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驻华大使:萨科齐不愿得罪中国

2008年12月18日10:57 南方新闻网


5月9日,欧盟驻华代表团在北京举行庆祝欧盟日招待会,欧盟驻华大使与员工唱起了中国歌曲“团结就是力量”。

编者按:

明年1月27日,中法将迎来建交45周年纪念。45年前,缔造西方大国首先与中国建交历史的戴高乐和毛泽东大约无法想象,一直被当作大国关系典范的中法关系,如今会突然陷入风雨飘摇。

2008年是中法关系的多事之秋。从西藏骚乱、奥运火炬传递,到家乐福风波、萨科齐抵制奥运言辞,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然而12月6日,从来不好安静 的欧盟轮值主席萨科齐在波兰小城格但斯克会见达赖。在这位法国领导人的高调姿态下,传统中法友谊被推向死角,中国与欧盟关系也受波及。

萨科齐接见达赖之后,一场中法乃至中欧之间的多边外交角力正在展开,而关于“价值观”的对话也渐渐浮出水面。萨科齐近日表示,愿与中国重新开始对话,但不 能以否定欧洲的价值观为代价。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以坚持所谓价值观为借口,为损害其他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这一行为做辩解”,这是“令人难以接受 的”。

中欧峰会被推迟,上百亿欧元的贸易订单被搁置。大量中国媒体更是以“悍然”、“开创恶劣先例”、“中法交锋风暴”等语言对“萨达会”进行激烈评论。

中法关系为何连遭重创?两国关系何去何从?中法将以何种方式走出外交困境?为何萨科齐此举带来如此大的波动?这一事件的深层原因在哪里?中欧关系的裂痕有 无可能得以迅速弥补?围绕上述问题,南方周末记者分别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冯仲平、中国法国驻华大使苏和和欧盟驻华大使安博。

“萨科齐强调不愿得罪中国”

南方周末:今年4月,您接受本报采访时讲,法国政府官员接见达赖“连可能都没有”,现在看来,当时是不是错了?

苏和:这么说有点太简单,当时的事情和现在的事情已经有8个月了,8个月以后的形势有所变化。

南方周末:具体是怎样的变化使萨科齐先生做出会见达赖的决定?

苏和:其实这次萨科齐总统见的并不是政治领袖,而是一个精神领袖和宗教领袖。他见的是一个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和其他二十年来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一起见的。

与此同时,萨科齐总统也多次重申了法国45年以来一直主张的原则,就是只有一个中国,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今年8月,达赖喇嘛在法国待了三个星期,萨科齐总统没有跟他见面。他这次跟达赖喇嘛见面也不是在法国的领土,而其他欧洲国家。相比其他国家领导人是在自己本土会见达赖,这个意义明显不一样。

南方周末:大使先生刚才讲达赖在法国人眼里是精神领袖、宗教领袖,实际上中国政府已经反复强调达赖也是政治领袖,这是不是中法两国的分歧所在?

苏和:我们知道中国对达赖的看法,但我们一再表示,我们并不认为萨科齐和达赖喇嘛的会面有任何政治意义,我们是以宗教领袖见他而已。我们承认,最起码在这一点上,中国和法国的立场是不一样的。

有一点必须面对、承认,十年以来达赖喇嘛见了差不多所有的欧盟成员国的领导人。

南方周末:但每一次可能都会引发中国政府的强烈不满。萨科齐见达赖之前,是否跟法国外交部,或者大使本人进行过沟通?外交部和大使先生的意见是怎么样的?

苏和:根据法国宪法,法国外交政策的最高领导是法国总统,法国外交的目标和政策也是由他来确定的。但是萨科齐做出决定之后,他一再强调了,他不愿意得罪中国,也不愿意损害中国和法国的全面伙伴关系,他也更不想损害中欧关系。

“不同领导人的风格不同”

南方周末:欧洲新一代领导人,如萨科齐、默克尔等人执政以来,中国和法国,以及整个欧洲的关系都碰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您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苏和:有一点是比较明显的,不同年代领导人的风格不同,做事的风格不同。比如希拉克和萨科齐总统的风格确实不同。但有一点没有变,希拉克也好,萨科齐也好,他们都认为中法关系应该有一种核心的地位。萨科齐在一年内访问了三次中国,这在很多国家都没有发生过。

南方周末:但法国的外交风格似乎总是与众不同,总想与其他大国发出不一样的声音。那随着中国国力不断增强,是不是中法间的摩擦会越来越多?

苏和:我并不这么认为,我们两国都很重视国家独立。看到中国的崛起,我们从内心感到非常高兴。中国能扩大自己的自信和实力对于国际社会是非常积极的事。

有媒体报道,说在非洲大陆,中国和法国正在闹对抗。但我并不这么认为。非洲大陆需要世界各国的帮助,当然包括中国和法国在内。


要是有机会,我们应该手拉手合作。比如,非洲之角的海盗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两国应该配合,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框架下,在现场,去发挥我们的合作精神。我们两国都是海军大国。我们应该共同承担更多责任。


要发挥我们的想象力

南方周末:大使先生和使馆的工作人员做了哪些事情来努力恢复中法关系?效果怎样?

苏和:首先,我要向媒体解释一个简单的道理——尽管中国和法国在一些重要问题上有不同意见和分歧,但也不至于这样骂法国和萨科齐总统,有些媒体的批评太过于激烈了。我们作为合作伙伴,我们应该相互尊重,而且尊重绝对是相互的。

第二点,而且是更加实质性的,我们目前的世界面临动荡和危机:政治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在复杂多变的世界中,我们在政治、经济上必须进一步配合、进一步沟通,所以我认为我们两国的努力应该集中在合作伙伴关系的本质上。

明年是中法建交45年,我们应该共同筹备这个重要的庆祝活动,这也是对45年做出总结工作,并且为展望未来打下基础。我们今天下午还准备和中国科技部共同庆祝中法科技协议的三十周年,我们也应该借此机会共同考虑将来的科技合作有哪些走势,这是我们应该集中精力的地方。

南方周末:恢复中法关系,双方有哪些分歧?您对中国政府有哪些期待?

苏和:说起期待,我非常希望我们双方能够对误会有一种共同的认识,并且能通过共同努力超越误会。所以我觉得应该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也要发挥我们的想象力,来寻找最佳的方法来恢复宝贵的关系。正好我也要回法国过圣诞,我也要抽几天和法国外交部还有政府磋商。

南方周末:在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达赖之后,中德关系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渐渐恢复。法国会展开哪些活动促进恢复中法关系?

苏和:法国连续不断地在搞各种活动,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科技上的。我们现在正在准备2009年的中法文化交流之春,这届活动的范围比以往更丰富、全面,我们也准备一系列经济的活动,我们还在准备上海世博会的法国馆,在北京我们最近也要开始法国学校的开工建设……

南方周末:今年中法关系非常不太平,我们甚至会觉得,你是北京运气最坏的大使。

苏和:任何一年都有好的事情和不好的事情。中国也遇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比如汶川大地震还有其他的灾害。我的工作也是一样。不光要看这些负面的事情,也要看可喜的事情,比如说萨科齐总统八月份参加奥运会,从外交上就是积极的事情,另外他参加欧亚会议也是积极的。总的说来还是要向前进。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张哲 实习生 吴瑶

国际关系专家冯仲平:萨科齐低估了中国的反应

2008年12月18日11:44 南方新闻网

编者按:

明年1月27日,中法将迎来建交45周年纪念。45年前,缔造西方大国首先与中国建交历史的戴高乐和毛泽东大约无法想象,一直被当作大国关系典范的中法关系,如今会突然陷入风雨飘摇。

2008年是中法关系的多事之秋。从西藏骚乱、奥运火炬传递,到家乐福风波、萨科齐抵制奥运言辞,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然而12月6日,从来不好安静的欧盟轮值主席萨科齐在波兰小城格但斯克会见达赖。在这位法国领导人的高调姿态下,传统中法友谊被推向死角,中国与欧盟关系也受波及。

萨科齐接见达赖之后,一场中法乃至中欧之间的多边外交角力正在展开,而关于“价值观”的对话也渐渐浮出水面。萨科齐近日表示,愿与中国重新开始对话,但不能以否定欧洲的价值观为代价。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应,“以坚持所谓价值观为借口,为损害其他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这一行为做辩解”,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中欧峰会被推迟,上百亿欧元的贸易订单被搁置。大量中国媒体更是以“悍然”、“开创恶劣先例”、“中法交锋风暴”等语言对“萨达会”进行激烈评论。

中法关系为何连遭重创?两国关系何去何从?中法将以何种方式走出外交困境?为何萨科齐此举带来如此大的波动?这一事件的深层原因在哪里?中欧关系的裂痕有无可能得以迅速弥补?围绕上述问题,南方周末记者分别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冯仲平、中国法国驻华大使苏和和欧盟驻华大使安博。


认清分歧 对症下药

今后,西藏问题对中欧关系的重要性可能就像台湾问题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一样。”

南方周末:达赖和西藏问题为什么这么受到法国和其他欧洲人的关注?从历史上看,除了英国,其他欧洲国家并没有在西藏有过战略利益?

冯仲平:西藏问题,过去欧洲人是把它作为所谓人权问题的一部分。但欧洲人必须明白其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鼓励达赖分裂中国。有不少欧洲人不了解西藏的历史,不知道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你可以说他无知、不了解情况,但我们的解释工作说明也还没有完全到位,我们的药方没有投到准确的地方上。

如果他们认为中国在西藏不重视人权,我们讲30年、50年来西藏人权得到多大发展,生活条件得到多大的改善。但他觉得西藏不是你的,觉得你帮助西藏发展,主要还是为了保住这个地方。所以我们不能只讲我们在西藏搞了多少建设,这不仅仅是一个人权问题,而要让更多的欧洲人知道这是一个事关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

今后,西藏问题对中欧关系的重要性可能就像台湾问题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一样。

南方周末:欧洲国家在西藏问题上的战略利益是什么?就是它们的核心价值观吗?

冯仲平:欧盟与美国、日本、俄罗斯不一样,它没有这些军事实力。除了经济议题,它更强调的是一种软力量,这个集团以价值观为它的最大凝聚力,它所有的成员都要在价值观上有共识,它对外部的影响也主要是通过向外输出价值观念。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我们感觉欧盟和别的国家不一样,它到处在宣讲它的价值观。

欧洲人认为达赖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宗教领袖。他们会因此支持达赖。再加上欧洲人的确对西藏问题不了解。这是让中国很头疼的事,对欧洲人怎么解释,他都不听。达赖有双重身份,他确实是个宗教领袖,但是他确实还是政治势力的领导人,否则中央政府也不必对他这么敏感。

南方周末:针对西藏问题在中欧之间带来的麻烦,作为学者,您认为中方在哪些方面可以继续做工作,对局面有所改善?

冯仲平:“3·14事件”既是坏事,又是好事。好的方面来说,欧洲人过去对西藏这些问题不了解,现在等于也给我们机会,把西藏重新给大家讲一次。把达赖的历史、中世纪般的黑暗、农奴制,等等,都让国际社会知道了。但中国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比如把西藏作为一个自治区和中央政府的关系说得更清楚,解释我们的行为、我们的政策。你说软实力是什么?就是把自己想做的事能说出去,让别人能听得懂,觉得合情合理,这一点很重要。要通过解释,让中央政府对西藏的政策尽可能得到世界上的理解。当然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费时费力的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