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钳烫卷发着色婚纱照

人中王 收藏 0 120
导读:1979年10月1日,是26岁的洪军和尧钦玉大喜的日子。成都市冻青树街一间9平米大的新房里,这对新人端坐床前,留下了珍贵的结婚照。 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能够有一间新房,办一场婚礼已不易。尧钦玉还记得那时有一句顺口溜:“金子银子花花绳,烧烟要烧大前门”,用现在的话说,能抽上一支大前门也是相当“潮”了。结婚那天,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外,家里最时尚的家具就是朋友朱先生帮忙做的一对落地音响。中午,亲戚朋友在院子里吃了喜糖和午饭后,才想起小两口还没照结婚照,洪军的父亲赶紧拿出一架老式相机。

1979年10月1日,是26岁的洪军和尧钦玉大喜的日子。成都市冻青树街一间9平米大的新房里,这对新人端坐床前,留下了珍贵的结婚照。


在那个物资紧缺的年代,能够有一间新房,办一场婚礼已不易。尧钦玉还记得那时有一句顺口溜:“金子银子花花绳,烧烟要烧大前门”,用现在的话说,能抽上一支大前门也是相当“潮”了。结婚那天,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外,家里最时尚的家具就是朋友朱先生帮忙做的一对落地音响。中午,亲戚朋友在院子里吃了喜糖和午饭后,才想起小两口还没照结婚照,洪军的父亲赶紧拿出一架老式相机。


两张黑白结婚照定格了简单、朴实的幸福:照片上的这对新人穿着发旧的衣服,素面朝天,因为羞涩而显得太过严肃。床上放着缎面被子,桌上摆着水瓶水杯。如果不是墙上的“囍”字剪纸,很难看出这其实是一张结婚照。


1980年11月,成都市春熙路火星相馆。怀孕8个多月的尧钦玉和洪军穿着婚纱和西服,站在标准的布景前,留下真正意义上的一张婚纱照。


1980年,西式婚纱照在成都悄然兴起,不少年轻人为了配合衣饰,还自创了“火钳烫发”。虽然妻子已怀孕八个多月,每月收入也才40多元,而照一次婚纱照就需要十元左右,但爱浪漫的洪军还是扶着妻子来到相馆。白色蕾丝花边,拖地的裙摆,漂亮的头纱……穿上了婚纱的尧钦玉从换衣间走出来,在洪军眼中宛如天使。这天也是洪军第一次穿西服,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件西服因为太多人穿已经皱皱巴巴。一张全身合影记录下了两人终身难忘的时刻,也给还未出世的宝宝留下一份难得的纪念。后来,洪军将照片放大,专门找了一位着色师傅给这张黑白照片着色。


2008年12月10日,成都市东坡路一个新建小区里。洪军和尧钦玉坐在宽敞的新家,翻看女儿的婚纱照,婚纱、礼服、牛仔服……


女儿洪尧12月28日就要举办婚礼了。这几天,洪军和尧钦玉分外忙,布置新房、联系婚庆……“他们的婚礼跟我们完全不一样咯。”尧阿姨笑着说,女儿的新房120多平方米,光装修都花了十多万,家电家具全部配齐。尧阿姨拿出一个金灿灿的盒子,里面都是女儿和女婿的婚纱照。白色的婚纱、粉紫色的礼服,欧式的房内装饰、浪漫的青草地……这些都是尧阿姨年轻时憧憬但不能实现的梦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洪军、尧钦玉两口子1979年婚纱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洪军、尧钦玉之女洪尧和女婿的婚纱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