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无边,何以为报--替父亲寻找54军的战友

shenyuebrqt 收藏 30 1923
导读:2008年,中国这个经历了许许多多苦难和磨练的国家又经历了一次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灾难,在这场灾难中让人得到的是刻骨铭心的感悟和心灵的震撼。虽然那是不堪回首的场景,但是让我这个曾经以为可以随意挥霍自己青春的人在刹那间得以醒悟,不禁开始审视自己的人生,审视自己未完成的最为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人的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事情可以是很多的,作为自己在人生这个舞台上的角色我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为人子应该尽的孝道是最重要的了。每当我望着父亲的满头白发和他那饱经沧桑的脸庞,心里不由得一阵内疚,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我怎样才

2008年,中国这个经历了许许多多苦难和磨练的国家又经历了一次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灾难,在这场灾难中让人得到的是刻骨铭心的感悟和心灵的震撼。虽然那是不堪回首的场景,但是让我这个曾经以为可以随意挥霍自己青春的人在刹那间得以醒悟,不禁开始审视自己的人生,审视自己未完成的最为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人的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事情可以是很多的,作为自己在人生这个舞台上的角色我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为人子应该尽的孝道是最重要的了。每当我望着父亲的满头白发和他那饱经沧桑的脸庞,心里不由得一阵内疚,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我怎样才能给父亲带来真正的快乐呢?在我从小的记忆里,我看的到的是父亲伟岸的身影,和那双牵引着我走过人生许多的重要的历程双手。这双手是那么的苍劲有力,在我儿时,每每摔倒的时候,父亲的双手并不会扶我起来,而是对我说:“男子汉摔倒了要学会自己站起来!”儿时的我并不能理解父亲的做法,认为太严厉了,多希望他的双手能扶我一把啊!可是渐渐,我学会了摔倒了就自己站起来,这无疑是父亲教给我的人生最重要的一课了。

父亲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作为英雄在仰视他的。父亲在59年在西藏平叛,参加丁崇卡战役中肩膀负枪伤一次,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道疤痕,可是在我的眼里这是个闪闪发光的奖章!我在儿时最喜欢随父亲一起洗澡,因为这个时候我就有机会爬在父亲的身上,用我的小手抚摸着父亲的伤痕,听父亲讲述当年的故事,我是百听不厌。我犹如看到当年那硝烟弥漫战场中冲锋陷阵的英勇的父亲,还有当年和父亲一起战斗的前辈们,他们在炮火硝烟中为保卫我们伟大的祖国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也许这个时代离当年太遥远了,在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唯有这道疤痕犹如可以穿越时空的钥匙,开启了战争与和平的连接点!让我们做为后来享受这和平的受益者,丝毫不敢忘记曾经那么多的英雄所作出的杰出的贡献。

父母养育了我们三姐弟,两个姐姐和我,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可是父亲却从不因此而放松对我的教育,反而还更加严格!我是1973年出生在父亲的部队上的,当时父亲正在河南辉县,部队上艰苦的生活环境养成了我从小坚韧的性格。后来随父亲回到地方,从小父母都是在教育我们怎样做人,做一个诚实、正直的人。在我五岁的时候,有个邻居婆婆送了我一个小的铁盒子,是用来装那种叫做“百雀灵”的霜的盒子,在那个年代孩子们是没有玩具的。婆婆看我一直喜欢这个小东西,所以就送给我了。我拿回家被父亲看见了,问我是怎么来的,我告诉是婆婆送的。可是父亲不相信就去婆婆家打算证实我的说法。因为在那个年代里,一瓶没有用完的霜是没有人会送人的,何况是我这个五岁的小孩子呢?可是不巧的是婆婆正好出门不在家。父亲回来后就把我的双手绑了起来,说小偷的下场就是这样的,自己去反省。我就这样哭着独自被隔离在另一间屋子里。也许我的性格里面继承着父亲的固执吧,我宁可被关起来,也不会违心的去换取片刻的自由。只要我认为是对的事情,我就会坚持到底的!这也是我和父亲性格上相同之处!记得那天很晚了,那位婆婆才回来,父亲才证实了我说的是真的,父亲用他那双粗糙的手抚摸着我满是泪痕的脸,什么也没说,但是小小的我在他的眼神里读到的是另一种父爱----这就是严父的爱!让我在我今后的人生里懂得了怎样做一个诚实正直的人。父爱如山,高大而巍峨,让我望而生怯不敢攀登。

伴随我成长的不仅仅是父亲的严厉,而在父亲军人般的教育下还有许许多多让我感受到父亲慈祥的一面。在我童年的时候,最大的快乐就是看电影了。那时的休闲生活是很单一的,看电影就成了人们文化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每一家人共同参与的娱乐活动了。距离我家步行七、八分钟的时间就是电影院,只要是有电影的时候我就会缠着父母,和他们一道去看电影去。但是我是有我的计划的,去看电影的时候我是自己走着去的,但是回家的时候,我就会赖着不走了。我会说我走不动了。这时,父亲就会用他那双强劲有力的大手,轻轻地就把我抓起来,我就骑在了父亲的肩上,用我们的方言说就是“骑马马”,我的“阴谋”得逞了。父亲就这样驮着我,我在父亲的肩上得意洋洋地,仿佛是一个得胜归来的将军,高高在上,兴高采烈地回家去,走在路上,都会惹来许多小朋友羡慕的眼光。父爱是一缕阳光,让我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

在多年以后的今天,让我不能忘怀的还有一件事情,每次回忆起来我都会有很多的感触。我小时候很调皮,常常和小伙伴们在玩耍的时候把衣服扣子弄掉。因为母亲当时要上班,那天我的扣子又掉了。父亲发现了,叫我坐下。我没想到,父亲居然从抽屉里面拿出了针线,父亲用他那双有点笨拙的手,一双曾经拿枪杀敌的手为我缝起扣子来,幼时的我当时并有多深的体会,只是还是保持着我好动的特点,东动下西动下。没想到这时意外出现了,父亲本来对针线掌握不是很好,居然他不小心针尖刺着了我的眼睛!我说好痛!父亲一下子慌了神,我从没见过父亲如此紧张,他立即察看了我的眼睛,好在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刺了一下。父亲用他那有利的双臂拥抱住我,我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感觉到父亲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刹那间,父爱犹如一股暖流注入了我的心灵,我感觉在那一瞬间和父亲那血浓于水的心灵相通。父爱如河,细长而源源,让我不敢涉足。

父亲在单位多年担任领导职务,他老人家做人一向正直,也许是生长在那个年代,受到当时的影响太深了。回到地方上工作后依然能保持在部队里的工作作风,从不以权谋私,为人正直,为官清廉。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而他的作风无疑成为了我人生的为人的准则,父母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人!

现在我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而父亲也随着时光的推移,一天天逐渐老去。我时常望着他,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父亲的头发已是满头的银霜,两道很黑的剑眉,眉下掩着一对明亮深邃的眼睛。他的眼睛总是看向远处,似有什么魔力一般地吸引着他,他闪烁的目光似在渴望着什么,又似在回忆着什么......父爱同母爱一样的无私,他不求回报;父爱是一种默默无闻,寓于无形之中的一种感情,我将用我的一生来体会。父爱是一道光辉,让我的心灵即使濒临挫折与黑暗也能看见光明大道!父爱如天,粗旷而深远,让我仰而心怜不敢长啸!父爱无边,何以为报?无论是儿时还是现在,我印象深刻的是唯一能让父亲充满快乐的话题就是和他一起聊他多年在部队上的戎马生涯。只有这个话题能让父亲的脸上露出笑容,眼神里也洋溢着奕奕的神采!我认为这就是父亲的快乐!我决定在今年父亲生日之际为父亲献上我的生日的贺礼――为父亲寻找到父亲的战友昔日的54军的前辈们,让父亲能得到心灵上的快乐和安慰,也让我尽到自己的孝道!

各位热心朋友,您身边有54军的前辈或认识家父的前辈望捎个信,向您叩首,谢谢! 联系 QQ 825112676

父亲名叫安洪兴,祖籍四川,1953年12月参军,他是属中华人民共和国部队54军。参军后就到朝鲜抗美援朝了。当时抗美援朝已经基本接近尾声了。

在54军130师炮团二营4班,任副班长。

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58年回到四川夹江54军130师,任班长。

59年3月到西藏平叛,并参加丁崇卡战役,抓住了土匪头子卡拉登穹。

60年提升副排长,61年当排长。

62年到中印边界参加中印自卫反击战。

63年当副连长,69年换防到云南临昌县当连长。

70年2月任54军130师生产股股长(副营)。

71年10月任54军130师留守处主任(任副团)

76年转业回地方。分配到糖烟酒副食品公司。

59年在西藏平叛,参加丁崇卡战役中肩膀负枪伤一次。

曾经立功3次

1等功两次,2等功1次。

祝54军130师幸存的勇士们健康长寿!无论在战火纷飞的日子,还是和平笼罩的岁月,是你们,让所有的兄弟姐妹平静地生活着,有了你们,我们的生活没有畏惧!

历史背景:

第54集团军:解放军历史最悠久的部队

54军是解放军历史最悠久的部队,原为孙中山“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北伐战争中是著名的“叶挺独立团”,后来以此为基础组织了“八一南昌起义”,成为解放军的建军标志,后来朱德带领该部队上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遂被称为“朱毛红军”,是头号的一等一王牌主力部队。下属的160师,1952年参加过抗美援朝,1959年参加西藏平叛作战,1962年,参加了对印度自卫反击战,在东线将印军打得溃不成军。第54集团军军部位于河南省隶属济南军区,是1985年由陆军第54军改编而成的。

“孙中山的大元帅府铁甲军”“叶挺独立团”“朱毛红军”——第54集团军

第54集团军是我军历史最悠久的部队,军部位于河南省新乡市,原代号为54774部队,隶属济南军区,是1985年由陆军第54军改编而成的。现在被中央军委确定为应急机动作战师(即“快速反映部队”)。下辖160,162师和127师(原属43军),坦克11旅、一个炮兵旅和一个高炮旅,一个集团军炮兵旅。

54军则是一个特殊的混编军。在1949年四个野战军整编后的序列中本没有第54军,该军是由第44军和第45军合编而成的。54军是由战绩显赫的44军和45军合并而成。能在强兵如林的54军保留番号的部队均非是等闲之辈。1952年,随四野南下并驻守广东的第44军和第45军奉命入朝,接替兄弟部队驻防。以第45军军部及第134、135师和第44军130师(前身为抗日战争中的冀中军区主力部队)合并,撤销哪一个军的番号呢?因两军都是功勋卓著的部队,相执不下,最后有周恩来作主,原两军番号同时取消,取两军的尾数“5”与“4”编为第54军,由名将丁盛任军长参加抗美援朝,第54军由此诞生。

54军入朝后,130师在67军指挥下参加了金城战役。停战后,全军驻扎在朝鲜,为战后朝鲜重建立下过汗马功劳,1958年随志愿军最后一批部队回国。回国后,第54军马不停蹄立即奔赴西北、西南地区参加肃匪作战,1959年开赴西藏,参加平叛作战。在1962年的对印度自卫还击作战中,第130师在军部指挥下取得“瓦弄大捷”,给印军主力第4军——号称参加过二战、击败过“沙漠之狐”隆美尔军团的荣誉部队以歼灭性打击,威名声震印度军界。至今印度陆军军官学校模拟实战考试时,假想敌的规模不管是军或师或旅,番号总是取“54”,第54军成了印度阿三的死敌了。

在八十年代的裁军中,第43军随武汉军区一起撤销,主力第127师专隶第54集团军。所以,组成今天第54集团军的各师,尽是原林彪第四野战军属下的精锐部队:127师(43军、原四野6纵),130师(44军、原四野7纵),162师(45军、原四野8纵135师)。原属54军的第134师转制为武警部队。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