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得糊涂

白得空间 收藏 103 351
导读:杂文,关于多年以前涨工资的事情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毛泽东主席在一次召见叶帅时,曾在病榻上口述一诗相赠勉励:“诸葛一生惟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其内中含义深邃,并非世之常人所能领悟。

对于诸葛亮,我们大多都有所了解,至于吕端,知道他的人也许不会很多。

吕端,字易直(公元935--1000年),幽州安次(今北京西)人,关于他“大事不糊涂”一事,系出自公元995年,即宋太宗至道元年。

当时,宋太宗赵光义[赵炅(公元939年--997年),本名赵匡义,后因避其兄宋太祖讳,遂改名为赵光义,即位后改名为炅]欲立吕端为相,此时,位居当朝宰相的是吕蒙正[字圣功(公元944或946--1011),河南洛阳人]。宋太宗在和吕蒙正商量这件事情时,吕蒙正说,吕端为人糊涂,不能为相。宋太宗则答曰:“端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决意让吕端为相,并在一次宫廷内举办的宴会上作《钓鱼诗》一首,诗云:“欲饵金钩深未达,石番溪须问钓鱼人。”以表达自己要让吕端为相的决心。数天之后,吕蒙正便不得不让出了相位而交与吕端。吕端上任之后,业绩有嘉果然非常赏脸,时常让宋太宗感到对吕端“犹恨任用之晚”。

今天谈起“糊涂”问题,与吕端的“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问题相比,似乎差距千百,毕竟端事涉及朝廷,而我将要说的却是关联个人的一些事情。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早些时候,涨工资、分住房都是个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每逢遇见此类事情,同事们均难免诚惶诚恐,精神极为紧张,因为在那个当时,我们这里还没有工资普遍上调、房子大家都有份一说。

有一天下午,我们公司的主管领导L书记忽然来到后楼,在二楼召开了由公司全体中层干部级别以上人员参加的会议。在会上,他传达了上级部门有关涨工资方面的一些指示精神,其大致意思是“这一次涨工资要按工作年限、工作能力、工作业绩等来评定,还要有名额限制,各个科室要在规定的时间之内把报表呈上来”等等。

会议结束以后,由于大部分科室按照规定的条条框框都很好界定,所以,它们的报表很快就报送到了办公室,只有公司的汽车队按兵不动,迟迟不见动静。

原来,公司的汽车队只分配给了一个名额,可符合条件的却有三个司机,其中有老王、年龄稍小的小于和小张等。由于此次涨工资对于他们来说,属于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而他们三个人又都符合条件,所以,彼此均当仁不让,因而僵持了起来,报表的事情被卡住了。

说起这三位,还真是各有各的特点。司机老王平日里总是一付憨态可掬、与世无争的样子,大家都戏称他为老面包;小张跟L书记都是复员转业军人,共同语言颇多,因而关系当属密切;至于小于跟Y经理,他们则是多年的老邻居,两者的关系当然决非一般的密切。

为了此次能够把自己的工资涨上来,小张和小于都使尽了浑身的解数,暗中自然免不了去领导家中拜访走动。而老王师傅却与平时别无二样,若无其事的该干啥就干啥,有人就说他犯傻,是老糊涂了。

这个时候,上级有关部门来电话催要涨工资的名单报表了,可汽车队的报表拿不出来,办公室的S主任也难做无米之炊,无奈之下,她只好去找领导了。于是,公司的L书记、Y经理还有X副经理就在一起开了个小型会议,准备由公司的经理办公会议来确定汽车队的涨工资人选,办公室的S主任旁听。

会议开着开着就有点不对劲儿了,L书记坚持要把名额给小张,而Y经理则坚持要把名额给小于,就这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各持己见,根本无法定夺。

这时,列席经理办公会议的办公室S主任出来打圆场了,她说:“既然如此,咱们干脆就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来确定好了。”这个建议倒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于是,他们便一致商定,这个涨工资的人选就以无记名投票的形式来确定,三个领导一个人可以投2个候选者的票(天知道怎么会有这么个做法),以票数最多者胜出。

无记名投票形式是由办公室S主任主持的,在大家坐定之后,她便当场发给L书记、Y经理和X副经理人各一张空白的16K白纸,然后,她就坐在旁边静静的等待。不一会儿,结果产生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老王师傅“中举”了!

原来,L书记投的票上写的是小张和老王,Y经理投的票上写的是小于和老王,而X副经理在那儿不想得罪人,便假装糊涂,竟然投了一张弃权票。这样以来,小张和小于都各有一张票,而老王却有两张票,涨工资这件事情当然花落自家,非他莫属了。

这件事渐渐的平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人说王师傅并非是一个老面包外加老糊涂,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狐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