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格桑花开(四)[斑竹已阅]

小楼风雨 收藏 4 78

全团各个连队依次排成两排,中间隔着车库,每个连队都是三层楼房,连队前面绿树成荫,枝叶繁茂,花坛里种的都是晶晶说的格桑花,迎风摇曳生姿。

按照连队的惯例,林子被安排住在二班。团里这几天正忙着夏训整修车辆,战士们整天一身汗泥一身油污,脸都叫紫外线灼得蜕皮了。指导员怕林子刚来高原不适应,高强度的整车工作吃不消,让林子不忙参加工作,先熟悉熟悉情况。

林子想该给爸妈和小雨打个电话了。

爸妈在电话里得知林子分在高原,心里也很难过,怨自己没有能力,所有的一切只能靠林子一人去面对,不能象别人的父母那样,为子女的工作生活安排得妥妥当当。同时,爸妈劝他安心部队,好好工作,“同样都是娘生父母养,还有那么多孩子在那儿吃苦受罪,我们家的孩子就特殊?”现在老家安置困难,回来一时也找不着好工作,还是部队上好,国家什么都包了,工资按时发,没有理由也没有条件挑三捡四,那样你对得起谁呀。你能当上军官,出息了,爸妈就很知足了。

林子深知爸妈的苦处。爸妈在老家都是普通工人,虽然没下岗,月收入也不多,自打妹妹去年考上大学,家境日渐紧张。爸妈从小把他和妹妹拉扯大,省吃俭用供兄妹俩上学,挺不容易的。所以林子自小便特别懂事,很少向父母要过零花钱,当兵后再没伸手向家里要过一分钱。

小雨是林子的女友,也是高中的同学。高考落榜后,她当副局长的老爸帮她在单位挑了个打字员的工作。小女孩自命“新新人类”,头发染成桔红,象一团燃烧的火,成天背在身后的小包里,装着吃不完的“喜之郎”和“蓝剑”。一天除了上网就是听MP3,隔三差五地与林子通个电话,日子过得特滋润。

其实说是女友,也不过是普通朋友关系。林子和小雨相互从没单独相处过,基本靠写信和打电话联系,离谈婚论嫁还远着呢。林子军校第一年放寒假回家过春节时,高中的老同学一起在“临江仙”酒家搞了个聚会。作为班里唯一的军人和“准军官”,林子也应邀参加了。那天晚上,小雨特地修饰了一番,昔日高中校园里那个“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老同学聚会,嘴无遮拦,大喝特喝,大吹特吹。酒酣耳红之际,老同学就打趣:林子,小雨,什么时候请我们喝你们的喜酒啊?林子忙说,得了得了,兄弟一穷当兵的,什么时候能娶得上媳妇?偷眼朝小雨望去,却发现小雨也在偷偷地看他。从那张微醉酡红的俏脸上,林子似乎读到了某种意思。回校后,小雨打来第一电话,从此俩人开始交往。以前,他们在学校几乎都不说话的。

拨通了小雨的电话,甜甜的带着江南老家特有的温软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来,林子,这么长时间也不打个电话,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你们该分配了吧,分到哪儿去了?

林子说,青海格尔木。

小雨问,格尔木?我记得以前从地图上见过这个地名,地理课上也学过,好象那地方是高原吧?

林子回答,对,就是高原。在柴达木盆地,聚宝盆哩!

小雨说,切,还聚宝盆呢,早点回老家来吧,我让我爸帮你弄个好工作。那地方又偏远又落后,环境也不好,小心别变成高原雪猿了。

末了,小雨调皮地问:“听说那边小孩上学,都是骑着狼去,是不是呀?你骑过狼没有?”

“尽瞎说,狼能骑吗?哪有骑着狼上学的?”

电话那头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与小雨通完电话,林子更加坚定了转业的决心。

得,刚分过来就不安心工作,天天嚷嚷着转业,人家会怎样看我?现在离年底还早,还是先摸清情况,慢慢来吧,反正年底转定了。林子心想。



本文内容于 2008-12-19 11:13:38 被sdzzzhl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