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一百零六章 南行记(二)

gaoyu19840128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转眼间离开扶风已经有三天了,与上次离开太原时不同,那些日子虽然过得十分的凶险,但身边总有两个天仙一样的小美人陪着,生活却是其乐无边。现在江洛琪和长孙无垢都不在身边,罗士信感觉心里老是空落落的,也没心思观赏沿途的风景,很快便渡过了渭水,进入天水郡境内。 这一日,罗士信单人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转眼间离开扶风已经有三天了,与上次离开太原时不同,那些日子虽然过得十分的凶险,但身边总有两个天仙一样的小美人陪着,生活却是其乐无边。现在江洛琪和长孙无垢都不在身边,罗士信感觉心里老是空落落的,也没心思观赏沿途的风景,很快便渡过了渭水,进入天水郡境内。

这一日,罗士信单人独骑来到了陇城,陇城在北魏时期原本是略阳郡的郡府,开皇二年才撤销郡府,改为县级单位,因此这里较天水郡的其他县府要繁华许多。

三天来一直风餐露宿,都未曾好好休息,所以一进城罗士信便先找了一家客栈落脚。客栈的门面不大,但收拾的却很干净。

“把马牵去后院,用最好的草料喂食!然后给我上十斤酱牛肉,二十个馒头,一盆菜汤,再来一小坛水酒...再上只鸡...嗯,还是上两只吧...”

“客官,请问你们几位?”

“一位。”

“........”

罗士信让满脸冷汗的店小二将追风牵去后院,自己则挑了一处靠窗的桌位坐下。凭窗望去,大街上有不少携家带口的难民,他们大都是从扶风逃难而来,难民中有些家底的还可以勉强糊口,剩下的穷苦百姓就只能沿街乞讨,甚至卖儿卖女。不多时,便有伙计为罗士信端上酒肉饭菜。

“王掌柜,近来生意可好啊?!”

罗士信正埋头吃饭,从门外进来三人,为首者二十多岁年纪,长了一副大龅牙,脸色还有些酒色过度的苍白,后两人看样子应该是他的跟班儿。

“托钱爷关照,小店生意还算过得去...您老别站着说话,快里边儿请...”,老掌柜一见此人,马上迎了上去,一副耗子见猫的恭顺,生怕一个照顾不周,就被打了牙祭。

“嘿嘿...不了,还有许多家铺子要走呢,那个月供可准备好了?”,大龅牙嘿嘿一笑,伸手道。

“好了好了,早就准备好了...”,老掌柜说着忙从怀里掏出一吊钱,老老实实的送到大龅牙手里。

不用说,一看就知道这几人是当地的痞子流氓,所谓“月供”应该就是保护费之类的别称。这种事虽然气人,但罗士信也不好插手去管,毕竟自己惹完麻烦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而人家掌柜的家业却在这里,转头就会被人打击报复,自己帮他反而是在害他。

大龅牙对老掌柜的表现很满意,收完钱后刚想转身离去,却被店外进来的一人吸引住了目光,罗士信顺他目光望去,只见进来之人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穿着一套破旧但却很干净的麻布衣裳,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小姑娘脸上多少有些菜色,走路也飘飘忽忽的。 打眼儿一瞅这小姑娘,虽然不似江洛琪或长孙无垢那般娇艳欲滴,但细看之下却给人一众朴素可人的感觉,很可爱,很清新。

小姑娘进来后径直走到老掌柜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哭泣道:

“掌柜您老行行好,再施舍一些药钱给我吧,我爹爹就要不行了......”

“姑娘,我们这里也是小本生意呀,你看看外面多少难民,每天都有人来讨施舍,要是全给,我哪里给得起啊!再说了,我不是已经给你一些钱和吃的了吗,你怎么还来我这里要呀!”,老掌柜的摊摊手,意思是自己无能为力。

“全城只有您老心肠最好,求您就再帮我们父女一次吧,我爹真的要不行了,要不我把自己卖给您为婢,我什么活儿都能干的,求求您了,救救我爹吧,他真的要不行了,哇呜呜...”

小姑娘越哭越可怜,声音嘶哑凄惨,任谁看了都会心软,老掌柜无奈的摇摇头,道:

“姑娘,就你这小身板儿我买来也没用呀!哎,看你有这份儿孝心,我就再帮你一次吧,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了啊,我这里也是小本买卖呀...嗯?”

老掌柜说着就要从怀中掏钱,却被旁边的龅牙男抬手拦住了,这厮把大龅牙往外一呲,淫荡一笑,道:

“王掌柜要她没用,我却有用,嘿嘿...我买了!”

说着龅牙男从刚刚王掌柜给他的一吊钱钱中摘下几个铜板,递到小姑娘面前,猥琐道:

“拿去救你爹吧,然后就跟爷走...”

瞎子都看得出大龅牙这厮没安好心,小姑娘怎么会看不出来,小姑娘被龅牙男吓得直往后躲,小手儿一阵乱摆,怯生生道: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把自己卖给你...啊!”

龅牙男闻言脸色骤变,马上露出变态恋童癖的本质,抬手就给小姑娘一个嘴巴,嘴上恶狠狠道:

“娘的,老子玩儿女人什么时候给过钱,小妮子居然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老子就要玩儿你,还不给钱了!跟我走!”

说着龅牙男不顾小姑娘的哀求,揪着她的头发就往店外扯,老掌柜看不下去了,忙上去拉开两人,打圆场道:

“钱爷息怒,钱爷息怒,这死丫头不识好歹,您老别跟她一般见识。来来来,您老坐下喝一杯,消消气...死丫头,还不快滚,别站这碍了钱爷的眼!”

“哼哼,王掌柜,想当好人是吧,别以为钱爷我看不出你那点儿小心思,闪开!”,龅牙男冷冷一笑,道。

“这话儿怎么说的,老朽哪敢与您老玩心眼儿,我是替您着想呢,您老看看,这丫头都瘦成这样了,皮包骨的,哪有城西窑子里的姐儿好玩儿,放了吧...哎呦!”

老掌柜话还没说完,龅牙男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老掌柜踹了一个跟头,然后指着老掌柜的鼻子喝骂道:

“他娘的,叫你声王掌柜是给你脸,你个老东西却不要脸!你还敢管老子,老子想玩儿谁就玩儿谁....啊!”

罗士信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厮不尊老爱幼不说,还伸手打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真是生可忍熟不可忍。罗士信也不废话,直接把手中还没啃完的半只鸡照龅牙男的后脑勺儿就撇了过去,硬是将这厮砸一个趔趄,好悬没趴地上去。龅牙男刚站稳身子,就捂着后脑勺儿四下寻么,嘶声狂吠道:

“谁?!谁他娘的敢拿鸡丢老子...哎呀!”

扑通——

这厮目光刚刚扫到罗士信这里,就见迎面又有一只烧鸡呼扇着翅膀飞了过来,这飞鸡时速足有一百八十迈,龅牙男哪里能躲闪过去,直接被这“暗器”乎翻在地。

两支“暗器”出手,罗士信大摇大摆的来到几人跟前,先扶起地上一老一小两人,然后冲三个流氓亮了亮斗大的拳头,威胁道:

“是你小爷爷我砸的,你丫的能奈我何?!”

“你找...你...你好大的胆子!”

龅牙男一爬起来就想动手,可当他发现眼前这黑小子竟如此高大威猛,当时就胆怯了三分,不过嘴上却兀自做强道:

“你外地来的吧,你知道钱爷爷我是谁吗?告诉你小子,老子是...”

“你是畜生!”

“哇呀呀!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吗?”

“没听清吗?你是畜生,畜生,畜生!我说了,你能把我怎么地?”,罗士信对这小子根本不屑一顾,抖抖索索挑衅道。

“客官...客官您别说了,老朽求您了,这位钱爷我们得罪不起啊...求您别说了...”

看来这老掌柜是被这群恶霸吓怕了,见罗士信这样与他们较劲儿,生怕惹祸上身,只能不断的哀求罗士信罢嘴。

恶棍就是这样,你软他就硬,你硬他就软,老掌柜的怯弱不仅没能平息龅牙男的怒火,反而助长了他的气焰。这厮见老掌柜怯懦的样子,便又找回了以往的“自信”,也忘了眼前这黑脸少年有多生猛,把腰板儿一挺,“高傲”道:

“别怪爷爷我没警告过你,现在磕头认错还来得及,否则断胳膊断腿儿你自己挑吧!还有这丫头...”

龅牙男说着指了指怯生生躲在罗士信身后的小姑娘,接着道:

“老子看上的女人从来就没有失手的,这妮子老子还要定了!”

“断胳膊断腿儿...哈哈哈...”,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罗士信气得都有些发笑,诡异的问道:

“我选断根儿行吗?”

“断...断根儿?什么叫断根儿?”

罗士信眼中杀机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起右脚,正踢在龅牙男两腿之间,这厮连哼都没哼出一声,就栽倒在地,不住的在那里抽搐颤抖、口吐白沫。

罗士信嘴角微微一撇,冷冷道:

“这就叫断根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