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格桑花开(一)

小楼风雨 收藏 6 109
导读: [size=12] 海拨五千米以上青藏高原生长一种小花,它喜爱高原的阳光,它耐得住雪域风寒,美丽而不娇艳,柔弱但不失挺拔,当地人叫它格桑,也有人叫它幸福花。 一 林子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分配到青藏高原来。听别人说,那地方高寒缺氧,一年四季寸草不生,漫天黄沙遮天蔽日,艰苦异常。和林子一起分来的还有室友小斌,一个戴着眼镜、清瘦文

海拨五千米以上青藏高原生长一种小花,它喜爱高原的阳光,它耐得住雪域风寒,美丽而不娇艳,柔弱但不失挺拔,当地人叫它格桑,也有人叫它幸福花。

林子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分配到青藏高原来。听别人说,那地方高寒缺氧,一年四季寸草不生,漫天黄沙遮天蔽日,艰苦异常。和林子一起分来的还有室友小斌,一个戴着眼镜、清瘦文弱的兄弟。就在七月那个酷热难耐的上午,当学院杜副院长亲自到学员队宣布分配命令时,站在队列里的林子分明看见小斌那厚厚的镜片后因极度讶异而睁圆的眼睛,这使他本来就大的眼睛鼓得就象一只金鱼。后来小斌对林子说,当时林子也是这种眼睛。

命令宣布完,林子当时就懵了,只觉得脑袋在烈日的暴晒下“嗡嗡”作响,队部前面花坛里的花也在恶毒的太阳底下变得影影绰绰,看着看着象是要蒸发了一般。林子心想这下可完了,所有的热血、青春,以及豪情壮志,全都要抛到高原上喂狼了。杜副院长接着说些什么,林子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解散后,林子怏怏地回到宿舍,搬了张平时集合集会用的小板凳靠墙坐着,整个人就象虚脱了一样。

队里的兄弟们,和林子一起同窗三年、一起摸爬滚打三年的兄弟们,都一脸真诚地过去安慰。小斌耷拉着脑袋,沮丧地坐在床沿,对兄弟们的关怀充耳不闻,嘴里不停地喃喃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林子知道他有个舅舅,是哪个军分区的副司令员。临毕业前夕,小斌几乎天天跟他舅舅热线联系,每次都见他急急火火地跑到校门口小商店那个公用电话亭,打完电话又满面春风地回来,原以为安排个好点的单位应该没有问题,没想到这下连副司令员也不管用了。呵呵,打击够大的。

林子努力舒展脸上已变得僵硬的肌肉,反过来安慰别人:“大家好意我心领了,没事,不用担心我们。我想,那么多兄弟在那儿吃苦奉献,别人过得,我为什么不能过?我就不信这青藏高原能把我给生吃了!”

“好!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我刚才还担心工作难做呢。”大家一转头,只见教导员背负着双手踱了进来,“林子,小斌,分配你俩去青藏高原,是院党委的决定,不要有什么想法。虽说那地方偏僻了些,但毕竟缺乏人才,是金子在哪都发光,记住到那边好好干,别给学院丢脸。关于你们上高原的事,队里准备为你们搞一个欢送仪式,同时为你们报请三等功。”

哼,都这样了,能没想法吗?还能好好干吗?可林子不敢说。

“一到年底就转业。”林子心里想。

本文内容于 2008-12-18 21:19:14 被小楼风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