问。

“我的意思很简单,这座魔窟马上就要毁灭了。”东方焜一字一句地说。

东方焜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感觉脚下颤抖了一下,是一种山摇地动的感觉,紧接着又传来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如同在遥远的天际响起的一声巨大的闷雷。

低沉的声音冲击着人们的心脏,搅得人有想呕吐的感觉,似乎有股巨大的力量向自己压来,莫名的恐惧感瞬间占据了所有人的内心。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惊恐万状,手足无措的样子。

只有东方焜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知道这只是开始,后面肯定会接连不断发生更大的爆炸,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他也不知道,因为他不清楚油料库内到底还存储着多少油料,还有距离油料库不远处的弹药库内有多少弹药,如果里面有许多威力巨大的鱼雷的话,最后爆炸的结果难以想象,极有可能这座海岛都会从地球上消失。

凭着对基地的熟知,小泉似乎猜测到发生了什么,就在他愣神的刹那间,东方焜飞起一脚将他手中的枪踢掉,然后顺势抓起了地上的那把战刀,这是刚才小山石丽的随从使用的战刀。

东方焜的一脚将小泉从震惊中踢醒,他怪叫了一声,迅速拔出了自己的指挥刀,然后双手紧握刀柄,吼叫着向东方焜砍过来。

从闪过的寒光就能看出小泉使用的战刀绝对是把好刀,辛木家族的武士称号绝非浪得虚名,小泉的刀法娴熟而凌厉,招式简捷实用,而且招招致命。东方焜刚上来就被逼得手忙脚乱,一下子陷入被动局面,几乎无还手之力。

几招过后,东方焜很快就发现了小泉的破绽,小泉只是一味地凶猛进攻,没有一点防御意识,他似乎想尽快拿下东方焜,他已经猜想到底层的油料库发生了状况,因为他是负责基地的安全警卫,基地出了问题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无心恋战,表现出了焦躁的态势。

小泉大踏步向前进攻,一招力劈华山砍向东方焜,东方焜早就做好准备,他身体一闪,快速移动到了小泉的一侧,手里的战刀斜劈了过去。

喀嚓一声,没想到小泉反手迎击,反而将东方焜手里的战刀削断了一截,而小泉手里的战刀却完好无损。

就在断掉的刀头落地的同时,一次更大的震动开始了,隧道内响起稀里哗啦的声音,摆放在茶几上的茶具都被震到了地上。墙壁上的挂钟也摔了下来,掉在地上破碎后零件散了一地。

小泉意识到基地出了大问题,很可能要毁于一旦,绝望的情绪猛然袭上他的心头,就在小泉发愣的瞬间,东方焜抓住时机分离把手里的断刀捅了出去,失去刀头的断刃依然以难以阻挡之势,噗的一声扎入了小泉的肚子里。

小泉的脸顿时扭曲得令人恐惧,他睁大眼睛望着插在自己肚子上的刀柄,似乎还不相信这是事实。

眼见小泉死在自己面前,小山石丽顿时变得象一个发疯的泼妇,转身指着阿强声色厉竭地喊叫起来,“把他的头砍下来,快,快砍下来……”

一直站在阿强身后的女侍,听到小山石丽的嚎叫后,立刻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就在战刀即将砍向阿强的瞬间,只听哒哒哒,几声枪响,女侍的身上应声出现了几个血洞,手里的刀坠落在地上,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也仰面倒了下去。

开枪的竟然是汉德尔上校,将女侍击毙后,他的枪口紧接着又对准了小山石丽,没有丝毫的停顿,枪口又喷射了一串火舌,将小山石丽的胸口打成了蜂窝状。

东方焜还没有从震惊中明白过来,汉德尔已经走到阿强身边,他把枪口又对准了阿强,然后望着东方焜用平静的口气说:“我能看得出来,你把他的生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现在就请阁下把宝藏的秘密告诉我,否则我就动手了。”

“上校先生,你难道察觉不到一切都没有用了吗?这座基地很快就会毁掉,我们已经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了,你知道宝藏的秘密还有什么用?”东方焜的话音刚落,更大的爆炸声又传了过来,而且已经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热浪。

汉德尔固执地摇了摇头,口气坚定地说:“这就不用阁下操心了,就是死我也要知道宝藏的秘密。”

“哈哈……上校先生,如果我把秘密告诉了你,第一个死的人就会是我,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在这里同归于尽。”东方焜说话的同时,眼睛却在四处暗暗巡视,他在寻找反击的机会,忽然他发现了距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南部自动手枪,就是他将小泉手中踢掉的那把手枪。

汉德尔的脸色猛然一变,他厉声说:“你在测试我的耐心,我数三声,如果你再不说,我就开枪了,一,……”

“等等。”

汉德尔刚喊出一,东方焜就急忙朝他摆手示意,东方焜在挥手的同时向前迈了一步,南部手枪已经触手可及了。

“好吧,我现在就告诉你,请你先把枪挪开。”

“快说,不要有那么多废话。”汉德尔也失去了惯有的绅士风度,大声吼叫起来,他也预感到死神的迫近。

即便他知道自己难免一死,他也难以控制自己内心想要得到宝藏秘密的欲望,为了宝藏他寝食难安。那只令他魂牵梦绕的命运之箭,就是死也要知道它的秘密。

“你做梦也想不到,你们德国人多次寻找宝藏都空手而归,原因是你手里的那张藏宝图只是其中的一半。另外一半藏宝图在德军司令的官邸里藏着,而我则无意之中得到了它,并解开了这两幅藏宝图的秘密,只要把这两张图合在一起,找到宝藏就很容易了……”

汉德尔似乎发现东方焜在拖延时间,他焦急地催促说:“我只要你告诉我宝藏藏匿在什么地方就行,我不需要知道其它事情。”

东方焜并不是在拖延时间,而是在扰乱汉德尔的注意力,寻找制服他的机会,东方焜知道汉德尔已经象一条疯狗,随时会张嘴咬人。

就在汉德尔刚说完,一阵更猛烈的爆炸发生了,隧道震颤的更剧烈,他的身体也控制不住歪向一边,枪口也从阿强的身上移开。东方焜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向侧方一个翻滚,顺势抓起了旁边的手枪。

汉德尔发现了东方焜的意图,掉转枪口想对东方焜射击,还是晚了零点几秒钟,东方焜的枪抢先响了,直径八毫米的弹头毫不留情地钻进了他的胸膛中。南部式自动手枪向来以射击精准而著称,这次也没有令东方焜失望,在汉德尔一怔的刹那,又颗子弹准确地射入了他眉心,又从他的脑后钻了出来。汉德尔最终带着遗憾去见上帝了。

东方焜扔掉手里的枪,一步窜到阿强的身边,一把将他嘴里塞着的毛巾拔出来,然后迅速去解捆绑在椅子上的绳索。

可能是因为嘴里的东西塞得时间太长,阿强嘴巴张了好几下没有讲出话来,最后含糊不清地说:“少……少爷,你不该回来……”

“别说话,这里马上要被炸毁了……”东方焜焦急地说,越是着急捆绑在阿强身上绳索越是解不开。

“刀……刀……少爷。”阿强张口结舌地提醒东方焜。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东方焜跑过去拾起小泉的战刀,有转身跑回来,几下就将阿强身上的绳索全部挑断。随后一把拉起阿强就向外跑。

还没跑两步,又一阵剧烈的震颤,如同发生八级地震一样,猛得将两个人掀翻在地上。

“少爷,你快跑,不要再管我了。”情急之下阿强说话又流利了。

“住嘴,快跟我走。”东方焜拉起阿强就跑到外面的隧道里,一股热浪从隧道的一端涌了过来,而且还传来鬼哭狼嚎的喊叫声,东方焜知道从底层的海底隧洞出去是不可能了,只能另寻出路。

东方焜凭借记忆,拉着阿强朝有升降机的隧洞跑去,隧道内不时遇到乱作一团的士兵,此刻谁也顾不上谁了,仿佛是世界末日的来临,士兵们在四处逃窜,寻找逃生之路。

当东方焜和阿强跑到有升降机的那个直上直下的隧洞口时,只见一股浓烟从下面冒了上来,同时伴随到一股灼热的气浪涌上来,看来要想从这里出去也是不可能了。

阿强似乎有些绝望了,他停下脚步,沮丧地说:“少爷,没有地方能够出去,你看那些乱跑的鬼子,他们都没有地方逃。”

“阿强,你忘记我说过的话吗?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放弃,快跟我走。”东方焜愤怒地对阿强说。

东方焜嘴上虽然这样说,事实上他的心里的确没有逃出去的办法。东方焜拉着阿强一边漫无目的地沿隧洞朝前走,一边紧张地思考对策,当他看到隧道顶部的照明灯都还亮着的时候,心头猛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有办法了,阿强,快跟我走。”东方焜兴奋地喊了一声,随后快速向前跑去。

东方焜带着阿强跑到一处楼梯旁,只见有好多日本兵争先恐后地爬上楼递。从这里可以上到第三层,也就是士兵们的休息区。

慌乱中的人没有谁注意东方焜和阿强,俩人随着士兵来到最上层,这里仍然没有逃生的通道,通向岛上的隧洞已经被熊熊燃烧的大火封住了,所以隧道内到处都是东躲西藏的士兵。而底层的爆炸更是接连不断,隧道顶部的石头开始不时地坠落下来,有的士兵被掉下来的石块砸伤躺在地上,慌乱中没有人能顾得上他们。

东方焜带着阿强朝安装发电机的那个隧洞跑,阿强也顾不上问他,一步不落地跟在后面,当俩人跑进有发电机的隧洞时,里面的人早就跑的没有了影子。

“少爷,咱们来这里干什么?”阿强不解地问。

“快,跟我来。”东方焜转身朝隧洞里面跑去。

阿强疑惑不解地跟在后面,隧洞的最里面竟然是一处冒着热气的巨大水池,只见东方焜把手伸进水池里摸了一下,好象是在测试水的温度。

原来东方焜刚才看到隧道顶部的照明灯时,忽然想起来发电机房,他记得小泉曾提到汽轮发电机的废水被排放到海里,那么在发电机房内就一定有条巨大的管道或隧洞通向大海,他们就可以利用这条排水隧道逃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