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桶子各家每日的功课

人中王 收藏 0 46
导读:上周五,初冬的成都黄昏,城南一小区,7岁的阳阳正在家中洗泡泡浴。宽敞明亮的卫生间,冲水马桶、冲浪浴缸、盥洗盆,一应俱全。回到30年前,同样是初冬黄昏,老成都罗师傅每到这时都在忙着“倒桶子”。“那时的黄昏,成都城内都会响起‘倒桶子哟’的喊声,院坝里的人一听到喊声,马上拿起各家的桶子鱼贯而出……”老成都罗师傅装着一肚子“倒桶子”的故事。大约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罗师傅还只是个“小屁孩”,那时成都大街上几乎没什么公共厕所,罗师傅记忆最深的是,家里有一个木头马桶子,一家五口人都往里面大小便,一早一晚母亲只要听到“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周五,初冬的成都黄昏,城南一小区,7岁的阳阳正在家中洗泡泡浴。宽敞明亮的卫生间,冲水马桶、冲浪浴缸、盥洗盆,一应俱全。回到30年前,同样是初冬黄昏,老成都罗师傅每到这时都在忙着“倒桶子”。“那时的黄昏,成都城内都会响起‘倒桶子哟’的喊声,院坝里的人一听到喊声,马上拿起各家的桶子鱼贯而出……”老成都罗师傅装着一肚子“倒桶子”的故事。大约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罗师傅还只是个“小屁孩”,那时成都大街上几乎没什么公共厕所,罗师傅记忆最深的是,家里有一个木头马桶子,一家五口人都往里面大小便,一早一晚母亲只要听到“倒桶子哟”的吆喝,就会赶忙提起马桶子去倒,还要当街洗刷几遍,再提回家。


到了70年代,成都开始普遍使用旱厕,虽有专人打扫,但仅靠大坑储粪,定期清除,仍难免臭气熏人。罗师傅记得,离他家最近的厕所也需要步行五分钟,每次急慌慌地跑去,厕所里尿水遍地,常有小孩一个踉跄滑倒在地。每晚街灯未亮之前,万里桥南头和东门大桥东头,都排着一排椭圆形黄木大桶的平板车,少则七八辆,多则十多辆,等待进城。街灯一亮,一声放行,运粪车队便浩浩荡荡、匆匆忙忙冲过大桥进城。“就像‘坦克进城’一样,场面很是壮观。”罗师傅说。


改革开放初期,公共厕所迅速增加,但毕竟晚上打电筒步行五分钟去上厕所的人还是很少,因此每家每户几乎都备有马桶子。每天清晨黄昏,“倒桶子哟”的喊声依然回荡在成都城内上空,到了上世纪80年代,私厕、公厕的粪便开始经过稀释,由污水管输送出城,或由清洁管理所的专用汽车抽运,“倒桶子”、“尿水担子”、“粪塘子”这些名词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进入90年代,大多数人家都拥有了私人卫生间,“倒桶子”从城市记忆中消失。在春熙路、盐市口等繁华地区,还出现了“星级厕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曾经,马桶是卫生必备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