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西北洗胡沙呆呆的看着那画舫上如画中人般的冰梦火,哈喇子沿着嘴角直往下滴。那个指点沙场却眼尖,一眼看到坐在冰梦火对面的就是嘎子,他对邪灵法王喊了声:“国师快看,对面船上那男的就是嘎子!我们赶快动手杀了他!”

邪灵法王看了指点沙场一眼道:“你看看,这湖面上船来船往的,我们怎么动手?要是杀了他,我的身份不就暴露了?我们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正在此时,冰梦火也看到了西北洗胡沙,她对嘎子道:“嘎子哥,你快看,对面那船上的就是昨天要杀我们的坏人!”嘎子听了冰梦火的话,连忙转头看一眼那大船,却一眼就看到那个西北洗胡沙。

邪灵法王已经看到冰梦火和嘎子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大船,他知道西北洗胡沙已经被他们看到,而自己是在船舱内,还没有被看到,于是他拉了一下指点沙场道:“我们先回避一下,让那个西北洗胡沙出面就好。”

指点沙场道:“那我们不是没有机会杀嘎子了?”

“杀不杀嘎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进神机营!”邪灵法王道。

两船靠近,那西北洗胡沙却施展轻功跳上画舫二楼,正落在嘎子和冰梦火身边。冰梦火见这个坏人上了她的船,她怒叱道:“你这个坏人,来这里干吗?是不是昨天没杀掉我们不肯善罢甘休?”

西北洗胡沙色迷迷的看着冰梦火道:“姑娘,我昨天真的不知道你原来是个姑娘,如果知道的话,我怎么舍得杀你呢?姑娘你放心好了,今天我不是来闹事的,我只想和姑娘共饮一杯酒。”

“你这条金狗!快给我滚下去!”嘎子怒喝道。

“哈哈哈!我不是金狗,我也是一个汉人!”西北洗胡沙大笑起来。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嘎子,嬉皮笑脸的对冰梦火道:“姑娘,本公子可比这个傻小子要帅得多要聪明的多,我希望姑娘不要再和这个傻小子在一起,还是跟我吧!只要跟了我洗胡沙,保证姑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冰梦火怒喝道:“你这个狗汉奸,你休想!本姑娘就是死也不会跟你走的!”

“姑娘何必那么大的火气呢?有话我们好好说吧。”西北洗胡沙还是那样嬉皮笑脸的,说完,他伸手想要在冰梦火粉嫩的脸上捏一把,却被冰梦火挡住。

见这个西北洗胡沙要对冰梦火无礼,嘎子跳起来一拳就向西北洗胡沙脸上打去,西北洗胡沙连忙伸出左臂格挡。其实他们两人武功不相上下,只不过那西北洗胡沙占着荷锄书生的九天玄铁剑才能张狂。

此时,蓝卒子也从大船上跳过来。西北洗胡沙接了嘎子一招后,对蓝卒子道:“你给我缠住这个呆子,我去对付这个女的!”

蓝卒子抽出判官笔,向嘎子要穴点来。那嘎子昨日失去佩剑,现在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武器,只能徒手和蓝卒子相搏。那个西北洗胡沙却嬉皮笑脸向冰梦火走来,冰梦火连忙从怀里掏出飞刀向西北洗胡沙射去,却被西北洗胡沙闪过。

那西北洗胡沙闪过飞刀后,嬉皮笑脸的说道:“呵呵,小美人儿,你想谋杀亲夫啊!”说完他纵身一跃,往冰梦火扑来。

冰梦火虽然轻功高强,然而在这船上却无处可逃,很快就被西北洗胡沙冲到面前。那西北洗胡沙冲到冰梦火面前后,伸出长手要点她的穴道,被冰梦火躲闪过去。两人战了三十余回合,那西北洗胡沙虽然不忍心拔剑去伤害这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可是毕竟西北洗胡沙年逾三旬,而冰梦火不过盈盈十五,从功力上来说冰梦火不是西北洗胡沙的对手。

冰梦火自知不是西北洗胡沙的对手,她一边绕着柱子跑,一边对嘎子大喊道:“嘎子哥,快跳水啊!”这冰梦火的父亲是冰火岛岛主,而她就是冰火岛小岛主,自然水性极佳,一旦跳入水中,不要说西北洗胡沙,就是邪灵法王进了水里,都不是冰梦火的对手。

谁知那嘎子却边抵挡蓝卒子边回道:“火妹,我不会水啊!”

倒霉,嘎子居然是头旱鸭子!冰梦火心中一急,绕柱子的速度慢了一点,差点就被西北洗胡沙点了穴道。

那西北洗胡沙一边追着她不放,一边嬉笑道:“姑娘怕什么,我又不会伤害你!”

冰梦火想要跳水逃脱,却又不忍心把嘎子一个人丢在这里,她只好一边躲避西北洗胡沙,一边找机会射出飞刀。第一把飞刀射向西北洗胡沙,西北洗胡沙躲闪了一下,速度慢了点,冰梦火又射出第二把飞刀,那飞刀射向蓝卒子。蓝卒子正和嘎子交手正酣,却猛然射来一支飞刀,蓝卒子连忙躲闪。他的武功本来就不如嘎子,又分神了一下,被嘎子重重一拳打在小腹之上,登时他只觉得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一般,痛得他眼泪直掉。不过习武之人还是禁得起打的,中了那一拳,他还是能组织有效的还击。

两人又交手了十多个回合,却见冰梦火又找到机会射来一支飞刀,那个蓝卒子躲闪一下,却被嘎子点了穴道。可惜的是冰梦火这次没有逃过西北洗胡沙,她也被西北洗胡沙点了穴道。

嘎子抓起蓝卒子的判官笔对着他的咽喉,对西北洗胡沙道:“你这个狗贼,快把火妹给我放了!不然我刺穿他的咽喉!”

“哈哈哈!”西北洗胡沙大笑道,“这样一个没用的东西,你要就拿去吧!我可不会拿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去换这个废物!”说完,他本来还想拔剑去杀嘎子,却看到湖面上驶来一条大官船,船上站满官兵,船上的大旗上写着一个“骨”字,他知道是神机营的船,因此他也不敢对嘎子动手。于是,他扛起冰梦火跳回到大船上。那蓝卒子见西北洗胡沙居然不顾自己的死活,只管自己带着美人回归,气得他大骂道:“好你个洗胡沙!你这个不仁不义见色忘义的狗贼!”

嘎子还想追回自己心爱的火妹子,却无奈轻功不如西北洗胡沙,他无法跳上那大船,只能眼睁睁看着西北洗胡沙带着冰梦火离去。

西北洗胡沙把冰梦火抓回大船,他走进船舱,把冰梦火往床铺上一丢。那个邪灵法王见他回来,上前问道:“怎么抓了这个女的回来?那个嘎子呢?我们的蓝卒子呢?”

“旁边有官船来,我不好动手杀嘎子。至于蓝卒子这个废物,不要也罢!”西北洗胡沙笑着道。

那邪灵法王大怒道:“你怎么可以如此见色忘义?”他还想说什么,那个指点沙场却也上来劝道:“国师,那个蓝卒子武功不怎么样,而且他已经暴露了身份,不要也罢。”原来,那个蓝卒子见西北洗胡沙抓来的冰梦火长得十分美貌,他也想分一杯羹。

听了指点沙场的话,邪灵法王气得转身拂袖走入船舱内。

那指点沙场却嬉皮笑脸走到西北洗胡沙面前道:“洗胡沙大哥,你抓回的这个美人儿,等你用过之后,可以分兄弟享用一下吧?”

那西北洗胡沙怒道:“什么分你享用?我抓她来是要当妻子的!亏你也想得出来!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

指点沙场不解的问道:“洗胡沙大哥,只怕人家姑娘宁死都不会当你的妻子吧?”

“哈哈哈!这有何难?我这里有西域灵药,只要给她吃下去,她想要不爱我都难!”西北洗胡沙淫笑了一声。

“不知大哥有何宝药?”指点沙场凑着笑脸上前问道。

“这就不能和你说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哈哈哈!过几天,大哥我大婚的日子,好酒好菜是少不了兄弟你的!”西北洗胡沙大笑起来。说完,他走进船舱内。

西北洗胡沙走到冰梦火的面前,冰梦火惊恐的看着他:“你!你!你这个坏人!你想要干什么?”

西北洗胡沙淫笑着道:“小美人儿不必害怕,本公子不会伤害你的,你长得那么漂亮,本公子想疼你都来不及呢!”说完,他伸出脏手在冰梦火粉嫩的脸上捏了一把,“啧啧,真滑真嫩啊!”

“你这个坏蛋,快放掉我啊!不然我师姐和姐夫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冰梦火急得大叫起来。

“哈哈哈,你喊啊,你喊破喉咙都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塞进冰梦火的嘴里,然后淫笑着道:“小美人儿,你吃了我这颗西域神药,不消一个时辰,你就会自己乖乖的爱上我的!”

过了一会,西北洗胡沙见冰梦火药力发作,昏昏倒在床上,他淫笑着:“快了,再过半个时辰,你就会主动投怀送抱的!”说完,他走上前去要给冰梦火宽衣解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