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命枭雄:刺杀蒋介石之孙立人兵变与突发的车祸

韦晓宝 收藏 4 506

从大陆败逃到台湾的蒋介石,面对台湾及澎湖、金门等仅剩的几个小岛屿,最感头痛的还是海防问题。在海峡对岸,人民解放军已集结了重兵,正在日夜不停地进行渡海作战演练,解放台湾对解放军来说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台湾岛上的国民党军队由于失去了美国的军事援助,不但兵力不足,武器弹药也很欠缺,海岛防务漏洞百出。尽管蒋介石刚刚确定了三军主帅,但从大陆仓皇败逃回来的军队,战斗意志低落,群情惶惑不安,很难抵挡得住解放军的凌厉攻势。美国人曾预测台湾将在1950年陷落,看来并非无稽之谈。


自从被美国人抛弃后,蒋介石在军事上已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之中,对于如何才能防守住台湾,他拿不出起死回生的良策,甚至没有制定出一个完整的台湾防御计划。除了用一些空洞的口号来麻痹台湾岛上的军民外,蒋介石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对内进行大规模的“整肃”,企图通过稳定内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正当蒋介石惶惶不可终日之际,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在出兵侵略朝鲜的同时,出于其反动政策需要,对华政策又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决定继续扶植蒋介石,并悍然派遣美国海军第7舰队入侵我国台湾,为蒋介石撑腰壮胆。台湾局势因朝鲜战争的爆发稍有好转,蒋介石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位资深的政治家评论说:“朝鲜战争的爆发,把已经患了癌症的国民党政权,从病榻上救了起来,使其起死回生。”


此后,在蒋介石的一再请求下,美国不仅恢复了对国民党军队的军事援助,还与蒋介石签订了一个“美蒋共同防御条约”,与美国的关系进入所谓的“蜜月”时期。蒋介石又重新振作起来,整顿军队,扩充军备,高唱“反攻大陆”的滥调,并不断派遣小股部队对大陆东南沿海一带进行武装袭扰。


蒋介石在台湾岛上过了几年相对平静的日子,正当美援大量涌入台湾,台湾经济开始复苏,台湾海峡紧张对峙的形势有所缓和之际,1955年6月,突然发生了一起震撼台湾岛内外的大事——前国民党陆军总司令、现任“总统”府参军长孙立人策划发动“兵变”。更为耸人听闻的是,参与策划这场兵变的孙立人的几个部下,还制定了一个利用混乱时机刺杀蒋介石、推翻国民党政权的计划。


孙立人身边的“匪谍”


孙立人自从屏东阅兵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公务活动的通知,他只好待在家中。外界关于“兵变”的风言风语,孙立人也听到了一些,他压根就弄不明白自己何以会被牵扯到这一事件中去。在经过近二个月的煎熬等待之后,7月31日,孙立人接到“副总统”陈诚约他前去谈话的电话。孙立人放下电话,就急不可耐地带着随从参谋陈良埙乘车前往台北市信义路陈诚的官邸。孙立人暗暗思忖,这次谈话也许可以揭开近2个月外界传闻的谜底。


陈诚把孙立人迎进客厅后,命令副官和随从参谋们都退到厅外等候,他要与孙立人单独谈话。果不出孙立人所料,陈诚向他交了底,把所谓郭廷亮“匪谍”案的情况向孙立人作了通报。


郭廷亮,云南河西人,时年34岁。他于1939年考入税警总团训练所,毕业后留所任教育班长、副区队长、区队长等职,与当时任税警总团长的孙立人建立起上下级关系。此后,郭廷亮随孙立人参加了中国远征军,赴缅甸作战。抗战胜利后,郭廷亮在新1军任榴弹炮营少校连长,随军到东北参加内战。1948年1月,驻守沈阳期间,郭廷亮的连部设在沈阳市铁西区二道街的义和米栈内,与店主白经武日渐熟悉,来往密切。经自经武介绍,郭廷亮与1个叫李玉竹的姑娘结婚。


据陈诚向孙立人介绍,在此期间,白经武经常以“匪党”言论鼓惑煽动郭廷亮。解放军攻占沈阳后,郭廷亮找到白经武,请求帮助他逃出城去,白经武就介绍郭廷亮与自己的哥哥白经文见面。白经文当时担任解放军东北铁路护路军联络科科长。白经文答应给郭廷亮出城的路条,但要他到台湾长期潜伏,从事兵运工作,完成两项任务:一是制造国民党军队大规模之叛乱;二是等解放军进攻台湾时进行接应。郭廷亮表示同意,并与白经文约好了联络方式。


然后,他拿着自经文给的10两黄金和路条,与妻子一道离开了沈阳,先到达天津,后又经上海与原属新1军的溃散官兵一道跑到了台湾。


郭廷亮到台湾后,自然要投奔老长官孙立人。在孙立人的提携下,郭廷亮先后担任陆军军训练司令部储训班第4队副队长、第4军官训练班人伍生总队少校营长、陆军军官学校教导营营长、陆军总司令部搜索组大队长、陆军步兵学校少校教官等职。


据陈诚讲,在1954年8月之前,“郭廷亮并无显著或积极之匪谍活动”,直到9月间某天晚上,一个年约三十七八岁、身穿白色衬衫、操东北口音的人突然到家中造访郭廷亮。来人告诉郭廷亮是“白先生要我来看你”,这是郭廷亮在沈阳与对方约好的联络暗号。来人自称姓李,他对郭廷亮说:“白先生要你积极进行,不久他会到台湾来。”郭廷亮则对来人说:“请白先生放心好了。”


此后,郭廷亮便积极进行“匪谍”活动。恰在此时,孙立人卸任陆军总司令职务,改任“总统府”参军长。他在卸任前,曾令陆军总司令部第5署督训组中校组长江云锦利用到各部队督训的机会,在每一团中指定第4军官训练班毕业的军衔最高的同学作为联络人,与其他同学进行联络。孙立人认为江云锦没有把这件事办好,在他卸任总司令职务后,又指定郭廷亮担负联络工作。


稀离糊涂的“当事人”


郭廷亮对于孙立人交代的任务“极感兴趣”,他认为正好可以利用这一机会来完成“匪谍”任务。于是,郭廷亮在田祥鸿、刘凯英等人的协助下,与第4军官训练班毕业的同学100多人建立了联系,登记造册,并在各部队中形成组织。在得知蒋介石要在屏东机场阅兵的消息后,郭廷亮认为时机成熟了,想借助第4军官训练班同学对孙立人没能当上参谋总长产生的不满情绪,发动“兵谏”,并进而激发“兵变”,制造一场大混乱,伺机刺杀蒋介石,颠覆政府。据郭廷亮被捕后交待,他曾于5月15日到台北晋见孙立人,报告联络工作进展情况,以及第4军官训练班同学准备发动“兵谏”的事情,孙立人要郭廷亮转告其他同学不要轻举妄动,如有意见可等他到了屏东以后再说。但郭廷亮却在事后转告联络好的同学说,孙立人已经同意他们采取“兵谏”行动,让大家做好准备,而郭廷亮本人更是在暗中准备利用这一机会刺杀蒋介石。但是,郭廷亮“阴谋叛乱”的事情却被他所联络的同学告发。5月25日,郭廷亮被捕,“兵变”和暗杀计划遂告破产。随后,涉及这一案件的其他成员江云锦、王善从、田祥鸿、刘凯英等人也相继被抓。


据郭廷亮供称:“他(指孙立人)有他的意图,就是利用我联络部队学生,造成一股势力,作为他兵谏的本钱;我有我的意图,就是利用他的关系,达成我兵运工作和刺蒋的任务。”


这就是陈诚向孙立人通报的“郭廷亮匪谍案”的大致情形。


孙立人这时才明白,自己糊里糊涂已成为这一‘演变”事件的核心人物。陈诚与孙立人的谈话进行了2个多小时,致使他们两人最后都未能参加当天举行的一年一度的“扩大军事会议”。也正是在这一天的军事会议上,台湾当局向与会的高级将领们正式宣布了孙立人“兵变”案件。


第2天,孙立人的随从参谋陈良埙就接到宪兵队的正式通知,没有命令参军长不得随意出门,孙立人被软禁在家中。接着,国防部又派人把江云锦等人的供词送来给孙立人阅看。至此,孙立人深知自己在劫难逃,遂于8月3日向蒋介石递交了辞呈。


孙立人辞职究竟是自愿,还是被逼无奈?其中的隐情外人是无法知晓的。孙立人的辞职书递交上去后一直未见答复。半个月后,蒋介石突然于8月20日发布“总统令”:


总统府参军长陆军二级上将孙立人,因匪谍郭廷亮案引咎辞职,并请查处,应予照准,着即免职。关于本案详情,另组调查委员会秉公彻查,候报核办。此令。


派陈诚、王宠惠、许世英、张群、何应钦、吴忠信、王云五、黄少谷、俞大维组织调查委员会,以陈诚为主任委员,就匪谍郭廷亮案有关详情,彻查具报。此令。


1956年9月29日,国防部军法局判处郭廷亮死刑,判决书如下:


郭廷亮,意图以非法之方法颠覆政府,而着手实行,处死刑,褫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其家属必需生活费外,没收。


随后,“国防部”又以新闻采访的方式发布了一纸蒋介石的特赦令,称:“该郭廷亮犯罪情节重大,原判死刑应予照准;但念该犯尚能自知俊梅,并自白不讳,特依赦免法改处无期徒刑,以示宽大。其余各犯均照原判办理。”


“孙立人兵变案”就这样草草了结,孙立人在当局“不杀、不审、不问、不判、不抓、不关、不放”的“七不政策”之下,以软禁代替刑罪,以“察考”限制自由,开始了长达33年的幽居生活。



祸起萧墙


台湾当局在“孙立人兵变案”中的种种言行,更使人相信,这一案件的背景复杂,内幕极深。熟知台湾政坛内幕的人士则一致认为,这一案件的核心问题乃是一个“权”字。蒋介石之所以要治罪孙立人,无非是为了要解除他手中的兵权。孙立人为什么会从蒋介石昔日的爱将一下子变成了他的仇敌?蒋介石为什么非要置孙立人于死地呢?细细分析起来,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一是蒋介石忌恨孙立人与美国人打得火热,并清算当初美国人企图抬孙抑蒋的旧账。1949年1月,蒋介石被迫下野后,国民党政权的垮台只是个时间问题了。曾经是国民党政权最主要支持者的美国十分失望,准备彻底地抛弃蒋介石,并在台湾扶植一个亲美政权,另择代理人,以保持对台湾的控制。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乔治·坎南曾提出一个处理台湾问题的方案,其核心内容是使台湾在政治上与国民党政府分离,成立一个新政权,并邀请孙立人参加这个新政权,瞩望孙立人能够成为台湾的新统治者。


美国人之所以会选中孙立人来代替蒋介石,是因为孙立人是当时国民党军队中唯—一位在美国留过学的高级将领,而且他在抗战期间与美国军界在缅甸和印度有过良好的合作关系。抗战末期,他到欧洲战场考察时,又受到过艾森豪威尔和巴顿等美军高级将领的礼遇。最主要的是,孙立人当时担任台湾防卫司令,手握兵权,美国人选中他也在情理之中。但孙立人对蒋介石却忠贞不贰,更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美国人对此缺乏认识,拉拢孙立人的计划显然带有一厢情愿的味道。


l949年4月,麦克阿瑟曾亲自出面拉拢孙立人。他邀请孙立人访问日本,在会谈中告诉孙立人,蒋介石政权必垮,美国对其已不抱什么希望,但美国不能让台湾落人共产党手中,所以有意请孙立人负起保卫台湾的责任。美国将全力以赴地予以支持,要钱给钱,要枪给枪。孙立人拒绝了美国人的这番“好意”,明确告诉麦克阿瑟,他在政治上是忠于蒋介石的。


孙立人明知美国人有意拉拢、扶植他,却不知道回避。他认为自己对蒋介石没有二心,依旧我行我素。美国军事顾问团进驻台湾后,孙立人与顾问团团长蔡斯来往密切,除公事以外,私下还有不少交谊活动,在许多问题上两人常持一致的观点。


蒋介石是个多疑的人,表面上不露声色,却在暗中留心观察,对孙立人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戒心日重。尤其是看到他与美国人来来往往,不禁有芒刺在背的感觉,很不舒服。朝鲜战争爆发后,台湾海峡的危机解除,孙立人这块“招牌”也就失去了作用,终于被蒋介石一脚踢开。


二是孙立人忽略了国民党军方主流派在政治上的实力,尤其是在他得势之时,与黄埔系将领疏远与产生矛盾使他腹背受敌,遭到排挤和中伤。在国民党军事系统内,以将领的出身而论,可以分成毕业于黄埔军校的黄埔系、留学日本的士官系,还有保定军官学校出来的保定系;以某些统率军队的将领为核心组成的军事集团或派系又可分成中央军、西北军、东北军、桂军、粤军、滇军、黔军、川军等。总之是派系林立,山头众多。其中以黄埔系、中央军为国民党军队中的主流,其他统统被蒋介石称为“杂牌军”。以黄埔系骨干形成的中央军是蒋介石起家的本钱,也是他维护权势和统治的得力工具。


经过多年的内战消耗,特别是国民党军队败退到台湾后,其他派系的军事力量基本消耗殆尽,那些“杂牌军”将领也大都归于沉寂,退出了军界。此时,就是“天子门生”黄埔系的将领们。在这一背景下,1950年3月,孙立人被蒋介石委任为陆军总司令,成为非黄埔系将领担任此职的第一人,也是唯一的一个人。香港的《世界晚报》为此曾刊出一篇署名皇甫光的人写的文章,题目是《台湾的王牌——孙立人》,不用看内容,光是标题就够耐人寻味。


“王牌”与“诸侯”


孙立人真的是台湾的一张“王牌”吗?在黄埔系将领们眼中,虽然孙立人当年统率中央军在缅甸战场上打过不少漂亮仗,但出身美国西点军校的孙立人仍是“非我族类”的杂牌。再加上孙立人为人清高傲慢,性格直率,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使他上任后不久就备尝遭受嫉妒和倾轧之苦。


据一位跟随孙立人多年的老部下说:“孙立人是个非常优秀的带兵官,但是位很坏的领袖。讲人际关系,同辈中几乎没有人可以和他合得来。在任陆军总司令期间,每周的军事汇报,孙立人从未准时出席过,其理由非常可笑,就是他不愿意向周至柔总长敬礼,迟到则能避免,因为,总统已在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