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格桑花开(二)[斑竹已阅]

小楼风雨 收藏 7 36



小斌的舅舅终于发挥作用,把他留在了青藏兵站部驻西宁部队,而林子则分到了离西宁八百多公里的格尔木汽车团。小斌送他上火车时,脸上也有了些喜色,一边帮林子往行李架上塞背包,一边叮嘱:“林子,要是在格尔木真的扛不住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找我舅再想想办法。”

“行,到时一定要麻烦你。”

“彼此兄弟,客气啥?你多保重,再见!”

“再见!”

望着小斌那对耀眼的红肩章一晃一晃汇入人流,林子轻轻地呈了口气,坐回自己的座位。

火车长鸣一声,徐徐开动离站,一路向西奔驰在广袤无垠的青藏高原上。林子环顾一下整节车厢,人声嘈杂,熙熙攘攘,对面座位上坐着两个女孩,正“咭呱咭呱”地说着话。其中那个穿白色套裙的,牙齿洁白,眼睛乌黑,长得极美,只是脸庞微黑,想必是高原紫外线强烈的缘故,但林子还是为这地方竟有这样标致的人儿感到诧异。

时近黄昏,天色渐暗,车厢里也不象刚上车时那样嘈杂了。林子戴上耳机,浪子王杰那沧桑、深沉的歌声骤然在耳边响起,正是那首叫“英雄泪”的老歌。熟悉的旋律水一样流入心田,斯情斯境,想着逝去的似水流年,想着满怀的豪情即将抛在这人迹罕至的青藏高原,心中顿时生出万般感慨。当唱以“山是山,水是水,往事恍然如云烟,流浪心,已憔悴,谁在乎英雄泪”时,林子再也克制不住,泪水似要涌出眼眶,他赶紧扭头装作看车窗外面连绵起伏的群山,趁取下耳机的机会偷偷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没想到这个细微的动作偏偏给那两个女孩看见了。她们相互对视一眼,接着便低着脑袋凑在一块“吃吃”地轻笑。林子神色大窘,恨不得立即从车窗里跳下去。

这时,那个穿白衣裙的女孩说话了:“哎,你是刚分过来的学员吧?”

声音清脆悦耳,丝毫没有取笑揄揶的语气,林子心下稍安。


本文内容于 2008-12-19 10:29:37 被sdzzzhl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